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上一章: 86 下一章: 88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也许是联盟史上最荒唐的一次兵变了。作为护卫国家的军事中枢,军部对自己的政府部门亮出了锋利的屠刀,在联盟元帅的亲自带领下如悍匪般抢占了国会大厦,那些昨天还在跟军官们笑眯眯打招呼的国会职员们今天就变成了战俘,整座建筑到处响彻着难以置信的尖叫和哭喊。

军部将士们就像出了闸门的狼,以大厅为战场迅速拿下了返回驰援的宪兵队,将九名暴力反抗的士兵及帕特里克队长一同击毙;随即这上百名战士分散成十组,以重火力掩护突入,从各个方向封锁了大厦指挥中枢——然而就在这一刻,国会大厦红色警戒系统被启动,刺耳的警报响彻楼宇,警卫机器人倾囊而出!

“元帅!卡列扬!XM109型飞行炮台正向你方前进!”艾伯尔带人从交错的火力网中跳下悬浮梯,在漫天玻璃碎片中怒吼:“——两百架机器警卫正从下往上追赶我们,小心——!!”

与此同时大厦另一端,西利亚一手按住耳麦,厉声喝道:“狮鹫!”

赤金弧光从他耳垂上飞跃而起,凌空化作单人肩扛式火箭炮,重重压在他肩膀上;下一秒,XM109飞行炮台一边疯狂倾泻子弹一边破墙而入,迎面对上的瞬间,火箭炮口嘀嘀一声旋转对准。

——轰!

火箭弹带着白烟掠过走廊,将XM109飞行炮台轰成了一团火光!

“上上上上上上!!全体冲击指挥室红色闸门!上!!”卡列扬跨在炸裂的门槛上,狠狠把最后一名突击队员推进硝烟弥漫的走廊,转身自己也冲了进去。这时一个身穿警卫服色的男子突然从夹角冲出来,挥手往他们这边扔了个手榴弹,卡列扬立刻把身边士兵往地下一按:“趴下——!!”

轰然一声手榴弹爆炸,碎玻璃、金属、砖石如暴雨般哗的打在他们身上。卡列扬一抹脸站起来,只见那男子转身要逃,抬手一枪便把他放倒了,大吼:“各小组通报伤亡!”

“K1一人轻伤!”“K3零伤亡!”“K2一人轻伤!”通讯器里滋啦数秒,卡列扬喝问:“K4呢?K4回话!”

“报告!K4组长重伤,请求紧急医疗供应!”

“他妈的没有供应!上补血剂!”卡列扬骂了声脏话,走过去一看那警卫还在地上抽搐,便把他拖到炸裂了的金属墙角上用电磁铐一锁,顺脚一踹把他踢得口吐鲜血。

“卡列扬,”耳麦里传来西利亚的声音。

“我去他妈了个——”卡列扬无奈的往战俘身上丢了支补血剂,转身大吼:“K2先锋侦查掩护!目标指挥室红色闸门,各小组全速突进!”

闪电战开始后20分钟,机器警卫被摧毁大半,艾伯尔上将占领大厦一至五层控制中心;26分48秒,莫文中将带兵回援,将不断对外发出求救信号的警卫系统完全捣毁;33分24秒,卡列扬带五十名敢死队员冲破中央控制室,将大厦顶层的对空防御工事打开了一道7.5米的缝隙……

7.5米甚至不够一架武装直升机通过,但它是一个重要的信号,标志着固若金汤的国会大厦终于从内部开始攻破了。

国会大厦遭袭后第39分钟,消息传到议会公审庭,议会大哗。

在此之前所有人都笃定西利亚会乖乖前来受审,并温顺接受议会做出的任何决定——只要那决定是民主制度投票投出来的。毕竟西利亚的行事风格在数百年漫长时光中深入人心,他就是那样一个人,他对联盟制度的信仰至死都不能改变。

然而,这次却出乎所有人意料——他竟然翻脸了。不仅翻脸还翻得如此彻底,一切就像地雷引爆般毫无预兆又惊天动地,短短39分钟内整个联盟政府都选入了混乱而不可预测的境地。

公审庭在短暂的混乱后宣布成立战时小组,援引选举法条例,紧急罢免了马卡斯的议长职务。随即道格拉斯·孔塞特林在炮火中紧急受命代理议长,宣誓后的第一道命令便是对空发射电磁导弹——

