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上一章: 74 下一章: 76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联盟首都仙女座金水星飞到幽空星,包括跃迁在内一共需要二十四天。

军用战舰的条件不可能很好,但在只有两个人用的情况下,条件还是很优渥的。自动清洁系统每天都把生活区域整理得干干净净,温度适宜空气新鲜,娱乐设施齐全,每天智能服务系统都会做出食材丰富的套餐,完全不用两位乘客操一点心。

西利亚还在舰上的实验室里发现了一块自留地,可以利用有机土壤种出速成蔬果,两到三天就能完全成熟,而且因为温度控制得宜,味道都相当不错。

西利亚考虑到海因里希整天被铐着不能活动,特地种了维生素丰富的灌莓果来帮他调理内分泌。结果灌莓果水分含量大,海因里希每个小时就要求去上一次厕所,西利亚只能把狮鹫变成手枪,顶着他的脑袋跟他一起去。

皇帝光棍起来也是很光棍的,站在厕所里手中扶着那话儿,突然问:“你干什么?”

“——嗯?”

西利亚愕然抬头,于是两人的视线在镜子前对上,海因里希立刻跟抓住罪证一般:“你偷看我!”

西利亚:“……”

这要是在帝国大街上,一个声称自己被Omega性骚扰了的Alpha绝对能被围观群众抽死,偏偏海因里希干起来乐此不疲,三天两头就搞一次这种把戏。一开始西利亚只不理他,再后来就被搞烦了,在皇帝故技重施的时候就随口回了句:“我就看又怎么样?”

“……”

“又不是没看过,难道再看看就变小了?”

“……”海因里希终于发现自己落了下风,“哦……哦,好看吗?”

“好看,好看得很。”西利亚忍不住揶揄道:“我看你干脆把衣服脱了遛鸟吧,也剩得每小时都跑来厕所白脱一回裤子,怎么样?”

这可是军用战舰,皇帝再光棍也拉不下脸来裸奔,只得悻悻然把鸟收起来:“你不过是怕麻烦罢了……”

“你不过是每小时找茬折腾一次罢了。”

“那谁叫你铐我?”

“谁叫你被我铐住了呢?”

两人斗着嘴出了厕所,西利亚再把海因里希铐回指挥大厅里去。皇帝看着腕上的赤金色狮鹫手铐,突然哼笑一声问:“要是我反抗的话,你是不是真杀了我?”

“我把你关联盟监狱去。”

“那你发情期怎么办?”

“抑制剂。”

“你就忍心让我在道格拉斯那种人手底下讨饭吃?”

“为什么不忍心?”西利亚顿了顿,突然又转口道:“到时候把他也关进去,你俩在监狱里遛鸟作伴吧。”

海因里希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西利亚也笑着摇摇头,似乎自己也觉得很无稽。

他坐在海因里希对面的扶手椅里看书,是一本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翻出来的牛皮精装版《帝国军史》。这年头纸质书都是很精贵的了,尤其这本封面包金烫银,厚度足以把海因里希这样强壮的Alpha当头砸死,又是非常具有特殊意义的军史,一看就是皇帝赠送给第九舰队高层的限量版纪念品。

西利亚把书摊在膝盖上看得津津有味,过一会儿忍不住问:“第一次银河大战时联盟跟帝国当真打成过25比9的战损比?”

皇帝抬头看天花板:“嗯。”

“联盟被打得到处跑?”

“嗯。”

“还差点被迫迁都?”

“……嗯。”

西利亚翻过一页,摇头笑道:“真应该把你关去跟道格拉斯一起遛鸟。”

皇帝的脸有点发红,目光游移半天都想不出该如何驳。最终他实在没词了,重重哼了一声说:“道格拉斯可是艾德娜·孔塞特林的父亲,你忍心关他?到时候他女儿在你面前一掉眼泪,你还不得心疼死?”

