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上一章: 62 下一章: 64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银河纪元三一四八年春,联盟发兵百万,悍然挥师暗星堂。

次年暗星堂大败,被封进了广阔浩淼的五维空间。

暗星堂被剿灭后银河系真是一片太平,不仅联盟,连联盟周边的数百个小国家都没有任何战事了。西利亚率军回到蓝汐星,将在此战中立功最大的卡列扬授衔中将,另外又提拔了大批有功将士。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政治信号——当年在那场反贪腐风暴中落马的高级军官们现在大多还被关着,空出的职位基本都没有得到补充。西利亚这次封赏将士,当然会把自己信任的人提拔到关键位置上,这样军部基本就掌握在西利亚的手中了。

这倒也没什么说不过去的。部队不是议会,不需要搞太多民主,要是军部中派系林立,那对国家来说绝对不是件好事。老话说是军权跟着政权走,在西利亚的思想认识中军队理应是议会手中的一把刀,谁见过刀有自己的思想的?还不是上边往哪指使,下边就往哪砍?

所以后世对西利亚的行动力评价很高:上边还没发话呢,他就干净利索将自己这把刀磨好了,磨快了,然后递上去了。

——问题就出在他递上去了。

此时的议会远远不到能指挥军部的地步。如果说军部在西利亚几十年如一日的严厉管教下已经井井有条、非常成熟了,那么议会的情况,那简直就是一团糟。

西利亚的悲剧也在于此——他出生的目的便是当一个战神,成长过程虽然稍有偏差,但总体还是达到了预期标准的。现在他自己是封神了,但议会却没进化到可以自如指挥这个战神的地步;政权在军权面前太过弱势,完全不能挺起腰板来说话。

不是说在这种情况下军部就能反过来压制议会了,在当时的联盟环境下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军部作为一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将不得不听命于议会这个思维混乱的中二期少年,任何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这肯定要出大乱子。

无奈之下西利亚只得调整自己的角色——进入议会。

后世史学家有个很有趣的观点:如果海因里希有西利亚那种军事素养的话,那双子座帝国早八百年前就能把联盟赶出银河系了;但如果西利亚有海因里希那种政治头脑的话,那双子座帝国就压根不会存在了。

海因里希的政治天才相当突出,这点在西利亚刚认识他不久后就发现了。可能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因此他就不大喜欢海因里希,相反是各方面都稍差一筹的安德斯·亚伦,倒更让他青睐一些。

西利亚是个Beta,但从能力角度来说他是个凌驾于Alpha之上的Beta。一般Alpha信息素因为其特殊的荷尔蒙作用,可以唤起Beta潜意识中的服从本能,但对西利亚来说完全没用,他在军部这种雄性气息浓厚的地方如鱼得水,绝大多数Alpha甚至会被他反压一头。

正因为如此没人怀疑过他的真实性别,“元帅真是个Alpha中的Alpha啊”这种说法也深入人心——如果不是海因里希的话,也许西利亚这辈子都不会感受到Alpha信息素的威力。

那是在海因里希当上侍卫后不久,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西利亚坐在办公室里处理军报,突然听见一阵阵喧哗从半开的窗外传来,起身一看只见侍卫们正围在草坪上骑独角兽。

独角兽是一个邻近小国首脑送给西利亚的礼物——这年头送礼可有讲究了,按规定价值超过五千联盟币的外交礼物都得上交,因此大家就琢磨出了各种不失体面的巧宗儿。比方说这独角兽吧,是那个小国的珍稀特产,每年只出口一百匹都不到;像血统这么纯这么漂亮的母兽,你说它价值连城吧它也确实价值连城,你说它一文不值吧,它也就是个畜生罢了,顶破天算送了个宠物给元帅养着,西利亚都不好往上交的。

侍卫们倒是对它很喜欢,整天牵出来骑着溜圈。阳光下独角兽全身仿佛鎏了层白金,丝绸般雪白的鬃毛在风中飘荡,一圈人围在草坪边大呼小叫:“亚伦下来!”“快下来亚伦!”“到我了到我了——!”

紧接着不知是谁看见了靠在窗边喝茶的西利亚,立刻叫起来:“元帅,一起下来骑马吧!”

