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上一章: 80 下一章: 82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一刻皇帝和元帅都充分展示了自己身为老牌战将的实力。

来人推门而入尚未抬头的瞬间,皇帝已如箭一般冲到眼前,一手钳住来人下巴硬生生扭过脖颈,一手掌刀如重锤般劈下!

哐当一声那人反撞到墙,所幸黑甲在颈后位置上的那片皮挡住了大半冲击,他晕了两下竟然还没昏过去:“搞、搞什么?来人啊——”

说时迟那时快,元帅已冲到浴室门口,反手将一物呼啸掷来——皇帝头都不回便伸手接住,抡起重重一砸!

“哐当!”一声巨响,皇帝抡起那物正中来人面门!可怜的暗星武士只来得及抽搐两下,便口鼻流血翻白眼,头一歪昏了过去。

“呼……”海因里希松了口气,低头一看手里拎着的凶器,登时划下黑线三条。

那是一只靴子。

浴室里水声大作,西利亚伸手啪嗒丢给他一条沾湿了的毛巾,用眼神示意他好好擦擦:“不好意思,根据联盟军法A932第一款第一条你的鞋被临时征用了,战后向联盟议会申请补损吧。”

“……”海因里希额角青筋直抽,目光在地上昏迷的人和手里的靴子中转了几个来回,半晌问:“西利亚……你说他这是被砸还是被熏的?”

·

五分钟后,指挥大厅。

皇帝和元帅终于出现在众人面前,身侧围着数十个暗星武士,个个手里黑洞洞的枪口都对准了他们。

奥斯罗德脸上如同积了层寒霜:“为什么现在才来?”

海因里希晚上睡觉不脱衣服,现在形象倒还说得过去——如果忽视他一半塞在裤腰一半露在外面的衬衣下摆的话。西利亚就比较狼狈了,衬衣领口完全没扣,凌乱的黑发还滴着水,背后因为身上来不及擦的水迹而湿了一片,衬着他雪白森冷的面色格外令人遐想联翩。

海因里希看看他,扭头真心诚意道:“师弟,你师兄要冲澡哇。”

“……”奥斯罗德心里骤然升起一股荒谬的怒火:“闭嘴!我在问你们——”

轰!

话音未落战舰内一阵地动山摇,所有人都差点摔倒。奥斯罗德、西利亚、海因里希等人都立刻蹲下扶地,片刻后只听前方有人大叫:“红色警报!红色警报!黑曼蛇许德拉出动,尤涅斯向总部飞来了!”

黑曼蛇许德拉是尤涅斯的专属机甲,在白鹭星军校被狴犴、凤凰联手狙击,重伤后遁入了黑暗的空间裂缝,从此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然而它并没有就此报废,经过维修后变得更凶猛庞大了——三角形头部如同金属山丘,全身黑色鳞片块块张开,那极度诡异的形状让人一看便不寒而栗。

它是从一架幽灵战舰内飞出来的,战舰本身已经被大地上汹涌的蛇潮所覆盖了,黑曼蛇许德拉将舱门炸出一个巨大的火球,在暴雨般掉落的蛇尸中冲出了天空。它就像腾飞于天际的史前巨龙,盘旋几圈后瞄准了地面上的战舰,突然一头俯冲而下!

“地对空导弹准备!”战舰内,奥斯罗德回头暴喝:“开机甲舱!启动红蚺——!”

指挥大厅地面裂开,轰然巨响中缓缓升起一台半完全形态的巨大蟒型机甲,全身暗红缀黑色花纹,背上六道折叠钢翅如上万道密密麻麻竖起的尖刀。

战舰外,十二枚地对空导弹正拖着白烟飞向黑曼蛇许德拉,紧接着在高空中同时爆炸,将整片天空化作了万顷火海——然而仅仅十数秒后只听一声长嘶,黑曼蛇三角形的头从滚滚黑烟中冲刺而出,向战舰疾冲而下!