西利亚的记忆还没完全回来,就算已经想起来的部分也非常模糊,只隐约知道艾德娜跟自己是什么关系。但知道是一回事,感情又是另一回事,他潜意识里对艾德娜残存的好感十分有限,何况在皇家军校时亲眼看见她和卡洛琳校长在一起,因此也就没其他想法了。

因此他只摇了摇头:“这是两回事,她哭不哭都跟我没关系。”

海因里希哼笑:“这会又不怜香惜玉了?”

“道格拉斯的存在妨碍了联盟的发展,这人必须除掉。”

“就算他女儿哭也必须除?”

“说了没关系。”

“到时候她眼泪汪汪的跟你这么一求……”

“你今天是怎么了?”西利亚终于从书里抬起头,奇问:“这事很难理解吗,是不是我对你哭你就解散军队了?我再哭一会就解散议会了?那要是我也眼泪汪汪的求一求你呢,你是不是就退位了啊?”

海因里希竟然还真的想了一想,半晌认真道:“帝国不是我一个人的,这个我做不了主。”

西利亚一哂,刚要低头回去看书,就听他又说:“但退位倒是可以考虑的。”

皇帝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严肃,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西利亚抬头看着他,显然有点意外:“哦,那你让谁继承皇位?”

“我们的孩子。”

“……”饶是西利亚嘲讽技能满点,此刻也不禁嘴角抽搐的望向海因里希,却见这个面孔刚硬仿佛铜雕一般的男人眼神里满是认真:“西利亚,我们的孩子将是这个宇宙里最适合将人类带往前方的人。如果有一天皇帝真的会成为帝国的障碍,那我需要有一个人来名正言顺的取代我,利用皇帝的权力来改变皇帝的存在,并将帝国的现有政体整个推翻重建。这个人必须有所谓的‘天命’来作为后台,也就是说,你我的孩子将是最好且唯一的人选。”

西利亚的眼神慢慢变了,他合上书紧盯着海因里希,半晌才沙哑的问:“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我一直在想这个。你还记得我曾经尝试打开凤凰吗?”

那个时候海因里希为拿到凤凰而想尽了一切办法,甚至让亚伦当掩护,自己带人进军校去偷机甲,还差点抓到了躲在实验室里的军校生加文。“那个时候我想得到你……遗体里的DNA,藉此培养一个孩子当继承人。这个孩子将继承你无与伦比的声望和民心,一出生就会获得不同政见的人们的共同支持,这样将来有一天当他对帝国现有政体发起挑战的时候,来自各阶层的阻力都会小得多……人们会认为他天生就肩负着将民主精神引入帝国的使命,西利亚,他将具有非常关键的政治意义,我必须要这个孩子。”

周围一片安静,只听驾驶系统运行发出轻微的嗡嗡声。

西利亚一只手下意识在书封上抚摩着,许久后冷冷道:“你好像是在暗示君主立宪制……”

其实如果换作普通人,这时第一反应肯定都是:“你想利用我的孩子当政治工具?”

但元帅和皇帝的思维显然都是另一个频段上的,海因里希上半身向前探,沉声道:“我不敢肯定那就是唯一的出路,但我会做出各种尝试,直到走上正确的道路为止。”

·

那次谈话过后西利亚沉默了很久,仿佛在内心反复思索海因里希这番话的真实性和可行性。直到两天后他们坐在巨大的落地舷窗边喝茶,皇帝正一千零一次试图用精神力反控狮鹫,突然听见西利亚突然开口道:“政体上的改革通常都要花很久,海因里希。”

皇帝意外的抬起头,片刻后才反应过来:“所以?”

“双子座帝国建立刚过五十年,现有的贵族阶级大多是第一次银河大战时给帝国军做战争投资的富豪和军火商,以及一些出身于联盟上层世家的遗老遗少。战争时代他们为帝国军出钱出力,提供联盟的各种情报,是你们的有力同盟。但和平年代里他们的势力迅速扩张,对皇权产生了严重的威胁,所以你对他们感到不满。”

“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发现自己一人无法解决这辽阔疆域内的很多问题——其中相当大一部分都是由这些贵族阶级引起的——所以你对自己产生了怀疑,进而觉得独裁制太危险了,有可能会让你一步踏错,便成为银河系的万古罪人。”

海因里希微微皱起眉,“……所以你的意思是?”

