第四十九章 夏季开赛第四十九场: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夏季开赛第四十八场: 下一章:第五十章 夏季开赛第五十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众所周知, 顾祈年玩信战很早,早到那个时候信战还没有被收购, 正处于以一己之力拖垮整个游戏公司的血扑状态。

本来游戏公司准备了很多服务器, 不同国家,不同地域,乃至不同的历史文化。可以说是对信战寄予了很高的期望, 下足了血本。可惜,这个投入在最初并没有得到回报,游戏公司不认命,加大投入,却收效甚微。

最终, 他们在赔的裤子都要没了的时候,才不得不开始壮士割腕、不及时止损, 为节省开支, 游戏不断并服,直至最后只剩下了最初的一个——江左洛神。

因为当时还在坚持玩这个游戏的,大半都是念旧的中原人。经过玩家全民投票,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形式, 测试服“江左洛神”得以保留了下来。但纵使如此,服务器里同时在线的玩家依然少得可怜, 更不用说是付费玩家了, 金主爸爸早就跑了。

偌大一个地图,宛如鬼城。

顾祈年当时还在上大学,被好基友路南天拉着入了坑。

没玩多久, 当时正陷在——引用他当时自己所说“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的真爱”——的热恋里的路南天,就放弃了没什么意思的信战。

毕竟玩游戏哪里有谈恋爱有趣呢?

虽然他在不远的未来就要被打脸,但是当下却是如此的真。

反倒是忙于论文的顾祈年坚持玩了下来。

当时游戏实在是太扑,游戏公司已经在想其他转型方案,对游戏的维护都处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状态,更不用说是更新了。江左洛神彻底变成了一个佛系养老服。顾祈年只需要每天上线看看,就可以很好地继续下去,他便习惯释然的玩了很久、很久。

说真的,顾祈年大概最适合的就是这类随缘的游戏模式,不需要肝,不需要氪,只需要像养了一个电子宠物,每天上线看看。

想不起来就搁置,想起来了就玩一玩,它帮助顾祈年在研究课题陷入僵局时,打开了思路,也放松了心情。

当时的信战还是个大杂烩,并不像现如今这样明确地是个征战策略游戏。那个时候的游戏里有打怪有升级,甚至还有偷菜交互,反正就是当下什么火,就借鉴什么,很像某鹅厂的作风,玩家总能在游戏里面找到变种版的自带小地图。

顾祈年每天坚持不懈地上线,就是因为游戏里的家园系统在勾着他,让他始终放不下他辛辛苦苦种出来的桑田。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信战的换装系统。

别问为什么一个好好的网游,非要加上非常乙女的换装,大概是游戏公司一开始的野心很大,男女玩家的钱都想赚吧。

反正,信战曾还有一个名扬寰宇地花名——闪耀信战,和一款时下十分流行的少女换装游戏有些相似,通过时装分数的高低来战斗。甚至可以自己按照自己想要的设计服饰,只不过设计出来的衣服分数普遍都不会很高,对于手残来说更是十分地不友好。

这个可以自己设计衣服的模式,堪称鸡肋中的鸡肋,不知道被玩家吐槽过多少回,但神奇的是,它始终被保留着,哪怕是在剪刀石头布收购了信战之后。至今仍以鸡肋之称闻名整个游戏圈。既不好玩,也不赚钱,天知道它为什么能一直存在,还每次升级必然优化。

顾祈年就是个异类,他特别欣赏这个模式,当年种桑田,也是因衣服材料所需,每天种田、养蚕、做汉服,不知道有多快乐。

顾祈年做衣服自然不是为了战斗,他只是按照自己的喜好,做了很多汉服出来,历朝历代,各个阶层,甚至为了放下衣服,他而特意充钱扩充了家园的仓库。每天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神奇游戏生活。

顾祈年从不社交,却一直顽强地存在于游戏里,他的游戏ID直接就是他的名字——Nian。

在当时的游戏设定里,做衣服、种田等行为都会增加经验值,虽然很低、很低。但顾祈年愣是生生用这个很低的经验值,累加成了全服前十的大佬。

江湖处处都是这位神人的传说,却一直没人见过大佬出手,甚至是大佬的真容。

谁又能想到呢,大只是个很少女心每天都在做衣服的家伙。

这一日,顾祈年接到了游戏里的日常任务,不得不回师门一趟,任务是师门与外界连接的唯一道路崩塌了,需要弟子们前往调查。所谓的“调查”,其实就是绕着几大主要游戏城市的地图跑一圈,大多数玩家都会觉得枯燥无聊,花金币秒过或者跳过。

但顾祈年却不会,他有点类似于游戏里的风景党,好不容易“出山”一回,自然要慢悠悠地看个够。

于是,他就指挥着他的小人,倒骑着一头小毛驴,开始了漫长又无聊的踩地图任务。

鬼服人烟稀少,顾祈年的小人一路走过,只遇见过两三个玩家。这就是江左洛神当时的状况,养老服,人少事少争端少,当然,新鲜血液也少。

也因此,当一个新人小号,茫然地站在新手村前往主城的道路上时,他会显得如此地难得与不可思议。

这个新人小号便是陈野,小学还没毕业,第一次玩游戏的陈野,他当时的游戏ID就叫Knife,特别中二。

中二小刀正梦想着展开一场腥风血雨的江湖厮杀。

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选错了游戏,至今还没有遇到任何一起争端,世界频道更是安静的宛如它不曾存在,一路上连人都很少遇到。从新手村出来的陈小野,站在前往主城的道路上,开始思考起了一个严肃的问题:这辣鸡游戏还有玩下去的必要吗?

