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上一章: 127 下一章: 129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就在这让人窒息的僵持中,她转过头,视线穿过战火与硝烟,和西利亚冷峻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那一刻燃烧的火焰,滚滚的硝烟,满地的鲜血和弹壳,以及所有人脸上狰狞僵持的表情,都在时光的冲刷中呼啸而去,成为了遥远而飘渺的背景。

西利亚走进宽阔空旷的武器库,站定在原本光滑如镜、现在却被子弹打出了无数裂痕的地板上,注视着艾德娜:

“你输了。”

艾德娜微微一笑,挥手对她周围的叛军道:“投降吧,没用了。”

帝国士兵一涌而入,很快把这寥寥上百叛军抓了起来,逐一押送下去。期间还有人想反抗,但在虎视眈眈的狴犴面前连点水花都掀不起来,很快就被装备精良人数众多的帝国士兵按倒堵住嘴,七手八脚的带了下去。

最终叛军那一方只剩下苟延残喘的赫歇尔伯爵和站在原地的艾德娜,怀特上校不敢轻举妄动,低声请示皇帝:“陛下,这两个叛军首领……”

3S机甲倏而粉碎成千万片,皇帝在夺目的光弧中落到地上,顺手翻腕把狴犴化作单刀,当的一声轻而易举把刀尖插入了地板,“西利亚?”

他的声音漫不经心,怀特上校只得转头,目光炯炯的看向联盟元帅。

西利亚脸上却没有太多表情,甚至他的语气都是非常平淡而毫无波澜的:“辛苦了,带两个连的士兵退到C区以外及隧道中守住这片区域,现场就留给我和皇帝吧。另外把外部警戒的人增加一倍,加强监控,擅闯军事重地者一律就地格杀,同时不管情况如何,都要立刻来向我们汇报。”

这番命令条理清楚且可执行性强,怀特上校立刻啪的立正,肃然道:“是!”

士兵们端着枪,警惕的一步步退后到武器库以外,昏暗而空旷的大厅中很快只剩下了海因里希、西利亚、艾德娜和对面奄奄一息的赫歇尔伯爵。

激烈的交火停止后,大厅显得格外静寂冰冷,只有满地碎石中偶尔跳出一两簇火光,跳动两下后便旋即熄灭,只留下一缕袅袅的青烟。

阴寒的风不知从地底深处哪个角落吹来,挟着呜咽般轻微的声音拂过人们后颈,只留下寒浸浸的触觉从骨髓中渗出来。

“加文……”艾德娜低头微笑起来,柔声道:“这一幕真熟悉,不过我们的境遇,倒是完全颠倒过来了。”

西利亚不动声色道:“有么?我怎么不记得了?”

赫歇尔伯爵蜷缩在不远处的角落里,脸上都是干涸了的血,恐惧的目光不停望向海因里希。然而皇帝没工夫理他,目光来回在西利亚和艾德娜身上回转,锋利的眉毛微微皱着。

“银河纪元3100年,森克尔议长意外身亡,我父亲在新任议长大选中获得成功,在议会公布投票结果的会议上你也是这么看我的。那时我们隔着人群,作为胜利者和失败者彼此相望,就像刚才那样……”

艾德娜顿了顿,抬手捋了把头发,笑道:“你不记得也不奇怪,我们之间总是隔着重重不同的立场,已经很久没有心意相通过了。”

西利亚没有说话,沉默以对。

“其实从那时起我就发现,比起当你的爱人,也许我更喜欢当你的对手。”艾德娜对他的沉默浑不在意,她的语调突然变得有点兴致勃勃:“但你也不得不承认,加文,在联盟中晚期那几百年里我都是一个很好的对手,我引导着你以政客的身份和议会相抗,同时也代表议会的利益来压制你……你和我,都从没有取得过彻底的优势。”

“你取胜的时候居多,”西利亚坦然承认。

艾德娜说:“但你最终取得了彻底的胜利。”

她张开双手,就像个面对绅士时害羞而优雅的淑女。棕色长发如水藻般柔顺的垂在胸前,洁白的脖颈如天鹅般微微弯曲。尽管身上只穿着灰色囚服,但她站在那里的模样仿佛还是很多年前薄荷田里,那个天真而温柔的少女。

“一切都结束了,加文。”她叹息道,“恭喜你。”

西利亚久久的注视着她,半晌都没有说一句话。海因里希蓦然回过头,转头只见昏暗的光线中,他眼角竟然带着微微的红丝。

“我一直有个问题……”西利亚嘶哑的开口问:“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海因里希低声喝道:“加文!”

