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番外一

上一章: 133 下一章: 135 番外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银河纪元三二九零年,白鹭星临时司令部。

霏霏细雨从天而降,指挥所前的操场被笼罩在一层浅灰色的雨雾中,大地散发出潮湿而咸腥的气息。一队士兵正负枪踏过湿草横斜的地面,突然前方天空中出现了一架武装飞机,裹挟着轰响疾速下降,在卷动的狂风中停在了操场上。

士兵快步上前,却只见舱门砰的打开,年轻的安德斯·亚伦准将满头是血踉踉跄跄的跑出来,直接就向指挥所奔去!

“亚伦准将!”巡逻兵这一惊非同小可,慌忙追上前问:“您这是怎么了?您不可以进去!元帅在和军需处的长官们开会……”

然而亚伦准将一把推开门卫,跌跌撞撞的冲进门去:“元帅!元帅呢?!我有前线急报,必须面见元帅——”

嘭!

会议室的门被大力推开,撞到墙上发出响亮的声音。会议室里所有人顿时回头,只见亚伦正暴怒推开拦着他的几个士兵:“元帅!朱贵星前线告急,海因里希出事了!请您救救他,请您——”

西利亚从首座上抬起头,问:“怎么了?”

联盟元帅似乎永远维持在二十六七的生理表象,身形挺拔,面色冷白,纯黑色的眼睛和深邃的五官仿佛是用刀雕凿而成,唇角永远都是一条锋利而冷静的直线。他静静盯着什么东西看的时候,仿佛从骨子里透出钢铁一般坚固而冷静的气息,让人不由心神肃穆。

“朱……朱贵星前线军情泄露,叛军攻城了。”亚伦勉强止住喘息,咽了口唾沫说:“海因里希准将向军部求援,信号经过议会时却无故扣押,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十二个小时!”

话音落地当即一片大哗,人人脸色剧变!

西利亚问:“叛军数量多少?”

“大军全上,保守估计有六千艘战舰,朱贵星当地却只有两千!”亚伦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崩溃道:“前线只有海因里希一人守城,元帅!我们已经跟前线完全断绝了消息!我甚至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

西利亚反手把笔拍在桌面上,起身向外走去。

“卡列扬,让莫文带第六舰队去朱贵星支援海因里希。”元帅顿了顿,头也不回的吩咐道:“告诉议会,让信息局局长阿伯德去国会接受问话,我现在就赶回首都蓝汐星。”

——联盟统帅的声音镇定沉稳,没有一点波澜。这声音中似乎有种无形的力量感染了亚伦,他满怀希望的抬起头,却只见西利亚推开会议室大门一刹那,手指在微微颤抖。

“……”亚伦愣住了。

然而那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西利亚走出会议室,大步流星的消失在了长长的走廊尽头。

联盟首都,蓝汐星。

联盟大厦是一座通体深蓝,高达六千米,呈尖锥状拔地而起的巨型建筑。身为整个联盟首都的政治中心,它内部有三百座粒子炮台及一座光震荡炮口,通体覆有光电屏障,强度甚至可以阻挡星际导弹的攻击。另外,顶层三楼全是停机坪,每天有数百架战机围绕大厦巡逻警戒,从地面向上望去,它们像一群快速移动的蜂鸟般绕着大厦来回盘旋。

而大厦本身可以容纳数万人同时在此工作,其组成上至议长、部长,中至普通公务员及指挥官,下至底层文书、警卫或从各星系地方驻军上来述职的下级军官。

在这样的体系构成下,大厦每时每刻都处在极度忙碌的状态中,打着电话飞奔过走廊的公务员和在众人簇拥中走进会议室的内阁部长都时常可见。连平时甚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军部大佬,甚至连西利亚元帅本人,有时也会端着杯咖啡,低调穿过熙熙攘攘的大厅,走到角落里静静的等待悬浮电梯。

——然而今天,情况似乎有所不同。

大厅地板光可鉴人,联盟统帅脚步踏上的那一瞬间,所有喧嚣都迅速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从忙碌的工作中抬起头,惊疑不定的看着军部数十位高官簇拥着西利亚元帅,一路穿过大厅,向公审庭走去。