“所以,你对独裁制的不满归根结底是因为你的思想和贵族阶层无法统一,这在人类帝国史上是很罕见的。通常情况下皇帝的利益和大贵族大地主阶级绑定在一起,所谓独裁并不是指皇帝一人的独裁,而是皇帝率领一个阶层对整个国家进行独裁。制度会自然而然的实现这一点,你只是需要时间。”

海因里希这次几乎立刻明白了西利亚的意思:“你是说用不了几年我就会改变主意?”

西利亚没有否认,平静的点了点头:“当你和贵族阶级达成共识的时候——要么是你改变主意要么是他们改变主意,这种情况下我更倾向于是你——从那一刻起你会发现帝国的运行顺畅了很多,以前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现在都变得心应手,似乎帝制也没那么不好起来;到了那个时候,我很怀疑你还会不会再坚持什么君主立宪制。”

他们坐在舷窗前,满天星斗在广袤的太空中闪闪发光。远处仙女座星云如锁链般光辉灿烂,顺着整条旋臂缓缓旋转,一直延伸向遥远的黑暗深处。

海因里希沉默了很久。

“一切都源于你的推测,西利亚……”半晌他低声道,“但人和人是不同的,历史未必每一次都会重演。”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他潜意识里知道西利亚的观点也不是全无道理。

西利亚也当过独裁者。

这也许是联盟制度最奇妙的地方——议会在延续千年后不可避免的开始腐败、溃烂,而急剧扩大的军部势力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来进行统治,这个人就是加文·西利亚。

事实上在对抗孔塞特林家族的政治入侵、清扫军部及议会腐败、平息蛇夫星座兵变等一系列事件中,西利亚几乎都在搞一言堂;他的施政方针无法通过议会来进行讨论,因为那时议会已经是问题的根源了。

当然他也不能跑去跟军部讨论,毕竟部队不是崇尚民主的地方,军人当权不可避免就会成为独裁的温床。于是他就像走钢丝一般对联盟政府进行了数年的独裁统治,经过数番危险而高效的改革后,在民众的赞誉声中,赫然发现自己几乎成了民主制度最大的对头。

“权力的滋味非常甜美……”西利亚顿了顿,仿佛喟叹般道:“那种一有想法就能立刻得到贯彻,政策实施毫无拖延,所有人都跟着你的步调走的感觉,实在是每个当权者都拒绝不了的诱惑。”

海因里希心说我可不是这样。但转念一想,自己情况不同是因为帝国阶层利益不统一,而当时联盟政府就像西利亚手里的鸟笼子,哪只蠢鸟想冒头都得经过他的手,可不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独裁么?

西利亚吸了口气,半晌才徐徐的、彻底的吐了出来,仿佛藉此吐尽了肺里的一股浊气。“你现在说得很好,独裁制以一剂猛药治好了重症待毙的联盟,然后化帝制为君主立宪,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那个最好的起点。然而你忘了时间不会让所有事情都向最好的方向发展,现在你坚定的意志,就是将来最大的变数。”

他站起身,端着空了的茶杯向舱门外走去。刚走到门口,突然听见海因里希沉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知道有些信念是不会被时间打败的吗?”

西利亚眼底有一丝微微的不以为然,半晌只听海因里希笑了一下,说:“亲爱的,很多时候我就是能完成你做不到的事情,只是你不相信罢了。”

·

从他们登舰后每天晚上都是分房睡,海因里希被狮鹫变成的手铐锁在床上,西利亚的卧室在他对门。那天晚上海因里希反复思考着他们所讨论的内容,一直到深夜都没睡着,突然翻了个身问:“狮鹫?”

狮鹫警惕问:“干什么?”

“你能给我稍微松个绑么?”

“……”狮鹫沉痛道:“陛下,我对帝国的忠诚毋庸置疑,但元帅他给我的命令是一直把您锁着啊。您也知道元帅他可凶可凶了……”

海因里希竟然没有一丝要揍这台机甲的迹象,只换了个语气循循善诱问:“他让你一直把我‘这样’靠在床上锁着了吗?”

