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上一章: 73 下一章: 75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海因里希的第一个念头是:

我头顶炮口十万,身侧精兵环伺,稍有异状就能扑上去把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撕成碎片——我怕你什么?

然而他刚走出一步,瞥见西利亚眼底那略带着一丝戏谑的表情,顿时就清醒了。

“为什么不是你过来?”他站定在原地,哼笑着问:“你明明知道的,西利亚,你来帝国和我去联盟会得到的待遇可是天差地别啊。”

“是吗?”出乎意料的是西利亚竟然没有推辞,反而笑着迈出一步:“既然如此我过去好了。”

众人紧张万分,刀疤男和几个身经百战的指挥官都下意识抓紧了枪,紧紧靠了过来。然而西利亚对众人的警惕视若无物,他就这么看着海因里希,一步一步走进了帝国士兵的包围圈。

刀疤男心中一紧——

现在西利亚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超过五米了。这个距离内只要振臂一呼,周围这么多Alpha特种兵,硬压也能把元帅压住绑走!

那么……到底要不要动手?

机会稍纵即逝,到底要不要动手?!

然而紧接着事情的发展就让刀疤男所有话都卡在了喉咙口。

只见西利亚上前一步,几乎是面对面的站在皇帝身前。他们鼻尖之间的距离最多不过半米,海因里希甚至可以从西利亚眼底清晰看见自己的脸,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意外之色:“你……”

“怎么?”

“……没什么,但我有点受宠若惊……你是想跟我说什么吗?”

“受宠若惊,”西利亚似乎感到很有趣一般重复道,转而问:“你猜我想说什么呢?”

那一瞬间海因里希心中掠过了无数个答案,大概是如此之近的Omega信息素刺激所致,他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念头都是——“海因里希,我怀孕了!”

然而他知道不可能,孕体酮上升时做不了基因修正。西利亚能够站在这里就说明他当初失了手,发情期成结而不孕的几率小于百分之一,竟然就恰好被他给赶上了。

这个可怕的失误足够让任何一个Alpha引以为耻,对皇帝来说更不例外——然而,此时此刻再想起这些,他内心却有些隐秘的庆幸和遗憾一同闪过。

幸亏没有孩子。

这样西利亚就不会拿孩子来威胁他,而他也不用承受任何放弃骨肉的痛苦了。

在这个位置上很多事情都不能凭一己爱恨,但就像五十年前看着西利亚在红土星上自尽一样,虽然针对时局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内心的痛苦和后悔却永远也不会平息。对海因里希这种人来说,他可以做一切努力来避免这样两难的局面;然而如果时运不济,命运当真把这种选择带到他面前的话,那么他自己的感情就必须放在最后一位了。

海因里希几不可闻的松了口气:“除了那个之外……你说什么我都能承受。”

西利亚显然没明白他的意思,但也顺手拍了拍他的肩:“别担心,其实也没什么。”

他的手自然顺着海因里希的胳膊下滑,随即轻轻抓住了皇帝的手。

刹那间海因里希心中一暖,紧接着突然觉得不对,然而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西利亚右瞳瞬间血红,无数黑纹从眼眶中迅速涌出,顺着他的胳膊延伸到两人交握的双手,紧接着海因里希只觉得掌心一烫!

就像烧红的铁链猛然锁住了腕骨,黑纹瞬间缠住两人的手,闪电般延伸到了他手臂上!

“西利亚——”海因里希骤然大喝,想挣脱却发现连动都动不了。

那黑纹像手铐一般将他们死死锁在了一起!

刀疤男等人立刻冲过来:“陛下!”

海因里希迅速冷静下来,一抬手制止了他们,抬头看着西利亚:“就算这样又有什么用?你把我锁了,谁制服谁还不一定呢。这里全是第九舰队的人,实在不行把你一绑直接带回帝国去,你连跑都跑不了……”

西利亚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眼神甚至带着微许笑意:“抬头看,海因里希。”

皇帝愕然抬头,只见空中全是密密麻麻的帝国舰队。他眯起冰蓝色的眼睛搜索了半天,才在无数飞船的叠影中发现有一星红色的光,仿佛挂在天穹中的信号灯,极不引人注意的闪了一闪。

“……那是什么?”

所有目光都集中在西利亚身上,只见他彬彬有礼的一点头,说:“天神之杖。”

·

这四个字一出,周围的帝国军官都面面相觑。

紧接着刀疤男故作轻松的笑了起来:“元帅您之前没听见?高空要塞所有C级以上炮口都已经我们控制了地面操作台,天神之杖这种S级武器更是早就落到了我们的掌握之中……”

“你叫伊萨克?”

