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上一章: 89 下一章: 91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银河纪元3452年,联盟议会号召改选。经投票后,原议长马卡斯保留原职,道格拉斯孔塞特林代议长被取消职务;除此之外二十余名紫袍大议员被解职,堪称议会史上最大的动荡。

然而更让人瞠目的是,联盟军神西利亚在改选中辞去了元帅职务。

他的副手兼学生卡列扬,则凭借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高票数,成为了联盟新一任军部元帅。

阿纳托利·唐·卡列扬,原蛇夫星系地方军校毕业生,因成绩一般,毕业后在当地驻军中担任了普通少尉,八年后因资历逐步升为上尉。

蛇夫星系叛乱事件发生时,一批骁勇善战的低级军官逃出蛇夫星系,借用商船向联盟首都军部通风报信,可惜沿途被尽数绞杀,只有卡列扬侥幸存活,拼死将情报递到了联盟最高军事统帅的办公桌前。

此事直接引发了联盟史上最重要的反贪腐风暴,卡列扬也因此得到西利亚赏识,被调任至元帅近卫队;六年后,原队长基恩·莫文外放,卡列扬接替他成为了侍卫队长。

卡列扬也许不是军部最尽忠职守的队长——最忠心的是他的前任莫文中将;也不是最出名的队长——最出名的是帝国皇帝海因里希。但他是最得西利亚赏识的,曾多次被西利亚盛赞为光耀军团第一智囊,喜爱之情溢于言表。甚至后来他任满外放,还经常仗着元帅的赏识而回来插手侍卫队的事务,给了他的继任者海因里希不少气受。

在联盟军团攻打暗星堂期间,卡列扬第一次接过总指挥权柄,以元帅的名义统帅全军;此后他多次以加文·西利亚之名征战银河,因绝少有败绩,被正式任命为光耀军团副指挥,兼授中将衔。

——虽名为中将,但大权在握,这个时候卡列扬的副帅之名已传遍全军。直到联盟晚期金星要塞之战后,西利亚因战败而被议会解职,卡列扬就正式成为了代理统帅,军部上下无一人提出异议。

照这个趋势下去卡列扬接任元帅其实是迟早的事,但西利亚战死红土星之后,联盟解体,政府流亡,议会势力大幅度渗入军部,正式军衔只有中将的卡列扬无法跟紫袍大议员们叫板。列夫·艾伯尔等人因此成立军部上将团,成员清一色全是上将,以此抵抗孔塞特林家族等人的势力入侵;卡列扬便从善如流的收敛了锋芒,专心在红土星上搞灵魂投射实验去了。

这种势力上的此消彼长是很自然的,毕竟国难当头,大厦倾覆,这点个人利益往往连屁都不算。西利亚回归后卡列扬也没想很多,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一桩桩麻烦上了:帝国威胁和议会的反扑都接踵而至,他根本没时间去为自己考虑;也没想到会在如此仓促的情况下,被措不及防的推上政治舞台。

卡列扬元帅上任后,下令将联盟军队大规模改制,从第一到第八军共计两百万兵马全数归入光耀军团编制下。

加文·西利亚则受命统帅全军,担任军团长一职。

那天从国会大厦出来时,西利亚把统帅军服外套脱了,搭在手上。卡列扬手足无措的站在台阶上,一贯满是聪明气劲儿的脸上此刻全是茫然:“元帅……”

西利亚回过头,“走啊?怎么了?”

他们两人隔着几级台阶对视,艾伯尔上将等人都静静的站在不远处。半晌后卡列扬突然大步走下来,一把从西利亚手中拽走那件军服外套,红着眼睛硬要往他身上披——然而他手抖得厉害,西利亚又立刻抬手阻挡,披了半天竟是都没成功,卡列扬最终伏倒在他肩上失声痛哭了起来:“您、您为什么要这样,元帅?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五十年来已经证明了我不是这块料,我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还是卡列扬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哭出声来,那声音嘶哑得让人不忍去听。然而西利亚只静静站在那里,微微偏着头,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神,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我一开始就不赞同这个计划……现在怎么办……这些事明明只能由您去做,我算什么?我算什么?!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站在不远处的艾伯尔上将也满脸不赞同的神色,刚要上前劝说两句,突然只见西利亚把卡列扬推开,一脚重重踹倒在台阶上!

“你算什么?你现在是联盟统帅!”西利亚满脸毫不掩饰的怒火,指着卡列扬喝斥:“联盟千万将士的身家性命都掌握在你手上,所有人都指望着你,结果你告诉我你不知道怎么办?!”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只见西利亚猛然抬手从众人脸上一一指过去,每个被他点到的人都忍不住向后瑟缩:“——还有你们!这五十年来你们都干了什么?!简直不成样子!改革没改出成效,打仗也没打出个名堂!你们是联盟将军,不是断了奶就知道哭的孩子!”

