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上一章: 60 下一章: 6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光耀军团是一支被失败磨练出来的军队,历经硝烟、战火、屠戮和血洗,几次从刚成立时的三百艘战舰奋战而至最后几十艘甚至十几艘,而西利亚本人更是经常游走于生与死的边缘。

在这段时期内,有一个人给了光耀军团很大支持——当时的联盟议长森克尔·孔塞特林。

从西利亚的回忆来看,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要离开联盟首都蓝汐星,去自己的出生地白鹭星上的某个实验室检查身体。这些片段往往晦涩不清难以辨认,但海因里希能清晰的感觉到,每当这时西利亚的心情都不会太好,那些快速推进的零散画面就是他刻意模糊这段记忆后的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每次去做全身检查的时候,孔塞特林议长和他的孙女、实验室负责人艾德娜都在。

西利亚的记忆并未清晰透露出原因,但这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要知道当时他还不是元帅,只是一个刚晋升没多久的上将,而联盟这样的上将共有六十二位。在基因手术的作用下他们表面都维持在鼎盛之年,但除了西利亚外,所有上将都有着超过三十年的深厚资历。

一个小小的身体检查都能劳动联盟议长亲自出马监管,西利亚背后的水又该有多深?

西利亚担任上将的这段时间,大概是他跟艾德娜感情进展最快的时期。

在他意识中最经常出现的,就是白鹭星上那片葱葱郁郁的薄荷田,年轻的艾德娜穿着白裙坐在躺椅上,光着雪白秀美的脚丫,咯咯笑着去踢拿着书走来走去的西利亚:

“真的有这么忙吗?去拿那杯薄荷汁给我!”

“你在看什么?别走了,快坐下来!”

而西利亚回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无奈道:“我有一大堆军务报告要看呢……”说着仍然去拿了薄荷汁,俯身递给艾德娜。

他们坐在田野间看书,喝茶,聊天,一起度过温暖而轻松的下午。傍晚时一架重重护卫的武装飞艇降落在白鹭星,西利亚便会向艾德娜告别,登上回蓝汐星军部的旅程。

那也许是他们之间最后一段毫无隐瞒、平静顺利的日子。如果时光一直这样持续下去的话,也许他们最后真的会结婚,从此成为美满幸福的伴侣。

然而世事无常,银河纪元三千一百年冬天,森克尔·孔塞特林议长在出访途中遇刺,抢救无效身亡。

盛大的葬礼在首都举行,一身黑衣的艾德娜在水晶棺木前痛哭失声。西利亚身着军服,和一众联盟军部高官排着队行完礼,便离开众人向艾德娜走去。

“节哀顺变,”他扶起艾德娜,低声道:“议长在天有灵也不会……”

啪的一声艾德娜抓住他的手,抬起满是泪水的眼睛死死盯着他:“加文,我需要你的帮助。”

西利亚一愣。

“议长改选在下个月举行,包括我父亲在内候选人一共有七个,最终按票数多少决定下任议长人选。”

“你……”

“我需要你那一票。”艾德娜的声音斩钉截铁,道:“记住,不是我父亲需要,也不是孔塞特林家族需要——是我,需要你个人的那一票。”

后来很多事例都证明艾德娜·孔塞特林完全无愧于她身上的政治家血统,在敏锐而独特的女性直觉帮助下,她的政治素养和嗅觉有时候甚至比西利亚还强。

当时的七个候选人中,她的父亲道格拉斯·孔塞特林其实希望不大,得票只占总票数的12%;然而在西利亚投下自己那一票后,仅仅24小时内,联盟军部的政治风向就完全变了。

代表光耀军团全体的四票,经过短暂的团内表决后全部投给了孔塞特林;代表军委会的六票本来迟迟未投,但在光耀军团作出表态后的当天下午也投四张了孔塞特林;各星系驻军随风而动,第二天有超过百分之四十的投票都给了孔塞特林……

当第三天西利亚从军部例会上脱身并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孔塞特林家族已经疯狂吸收了联盟军界内超过半数的总票量!

西利亚完全没想到,在最终结果揭晓前本应是一级绝密的投票内容,竟然在自己点击提交键的那一瞬间就通过各种各种渠道流传出去了,其幕后黑手当然不言而喻。而他个人那微不足道的区区一票,经过光耀军团、联盟军委乃至地方驻军的层层放大,最终撼动了整个选举的票数体系。

西利亚和艾德娜之间终于爆发了他们认识以来的第一场激烈争吵,最终结果是西利亚愤而出走,并拒绝参加孔塞特林家族聚会——这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因为他本来已经打算好和艾德娜一起在那场聚会上正式订婚。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无事于补。

两周后的改选投票结果公布,道格拉斯·孔塞特林以领先第二名17%的票数顺利当选,成为了下一任联盟议长。

而彼时光耀军团总指挥官加文·西利亚在极南星上练兵,拒绝参加他的就职典礼,甚至没有在军委发出的联名贺电上签字。

这件事的结局是艾德娜亲自飞往极南星,劝说了西利亚半个多月,才以增加两名副议长的代价勉强平息了他的怒火。

西利亚带兵回到蓝汐星,并没有在媒体面前提及这场风波。表面上看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然而暂时的和解不能掩盖明眼人都能看出的事实——