刀疤男顿了下,“……是。”

“你不是联盟出身,想必之前也没被我调教过。”西利亚话是对他说的,眼睛却没看着他:“抽空你被我带几天,以后就不会再说这种话了。”

刀疤脸一愣,然而别说恼羞成怒了,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就听海因里希冷笑一声:“D级支架炮——”

“天神之杖的组件中有上百管D级支架炮,它们可以从高空要塞中单独分离,无需通过地面操作台来引导,坠落途中就能对地面目标进行自由打击。然而这种支架炮攻击力极小,且范围只有方圆五米,因为火力微弱早已被帝国淘汰。”皇帝英俊的脸此刻真是冷若冰霜:“这就是你把我绑在这的目的?将炮口瞄准自己,用同归于尽的方式来挟持我来做人质?!”

西利亚并不答言,皇帝冷笑起来:“但你别忘了支架炮一旦落地就没用了,让我猜猜,从这个高度坠下来用不用十分钟?——十分钟后D级支架炮坠毁,你哪怕把我按到炮口里都没用了!西利亚,你就有这个把握在六百秒内说服我退兵?!”

高台上的卡马斯议长、道格拉斯等人本来都松了口气,一听这话心脏瞬间都吊到了喉咙口,个个都不由自主的看向西利亚,指望他能突然说出什么杀手锏来。

然而西利亚却摇了摇头:

“你看见的确实是D级支架炮,但你只说对了一半。”

“……什么意思?”

“支架炮不会开火,但它身上的零件却是可坠落的。”西利亚顿了顿,突然拽下自己腕上银色的袖扣,伸出手缓缓道:“——阿克塞尔钨金。”

众人脸色齐齐一变,只见那袖扣赫然是个极小的银球,他卡擦一声把小球捏碎,转眼间头顶一星流光势如破竹,“砰!”重重一声如子弹般从天而降,擦着西利亚的手直射进了地板!

那冲击力简直跟拿机关枪对着地面打没有什么两样,大理石地面瞬间穿透了一个深不可见的圆孔!

几个帝国军官齐齐退后半步,脸上表情都变了。

“支架炮零件由阿克塞尔钨金制作,磁性极强易受引导,因为其中含有钨条,所以冲击力极大,只要有指甲盖那么大的一片从高空中掉下来,就足够把地面上的行人砸成一团血肉……所以它性能落后且不稳定,五十年前就已经被各大星系停用了。”

西利亚将另一只袖扣咬下来,指尖捏着晃了晃:

“这只引导球非常脆弱,破碎、震荡、受热、受潮都能起效果。海因里希,如果你不下令退兵,数万米上空那一颗比纽扣还小的阿克塞尔钨金就会从炮口上掉下来,眨眼之间将你我二人一共击穿……”

“……然后我们都将横尸在此,明天的今天就是我们的忌日。”

周围一片死寂,紧接着刀疤男猛冲上来想抢那只球,却被西利亚抢先往嘴里一抛,轻轻咬在齿间笑了一笑。

刀疤男立刻僵在原地,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动作——

这要是个炸弹就好了,拼着命不要他也能开枪把西利亚打死!但现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引导球,哪怕他把西利亚一枪爆头,口里的血喷出来也能让它启动!

“来……来人!”刀疤男回头大吼:“通知战斗机组升空搜索D级支架炮!快!”

然而比他更快的是西利亚:“卡列扬!光耀军团何在?”

刀疤男怒道:“光耀军团已经被我军尾翼完全控制在大气层内……”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声音骤然一顿,冷汗随即顺着鬓角流了下来。

数万米高空之外的大气层,光耀军团和帝国军尾翼遥遥对峙,彼此之间没有任何一架飞机敢移动分毫——不是帝国军控制了光耀军团,而是光耀军团堵住了帝国军穿越大气层,通向那枚致命钨片的唯一路径!

从帝国军着陆开始,所有细节都像是被算好了一样,就这么照着西利亚的剧本演绎至今!

·

“……西利亚,”许久后海因里希缓缓开口,低声问:“你竟然肯因为我,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这话如果仔细听的话,其实包含着惊怒、痛惜、感慨、欣慰等种种难以言描的情愫,然而周围没人有那个心思去细品。所有人都紧张的盯着西利亚,生怕他一个不留神真把引导球咬碎了,帝国和联盟的最高军事统帅就得当场死在他们眼前。

“你要问我的话,其实我不大在乎。”出乎意料的是西利亚的声音非常平静,甚至有那么一点看透了的豁达:“对联盟来说我不是独一无二的,死了我还有很多杰出的将军,卡列扬可以接替我的位置来当元帅;虽然道格拉斯是个沽名钓誉的懦夫,马卡斯又胆小怕事毫无主见,但联盟议会在没有暗星堂的情况下玩不出任何花样,最多几年后大选换一届政府就是了。”

“但你就不一样了,海因里希——你是帝国政府唯一的核心,杀了你谁来当皇帝?你为了制衡那些跟自己一起从联盟起义的开国将领,特地培养出伊萨克这样的副手来分军部的权;然后因为军部坐大,又特意放纵议会长老用政治手段来制约军队。种种错综复杂的势力纠缠在一起,除了皇帝外没人能操纵这个庞大的帝国,但如果皇帝死了呢?”