这些平时难得一见的大佬们个个面色沉肃,气息阴沉,整齐划一的军装和佩枪就像某种沉重的信号般,让人惴惴不安。而平时相对来说比较温和的西利亚元帅,则面色生冷毫无表情,转弯时肩上军徽在反射出一道夺目的光。

没有人敢上前,甚至没人轻易发出声音。

直到这行人消失在电梯里,大厅里才渐渐恢复了喧杂:“军部发生什么事了?”“听说前线军情泄露,有个准将死了!”“该不会有事要发生吧!”“天啊,真可怕……”

“银河纪元年7月3日,前线驻军机密泄露,叛军趁机偷袭,以数倍于我方的战舰包围了太空孤岛朱贵星。准将赛特·海因里希孤军奋战,寡不敌众,当前生死不明……”

空旷的公审庭一片静寂,只有审判长毫无起伏的苍老语调回荡在空气里。在阅读完长达三页的报告后,老人终于拿起小锤轻轻的敲了一下。

“阿伯德局长,你对前线军报泄露有什么看法?”

阿伯德从被告席上抬起头,下意识看了眼公诉方席位上的西利亚元帅——元帅目光微垂,眼神凝定,虽然没有看他,但仍然让阿伯德心里发紧。

“信息局对所有军报的传播都极其严格,朱贵星自从开战后就被提到了顶级秘密等级,经手人不超过三个,拥有解码器的都是正处级以上官员,不可能是从我们这里泄露出去的!”局长咽了口唾沫,又说:“况且军报泄露无凭无据,谁都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前线战事吃紧——”

这么说军部立刻有人不干了:“你的意思是海因里希准将推卸责任,谎报情况?!”

“这也是有可能的不是吗?谁都不知道叛军进攻是真的因为军报泄露,还是我方失利!况且海因里希准将带兵经验不足,开战前议会也对任命他的事情讨论过多次……”

“够了!”这次发话的是艾伯尔上将,这位绰号“黑熊”的将军从来以耿直著称,闻言立刻起身怒道:“那你怎么解释求援信号被扣押一事?难道求援信号,不是从你们信息局走的?”

“……对此我感到非常抱歉,”阿伯德局长面色僵硬,说:“求援信号来的时候已经模糊不清,系统进行第一道筛选时,错误的放到了无用信号那一栏……”

简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这话话音刚落,军方立刻响起数道抗议:“不可能!”“光脑能犯这种错误?!”“我们要调阅系统日志!”“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肃静,肃静!”审判长重重敲着小锤,满面怒容道:“几位将军,再不经过允许发言的话,就只能请你们出去了!”

几个人还想再说,被卡列扬一个眼神堵了回去,只能悻悻坐下不语。

审判长接着对公诉席颔首致意,“孔塞特林议长,关于这件事议会的解释是……”

“议会对此事表示很痛心,对营救海因里希准将及其部属的行动表示良好的祝愿。”道格拉斯·孔塞特林站起身,慢条斯理的整了整外套,才接着轻声细语道:“另外,议会无条件支持军部关于调阅信息局系统日志的要求……”

几个军方人士都面露愕然之色,只有卡列扬、艾伯尔等人,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点冷笑。

果然只听道格拉斯继续说:“但此事从无先例,为防止后人仿效,权利滥用,议会要先研究出一套完整的应对机制——我们本着从速从权的原则,将会尽力快速的完善并应用这套机制,请军部各位暂且耐心等待……”

艾伯尔霍然起身,还没来得及上前就被卡列扬厉声喝止:“上将!”

“放开我!孔塞特林你这个小人,你根本是嫉恨军部拿走了朱贵星的兵权!你——”

卡列扬扑上去拼命挡在他面前:“上将,冷静点啊!”

“三万条人命,三万条人命啊孔塞特林!全是你政治投机上的筹码,你简直……”

“上将!”审判长大怒敲锤:“来人!把艾伯尔上将请出去!”

整个公审庭简直乱成了一锅粥,艾伯尔的咆哮、议员的抗议、审判长的怒吼夹杂在一起,乱嗡嗡的什么都听不清。警卫纷纷跑来,但迫于情势都不敢上前,最终还是审判长狠狠把银锤往桌面上一砸,发出“砰!”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

“你们还等什么!把艾伯尔上将带出去,立刻!”