“我不在的时候把军部管成这样!玩忽职守,行贿受贿,派系林立,跟议会纠缠不清!拿着国家的钱贴补自己军,明知道底下人一塌糊涂都不知道去管,一个两个比谁都护短!现在情况不可收拾了就知道哭了,还有比你们更没用的东西吗,啊?!”

所有人都胆怯的低下头,几个指挥官鼓起勇气想辩解,却被艾伯尔上将、莫文中将等人满面惭色的拉住了。

“昔日光耀军团,如今却是整个国家的笑话!这五十年间难道你们就什么都做不了吗?这么多上将联合起来难道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吗!说到底还不是人心浮动,一个两个都怕成了出头的椽子!”

“……莫文中将曾倡导整风运动……”一个副官忍不住颤抖着为自己的长官辩解。

莫文中将拼命示意他闭嘴,然而已经来不及了。西利亚猝然怒吼:“那为什么没整出个结果来!电子香烟、酒精、致幻药物在低级军官中蔚然成风,为什么不知道拿出军法来处置!那些在军中贩卖违禁物的,为什么不知道抓来处决!”

“别跟我说那些人有议员撑腰,就算抓过来一枪崩了又怎么样?杀都杀完了还怕那些议员提着人头闹上门吗!再说就算闹上门你们又怕什么,这么多上将、中将,要是能齐心协力的话有谁上门不能对付?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你们心不齐!离了奶妈就连路都不会走了!”

那个开口的副官此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全身颤抖得差点站不稳。莫文中将满面通红的低头听训,听一句答一个是,除此之外再没有人敢发出任何声音。

周围一片静寂,只听风声从广场上呼啸而过,将士们僵直的身体仿佛一尊尊石像。西利亚面色森寒的盯着他们,半晌冷冷道:“从今天开始军部实行整风运动,所有人先回自己的军团去肃清法纪,随后卡列扬会挨个带你们去全军检查……联盟政府堕落了,但光耀军团仍在。哪怕有一天我死了,联盟军团的光耀也不会消失。”

他转身向台阶下走去,刹那间风将他的头发呼一声吹了起来。卡列扬踉跄起身,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然而最终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

西利亚卸任元帅的消息传到帝国时,海因里希正坐在新凡尔赛宫的主殿里听前线军报,亚伦上将的三维立体投影就站在皇座下方。刀疤男伊萨克中将抬起头,飞快偷觑了一眼皇帝的脸色,小心道:“原联盟中将卡列扬被授衔成了新一任元帅……”

一阵让人心悸的沉默后,皇帝缓缓说:“知道了,下去吧。”

伊萨克欠了欠身,转身退出大殿——然而就在他脚步退出大门的刹那间,突然皇座方向传来重重“砰!”的一声!

皇帝狠狠砸了笔,暴怒道:“卡列扬!卡列扬——!!”

那声音中的愤恨和杀意满溢而出,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多少年的联盟统帅,说不当就不当了!现在再说元帅这两个字,竟然是称呼那个千刀万剐的卡列扬了!你他妈不是坚持反对联盟投降吗,不是要搞军权独裁吗,竟然转过身就跟我玩什么退居幕后?!

——你就这么放心,就这么信任那个只会油腔滑调卖乖讨好的卡列扬?!

狂怒的火焰从皇帝的四肢百骸一路烧上头顶,烧得他每根神经都在滋滋作响,恨不得立刻把西利亚从联盟狠狠拖到自己面前:当初在戍嵘星他拿你遗体当幌子的事全都忘记了?联盟议会最开始想把你配给他的事都忘记了?!五十年不见,刚一恢复记忆就迫不及待选他当你的继承人,你俩可真是心心相印!——可真他妈是心心相印啊!

“这事其实是顺利成章的,海因里希。”亚伦上将淡淡道。

三维立体投影中他的神色平静坚硬,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卡列扬是元帅心腹,多少年来东征西讨都带着他,早就有意把他培养成继承人了。这五十年来卡列扬声势消退是因为在军衔上吃了亏,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现在元帅回来,当然第一件事就是给他把名给正了,否则将来一旦有个万一可怎么办?”

海因里希暴怒道:“你他妈说什么万一!”

“你明白我说什么。”亚伦毫无惧色,针锋相对道:“万一哪天帝国和联盟开战,以联盟现在那点可怜的兵力,身为主将能不上战场?而战场上炮弹无眼,谁知道哪天又被一炮轰了?这五十年来联盟军部堕落得不像话,元帅大概也吸取教训了,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给军部找好退路……呵呵,元帅一辈子什么都没干,就光顾着给这帮不成器的废物找退路了。”

这话其实非常有失公允,但亚伦满心愤恨,连尾音都有点尖锐了,片刻后又冷笑一声:“现在怎么办?对暗星堂我们没办法,要不捏着鼻子去联盟找卡列扬元帅和谈?”