战舰观测台前的暗星武士狂吼:“许德拉来了!预计抵达时间三十秒——二十八秒——二十六秒——”

哐当一声红蚺身下的驾驶舱门重重落地,瞬间将大厅的金属地板砸出一道十余米长的裂缝。奥斯罗德如箭一般冲上驾驶舱舷梯,转头冲皇帝和元帅两人厉喝:“你们也上来!”

海因里希视周围枪口如无物,站在原地微微笑道:“我昨晚的提议师弟考虑好了吗?”

“你——”奥斯罗德怒道:“我同意了!快上来!”

他大概万万没想到海因里希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问出来,刹那间脸色又青又红,显得既尴尬又畏惧。然而这时大厅乱成一团,根本没人注意他脸上是什么表情,皇帝和元帅便上了驾驶舱,脚刚一落地奥斯罗德便冲过去呯一声重重关上了门。

·

远星系的机甲概念跟帝国、联盟都大不一样,驾驶舱地面、墙壁都非金属,而是由一种微微温热、仿佛肌肉一般坚硬带弹性的特殊材料建成。机甲神经带全是血红色的细丝,从四面八方垂下链接到操作台前一张红白相间的椅状装置上——它看上去就像某种生物的大脑,粉白色的脑髓组织清晰可见,随着血管的搏动而微微起伏。

这是什么东西?

海因里希还没来得及细看,奥斯罗德冲到操作台前大喝:“完成形态!红蚺!”

红蚺大蛇的身体顿时节节伸长,头部长嘶仰起,六段钢翅在数不清的刀剑相撞声中完全展开,从战舰展开的顶板中冲上了天空。

那一刻尤涅斯驾驶着黑曼蛇许德拉正从空中冲下,眼见着就要撞到战舰顶端——

轰然一声巨响,两条巨蛇在战舰上空狠狠相撞,无数鳞片如暴雨般倾泻而下!

这一撞没有半点水分,纯机械式物理攻击,整个驾驶舱就像遭了十级地震一样差点整个翻过来。

海因里希哗啦一下撞翻了无数仪器,所幸机甲神经带给了他极大缓冲,挣扎起来的时候额头、脸颊上全是血:“我操……西利亚!西利亚你还好吧?!”

一只手用力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只见西利亚脸色发白的靠在墙边,喘息说:“还、还好……你不习惯吧?远星系机甲导入了生物神经细胞元,比银河机甲皮糙肉厚上百倍,物理攻击就是它们的主要作战方式了……过来我扶着你。”

他竟然还能站稳,海因里希不由大奇,结果低头只见神经带密密实实把他的腰固定在了墙上,顿时明白过来,“这你也能控制?”

西利亚喘息着点点头,这时突然整个驾驶舱又天翻地覆,红蚺巨大的身体在空中翻过一百八十度,一口咬住了黑曼巴的七寸!

上古神话中巨龙搏斗的场景也不过如此,整片天地都被火光和黑烟所笼罩了。

红蚺和黑曼巴全身千万片鳞完全张开,每片鳞都有数十米直径,身躯移动时仿佛无数巨大的齿轮互相摩擦发出锐响。那些鳞片下都有毒囊和酸液,每当两条蛇狠狠绞缠在一起时酸液便会迅速彼此腐蚀,在滋滋声中发出冲天的白烟。

海因里希领教过那酸液的厉害,暗星武士偷袭皇家军校的时候黑曼蛇裹住了狴犴,3S机甲的整个五维合金外壳都差点被腐蚀殆尽。眼下两条蛇巨大的身躯呈S形纠缠在一起,酸液急速腐蚀着密密麻麻的鳞片,未尽的酸液裹着黑鳞碎片落到地上,漫山遍野的蛇潮立刻便遭了殃——无数黑蛇一触及酸液便化成了水,到处都是黑水横行,场景简直惨不忍睹。

“嘶——!”黑曼巴翻滚数圈挣脱红蚺,一尾巴扫得它狠狠撞上战舰。奥斯罗德从指挥椅上翻了下去,狼狈不堪大吼:“快来帮忙!快!我输了你们也别想活!”

西利亚冲上前去抓住指挥椅,一把夺过几根血红的神经线:“红蚺?”