然而一切都太迟了。

兵变开始后1小时25分钟,光耀军团702师第一冲锋队从首都驻地赶到,八艘配备重火力的武装飞艇在国会大厦上空集结完毕;紧接着敌我双方展开了激烈的电磁对轰,强烈的阻塞干扰将所有通讯频道都完全断绝。

二十分钟后,激烈的抢滩战宣告结束。

冲锋队以血肉开道,炸毁了国会大厦顶楼的对空防御工事,那7.5米宽的工事缝隙被轰成了硕大的空穹。光耀军团702师从顶楼冲进大厦,士兵们从上而下占领了整栋大楼,正好和底层的艾伯尔上将、莫文中将等人会合。

至此兵变结束,议会大势已去。

军部第一次以主人翁的姿态,占领了这座象征着联盟至高权力的国会大楼。

·

西利亚站在公审庭的桐木大门前,目光沉静的望着那两把精美厚重的黄铜门柄。

卡列扬带着四十余名特种兵站在他身后,看他久久没有动静,忍不住低声问:“元帅……”

西利亚抬手制止了他,抬眼望向大门边左右分立的两名卫兵:“——开门。”

那两个卫兵都很年轻。能被选上来给议会公审庭守门的,差不多都是出身良好、仪表英俊的少年人,个人武勇如何反倒在其次了。跟这帮刚刚经历过生死战斗且身上血气未褪的特种兵相比,两个卫兵明显毫无气势,只能咬牙发着抖紧紧贴在门框边,“你、你们不能进去……”

西利亚问:“我有议会传票,是作为被告来参加公审的,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卫兵仓惶对视,半晌年轻些的那个强撑气势道:“议、议会规定携带武器不得入内!元帅、元帅请把武器交出来!”

这个理由倒也称得上急智,西利亚微微一笑,当真把手枪和腰间的佩刀解下来扔过去,“可以了吧?”

那少年人完全没想到元帅竟然真的缴械了,猝不及防接了枪和佩刀,简直像接了个烫手山芋一般拿着也不是放下也不是,片刻后才捧在手里结结巴巴的说:“后面的、后面的人也不能进去!传票只传了您一人,您、您必须……您、您必须……”他的声音在刀枪林立的走廊上越来越哆嗦,要不是门框撑着估计都要跪倒下去了。

“元帅?”卡列扬低声问。

西利亚听出他声音中的狠意,却只摇了摇头,非常缓和的转向那卫兵:“这些人可以留在外面,但根据议会规定将级军官可以带副官前去协助申辩,所以卡列扬中将会跟我一起进去……这是传票,开门吧。”

——其实这道门并没有什么机关,轻轻一推就能打开。就算那帮议员把桌子椅子全堆在门口了,随便叫个特种兵过来扛炮一轰,整块门板都能跟着墙皮一起飞进去。更何况,虽然那帮议员虽然老迈不堪者居多,但也不至于做出这种撕破脸皮的事情。

但西利亚就是要让卫兵给他开门。

庭外缴械,卫兵开门,这是议会公审最正规最庄严的礼仪——联盟元帅带兵攻占了整座国会大厦,一路将大炮开进了国家机关中心,到头来临门一脚,却非要像个真正的被告人一样,一丝不苟的遵循礼节走进那扇门。

卫兵哆嗦着几乎要哭出来。

“快点!”卡列扬瞥一眼元帅的脸色,转向卫兵怒道:“挺起来!开门!别他妈这么没种!”

这一喝震人发聩,两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人简直都崩溃了,哆嗦半晌后只能绝望的去开门。沉重的桐木门果然没锁,吱呀一声缓缓打开了缝隙,那声音就像某种开战的信号般让走廊上四十余名特种兵同时一凛!

然而西利亚抬手止住了他们:

“卡列扬,跟我来。”

西利亚举步走向那半开的沉重桐木门,卡列扬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下,略一迟疑,便回头跟了上去。

·

这时交火还未完全停息,爆炸声相继从楼下响起,大厦各处的小规模枪战零星迸发又沉寂下来,引发地面微微的摇撼,将人心也震得不住颤动着。

沉重的大门在身后渐渐合拢,轰隆一声完全闭上。

台阶下巨大的殿堂中坐满了密密麻麻的议员,一眼望去席位狼藉,人人脸上惊魂未定,显然刚才经历过一番激烈的冲突。从脚下台阶上出现的单只鞋、领带、踩成稀烂的手表等物看来,保不准还有人曾经试图过从这里逃出去,但更大的可能性是被其他人拦下来了。

对面审判席上坐着四十余名身穿紫袍的大议员,看样子年纪都相当不轻,个别甚至须发皆白。这些人脸上倒没有那么明显的惊惧,都带着警惕紧紧盯着西利亚从台阶一步步走上来,直到首席上道格拉斯·孔塞特林缓缓起身,沉声道:“你终于来了,西利亚元帅。”

无数目光集中在身穿白色军服的元帅身上,然而他并没有回答道格拉斯,反而转头跟卡列扬闲聊起来:“你以前来过这里吗?”