警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纷纷摸出麻醉枪,迟疑着走上前——

然而就在那一刻,西利亚从公诉席上站了起来:

“请退下,”他淡淡道。

仿佛是一个信号,警卫顿时停住脚步,迟疑了不到两秒就低着头退后到墙边。

整个公审庭在重压下渐渐恢复了静寂,所有人都不由自主闭住了呼吸。就在这僵持而一触即发的气氛中,西利亚缓缓扫视听审席,目光从每一个在场的议员脸上掠过。

——够资格出席这场公审的人自然不多,因为牵涉到信息局,连庭审记录和摄像头都免了。短短数秒间他已经看完了所有人,最终目光停留在道格拉斯·孔塞特林面上——议长脸上那悠游自信的神情已经消失了,从这个角度望去,甚至有点微妙的僵硬。

出乎意料的是,虽然元帅看着他,开口却叫了信息局长的名字:

“阿伯德。”

阿伯德眉梢一跳,“是。”

“你的账户里多了三百万联盟币,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这话简直像深水炸弹轰然而爆,整个听审席瞬间炸了起来!

“不,不不不……”信息局长面色苍白:“您、您怎么可能——不不不——”

“海因里希准将,加三万条将士性命,折合每人不过一百。”西利亚望着道格拉斯议长,微微一笑道:“人命真是廉价。”

“不,我没有——您听我解释,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要求启动专案组进行调查!”道格拉斯满头冷汗的吼道:“来人把阿伯德带下去!议会要亲自启动预案进行调查!”

议会的人立刻上前,军方纷纷起立大声抗议,整个公审庭再次陷入了可怕的混乱中。阿伯德早已瘫在椅子上,冷汗一层层浸透了前胸,嘴唇颤抖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警卫徒劳的跑去想阻止那些激愤的将军们,但根本无济于事。

就在这一片混乱间,西利亚走下公诉席,在众目睽睽下穿过庭审现场,站定在了全身战栗的阿伯德面前。

“元帅……”警卫长战战兢兢的跑过来,却只见西利亚抬手挡住了他:“这里有摄像头吗?”

联盟统帅问这话时的态度很平和,警卫长愣道:“没——没有,因为事关机密……”

“会公开记录吗?”

“当然也不会了,哪怕是议会索要的话……”

“谢谢,”西利亚说,“站远点。”

警卫长迟疑退后,还没来得及站稳脚,就只见眼前一花——

西利亚手上的凤凰戒指化作银剑,自上而下一举将阿伯德左臂斩了下来!

左臂落地发出砰然一声重响,血光瞬间冲天——公审庭整整静寂数秒,紧接着所有人同时发出了骇然的惊呼!

“啊啊啊——!”阿伯德滚地惨叫,硬生生撞翻了大片桌椅:“啊啊啊啊啊啊——!!”

“元帅!”“西利亚你疯了吗?!”“所有人退后!”“快叫医生,叫医生!”“谁敢动元帅?!退后!”

军方众人立刻上前挡住了西利亚,与此同时很多议员都向后退去,审判长脸上的惊慌之色也无法掩饰。西利亚的目光穿越众人,直直望到道格拉斯议长脸上——后者紧张喘息着,随即谨慎的低下了头。

“军部今天下午派人去信息局提取系统日志,相关人员一律加重追责。把阿伯德抬下去,由议会和军部共同主理问询。”

西利亚的声音不高,非常平淡,但话里重若千钧的力度却仿佛直接敲在了所有人心上:

“前线征战将士,都是联盟子民,是三万个家庭的儿子、丈夫和父亲。谁敢用民众的鲜血来装点权冕,今天的阿伯德就是他明天的结局。”

审判庭静寂无声,人人神情晦涩。唯有联盟国徽高高悬挂在上,沉默威严的俯视脚下这一切。

西利亚敬了个军礼,转身大步而去。

是日,联盟统帅亲自带兵赶往前线,反击战悍然打响。

三日后,朱贵星解围。

··

白鹭星,临时指挥部。

阴雨天气还在连绵,将整个星球笼罩进一片蒙蒙的水雾里。从办公室窗外望去,整个天空覆盖深灰的阴霾,只偶尔有飞鸟掠过天际,如同小黑点般,转瞬间便消失在了远方的苍穹。

一辆地面飞梭停在指挥部门前,车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穿着军服,手臂上还吊着绷带的军人走了下来。

“海因里希准将?”警卫喜道:“您终于回来了,太好了!”