周围响起一阵闷雷般的轰动,震得人站不稳脚。海因里希抬头往驾驶舱幽暗的深处一望,敏锐的发现这声音是从外部传来的——是巨蛇体内发出的应答!

“重接炮准备!”西利亚应声喝道:“坐标敌方能源口,百分之百功率输出!”

红蚺颈部鳞甲下伸出两架炮台,板一翻便闪现出左右各五百个黑洞洞的重接炮口。黑曼巴似乎感觉不妙,刚要调转炮口来抢先轰击,然而还是西利亚控制虚拟精神栓的速度更快了一步——红蚺抢先完成聚能,一千个重接炮口同时闪出灼目的白光!

数秒后,洪流倾泻而下,将黑曼巴巨龙般的身躯轰飞上了天!

“奥斯罗德——!”高空中传来尤涅斯的怒吼:“是谁在帮你,你这懦夫!!”

奥斯罗德霎时暴怒,强行将西利亚从操作台前推开,驾驶红蚺向黑曼巴撞去!

西利亚被撞得踉跄两步,瞬间只想大骂蠢货,然而一切已经来不及了。整个世界在这开天辟地的一撞中化为死寂,剧烈震荡中黑曼巴以一个早有准备的姿势,用尾巴紧紧缠住了红蚺的腹部,随即上半身弯成一个准备攻击的横U。

随即它大嘴张成一个很难想象的巨口,喉咙深处闪现出致命的白光——

驾驶舱内西利亚冲奥斯罗德怒道:“你输了!”

“不!我没有!!快开防护罩和重接炮——”

西利亚一把推开抓着操纵杆胡乱推动的奥斯罗德,转头嘶声大喝:“海因里希!安全门下有逃生飞艇,你先离开——”

轰!

黑曼巴巨口中的光球终于喷出,重重打在红蚺腹部,几乎将它凌空轰成两段!

爆炸中蛇尾拼命甩动,蛇体一节节向上崩塌,无数鳞片当空洒下,眼看着就要塌到了驾驶室的位置——

这时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再过几分钟可能连驾驶舱都会被波及。海因里希冲过去抓住安全门拉杆,刺啦一声滚烫的金属拉杆差点把他掌心烫熟。

皇帝忍痛大吼一声,硬生生把金属门扳出缝来,一拳狠狠将抬升飞艇启动键捶下!

“西利亚!”紧接着他转身冲向操纵台,然而还没跑两步,只见奥斯罗德突然从后腰摸出枪:“不许动!”

皇帝和元帅两人都愣住了:那枪口顶住的,赫然是西利亚的头!

“上去,”奥斯罗德冷冷盯着海因里希:“上飞艇去!”

这一变故让皇帝和元帅两人都呆了一呆,海因里希奇道:“等等,飞艇可以让给你……”

“上去!别让我重复第三遍!”

简直匪夷所思,没人知道奥斯罗德到底想干什么。海因里希和西利亚对视一眼,两人都不易察觉的交换了个眼色,海因里希才一步步退到安全门边,打开飞艇的门。

“你可以来坐这个飞艇,我和你师兄把机甲带回战舰去……”

海因里希还试图做最后的努力,然而奥斯罗德凶狠打断了他:“你以为我想让你逃跑?做梦!飞艇上有轨道炮和A级防御罩,体积这么小尤涅斯不会发现的,我要让你从空中登陆黑曼巴的七寸位置,手工轰破驾驶舱门,把他给我揪出来!”

话音未落西利亚怒道:“你才是做梦!”

“闭嘴!”奥斯罗德狠狠一顶枪口,“你去不去!”

驾驶舱里灯光忽明忽暗,气氛一片紧绷,远处爆炸如推倒了的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不断传来。

海因里希深深看了眼西利亚,说:“好。”

那一刻西利亚脸色微微有变,但什么都没说。他们俩对视着点了点头,紧接着海因里希弯腰钻进了飞艇,安全门刷然洞开,飞艇在席卷而入的狂风中嗖一下滑了出去。

·

奥斯罗德如同抓住了绝境中的最后一根稻草,猛然转头扑向操纵台。然而紧接着砰的一声,西利亚一拳让他撞到金属棱角,摔倒在地痛呼:“你——”

“你这蠢材,”西利亚一脚踩住他胸口,冷冷道:“如果刚才远距离全功率火力输出就能保住优势了,谁让你往上撞的?尤涅斯是只阴沟里的老鼠,而你连尤涅斯都不如,真是废物!”