“你没有继承人,海因里希。”西利亚顿了顿,淡淡道:“——所以现在,你不敢拿自己的命开任何玩笑。”

四下里没人说话,所有人都低下了头。

海因里希冰蓝色的眼睛紧紧盯着西利亚,似乎要透过眼珠直直的看到他心底里去:“……为什么是卡列扬?”

“什么?”

“联盟军部上千人,为什么接替你的是卡列扬?”

这个问题似乎有些难答,西利亚开口道:“因为——”

他突然又住了口,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海因里希。要么你我一起横尸当场,要么帝国退兵以待和谈,你来选吧。”

·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周围众人身上冷汗都出了好几层,才听海因里希嘶哑的开口道:“伊萨克。”

“是——”

“通知第九舰队,全体退兵。”

刀疤男一言不发的敬了个军礼,带着周围的帝国士兵退出了礼堂。房顶上空的飞艇抛出绳索把他们拉了上去,很快皇帝的命令随着电波在整支舰队范围内转播开,夜空中无数战舰汇聚成一股洪流,迅速向高空飞去。

光耀军团一路监视着撤退过程,不断将种种情况通过光脑反馈给卡列扬。

不知道多了多久,第九舰队终于完全脱离了金水星大气层,如蜂群般驻扎在金水星大气层外;联盟太空要塞也最终在被骇数小时后恢复了运行。

只有那架帝国飞艇还悬空在礼堂上方,刀疤男拽着绳索一跃而下,冷冷问:“现在可以了吗?”

卡列扬这才抬起头,对西利亚遥遥做了个搞定的手势。

帝国皇帝和联盟元帅还保持着一手交握的姿势站在空地上,海因里希看看自己又看看西利亚,突然生出一股不合时宜的荒谬感:“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跟我一起回帝国?”

“……”

“那片钨金总不能穿越太空射到帝国去吧,还是说你打算把我打包往太空一扔,自己拍拍手就走了?”

“……”

正当海因里希怀疑他是否真打算这么干时,只听西利亚古怪的笑了一下:“我只是想让你把狴犴解下来。”

狴犴正如普通手环般微微闪光,海因里希顿时有些狐疑:“你应该知道联盟没人能驾驶或拆卸3S机甲吧?”

“我是让你给他,”西利亚一指刀疤男,又转而指向头顶那艘巨大的帝国飞艇:“我跟你一起开飞艇离开联盟,其他人可以驾驶狴犴随便去哪里……当然我猜他们还是会跟在后面的。”

这话一出不仅海因里希,连到刀疤男都有点发愣了。

元帅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但此时刀疤男已经彻底放弃了猜测,只听海因里希诡异的沉默了几秒,迟疑问:“西利亚,如果你是想私奔的话——”

联盟议员都躲得远,附近只有刀疤男一人。乍听这话他的第一反应是搞笑,但紧接着突然意识到什么,猛然望向西利亚,眼睛慢慢就瞪圆了。

“是啊,我都等不及要跟你私奔了!”西利亚忍俊不禁,笑着伸手拍了拍皇帝英俊的脸:“——不过那得等等再说,现在我更需要帝国战舰里的星图……我要去一趟幽空星。”

·

战舰内机组人员全体撤离,刀疤男带着他们登上狴犴,起飞前屡次回头盯着西利亚猛瞧,眼底充满了难以形容的悚然。

西利亚没反应过来,随口调侃:“真想跟我走?联盟军部待遇不好,怕委屈你呢。”

谁知刀疤男一反常态,连忙哆嗦着点头又摇头:“不委屈不委屈……不不不,您开玩笑了,我的意思是我对帝国忠心昭昭……”

西利亚还没说什么,倒是边上被下属表忠心的海因里希哼了一声,刀疤男立马缩头钻进了机甲驾驶舱,一个字都不敢说了。

偌大一艘战舰全给皇帝和元帅空了出来,卫生、医疗、食水服务系统都完善待命,星图已经被自动设置成了幽空星的方向。为防止西利亚突然使用舰上的电磁炮攻击狴犴,战舰内的火力系统都已经被解除了,但饶是如此众人的目光还是忧心忡忡,眼睁睁目送着皇帝和元帅的身影消失在了舰桥尽头。