皇帝从十八岁的半大小子开始跟着西利亚,这么多年征战流离,对他的了解无人能及。西利亚从来不是那种追根究底钻牛角尖的人,哪怕被人针对、背叛,他看重的也是结果,从不会在得胜后再回头问失败者一句为什么。

这里面固然有对失败者的容谅,也有不愿回头去计较这些小节的意思。

然而他现在却问艾德娜为什么——两人出身不同,立场有别,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是几百年来矛盾激化的结果,有什么好为什么的?!

“是啊,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艾德娜讽刺一笑,她不愧是被西利亚点评为不逊于海因里希的政客,当即察觉到了皇帝微妙的心思,转头来微带嘲讽的看了他一眼,“我含着金汤勺出生,家世权贵,诸事不愁,又是个金贵的Omega女孩,按理说不该有那种不择手段往上爬的心思才对……我为什么要跟你作这么多年的对呢?”

她上前一步,天顶上昏暗的光映在她侧脸上,脚跟落地时轻轻的一声响在空旷的大厅里格外清晰。

“我们曾经是最互相了解的人,但永远也没法互相理解。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固守着自己的坚持几百年都不动摇,你也不会知道我有多遗憾,自己身为Omega女性,一辈子注定只能屈居幕后,永远也无法占到台前来实现自己的梦想和理念。”

她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但仍然像记忆中一样柔和:“你知道对我来说,在议会中立身,是件多困难的事情吗?”

“……”西利亚沉默良久,摇了摇头。

联盟中晚期,艾德娜在议会中活跃的程度比西利亚要高得多,这里面有她出身于黄金家族的原因,她自己头脑发达能力出众也占了相当大的因素。

西利亚知道这很不容易,却根本无法深入了解半分。

那时他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了整个军部,在各方势力和战场间苦苦周旋,已经透支了所有的心血和生命;就算在和艾德娜最亲密的时期,两人也很难见到面,除公事会面外一周视频通话一次已算是奢侈了。

这还是比较好的时候,到联盟末期银河大战爆发,这两人已经彼此之间泾渭分明,连未婚夫妻的名义都很难维持下去了。

“我是个Omega女性……”艾德娜悠悠道,“就算有千般本事,万种本领,也天生就处在弱势上。其他议员能轻易获得的支持和人脉,我要付出十倍百倍的计算和谋划;别人能一句话就办成的事,我要夙兴夜寐精心斟酌,才有七八分成功的可能……这还算是比较好的,军部势大那阵子,你身边一个侍卫的分量都比议员重,莫文、卡列扬、海因里希他们几个出面说句话,比我说一车话都管用。”

西利亚猛然转头看了海因里希一眼,只是电光火石间,又偏移了目光。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我就是那名不正言不顺的。怎么样让别人听我的呢?除了孔塞特林这个姓氏能给我当靠山,就只有许以实际的好处来打动人心,甚至有时候那些利益,其实是违背我政治理念和初衷的……但也不得不许。”

艾德娜微微一笑,那笑意里却夹杂着难以掩饰的苦涩:“因噎废食,适得其反,明知道那些利益不该轻许于人,但为了取得支持却不得不那么做,还必须在你大刀阔斧进行改革的时候,咬着牙保护那些为了各种利益而攀附上来的人……这种滋味,像你们这样的人应该是没体会过的吧?”