身为政客家族的后代,艾德娜比西利亚还先一步看出了自己男友身上的巨大政治潜能。

而他们的感情,从这一刻开始再也回不到最初了。

银河纪元三千一百二十年,西利亚凭借深厚的战功及人望,被公投推选为三军元帅,从此成为了联盟军事第一人。

就职典礼上的西利亚一身白色军服,同色手套马靴,腰佩钛银军刀,胸前和双肩分别戴着三枚金色军徽,象征着古地球时代海陆空三军军权。他面无表情腰背挺直,在光耀军团十三铁卫的簇拥下走上高台,从议长手中接过了双S机甲凤凰——一枚银色戒指,并戴在了自己左手中指上。

全银河系都见证了这一幕。

他的视线向台下一瞥,电光火石间与艾德娜对视,随即一触即分。

刹那间他的记忆是如此深刻,以至于那画面经过数百年的时光洗礼,仍然还清晰得纤毫毕现——豪华的礼堂中,艾德娜穿着昂贵精致的套装,带着羽毛礼帽和丝绸手套,随着众人优雅鼓掌;她眼中仍然洋溢着欣喜和爱意,但已很难分清真假。

西利亚挪开了视线。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担任议长护卫的卡洛琳正坐在不远处,此时还是个触世未深的年轻女性。如果有一架摄像机正巧掠过半空的话,就会发现艾德娜、西利亚和卡洛琳这三人的位置正好相对,形成了一个完美的等边三角形。

一切命运的昭示,此刻已隐隐现出端倪。

`

西利亚成为联盟统帅后的第二年,率军巡回出征边疆;第八年,周边星系基本宣告平定。

此战奠定了他本人的军神地位以及联盟在银河系中的声威,此后18至25岁青少年中自愿服兵役的人数上涨了百分之三十,申请光耀军团的应征者更是足足提升了一倍。

而此时银河系已无较大战事,联盟进入了数百年来的第一次和平期。

在比较平静的大环境下,西利亚再次将订婚提上了日程。

其实这时艾德娜已经是很公开的元帅女友了,他们彼此身份匹配,门底相当,而且艾德娜身为罕见的Omega女性也比较受人民认可,普遍都觉得他们理应配成一对。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很快会在白鹭星举行订婚仪式,西利亚甚至连场地都定好了,就在自己出生的那片薄荷田上——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仪式举行前突然发生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

那天傍晚西利亚从军委回到自己在市郊的私宅,赫然只见门口靠着个满身是血的低级军官。他立刻上前把军官扶起来,却被对方挣扎着抓住手,开口就是一个劲爆的信息:“元……元帅,蛇夫……蛇夫星座暴动了!”

西利亚瞳孔瞬间紧缩。

“副司令打死……打死士兵,军队联名抗议,被镇压死……死了几百人……现在当地军营全部封锁,通讯被监管了,放消息出去的人……全部都……全部都……”

那军官喘息两口,泪水顺着眼角淌下来:“我们藏在商船上,逃到蓝汐星,但刚落地就有宪兵来抓……只有我逃出来,我只能来找你……”

西利亚手指微微颤抖,半晌抚了抚军官凌乱的头发:“没关系,我知道了。你叫什么名字?”

“卡列扬……”那军官一张口血沫就从嘴角涌出来:“——我的名字叫卡列扬。”

联盟军史上最大的贪腐案由此揭开了序幕。

没有人想到西利亚的行动力竟然如此之高:卡列扬告密的当天晚上,宪兵队队长被捕下狱,首都防卫军被正式解除武装;第二天元帅侍卫队开到蛇夫星座,十三铁卫如狼似虎,落地第一件事就是把蛇夫星座驻军司令抓起来绑了。

很快当地的情况被反馈到元帅面前,那天下午西利亚亲自带兵包围了军部大楼,面对匆匆赶来的道格拉斯议长,他只说了一句话:

“军部要清理门户,回去管好议会吧。”

事实证明就算道格拉斯想管也没用,很快这把火从军部烧到议会,无数被揭开的黑幕让议员们想逃都来不及了。

贪污腐败、徇私舞弊、盗卖军火、玩忽职守……一桩桩惊人的罪行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短短两月内便有数十位议员落马。开始道格拉斯议长还想强行阻止调查,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牵涉到孔塞特林家族,连他也不得不闭上了嘴巴。

那是联盟政治集团震动最大的两个月,反腐风暴从地方驻军刮到中央军部,再从中央军部席卷了最高议会。每天都有不同的官员被“请去谈谈”,绝大多数一谈就不会再回家了;紧随而来的就是家人被监视,账户被冻结,所有资产都要地毯式清算一遍。