哐当一声海因里希踹翻桌子,喝道:“别跟我提那个名字!”

宽大的办公桌整个翻倒,沉闷的撞击声久久回荡在大殿里。侍从官从门外飞快的探了探头,一眼瞥见皇帝可怕的脸色,便立刻缩了回去。

皇帝如斗败了的野兽一般喘着粗气,半晌坐到皇座上,英俊深邃的脸上笼罩着一层让人不寒而栗的阴霾。紧绷而沉寂的大殿中只听见他喘气的声音,半晌才听他冷冷道:“帝国不承认卡列扬的联盟元帅地位。发外交公函告诉他们,金水星是帝国的领土,而帝国已经废除元帅军衔了,只有西利亚一人才是符合军法的元帅。要想加入帝国就他妈的把卡列扬给我废了,不然就给老子滚出金水星!侍从官!”

侍从官战战兢兢走到门外,皇帝怒道:“给我去找外交部!”

“陛、陛下……”

“让朗费洛长老来见我!”

侍从官快要哭了:“但是陛下——”

皇帝霍然起身,还没破口大骂就被亚伦打断了:“你一定要这样吗,海因里希?”

“你说什么?!”

“你一定要这样吗?”亚伦重复道,连那略微讥刺的语调都未变化分毫:“——为了防止西利亚要总揽军权,你跟孔塞特林联手,成功拿性别问题辖制了他;他无路可走,于是只能退一步让卡列扬当元帅,但你又火冒三丈的要跟联盟打仗……如今暗星堂兵临城下,你明明知道最好的选择是跟元帅合作,却反反复复的一心要把事情搞大,好像恨不得明天就把他逼得反出联盟一样。用脑子想想这有可能吗?”

“西利亚不是那种被逼到极点就能让你顺心如意的人,操之过急只能适得其反。”亚伦顿了顿,语调中嘲讽的意味更浓了:“这一点你知道,但你仍然步步紧逼到这种程度,是真的为帝国考虑?还是你个人的嫉妒心和独占欲作祟?”

从皇帝的脸色来看,如果此刻亚伦站在他面前,估计会被狠狠一拳揍到脸上。

幸运的是此刻亚伦正站在千万光年以外一艘军舰里,注视着海因里希可怕的眼神和紧紧攥起来的拳头,因为用力过猛连手背上都暴出了狰狞的青筋。

他们两人就这么对视许久,皇宫大殿里陷入了死一般的静寂。半晌海因里希终于深吸了口气,问:“你想找卡列扬合作?”

“我也不想,”亚伦面无表情道,“但他是西利亚推出来的掌权者,不承认他的名分就是悖逆西利亚的意思。”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实,也是让海因里希暴怒难遏,竭力想回避的关键。皇帝骨节分明的拳头紧紧抓住皇座上的黄金扶手,一时间连脸色都有些微微的扭曲,许久后终于嘶哑着声音道:“我知道了——”

这四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竟有种惊心动魄的嫉恨与杀意,连亚伦都有些不寒而栗。

“暗星堂那边的战局不能再拖了,我会去跟联盟和谈的。我会邀请西利亚及其他联盟将军,并将卡列扬作为联盟军部的代表……”

皇帝顿了顿,几乎一字一顿道:“……等到暗星堂的问题解决后,再慢慢解决其他问题。”

·

暗星堂大举入境的第八天,双子座皇帝在帝国边缘一座叫新克里姆林的行宫设宴,邀请联盟军部前来和谈,一同商议有关联手驱逐暗星堂的问题。

这个地点虽然在帝国,但离联盟金水星和帝国白鹭星的距离差不多相等,隐约透出一种平等谈话的意思。帝国方面对此也表现了相当的重视,整座克里姆林宫被装饰一新,从海因里希皇帝本人到帝国军情处的十余名上将都皆数到场,光是仪仗队就从行宫大门口排出了数公里地。

为了表示相同的尊重,联盟方面也来了最新上任的卡列扬元帅、西利亚军团长、以及七八名重量级的实权将军——如果不算联盟大礼堂那次偷袭的话,这也许是两国间领导人规模最大、声势最盛、礼仪最隆重的一次会面了。

然而西利亚上来就给了帝国一个下马威。

联盟舰队还没开到,前线就传来对方使节一封饱含歉意的消息——不好意思,因为长途奔袭水土不服,西利亚军团长宣告抱病,没法来参加行宫门口的会见仪式了。

推荐热门小说银河帝国之刃,本站提供银河帝国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银河帝国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 89 下一章: 91
热门: 银河帝国之刃 史上第一氪金反派[穿书] 无根攻略(大理寺卿原著小说) 全职高手 凤逆天下 医品宗师 大奉打更人 独步天下 逆天邪神 狂武战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