奥斯罗德一哽,喘着粗气狠狠盯着他半晌,突然冷笑起来:“你猜猜那个皇帝是为什么跑去找尤涅斯麻烦的?”

“……”

“被人争风吃醋的感觉如何,师兄?或者说你其实乐见其成,反正你那道貌岸然的面孔也是装出来的,为了达到目的使用任何下作的手段都无所谓,对吗?”

他们两人对视片刻,西利亚冷笑一声,一脚踢开了奥斯罗德,然后在后者想冲过来之前转身抓住了操纵神经带:

“红蚺,开启自检程序将失火区域隔离——准备开始反击。”

·

黑曼巴在空中喘息着,喷出大股浓厚的黑烟。

火力输出耗费了它体内超过一半的能源,可怕的是它的能源供应系统已经被红蚺用重接炮一击轰破,目前的能源问题已迫在眉睫。

尤涅斯大口喘息着,面色阴霾。

那一击的准确和精度不是奥斯罗德的手笔——他跟奥斯罗德对峙多年,对这个凶狠有余而耐性不足的蠢货的作战方式太了解了。他的精神阀值没那么高,人脑命令传输到机甲的速度就没那么快,攻击精度也不可能太高;而刚才那一击却是瞬间完成,快精准狠,连他这样的人都避无可避。

不是奥斯罗德,那会是谁?

尤涅斯咬牙抓住操纵台上的火力输出推杆,喝道:“许德拉!瞄准对方能源系统中枢!”

黑曼巴缓缓移动身躯,无数鳞片互相摩擦发出尖锐的刷响。大蛇不怀好意盯住了红蚺七寸下某个已经被炸得破破烂烂的位置,随即张开獠牙,喉咙中再度涌上耀眼的白光:

“能源储存量26%,全功率火力输出将耗费能源14%,是否确认输出?”

“确认!”尤涅斯怒吼:“一击破坏敌方能源中枢,现在——!”

“来了!”驾驶舱内西利亚厉喝:“红蚺!”

那一瞬间两条僵持的蛇都同时闪电般动了——黑曼巴张开惊人的獠牙向前冲,红蚺拖着还在不断炸裂的身躯猛然向上蹿逃!

一切都在零点零一秒内发生,两条巨蛇掀起的飓风霎时相撞,形成了盘旋上升的龙卷风,漫山遍野的蛇潮被一股脑卷到高空。

那场景简直没法看,哪怕隔着屏幕都恶心得怕人,西利亚条件反射的偏过头:“海因里希!立刻接受通讯,海因里希!”

“滋滋——”通讯仪里噪音直响,片刻后皇帝的嘶哑的声音传出来:“我在……(滋滋——)……迷失方向了……到处都是蛇……信号不稳……”

“别慌,在低空五百米范围内稳住飞艇!红蚺,扩震空气炮准备发射!”

哐哐哐一连串金属重响,红蚺全身空气炮准备就绪,轰然一声狂卷的气流如千万无形的刀锋冲进蛇群;只见漫天蛇血飞溅,数秒后如雨般洒下,两条蛇形机甲的视野范围顿时被完全清空。

尤涅斯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狐疑:“空气炮?为什么这个时候……”

“海因里希!”与此同时红蚺的操纵台前,西利亚紧紧按着嘴咳了两声,“海因里希!听到请回答!”

滋滋滋滋……滋滋——

通讯仪里全是电流杂音,数秒后皇帝狼狈的声音骤然响起:“你是想谋杀亲夫么西利亚?!孩子还没怀上呢你就要谋杀我了吗西利亚?!”