这还算好的,行政体系内的议员毕竟还能先去“谈谈”,谈好了说不定还能免去被清算的命运;然而在军队,西利亚几乎一手遮天的地方,被牵扯到的军官根本没有任何“谈谈”的机会,直接都是解除武装原地监禁,然后立刻开始清算资产——要是清算出哪里不对了,自然有人会上门跟你谈。但如果 “不对”得太大了,那是根本谈都不谈的:你他妈上军事法庭跟元帅亲自说去吧。

这场风暴整整刮了四个月,联盟议会落马了六十二个议员,军部四十名校级军官被抓,三十九名将军夺衔,其中甚至包括八名上将。原本西利亚还要继续查下去的,但很多黑幕已经深入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再往下就要查到道格拉斯议长本人了。

“你必须停止!”那天晚上艾德娜强行接通了元帅办公室电话,当着侍卫的面对西利亚咆哮:“议会已经一团糟了!再像这样下去行政体系会瘫痪!你必须立刻停止发疯,现在就给我住手!”

西利亚站在办公桌前,神色冷漠问:“你想怎么办?”

“撤销调查组,把目前在押的官员立刻放回家,从现在开始抹平事态!还有之前封存的资料全部销毁……”

“不。”

“——你说什么?”

“我说不。”西利亚的声音很平静,道:“我会暂时收手,但那些资料将被永久保存,作为将来再次启动调查的依据。另外指向孔塞特林议长的相关证据已经被保留下来了,下任改选时我重新做出选择的。”

艾德娜仿佛哽了一下,许久后缓缓问:“你一定要这么跟我说话吗?”

回答她的是一片沉寂。

“加文……你还记得,前天是我们本来打算订婚的日子吗?”

西利亚挪开目光,低声道:“那天我去了白鹭星。”

“你去了白鹭星,”艾德娜冷冷道:“但你去之前却没来接我。”

宽敞的办公室内一片安静,两人隔着光屏对视,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半晌艾德娜苦笑一声:“算了,反正也不是没推迟过,下次再说吧。”

全息影像消失在光屏上,她切断了通讯。

西利亚缓缓坐下,一手扶着额角,看不出脸上是什么表情。片刻后他无声的挥了挥手,两个侍卫立刻如蒙大赦的退了出去。

“你可以进来了,卡列扬。”西利亚低声道。

大门外屏声静气站着的卡列扬当即一愣,磨磨蹭蹭的端着茶盘走了进来,脸上有点难堪:“抱歉元帅,我不是故意……”

“没关系。是什么茶?”

“薄、薄荷——”

卡列扬偷觑西利亚一眼,迟疑数秒后小心翼翼把茶杯放到他面前,忍不住道:“其实我觉得艾德娜小姐早就知道蛇夫星座兵变的事,但……”

“我知道,所以她才想提前订婚。”

“……其实这世上还有很多好女孩儿,元帅。”卡列扬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道:“而且孔塞特林家族在地方驻军的名声并不好,艾德娜小姐只是想把您绑在他们的大船上,如果换成一个出身清白、人品贤惠的好女孩儿的话——”

“卡列扬,”西利亚沉声道,“闭嘴。”

卡列扬骤然止住,半晌低声道:“对不起,元帅。”

西利亚端起茶喝了一口,热气氤氲中他眼睫低垂,看不清什么表情。卡列扬忐忑不安的候在一边,本以为接下来他就该摔杯子叫他滚蛋了,但许久后却听见西利亚的声音非常平和,问:“你有没有想过回蛇夫星座?”

……这是打发他回原籍的意思吗?卡列扬眼神立刻黯淡下去,说:“我随时都可以走……谢谢您这段时间的照料,回去后我会自己向长官解释的。”

其实他根本没法解释,西利亚虽然把他通风报信的事在议会面前掩盖住了,但这么大一活人消失又出现,在地方驻军中肯定瞒不住,他的长官立刻就会发现异样。被这次政治风暴拉下水的人太多,西利亚位高权重他们动不了,但弄死他这只小虾米来出气是绝对没问题的。

卡列扬越想越苦涩,心内便有些自暴自弃,刚想强装欢颜道个别,就只听西利亚摇头问:“你怎么可能自己去向长官解释?被人知道了你有一百条命也不够死——这样吧,我身边有几个亲兵名额,你愿意来我身边当侍卫吗?”

卡列扬瞬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觉得心脏砰砰跳,血液一时全冲上了头顶。

“但我——但我只是低级军官,又不是首都军校毕业——”

“我没上过军校,”西利亚哂道。

卡列扬徒劳的张开嘴又闭上,张开嘴又闭上,反复几次后终于从喉咙中挤出一点声音:“那好……好的,我答应……不我愿意成为……不我是说我非常荣幸……”

然而卡列扬的效忠词注定没机会说完。

西利亚起身拍拍他的肩,把空茶杯塞到他手上,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推荐热门小说银河帝国之刃,本站提供银河帝国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银河帝国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 60 下一章: 63
热门: 明朝败家子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冰火魔厨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白首妖师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六爻 诛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