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上一章: 65 下一章: 67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三天后,仙女座金水星,光耀军团缓缓降落在巨大的停机坪上。

卡列扬带着一众副官走下舰桥,左手边跟着神情木然的“试验体GTX0012号”。笔挺的联盟军装很好的掩饰了中将的身形,没人知道军裤下他的小腿肚子此刻正一个劲发抖。

议会代表特尔瓦议员、军部代表艾伯尔上将正被众人簇拥着等在舰桥下,一见卡列扬下来,两人的表情同时都变了:

“漂亮的胜仗,卡列扬中将!”特尔瓦议员热情而不失矜持,上前一把拉住卡列扬的手使劲握了握:“一路辛苦了,议会会记住你的贡献和功绩的!”

卡列扬挤出一丝扭曲的笑容,哆哆嗦嗦瞥向艾伯尔上将:“您过奖了……”

艾伯尔目露凶光一言不发。

特尔瓦却毫不在意:“这就是试验体GTX0012?为什么还没注射基因修正剂?——一定是回程太匆忙了吧,如果军部空不出人手的话我可以让研究院来帮忙,他们对试验体一直非常感兴趣……”

“不了,议员。”艾伯尔终于开口道,声音低沉而嗡嗡作响:“军部已经安排好了。”

两大巨头终于对上,目光噼里啪啦闪出无数火花。

卡列扬不易为人察觉的退后了半步。

“既然如此,我就在议会恭候你们的好消息了。”片刻后特尔瓦终于冷冷道,转身向私人飞艇大步走去。

在场气氛骤然一松,卡列扬刹那间松了口气——然而他今天注定在劫难逃,特尔瓦还没走远,只见艾伯尔突然像头黑熊般猛冲上来,劈头盖脸给了他一巴掌!

啪!

卡列扬瞬间摔倒在地,昏眩间只听见艾伯尔怒吼:“为什么没攻下戍嵘星!贪生怕死的废物!明明再进一步就可以干掉帝国第九舰队!废物,都是被你毁了!”

不远处特尔瓦一个踉跄,刚要冲回来算账就被手下死活拉住了,片刻后终于悻悻上了飞艇。

卡列扬头昏眼花,在地上坐了半天才被副官发着抖扶起来。艾伯尔余怒未消,接近两米的巨大身躯仿佛一头暴躁的黑熊,指着他怒斥:“我骂的也有你!”

卡列扬两只眼睛转圈圈,有气无力道:“对……对,您骂得对……”

“为什么议会一拖后腿你们就缩了?还有没有军人的骨气!就一鼓作气冲上去又怎么样,打下戍嵘星,回来难道会被议会处死不成?!”

“就算处死还有军部在前边顶着!军部会眼睁睁看着你们被处死吗?!懦夫!贪生怕死!这帮整天只想着高官厚禄的老狐狸们……”

艾伯尔上将唾沫横飞,周围几个副官都遭了殃。卡列扬勉强拿手挡着,满脸痛不欲生的表情,好不容易等艾伯尔把口水喷得差不多了,才拿袖子抹着脸苦笑道:“话是这么说,但打下来转手也得送出去,不是送给帝国就是送给暗星堂……”

艾伯尔立刻无话可说了,只得不满意的哼哼着,目光四下逡巡,紧接着一眼瞥见直挺挺站在不远处的加文。

“这就是戍嵘星上的试验体?议会那帮老不死整出来的东西?”

艾伯尔大步走上前,极其厌恶的上下打量了加文一会,又伸手揪了揪他的头发。卡列扬抬眼瞥见这一幕,顿时心生不妙:“哎等等——”

话音未落惨剧已经发生了,艾伯尔习惯性扬起蒲扇般的大手,想也不想便一掌挥下去:“这玩意儿看了真让人恶心!”

——啪!

巨掌在离头顶十公分处被稳稳架住,艾伯尔一惊,只见“试验体”冷冷的看着他,眼底闪动着让人无比熟悉的寒光:

“君子动口不动手,小时候妈妈没教过你么?”

紧接着轰然一声重响,艾伯尔大熊般的身躯被推得猛退两步,重重一屁股坐到地上!