问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望向海因里希,眼底的挑衅毫不掩饰。

皇帝当然做过,银河大战中期那些背叛联盟、攀附而来的世家大族,现在全都成了帝国各星系的老牌贵族,而他们仗着特权在帝国内部进行割据,种种恶果已经开始显出端倪了,赫歇尔伯爵就是其中一个典型。

权势的平衡和无奈也在于此,古往今来没有哪个掌权者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甚至连西利亚,呕心沥血、堂堂军神,都不敢保证联盟军部就百分百纯净——不过跟孔塞特林家族的肆无忌惮和银河皇帝的忍耐蛰伏不同,他起码下重手改革了数次,为此不知得罪了多少人,最终也付出了战败红土星的惨重代价。

“体会过,”海因里希淡淡道,冰蓝色的双眼深邃而森寒:“但我没有跟外敌勾结,拿自己国家的大门来开玩笑!”

艾德娜一声长笑:“这是我的国家吗?海因里希!这宇宙间已经没有我的国土,不论帝国还是联盟,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

西利亚闭上眼睛,那一刻他听见深重的悲哀从自己心底某个缝隙呼啸而过,仿佛风中无奈的哭泣。

他想起很多年前白鹭星上,虫儿在遥远的夏夜里声声长鸣,漫天星空辉映,灿烂的银河横跨天穹。那如梦一般的少年岁月,就这样粉碎在权力和信仰的残酷绞杀,以及理想和现实巨大的鸿沟里,埋葬在了永不回来的联盟时代。

“你已无容身之处,但我们的国家还是在的。”海因里希顿了顿,沉声道: “你确实输了,孔塞特林,你的整个家族连同道格拉斯都——”

“不用告诉我,”艾德娜猝然打断道:“你不用说。”

海因里希本想告诉她道格拉斯·孔塞特林已经被尤涅斯利用,和黑曼蛇一起殒命在了茫茫太空中,但看艾德娜的样子,她应该已经预料到了一切,甚连都最后一句话都不用问了。

“我对不起卡洛琳,我死后,请不要为难她……”艾德娜叹息着闭上眼睛,片刻后复又睁开,平静的转向西利亚,说:

“请杀了我吧。”

这一句话非常的轻,但尾音却在空旷的大厅中久久回荡。

海因里希面色有些变了,他的第一反应是扭头去看西利亚的表情,但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有些复杂的踌躇。片刻后他微微转过头,却只见西利亚望着前方,目光仿佛在看着空气中某个漂浮的点,昏暗幽深的大厅里,他的侧脸有种不带血色的冰白。

半晌他手腕一动,抽出了凤凰化作的长剑。

那剑应该是很沉的,每一寸出鞘的声音都在静寂的空气中重若千钧,但他拔剑的手却非常稳当,没有一丝颤抖,也没有任何迟疑。

海因里希微微动容,然而艾德娜的目光中却有一丝迷醉的欣赏。

这才是她认识的西利亚——

坚定且强大,理智而残忍,无从诱惑也无法征服;从少女时代就和她相提并论,从并肩而行到互相对立,对峙了整整一个时代的加文·西利亚。

“再见了,艾德娜。”

西利亚举起长剑,剑锋直指,然而就在那一瞬间,突然远处传来帝国士兵的骚动:“什么人!”“住手——”

轰!

连环爆炸从他们头顶不断传来,简直像滚雷一般震撼了整个地下基地。这声音听着竟然像是叛军攻城了,然而在场没人来得及反应,紧接着又是一阵地震般震耳欲聋的巨响轰然炸开!

整个大厅剧烈摇动,海因里希等人都踉跄着稳住身形,回头一看只见电梯井上方竟然在尘土中坍塌了,士兵们从上面纷纷摔下,暴雨般的碎砖断石中骤然亮起夺目的亮光——

三人脸色同时剧变,只见亮光裹挟刀锋般的气流迎面袭来,狂喝道:“给我滚开——”

艾德娜失声道:“尤涅斯?!”

气流骤然冲破,只见尤涅斯驾驶龙骑,全身浴火,将数个拦截的帝国士兵轰然撞开,迎面一刀铺天盖地,在“当!”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中硬生生将凤凰银剑打飞了出去!

海因里希瞳孔紧缩,怒道:“尤涅斯!!”

下一秒,狴犴骤然化形,机甲巨人在硝烟中轰然起身,一把拉住了飞冲出去的西利亚;凤凰银剑在空中划出明亮的圆弧,骤然飞回西利亚张开的手掌中,凌空一剑裹挟着狂卷的气流劈向龙骑!