战舰会根据星图生成路线,并完成基本的自动驾驶。西利亚站在空荡荡的操作大厅里,看着全新的导航系统、铮亮的航行设备以及脚下一排排错综复杂的指挥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仿佛喟叹般摇了摇头。

“比联盟先进多了?”海因里希直截了当道。

“你就这么厌恶联盟?”西利亚不答反问。

“如果你指的是联盟政体,是的,我很讨厌。”

西利亚不说话了,垂下眼睫静静看着屏幕上变幻的星图。

战舰在沉闷的震动中轰然起飞,先是在半空中滑行,紧接着缓缓拉高,几乎以水平抬升的方式迅速向大气层掠去。重力系统极大缓冲了机舱内的压力,冲破大气层的刹那间,西利亚只稍微踉跄了一下,随即抓住栏杆站稳了身形。

战舰正冲向星际空间,高空要塞“天神之杖”已被远远甩在了身后。这时候也没有继续持人质的必要了,西利亚闭上眼睛,再睁开时暗星武士纹无声无息的从他身上褪去,顺着手腕爬回肩膀、脖颈,继而消失在了黑色的眼瞳里。

桎梏终于解除,西利亚把跟海因里希锁在一起的手缩回来活动了一下;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突然眼前一花,紧接着——砰!

后脑顿时一阵剧痛,几秒昏眩后他才发现自己被海因里希狠狠推到墙上,整个身体死死抵住,同时用手强行扳开下颔,硬生生从他嘴里掏出那枚袖扣往边上一扔!

啪的一声引导球被砸成碎片,西利亚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海因里希抓着他衣领问:“为什么没有孩子?!”

“什么?”

“为什么没有孩子,我不是都射进去了吗?!”

“……………………”西利亚说:“我怎么知道,去问你自己去。”

他推开海因里希,然而还没走开就被一把抓了回来,随即被这个强壮的Alpha顶在墙上重重吻了下去。炙热的唇舌撕咬舔舐,快感如电流般直入脑髓,每一寸神经末梢都颤栗着蜷缩起来,几乎让人膝盖发软难以站稳。

舌头在口腔内纠缠厮磨,那触感立刻将两人体内的信息素全部激起,几秒钟内就完全散发开来。体内的潮涌简直凶猛而迫不及待,属于Alpha和Omega之间的气息立刻就融合到了一起,散发出勾魂夺魄的甜香。

海因里希瞳孔完全变成了深蓝,那种如墨般的深色仿佛隐藏了难以形容的激烈情绪,他用力一把将西利亚抱起来抵在墙上,伸手就扳住他下巴,喘息着重重舔吻他的脖颈和咽喉。

“你知道吗,”在激烈的动作间隙他声音听起来含混不清:“我有办法……让你……”

西利亚只觉得脑子里一阵阵空白,Alpha信息素就像能让人上瘾的毒药般控制他的思想,让他几乎忘了自己在做什么。恍惚间他听见急促而渴求的喘息,那声音既熟悉而又陌生,半晌他几乎麻痹的大脑才反应过来那竟然是他自己。

“狮……”他挣扎着吐出几个字:“狮……狮鹫!”

赤金耳钉骤然化作一道旋风,猛然将海因里希拽出去按倒在扶手椅里,随即咔的一声拦腰锁在椅背上——

“狮鹫!!”

皇帝眼睛都烧红了,脖子上青筋直暴,那样子看上去相当可怕,狮鹫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道:“我我我——我也是没办法……”

西利亚紧靠墙壁喘息半晌才回过神,身体还有点发软,只能扶着墙勉强站直,脸上还残存着不知是激动还是羞耻的红晕:“你这是怎么回事?!”

这情景看得海因里希简直想咬牙,强自忍耐半晌眼底的血丝才慢慢褪去,“什么怎么回事?”

“你突然……”

“为什么指名卡列扬?!”

西利亚愣了愣,内心感觉有点荒谬:“这是联盟内部的事情——”

“他根本不合格!他哪点都配不上!”海因里希顿了顿,还是忍不住怒吼:“联盟军部上千人!为什么你偏偏要‘指定’卡列扬?!”

大厅内一片静寂,西利亚皱眉看着海因里希,目光中有种很难形容的复杂神情。

许久后他转开目光,淡淡道:“因为我本来想指定的那个人,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推荐热门小说银河帝国之刃,本站提供银河帝国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银河帝国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 73 下一章: 75
热门: 全球高武 遮天 花千骨Fresh果果 回到明朝当王爷 无根攻略(大理寺卿原著小说) 天骄战纪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天珠变 暗黑系暧婚 史上第一祖师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