西利亚喝了口茶,笑着摆摆手。

“哎呀下来吧!”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年轻立刻都嚷嚷起来:“天气这么好!”“难得出来放放风啦!”“就是就是!”

卡列扬中将也偷偷摸摸的混在里面:“不会摔的元帅!别害怕呀元帅!”

西利亚一哂,片刻后下楼来问:“你们又折腾它?”

亚伦一勒马缰,独角兽嘶鸣一声停在西利亚面前,温顺的低头用鼻子蹭了蹭他的手。亚伦翻身下马笑道:“这畜牲得让它跑跑才长得快!元帅来骑两圈吧?”

的确是长得快,刚来时西利亚抬脚就能跨上去,现在目测一下就知道不行了。西利亚退后半步,比划了下自己的身高,含笑道:“这个有难度。”

元帅的身高只能算中等,跟这些拉出去个个人高马大的侍卫们没法比。这个他自己倒不避讳,亲近侍卫也知道他的脾气,当即就哈哈大笑着起哄揶揄,一边转身去给他找脚踏。

几个刚来的小侍卫却都有点紧张,尤其是首先提起这话茬的亚伦就尴尬了,不安道:“元帅……”

“嗯?”西利亚漫不经心问。

几个人面面相觑,正站在元帅身后的海因里希迟疑片刻,突然伸手试探性的在他腰上一搭,紧接着凌空把他扛了起来,一使力送到了马背上!

西利亚:“……!”

西利亚甚至来不及反应,鼻尖瞬间贴近这个年轻侍卫的脖颈:刚跑过马,汗水中带着醇厚的 Alpha荷尔蒙,浓郁霸道的气味立刻就顺着鼻端充斥了大脑。

刹那间西利亚只觉得全身上下的神经都绷紧了,脑海中一遍遍警铃大作——威胁!

彻彻底底的威胁!

西利亚抓紧缰绳,充满寒意的视线和海因里希一触即分。

大概他目光中的戒备和敌意太明显了,年轻强壮的侍卫当即一愣。

周围的热闹都刹那间远去,空气骤然静寂,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人遥遥相对,彼此对视。紧接着西利亚别过脸,猛然一振缰绳——

“唷——!”

独角兽仰头长嘶,箭一般冲了出去。

那件事过后海因里希担心了很长时间,但元帅对他的态度并没有任何变化。

西利亚对每个学生的喜爱程度可能有所不同,但大面上是看不出任何不公的。海因里希仍然平平稳稳的当着他的侍卫,按时上班执勤,见到元帅时便立正敬礼,西利亚也会礼貌的点头致意。

如果不是那一瞬间的印象太深刻,海因里希几乎都要以为那个眼神是自己的错觉了。

——然而表面上的平静没有维持很长时间,一个凌驾于众多Alpha之上的Beta和一个史无前例的强大Alpha,就像天敌一样注定不能融洽太久。

海因里希当上侍卫队长的那一年,西利亚出使博格星,谈判有关联合建立星际要塞的问题。

那场谈判牵涉到一些敏感秘密内容,在场的只有几个联盟高官,其他随从人员都等在会场之外。会谈结束后接待方设宴招待西利亚元帅,海因里希带着警卫组在宴会厅门口等到深夜,突然只见大门被砰的一声推开,西利亚沉着脸,大步走了出来。

几个侍卫同时起身,海因里希赶紧迎上前:“元帅……”

话刚出口他就发现西利亚面色微怒,脸颊通红,眼睛里像含了水一样亮晶晶的。见了人也不理睬,只一把扶住海因里希伸出的手,向台阶下的飞艇走去。

博格星外长急匆匆追出来,刚想说什么,一看周围有侍卫就立刻咽了回去,“元帅慢走,等以后再……”

西利亚头都没回,直接钻进飞艇“呼!”的一声把舱门一关!

博格星外长脸色青红交错,显然十分难堪。海因里希回头望了一眼,心惊胆战的转回头:“元帅——”

“把灯关上。”

海因里希迟疑片刻,伸手关了机舱灯。

机舱里只有他们两人,此刻静得连呼吸都清晰可闻。海因里希半点声音不敢发出,只见西利亚深深窝在后座里,侧脸线条俊美而隐忍,冷汗浸透了鬓角,眉心紧紧蹙成一团,似乎在竭力抗拒着什么。

发生什么事了?