“这个……具体怎么锁倒没规定。”

“那你让我站起来,反铐双手,上半身不能动,就不算锁着了吗?”

狮鹫一愣,“好——好像也算吧。”

“那你能那样做么?”

狮鹫直觉这似乎有哪里不对,但具体怎么不对又说不出来。它在皇帝那双威慑力十足的冰蓝色眼睛的注视下为难半晌,嗫嚅道:“虽然也不是不可以啦……”

西利亚对机甲的控制是纯精神式的,但机甲再智能,也比不上人的自主思维能力。虽然狮鹫会完全遵守西利亚“把皇帝的手锁起来”的指令,但面对海因里希的狡辩,它似乎又有些迷惑,觉得就算换个姿势来锁也确实不违反西利亚的硬性命令啊。

如果换作智能最高的麒麟或凤凰,这时候就会一巴掌把皇帝抽出银河系去。但狮鹫只弱弱的思考了半晌,问:“那……您……您到底想做什么呢?”

“白天西利亚跟我说的话我不是很懂,想晚上找他去问问。”皇帝听出了狮鹫语气里的动摇,突然脸色一沉:“——你还想不想拉凤凰的小手了!”

狮鹫大惊:“凤凰是加文的!”

“现在在朕手里!朕明天就可以把它配给狴犴!”

“不要啊!!”

皇帝眼睛一眯,狮鹫终于彻底败下阵来:“我,我还是会把你反铐住的……如果你对元帅不利的话我会阻止的哦,我一定会立刻阻止的哦!!”

海因里希于是心满意足的脱离了床铺,就着被狮鹫紧紧反铐的姿势站了起来,用肩膀顶开了门。

对面西利亚的卧室关着,但没反锁——这是所有被重重护卫的上位者的习惯,必要时方便保镖冲进去救人;不过现在倒是省得海因里希再找工具来撬门了。

卧室里非常安静,遥远的星光从落地窗中洒进室房间,黑暗如静谧的河流般缓缓环绕。西利亚整个人侧蜷在大床深处睡熟了,海因里希走到床边坐下来,只见阴影中他的脸如初生的婴儿般无辜平静,嘴唇微微张开,因为呼吸的湿气而显得特别润泽,一看就非常好亲的样子。

他这样子倒和白天两人唇枪舌剑时不同,失却了种种犀利的反击和辩驳,显得格外糯软好欺,就像一只快融化的冰激凌一样散发出甜美的冷气,直勾着人往上重重的舔一口。

海因里希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仿佛要把这一刻他的脸深深刻在心里,永远都不再忘记。许久后他俯下身,蜻蜓点水般在那浅红的唇角上印下了一个吻。

——Omega的体质就是易疲劳,警惕性差,熟睡时不容易被惊醒。虽然这决定了他们在自然竞争中出于弱势地位,但在Alpha眼里看来简直是可爱得要死的特质。

西利亚这种状况比较轻,但海因里希还是情不自禁的被萌到了。他伸出舌头在那嘴唇上细细舔了几下,触感仿佛在舔一块很软很Q的蜜糖,呼吸间全是Omega诱人甜香的气息,让他情不自禁产生了一种整个吞下肚去的冲动。

“嗯……”西利亚仿佛感觉到什么,皱起眉偏过头。

海因里希无声的笑了。

他低头轻轻吻了吻西利亚的耳垂,继而滑过脸颊落到唇角,甚至将舌尖伸进去碰了碰他微微张开的牙关。这爱抚有点挑逗的意思,过了一会儿他又抬起头来近距离的打量西利亚,视线落在他随着呼吸微微颤动的眼睫上,就这么静静地看了半天,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目光中充满了情意。

“我看你上哪找抑制剂……”

海因里希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容,继而咬破自己的舌尖。咸腥的血丝顿时涌出来,他便低头重重的亲吻了下去。

推荐热门小说银河帝国之刃,本站提供银河帝国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银河帝国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 74 下一章: 76
热门: 剑道独尊 狂武战帝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微微一笑很倾城 全职法师 最强妖兽系统 春日宴 六爻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