“这这这,这不是,这这这……”艾伯尔只觉得千万匹草泥马从脑海中轰轰而过,整个人简直槑了:“这是什么?!”

卡列扬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半晌才把手从脸上放下来:“这是红土星上失败的那个试验体,戍嵘星上那一个被这一个扔在飞船外了。”

“但这一个不是去白鹭星了吗?!不是在皇家军校失踪了吗?!”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在戍嵘星……”

“为什么你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个把那一个扔在飞船外了?什么叫这一个把那一个扔在飞船外了?现在议会要那个试验体来——”

艾伯尔突然静了,继而瞳孔紧缩,难以置信的盯着加文。

卡列扬在心里叹了口气,“你确定要在这里说吗,上将?”

黑熊上将终于如梦初醒,一边用震惊、崇敬、怀疑混杂起来的目光紧紧盯着加文,一边爬起来踉踉跄跄的向飞艇退去。

“……事情就是这样,然后我们就一起回金水星了。”二十分钟后,飞艇后座舱,卡列扬用一个无可奈何的耸肩结束了自己的叙述。

卡列扬和艾伯尔缩在狭窄的前座下,身后一大片豪华皮质座位,加文正漫不经心的坐在窗前往外看,仿佛对不远处两人的窃窃私语毫无所闻。

艾伯尔从椅背上悄悄探出头,飞快打量一眼后又立刻转回来,面部肌肉因为过分僵硬而微微颤抖:“卡列扬,你必须老老实实回答我一个问题。”

“……是。”

“如果他真是红土星上的那个试验体,你凭什么认定他是失败的?”

卡列扬心中一跳,脸上却毫无异状:“你认为他真是西利亚元帅?不可能的,灵魂折射技术理论上是将思维频波完完整整直接投射出去,对记忆不应有任何损害。试验体一片空白的记忆说明灵魂没有被完整折射,或只折射了一个假的镜像,在这种情况下醒来的人不过是复制体而已。”

艾伯尔铜铃般的眼睛瞪视着他,半晌问:“有没有可能……”

“不可能,五十年都没成功的事,你觉得突然现在就成功了吗?”

艾伯尔不说话了,紧皱眉头盯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手。许久后只听他迟疑道:“其实我听过一个传说,只是不知道真假——他们说灵魂折射至今不成功是因为议会删改了元帅的记忆,导致思维频波对不上号……如果有一天元帅醒来的话,就说明思维频波对上号了,那么醒来的应该就是——”

艾伯尔顿了顿,道:“需要西利亚元帅的不光议会,也有我们军部。你我都知道现在军部是什么样子,士气和人心都已经散了,年前莫文中将倡导的那次整风运动也没收到什么成效,这说明什么?——当然我不是说军部几十个将军都没法支撑日常运转,但有没有那根主心骨,到底是不一样的。”

卡列扬眼神沉了下去,半晌舔了舔嘴唇,说:“但你也不能因为需要就强说这个是真的,上将。”

“是不是真的可以想办法证明!”艾伯尔不耐烦的一挥手,差点打到卡列扬的鼻子:“目前的关键是我们需要有那个人在,你明白吗?戍嵘星上那个连自主思维都没有,这个却能跑能跳还能跟议会争嘴皮子,我们怎么能把他送走?”

卡列扬不说话了,艾伯尔知道他心里很不爽,难得也劝了两句:“我知道你们这些人跟元帅感情深,不想让这个甭管是失败品还是真身的……来参合这摊浑水。但你想如果是真的元帅活过来了,你让他自己选择,他会对如今的联盟袖手旁观还远走高飞吗?元帅是为联盟而活的,联盟就像他的生命一样,你们这种私心又将他本人的意愿置于何地?”

“不过是个失败品罢了。”卡列扬冷冷道。

“你凭——”艾伯尔勉强忍住争论的欲望,翻着白眼重重一拍座椅扶手:“总之失败品也好真身也罢,现在我们就是需要这么个人!你必须让他把基因液打了,然后我们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元帅回来了的消息!”