海因里希笑着点点头,跟他们聊了几句,终于问:“元帅在吗?这次脱险多亏有元帅,我想进去亲口跟他道声谢……”

“元帅在跟卡列扬中将、莫文中将等人开会,说是不接见任何人。”警卫迟疑了下,最终还是说:“我进去通报试试,您先稍等会——也许听见您来了,元帅会出来也说不定。”

海因里希道了谢,退到门口去等着,深吸一口气才勉强克制住激动而期盼的心情。

我守住了朱贵星,带回了大部分将士,元帅会怎么说呢?

可惜在战场上,还没见到面他就走了,如果能在阵前就见元帅一面的话……

准将毕竟还年轻,这么一想便心口微微的发烫起来,即使在这样的天气里都完全不觉得有寒意。然而又过了片刻,只见警卫一脸为难的回来,低声道:“准将……”

海因里希微微一怔:“怎么?”

“西利亚元帅说准将孤身守城,能坚持到援军抵达,这份勇概非常难得,是联盟军人的骄傲。又说现正在开会,就不见你了,让准将回去好好养伤,其他一切事情军部都会为您做主的。”

警卫抬眼偷觑了下海因里希的脸色,只见准将英俊的脸上,虽然竭力掩饰,但仍然难以抑制的透出了一点失落之色。

“……既然元帅在忙,那就算了……”他深吸了口气,勉强笑了下说:“我先告辞了。”

海因里希转身向飞梭走去,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望向那高高的窗户。绵绵细雨中一切都朦胧不清,他仿佛看见窗口闪过一个身影,但那只是一瞬间的恍惚,快得像是他的错觉。

“是看错了吧……”海因里希喃喃着,转身钻进了飞梭。

年轻的准将并不知道,此时此刻,西利亚同样正注视着他离开的背影,一直到飞梭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联盟元帅袖口挽起,露出结实的手臂,端起热腾腾的咖啡喝了一口。他面前的窗子上立刻飘上了一层白色雾气,西利亚随手擦了擦,转身走到桌前坐下。

“你明明很关心他,”卡列扬终于忍不住问:“去朱贵星的路上你没睡着过吧,我看到你三更半夜在舰桥上走来走去……”

“散步,”西利亚说。

“你的鼻子变长了哟元帅阁下——”

西利亚微微露出一点笑意,卡列扬眯起眼睛斜看着他:“既然这么关心,为什么不让他知道?把人召进来温言抚慰几句,这小白脸就从此死心塌地为你卖命了,真是再划算也没有啦。”

“还是算了。”

“为什么?”

西利亚盯着杯子里温暖的白沫,半晌才轻声道:“这种方式让人心志不坚,感情软弱……我已经很软弱了,不想让继任者也沾上相同的毛病……”

卡列扬怔住了。

办公室里非常安静,只能听见雨点打在窗户上轻微的噼啪声。半晌卡列扬刚想说什么,突然门被敲了敲,侍卫低声道:“元帅,艾德娜小姐的电话。”

卡列扬奇道:“怎么这时候又打电话来?难不成——”

“是为了阿伯德。”西利亚对门外叫了声:“谢谢,接进来!”然后又摇头苦笑了一下:“又是来吵架的,真不想接了,每次都是这样……”

卡列扬不好再待下去,只得欠身推出了办公室。关门的刹那间他听见里面传来艾德娜高昂的说话声,不知为何,突然有种冲动轻轻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卡列扬中将?”一边的侍卫奇怪问。

“没什么……”卡列扬摇摇头,转身向指挥所外走去。

远处,海因里希的车正消失在道路尽头。从他离去的方向放眼展望,灰暗的阴霾覆盖了整个世界,来自银河纪元三二九零年的寒风,正裹挟着细密不绝的冰雨,呼啸着奔向了遥远的天际。

推荐热门小说银河帝国之刃,本站提供银河帝国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银河帝国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 133 下一章: 135 番外二
热门: 杀破狼(杀破狼原著小说) 圣墟 天珠变 灵域 死人经 微微一笑很倾城 八卦侦探 明朝败家子 武极天下 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