闪亮的蓝色电弧噼啪充斥了整个大厅,如千万根树枝向四面八方张开、扫荡,金属地面和墙壁在巨大能量的爆炸下一寸寸龟裂,继而化作滚烫的齑粉。千钧一发之际,只见龙骑爆发出无形的电磁防御罩,凭借惊人的冲力将狴犴重重推出了数米!

帝帅二人同时被迫退开,瞬间龙骑破空而过,尤涅斯在半空中俯身抓住了艾德娜,厉声道:“走!!”

艾德娜来不及挣扎,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尤涅斯把她往龙骑驾驶座后一扔,转身就向坍塌的钨金巨门飞去!

“拦住他!”西利亚厉声道:“守护神计划要艾德娜的瞳孔指纹才能开启,不能让他走!”

话音未落狴犴已如箭般冲去,几乎卡着龙骑的影子硬生生挡在了大门之前,炮口旋转而出,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对准了迎面而来的尤涅斯;下一秒,凤凰化作千万碎片席卷而去,霎时追到了龙骑之后!

旋即那黑色的巨大龙骑冲出炮火,千钧一发之际猛然上升,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尖锐的九十度直角!

那一刻简直惊险至极,龙骑几乎贴着凤凰碎片擦身而过,速度之快甚至在空气中激出了无数细小的噼啪声。千万道亮蓝色的电纹向四面八方延伸,西利亚被迫转身一让——

所有变故就在这一秒发生。

龙骑驾驶室是不完全封闭的,就在它突然掉头上冲的同时,后座上艾德娜一时手没抓稳,整个人从空中摔了下来!

那一瞬间仿佛被无限拉长,如果有镜头从半空中向下俯览的话,艾德娜脸上愕然的神情,身侧无数闪着寒光的凤凰碎片,以及远处在狂风中剧烈摇晃的火焰,仿佛凝固成了一幅荒诞而惊险的画面——

紧接着,凤凰自主意识启动。

千万碎片在她身后凝聚成一段森寒的银刺,从胸口洞穿了她坠下的身体!

——哐当!

艾德娜摔倒在地,凤凰银刺从胸前洞穿而出,扬起一道泼洒的血光!

血液迅速从胸前淌了满地,甚至在身下聚起了一滩血洼。艾德娜喘息着望向前方,然而视线很快就不清晰了,甚至连半空中狴犴和尤涅斯激烈的交火,都在恍惚间化作了模糊的背景。

她颤抖的闭上眼睛,再勉强睁开时,只见西利亚半跪在她身边,凤凰化作钛银长剑锵然一声钉进地板。

她轻声道:“加文……”

西利亚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就这么跪在艾德娜身边,两个人都无声的望着彼此,恍惚间又回到了很多年前初见的时候,隔着清澈的蓝色培养液,试管里的小加文看着试管外的小姑娘,两双小手隔着冰凉的玻璃互相抵着对方。

眨眼便过去了数百年时光。

“最后……竟然还不是死在你手里……”艾德娜断断续续的咳嗽着,每说一个字鲜血便从嘴角满溢出来:“我真是……不甘心……”

她勉强抬手触碰他冰凉的脸颊,费力问:“你……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加文,我是你最爱的人吗?”

西利亚指甲深深掐进了掌心,用力到渗出血来却恍然不觉。半晌他才沙哑的开了口,说:“曾经是。”

艾德娜的泪水一下涌了出来,顺着鬓发滑落到地上,瞬间便洇进了满地的鲜血里。

“加文……”她哽咽道:“保重。”

她沾满血迹的手终于垂了下去,轻轻落到地上。

这个黄金家族的最后一任继承者,活跃在银河系政治舞台数百年,见证了联盟覆灭和帝国崛起的女人,终于在漫天炮火辉映中,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推荐热门小说银河帝国之刃,本站提供银河帝国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银河帝国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 127 下一章: 129
热门: 斗破苍穹 恰似寒光遇骄阳 天官赐福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秦苒程隽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狂武战帝 盗影 一念永恒 傲世九重天 千秋(千秋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