西利亚:“……”

飞艇内,海因里希喘着粗气按住飞行操纵杆,驾驶室内红光乱闪,屏幕不断闪现出毁损超过警戒线的系统提醒。

这艘武装飞艇被空气炮干净利索的轰飞了尾盖,整个能源箱从机身中掉了出去,唯一的火力系统——区区两架轨道炮——已经随飓风一起卷向了天空。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导航通讯终于恢复了正常,飞艇现在离黑曼蛇巨大的腹部不过数百米,驾驶舱应该位于蛇体七寸之上,就在他头顶悬空。

“我让你稳住飞艇,”西利亚不满的声音从耳麦中传来,“驾驶技术不过关你想怪谁?”

海因里希反唇相讥:“我是皇帝我还要自己学开飞机?”

“所以谁叫你不会开飞机?”

“明知道我不会开还放空气炮不就是谋杀亲夫吗?”

西利亚:“……”

通讯频道静寂半晌,终于奥斯罗德憋屈的开了口:“你们到底有完没完?!”

尤涅斯喘息着望向监视屏,遍体鳞伤的红蚺正盘踞在不远处,蠢蠢欲动的对他吐着蛇信。

蠢材,到这个时候了还敢挑衅……尤涅斯冷哼一声,将重接炮对准它七寸处,刚想下令攻击却突然瞥见了什么,瞳孔反射性的一缩:

“——许德拉!开启生物感知雷达!有东西在靠近!”

嗡的一声探测电波从黑曼蛇全身向外发散,感知图像很快在监视屏上呈现出来:只见蛇腹下方赫然有个极不起眼的小黑点,正一闪一闪的向驾驶舱方向逼近。

他妈的是什么东西?!

尤涅斯猛然调转监视镜头,在看清屏幕时难以置信的抽了口凉气,刹那间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竟然是一艘救生艇!

和黑曼蛇机甲相比这艘救生艇就像一只微不足道的蚊子,在机舱外的狂风中通体冒着黑烟,眼见着即将坠毁——然而就在这时舱门被哐当一声打开了,一个穿着黑色短袖T-恤、制式作战裤,脚蹬厚底军靴的男人爬到飞艇罩上,背着一把电磁阔剑,举起手里的绳索枪,瞄准黑曼蛇颈部下某个位置扣动了扳机——

嗖!

“警告!警告!”监视屏下立刻红灯狂闪:“外来物已附着在驾驶舱门左侧!警告!外来物已附着在驾驶舱门左侧,请立刻清除!”

“……海因里希?!”尤涅斯瞳孔剧烈颤抖,瞬间一股难以想象的怒火直冲头顶:“海因里希——!!”

黑曼蛇瞬间掉头扑向红蚺,充满恨意的咆哮将整片大地震得轰然摇晃:“里面的是你吧,西利亚!你竟然又背叛我一次,又背叛了我一次——”

红蚺已是强弩之末,霎时被黑曼蛇铺天盖地绞成了几段,无数爆炸顺着蛇身来回轮响。与此同时在黑曼蛇机甲外,海因里希抓着固定好的绳索凌空一跃,狂风中仿佛一头呼啸而下的凶禽!

哐当!

皇帝重重撞到金属外壳上,漂亮至极的顺势一滚,抓住舱门把手悬空固定住身体!

如果有人亲眼看见的话,那将是非常惊险的一幕:皇帝脚下便是毫无遮挡的百米高空,全身仅靠一只手抓住舱门,稍有放松便会粉身碎骨;然而他面色丝毫没变,抓门的左臂肌肉块块隆起,右臂反手从背上抽出电磁大剑,“锵!”一声悍然刺进了舱门的缝隙中!

这场单兵突入简直像尖刀刺进敌腹,足以在军校教科书上留下光彩的一笔——然而单看这一系列险象环生的战况,估计不会有人相信,单兵作战的竟然是帝国皇帝自己。

推荐热门小说银河帝国之刃,本站提供银河帝国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银河帝国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 80 下一章: 82
热门: 恶魔法则 破云2吞海 偷偷藏不住 大奉打更人 卖马的女人 提灯映桃花 纨绔世子妃 魔力的胎动 史上第一密探 权臣闲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