然后,他就迎面撞上了一头驴,配着开心的歌——“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附近】Nian:找不到去主城的路吗?

【附近】Knife:???

这里要说一下,信战并不是一款古风游戏,相反,它当时更偏西幻一点,毕竟是国外的游戏公司开发出来的。

顾祈年那一身奇奇怪怪的汉服,还有特别乡土气息的毛驴,就格外地与众不同。

陈小野当时还小,没怎么玩过游戏,但他看过不少游戏直播,玩游戏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所谓的高手榜、财富榜,小小年纪,大大梦想,想要名扬信战,制霸江湖。

这个传说的Nian,陈野自然也是如雷贯耳,让他好奇异常。在中二少年心里,Nian这简直是少林扫地僧的标配,在Nian对他说话的那一刻,他就完全忘记了删掉游戏的打算,只想着原来这才是他游戏的起点!这才是他的奇缘!

再后来就是很寻常的故事了,拜师,认徒,顾祈年好为人师的性格特色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有所体现,每天开开心心地在游戏里养小崽,带着他的小徒弟一起做衣服。

陈野则怀着奇奇怪怪的隐忍心态,觉得这是全服前十的大佬在和他演呢,只要他耐得住寂寞,终能求取真经。

结果可想而知……

好好一个血雨腥风的真.小学鸡,就这么莫名其妙放下屠刀,成了生活玩家。当时的陈小野也是傻,跟着顾祈年玩了快三个月,才意识到顾祈年也许真就只是在做衣服。

陈野小同学在发现真相那一刻的崩溃可想而知。

不过让他最为崩溃的还是当他出师之后,他的师父就把一仓库的衣服包括他的家园和他的田,像是转交遗物一样地全部传给了他,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再没有上线。

Nian这个曾经特别神秘的大佬,也一点点从高手榜掉了下来,直至再没有人记得。

“所以,这是?”顾祈年在小号暴露之后,其实也是一点点回忆起了当年的事情,但越是回忆,他越是不能明白陈野为什么还记得他。因为当时两人真的没有共同经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他们的游戏生活实在是太平淡了。

他们的分开更加平淡,顾祈年的导师得到了可以带着团队前往大启古城做研究的资格,顾祈年为了在导师的队伍里拥有一席之地,专心致志苦读研究大启去了,游戏自然也就顾不上了。为了表明加入研究队的决心,自己斩断了自己玩游戏的后路。然后,他就本着不要浪费了自己的心血,废物再利用的心态,这才把他的资产都留给了他的小徒弟。这也没什么值得铭记的。

而且一个大学生,一个小学生,也不可能产生什么复杂的情感纠葛。

陈野也确实没有,他喜欢上顾祈年是其他时间的其他点,只是刚巧他们还曾有过一段师徒情,如今被陈野拿来当引子。

“我让人保留了你当年所有制作过的衣服。”

陈野之前已经在电话里对顾祈年讲了他拥有剪刀石头布公司的事情,这些数据他是如何拥有的,也就不用解释了。

“这是你的心血,我想你应该会想要偶尔拿出来怀念一下。”

顾祈年……

还真的想。

只是,顾祈年用狐疑的眼神,朝着陈野打量过去:“我当年,对你做过什么吗?别误会,我只是在奇怪,你为什么会把这些琐事都记得,还把数据都保留了下来。”

陈野摇摇头:“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第二个故事了。”

对于当时的陈野来说,面对骤然消失的师父,比起思念,他更加生气。他想找出来对方,当面问清楚对方到底什么意思。

这样的行为很不好,陈野长大后也深刻的反省过,但他当时就是个小学生,你是没有办法和小学生讲通道理的。他借着父母对他愧疚万分的当口,要他的父母为他收购了即将彻底闭服的信战,箭头石头布公司就是因此而成立的。

这对于陈野的父母来说就是九牛一毛的小事。

陈野有了公司,自然也就有了游戏玩家的注册资料,他也就找到了填写过证件号的顾祈年。不只如此,陈野还注意到了他哥陈沉和顾祈年竟然认识!

“我和我哥的关系不太好,你大概已经看出来了。”

顾祈年点点头。

“我们现在其实已经算是很好的了,这种疏离的互不干扰的状态。我们当年才叫一个水火不容。”

好巧不巧,这个在游戏里“耍”了陈野的顾祈年,至少站在陈野的角度是这么认为的,他和他哥认识。

这让陈野会怎么推理?

推荐热门小说最美不过,本站提供最美不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最美不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夏季开赛第四十八场: 下一章:第五十章 夏季开赛第五十场:
热门: 血腥的收获 钓鱼城 黑色皮革手册 魔道之祖 瘦子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螺丝人 H庄园的午餐 巷说百物语 诡案罪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