卡列扬摇摇头:“以前只去上议院开会,这里从建成后就没来过……联盟迁都后五十年来也没举行过公审,这个礼堂可能还是第一次用吧。”

“——第一次用。”西利亚顿了顿,微笑道:“好好看看,这才是真正的战场。你刚才经历的那些硝烟和血肉都不过是开胃菜,现在你面对的,才是属于我们的战斗,决定整个联盟未来走向和权力分割的殊死之战。”

他迈上最后一级台阶,遥遥站在审判席之前。身侧不远的被告席上马卡斯议长激动起身,但还没说话就被卫兵紧张的按了回去。

道格拉斯不动声色道:“有必要动用这种阵势吗,元帅?”

他们之间隔着一道高高的审判台,红毯在脚下延伸,头顶是联盟国徽威严而华丽的金色雄鹰书卷像。西利亚环顾周围,目光从远处或恐惧或仇恨的面孔上一一扫过,最终又望向数排森严的紫袍大议员,定在了道格拉斯脸上。

“看起来有关议长改选的提议,现在已经选出结果了?五十年前带领联盟投降的孔塞特林家族终于再一次登上最高权力的宝座,我应该对你表示一点由衷的佩服,道格拉斯。换成帝国政体或自由星系联邦制,你这一套都未必行得通,但在联盟你简直是天生属于政治的人啊。”

高高的礼堂中只有西利亚一人的声音回荡,听起来似乎还带着笑意。道格拉斯后槽牙紧了紧,脸上却没什么表情:“是联盟人民在紧急关头选择了我——”

但他的声音紧接着被打断了,西利亚饶有兴味的望向悬浮显示屏,上面正一排排显示着投票结果:“布兰特·芬格,五十年前联盟战败时被授衔少将,十年前因护卫首都有功被越级授衔上将,经投票后,以百分之九十以上票数当选军部领袖,授予元帅职位——”

被他点名的布兰特·芬格闻言从座位上站起身,只见那是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虽然脸上表情竭力镇定,但微微抽动的脸颊还是暴露出一丝惶恐:“元帅……”

西利亚一抬手,他的声音立刻像被塞住一样消失了。

“弗朗西斯·英菲尔德,出身于联盟世家,五十年前尚未从军,直到迁都后才在身为陆军司令的叔父的带领下进入军界,第二年便因为多次建立奇功而屡获升迁,在本次改选中以百分之七十三票数成为陆军少将……霍华德·拉格内修斯,同样世家出身,联盟战败后营救出多名政要并成功组织撤退,以百分之八十票数当选第八军团总指挥……约瑟夫·卡特,原宪兵队队长,经多名议员力荐而授衔上校,成为军部实权指挥官之一,百分之八十票数取代卡列扬成为光耀军团新一任副指挥……”西利亚遗憾的摇了摇头,“约瑟夫上校,不好意思,宪兵队因涉及违反多项军令已全部下狱了。”

约瑟夫·卡特霍然起身:“你怎么可以——!”

“我可以。”西利亚摆了摆手,那是一个示意他坐下的手势:“这里没你什么事,约瑟夫上校。不要说话也不要乱动,等我拿到理想的选举结果后,诸位就可以平安回家了。”

原宪兵队长僵立半晌,默默坐了回去。

礼堂里人人自危,所有候选人都难以掩饰脸上的忐忑之色。

尽管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清楚地摆在这里:他们这些第一次银河大战后才因为出身、人脉、派系斗争等原因被推上来的军官,就是不如一战前跟着西利亚东征西讨的将军们来得硬气。抱议会大腿和靠自己战功起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尤其当后者已经把血淋淋的屠刀伸到眼前了,那些平时管用的后台、关系,就什么事也不顶了。

道格拉斯重重盯了候选席一眼,所有人都下意识回避了这目光,他也只能在心里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面色阴沉的转向西利亚:“你所谓的理想选举结果,该不会是继续由马卡斯来担任最高议长吧?还有把帝国军队引来联盟的你,难道你认为你还能继续担任联盟统帅一职吗?!”