卡列扬还想说什么,艾伯尔起身大步走出座舱,气哼哼到外面抽烟去了。

艾伯尔站在甲板大厅前,深深吐出一口白烟。

这年头真烟草的价格已经超出人们想象了,也许某些帝国贵族还能支付得起,但基本上大家用的都是物美价廉的电子烟草。更受年轻人欢迎的是电子致幻剂和迷情药,这些在遥远的古地球时代都是违禁品,但现在去除依赖性之后,却变成了倍受追捧的新时髦。

西利亚当政那时候,军部高官们连抽根电子香烟都得偷偷摸摸躲着藏着。这才短短五十年呢,各种奇葩的时髦物就流行起来了。要不是年前几个中将严令抨击软毒品,现在那些底层军官会糜烂成什么样都难说……

艾伯尔叹了口气,随手把烟头丢给清洁机器人,正准备回座舱去继续抽卡列扬,突然转身就愣住了:“你——”

加文正站在大厅另一头,静静看着脚下飞速退后的原野。

飞艇正向金水星主城掠去,远处夕阳渐渐没入山峦,金红余晖连绵成一条千里长线,全数倒映在加文沉静的眼底。那一刻景象实在非常壮丽,艾伯尔愣了半晌才下意识道:“你——”

加文转眼望向他。

他们在无人的大厅中互相对视,许久后艾伯尔张了张口,声音茫然而不确定:“——你还记得我吗?”

加文漠然回过头,“印象不大清楚了。”

“不——等等,你还有印象?”

“不确定。”

“可是卡列扬说你一点记忆也没有啊?!”

“显然他没完全说出事实。”

艾伯尔愣愣盯着面前的加文,表情既惊讶又意外,一时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片刻后加文从玻璃上看了他一眼,仿佛在脑海中搜索着记忆:“——你叫列夫·艾伯尔,联盟第八军团总指挥,暗星堂之战后因为维护擅自行动的卡列扬而持枪闯进元帅办公室,还抄起一壶热茶泼了我全身……就记得这么多了,其实我也很好奇后来这事是怎么了结的,罚款还是拘禁?”

“……因为举止不端而被罚款五千联盟币。”艾伯尔喃喃的道,“我的天,你到底是谁?”

不知何时卡列扬从后舱中走出来,靠在大厅门口表情复杂的看着他们。加文表情很镇定:“我也不知道,但除非找回记忆,否则过去的事已经没意义了。”

艾伯尔微微喘息着摇头,上下打量着这个跟西利亚有着同一张脸的Omega少年,似乎有点难以接受。半晌他终于咬紧牙关下定决心,沉声道:“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元帅,你都必须成为元帅——联盟需要你,哪怕作为一个没有任何实际作用的精神代表也行,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个了。”

“如果我说不呢?”

“……什么意思?”

加文抱着臂,转身靠在洒满余晖的落地玻璃上,这个姿势让他有一侧脸颊完全隐没在阴影里,艾伯尔只看见他嘴角一丝揶揄的笑意:“——联盟是什么?”

“联盟是……”

“联盟是政权,鹰派、鸽派和中立派是组成这个政权的政党。联盟的全称是银河系及部分河外星系联盟共和国,由5720个执政省和17646个联盟星球组成,在联盟政权鼎盛时期其人口总数曾达到24兆6800亿——现在请你告诉我,这些人能代表联盟吗?”

艾伯尔有点气怯:“能——能吧……”

“那你说联盟需要我,”加文嘴角微微上勾,问:“他们需要我吗?”

艾伯尔瞬间就愣住了。

“这些人不论在联盟还是在帝国都能活,以现阶段局势来看,生活在帝国说不定更幸福一点。至于你口中的联盟其实是联盟议会,或者更广泛一些的联盟政权,它不过是个随时都可以被替换的东西罢了,真正重要的是它所代表的,更加虚无飘渺而不可捉摸的东西。”

加文顿了顿,说:“——是联盟精神。”

卡列扬似乎理解了什么,而艾伯尔却呆呆的站在原地。

“联盟议会确保民众眼下的自由,联盟精神却确保民众永远的自由。后者不需要什么人来当它的‘精神代表’,前者却需要一个幌子来遮掩他们非联盟的本质,所以你们复活了我。”