海因里希透过舷窗望去,只见几个联盟将军纷纷从宴会厅里出来,每人脸上都似乎有些怒气。博格星外长想说什么,但所有人都只敷衍了两句,头也不回赶紧走了。

……该不会宴会上出什么事了吧……海因里希这么想着,突然听西利亚愕然问:“你怎么还在?”

“啊——嗯?”

“你怎么还在?”

“……”海因里希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表情,盯着西利亚看了半晌,只见他猛然挥了挥手:“你先出去一下!”

海因里希就像一头被无缘无故斥责了的大狗,半晌才莫名其妙的站起身,突然发现西利亚竟然在微微发抖!

昏暗中他的异状被掩饰得很好,隐约只见眼角湿润,嘴唇发胀,鬓发被汗水浸得透湿,从脸到脖子都染着一层不正常的晕红。这幅模样乍看上去好像生病了,但海因里希看了只觉心里一惊——这是发情!

Alpha在Omega发情期信息素作用下的被动发情!

海因里希瞬间猜到在宴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西利亚如此恼怒,为什么所有人出来时都面带尴尬——博格星外交团一定给他们准备了某些“特殊礼物”,十有八九是正处在发情期中的Omega!

“出去……”西利亚喘息道,语调带着难以掩饰的颤抖,“出去!”

海因里希迟疑片刻,俯身低声道:“元帅,你可能需要……”

然而西利亚颤抖得更厉害了,甚至连声音都带了些严厉的色彩:“快出去!”

那一瞬间海因里希有点不知所措。

出去?不,Alpha发情是很难中止或平息的,就算不立刻把引他发情的Omega找来上了也该赶紧去吃药。在此之前海因里希从没见过西利亚发情,如果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纡解过欲望了,那这次硬扛只会造成巨大的生理伤害,回联盟后有可能他还得去接受治疗。

海因里希往舱门退了半步,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要不我去给你拿药,随团医生应该——”

“不!”

“那就去找博格星外长,这样忍下去你会——”

“我说了不!”

西利亚猛然喘息一口,重重抓住前排椅背,用力之大甚至手背上都暴出了青筋。

就在这时他的脸正对着舷窗,昏暗的光线勾勒出侧脸痛苦的线条。海因里希瞬间眼皮一跳,只觉得这场景似乎有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呢?

是太过绯红的脸色,还是过分急促的喘息?

海因里希眼睛慢慢睁大了——西利亚发情时不大像Alpha,倒像是……倒有点像Omega!

“赛特·海因里希!”西利亚声音颤抖,一字一顿道:“我数到三,如果你不立刻出去的话将被视作违抗军令,一——二——”

哐当一声巨响,海因里希慌乱的冲出舱门,跌跌撞撞的跑了。

那是海因里希第一次看到西利亚弱势的一面。

当时他只觉得满心疑惑,甚至反复思量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才惹得西利亚勃然大怒。然而直到后来,西利亚亲口告诉他自己是Beta,他才对那天深夜机舱里的那一幕恍然大悟。

大多数Beta是感受不到A、O信息素的,但也有极少数Beta会被发情期的Omega所影响,出现假性发情。

在假性发情初期,如果身边有特别强势健壮的Alpha进行信息素压制的话,那么Beta便会转而像Omega那样渴求被占有。但这种情况相当少见,一百起假性发情中只有不到二十起会出现这种情况,绝大多数都是自己洗个冷水澡就完事了。

这种情况被Beta视作奇耻大辱,对西利亚这样长期压制军部众多Alpha的Beta来说那就更不可忍受了——从某个角度来说,虽然Omega信息素诱使了他发情,但真正让他想被标记、被占有的却是海因里希,一个让他深为忌惮的下属。

他数百年来无人挑战的权威和尊严,从那一刻起,便被一个年轻侍卫深深地威胁了。

推荐热门小说银河帝国之刃,本站提供银河帝国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银河帝国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 62 下一章: 64
热门: 大王饶命 长安第一美女 重生完美时代 绝世武魂 琴帝 绝世药神叶远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夜天子 飞天 修真界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