他用力一拍桌面,整个礼堂都回荡着愤怒的指责:“滑天下之大稽!那天在礼堂发生的事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你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和帝国达成了和谈协议,甚至为了破坏联盟与暗星堂的合作而把帝国军队引到了我们的头顶上!——难道你不知道这有多危险?整个联盟政府都差点毁于一旦!”

西利亚平静的看着他,道格拉斯喘着气用力摇头:“你简直把联盟的安危视作儿戏……我们不能接受这样的人来统帅军部,联盟人民也不能接受一个和帝国勾结的叛国者!西利亚元帅,请立刻交出你的辞呈,否则我将使用代理议长权力,用整个议会的名义罢免你!”

——砰!

打断指控的一声巨大的枪响,议员们惊呼着纷纷退后,个别胆大的战战兢兢回头一看,只见西利亚身后的卡列扬正从半空收回手枪,镇定自若得仿佛刚才只是捏炸了个气球。

“不要恐吓人民,卡列扬。”西利亚淡淡道,“我还指望着这些选民为我们投下神圣的一票,你现在就把他们吓死了可怎么办?”

他稳步走向选举席,几个出身世家的候选人战栗着起身,下意识向后退去。原宪兵队长约瑟夫卡特本来咬牙不想让,一看连准元帅候选人布兰特·芬格都忙不迭让开了位置,只能暗暗一咬牙,忍气吞声的站起身。

这一幕如果录下来的话其实是非常可笑的——这些刚刚还争得你死我活的候选人们,此刻就像争夺腐肉的秃鹫一般惊慌散去,那溃退的速度简直连阻挡一下都来不及。几个紫袍大议员本来还想起身呵斥,但声音还没出就堵在了喉咙里,最终只能徒劳的垂下手。

西利亚站在候选席上,转身面对神态各异的议员们。他的身影并不高大话语也并不激昂,但低沉有力的声音却传遍了全场,每一个字都仿佛重重敲在人们的心上:

“先生们,军部已经正式控制国会大厦,你们脚下的土地已彻底被我的士兵占领了。这些战士从第一次银河大战最危险、最严酷的前线生还,是联盟唯一亲历过酷烈战争,并且尚在服役的职业军人,和那些靠营救政要、组织撤退而立功的人不可同日而语。”

“我现在站在这里,代表军部势力在近千年历史上第一次压过了议会,成为了联盟政体的主宰者。我可以将各位立刻押解下狱,再慢慢翻出你们所有不为人所知的秘密,让你们从此乖乖成为军部手中的提线傀儡;或者我也可以让你们投下手中神圣的一票,让你们选择自己将来要走的道路。”

“我曾经相信现有体制是唯一能体现联盟精神的体制,然而事实证明你们让联盟走向了末路。但我仍然相信民主,我相信由民主推选出来的军权专制是最符合大众希望的军权专制。所以现在我要求重新投票,我会在这里看着各位投出让军部满意的结果为止。”

说完这段话后公审庭陷入了死一般的静寂,西利亚站在选举席前,伸手轻轻按下了刷新键,整片悬浮屏幕上的投票结果顿时被完全清空。

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难以言喻。

这也许是军部第一次对议会亮出狰狞的獠牙——虽然陈桥兵变前也有过冲突,银河一战中也有过争执,但那都在西利亚的妥协下得到了很好的解决。事实上所有矛盾都是靠这个方法解决的,久而久之很多人都忘了军部是个高度统一的专制组织,虽然议会在这五十年中渗透了极大一部分势力,但那远远不触及军部的灵魂。

“……你不愿意放权,西利亚……”道格拉斯轻声道,声音带着嘶哑的寒意:“你还想像五十年前一样继续当军部的统治者,但这是不可能的……”

西利亚回过头,“哦,你不愿意重新投票?”

虽然是上扬语调,但他声音里实在没有多少疑问或威胁的意思,听起来倒像在说:别闹了,快投票去吧。

道格拉斯眯起眼睛冷冷的盯着他,仿佛想从他平淡的表情里找出一丝——哪怕一丝恐慌或不安,但几秒钟后便放弃了努力。

“我可以投票。”道格拉斯一字一顿道,“但我不会投给你——”

“因为你是Omega,而且跟你结合的人是帝国皇帝海因里希,军部的人是不会服从你的。”

推荐热门小说银河帝国之刃,本站提供银河帝国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银河帝国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 86 下一章: 88
热门: 最强上门女婿 诛仙 我在原始做代购 不死者 乾坤剑神 飞剑问道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 盛世嫡妃 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