加文的笑意更加深了,艾伯尔在他的眼神下有点无所适从,半晌结结巴巴问:“那你的意思是你不想……”

“他不是那个意思,”卡列扬沉声道。

艾伯尔用求救般的眼神望向加文。

“我从红土星上醒来后……”加文突然漫不经心道,“……因为一些失误,去了白鹭星皇家军校,在那里恢复了一些记忆。”

艾伯尔从议会得到这个消息后就觉得匪夷所思,当时还以为是孔塞特林家族玩的把戏,现在知道竟然是真的,不由吃了一惊。

“再从白鹭星到戍嵘星,从戍嵘星到这里,我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命运各种巧合的推动,从没哪一件事情是自己有意识要去做的。但是,虽然我从没追求过‘为什么要被制造出来’这种答案,但并不代表我心里就不想。”

“我想知道自己曾经是怎样的人,抱有怎样的梦想,为了什么信仰而甘愿赴死。我想知道自己曾经做过哪些正确的事情,而那些错误还有没有改变的可能,来不及做的还有没有弥补的机会。为了追求这些答案我愿意配合你们,但并非是出于所谓联盟议会的需要。”

艾伯尔愣了一会才渐渐明白过来,忍不住辩解道:“可是西利亚元帅从来都不为自己追求任何东西,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联盟,联盟就是他的生命——”

卡列扬想开口反驳,却被加文打断了:“不,西利亚不是这么高尚的人。”

艾伯尔满心委屈,却只见加文冷冷道:

“他只是为个人的信仰战死而已,并没有被任何人亏欠,也没有任何值得敬佩的地方。”

最终卡列扬的反对没有起到效果,抵达金水星主城后,艾伯尔的人将加文接走,安排了基因进化液注射。

第一针只是几分钟的事,但随后的持续注射和基因修正是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它将加文在白鹭星上容貌变化的过程急剧缩短,七十二小时内他的骨骼增长,细胞分裂加快,性征发育被强制催熟到古地球时代二十四至二十六岁成人水平。

这个时期男性生理状况最为成熟鼎盛,西利亚成为元帅后的两百多年间,公众形象便一直保持在这个阶段。

为了达到最佳舆论效果,议会和军部都同意现在的“元帅”也必须以这个年纪出现。幸亏加文现在这个身体已经接近成年了,各方面基因修正都不太多,烧灼般的生长痛也仅仅只持续了三天。

期间他被关在封闭实验室里,为了防止基因污染连卡列扬都不能来看他。其实对加文来说这是件好事,因为据狮鹫事后形容,未完成的基因修正让加文看起来相当古怪:“前两天你左手一直比右手长五厘米,而且眼睛一大一小哈哈哈哈——!!”

到第四天早上,加文从被冷汗浸湿的床上惊醒时,伴随他整整七十二个小时的炙热和酸痛都消失了。他动动手指,感觉还有些无力,但那是虚脱过后缓慢恢复的正常现象。

“——完成了。”狮鹫肯定道,像只圆溜溜的光球一样飘在半空中:“下来看看吧。”

加文试探性的踩住地面,片刻后向前迈了一步,继而走到玻璃镜前。

镜中映出一个面无表情的年轻男子,深黑头发肤色白皙,体型削瘦却非常挺拔,从肩到腰、腿的站姿都显出一种习惯性的整肃。

他眉眼轮廓非常深刻,鼻梁挺直,嘴唇薄而紧抿,从下颔到脖颈的线条修长利落。这种面相有种秀丽的冷峻,甚至有些不近人情,一看就是那种意志极强、不好说服的人。

——这是西利亚。

这是被联盟千亿将士所拥戴,驰骋军界数百年的联盟统帅加文·西利亚。

推荐热门小说银河帝国之刃,本站提供银河帝国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银河帝国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 65 下一章: 67
热门: 卖马的女人 破云 绝品神医 无根攻略(大理寺卿原著小说) 凌天传说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神墓辰南 极品上门女婿 十年一品温如言 花千骨Fresh果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