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上一章: 59 下一章: 60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是的,”海因里希打断道,“我要打开凤凰的驾驶舱。”

那一刻艾德娜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然而当她被押到巨大的试验场中时,她意识到海因里希要做的竟然不止开驾驶舱——

他还要解剖西利亚的遗体。

“你疯了……”她惊骇的盯着皇帝,声音微微发抖:“万一加文不是西利亚,万一这只是流亡军的陷阱,你竟然就这么直接解剖了他的遗体……你不怕后悔吗?!”

“我受得住。”海因里希冷漠道,“五十年都过来了,现在我什么都受得住。”

他们站在悬空长廊上,越过栏杆看脚下巨大的试验场,凤凰银白色的驾驶舱被竖放在电磁场中,两千六百台切割机器人已准备就绪,所有人都抬头等着皇帝的命令。

海因里希缓缓开口,吐出一个字:“开。”

瞬间所有机器人发动,无数锯齿飞转着切开驾驶舱门。电磁场中充斥火花,凤凰的最后一道精神栓都被强制解开,很快沉重的真空舱锁被完全切断,巨型机械手臂伸出抓住门闩——

随着轰然一声巨响,封闭了半个世纪的沉重舱门被缓缓打开了。

艾德娜瞳孔紧缩,不由自主退后了半步。

然而更让她崩溃的还在后面:随着舱门落地,黑暗的机舱中缓缓升出一张宽大的驾驶座,虽然覆盖着错综复杂的神经网和导线,也仍然能隐约看出仰躺在座位上的半个人影——

“不……”艾德娜急促喘息着,嘶声道:“不,快停手……不——!”

她猛然捂住眼睛,然而皇帝却站在原地,身形如磐石般纹丝不动。

西利亚的遗体只有一半,因为迫降红土星时他的左侧上半身已经被压成血泥了。经过驾驶舱真空封闭的五十年,坍塌的驾驶座和导线已经成为了一个整体,将他残缺的遗体牢牢包裹在里面。

海因里希死死盯着驾驶座,眼底满是血丝,但表情如刀刻般沉默冷硬:

“给遗体抽取DNA……验明正身。”

其实这个时候所有研究人员的手都在发抖,西利亚死得太惨烈了,整个驾驶座底部都是凝固的血迹,乍一看去都能想象当时鲜血如喷泉般迸溅出来的景象。

但没有人说话,甚至没人发出多余的声音,两个研究人员发着抖从导线的缝隙中伸进钳子,抽取了一部分遗体组织,面色青白的送去化验。

片刻后皇帝面前的通讯器响了,研究组长结结巴巴的声音传来:“陛——陛下,这不可能,遗——遗体是Alpha……”

艾德娜猝然闭上了眼睛。

“你以为我会惊讶吗?”海因里希低沉道,声音沙哑听不出喜怒:“——不,我早就知道了。金星要塞一战中凤凰机体被熔化超过50%,西利亚就算是个机器人也绝无生还的可能,更别提仅仅一个月后就毫发无伤的在新闻发布会上亮相……是的,我当时就隐约有这种猜测了,但一直都不敢往深里想。”

“我一直欺骗自己,也许凤凰驾驶舱的恒温程序可以抵挡上万度的高温,也许西利亚真的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办法可以逃生……但现在想来当初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我取得胜利的那一刻,西利亚是真的死了。”

海因里希顿了顿,低声道:“他被我杀死过两次。”

艾德娜眼底充满泪水,甚至连视线都模糊不清:“那你……还……”

“我没有办法,这条路走上了就不能回头,有些事不是你不希望它发生它就不会发生的。西利亚是联盟统帅,在那种情况下他不牺牲谁牺牲?而我立场相对,难道我能为了保住他一个,把帝国千万士兵送向绝路不成?”

海因里希摇了摇头,半晌后低声道:“感情之上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对我是这样,对西利亚也是如此。”

艾德娜充满震愕和愤恨的盯着他,却只见他一手打开通讯器,漠然道:“通知生化组——取出遗体,准备开颅手术!”

没有人知道那一刻对皇帝来说是怎样的煎熬,甚至连艾德娜都不能理解。

就像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皇帝要对西利亚元帅的遗体进行开颅一样,当时很多研究人员都觉得海因里希疯了,要么就是被流亡军激怒而心理扭曲了——这道命令下达的时候,生化组甚至有十几分钟不敢动手,全都在等着皇帝收回成命。

然而他们注定没有等到皇帝改变主意,最终只能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把驾驶座上纵横交错的神经网和导线切断,全组人双手颤抖着抬出西利亚支离破碎的遗体。

手术在全封闭状态下进行,仅仅三分钟后通讯器再次传来了研究人员充满震惊的声音:“陛下,我们在元帅的大脑中发现了一件东西!它是……它是一个信号发射器!”

试验场中一片哗然,静得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听得见。海因里希沉默数秒,蓦然转身向楼下的手术室走去。

艾德娜伸手想拦,但手抬到一半就颓然垂了下去。

手术室内也是一片僵硬,海因里希推门而入,步伐快得让研究组长都差点跟不上他。

“我们在元帅的大脑里发现了这个,鉴定发现是一个类似发射器的东西……”主刀医师惊魂未定的呈上一个盘子,然而海因里希的视线首先投在了手术台上,几秒钟后才转向盘中那沾着血迹的银色纽扣。

——这是一个典型的生物电磁共振器,海因里希首先就确定了这一点。

联盟在生物电磁方面的卓越技术在这个小小的纽扣上得到了充分体现:直到现在帝国都无法用一只这么小的设备来折射灵长类动物的思维波,而人类的脑容量更以千百倍计,换成皇家科学院的话,起码要一张桌子那么大的共振器才能勉强把人类思维的12%折射出去。

联盟在这方面的技术,简直是超时代的。

海因里希呼吸急促,几次颤抖的伸出手,才终于下定决心一般轻轻拈起了那枚纽扣。

“跟这只发射器配套的应该还有接收器,但我们追踪不到它在哪。”研究组长为难道:“可惜帝国在这方面的研究比不上联盟,看不出它有没有被使用过,我们能把它拆开来看看吗?”

“不,我知道……”海因里希想说他知道这个已经被用过了,否则西利亚是怎么复活的?但他话还没出口,突然一股旋风从纽扣中凭空升起,瞬间席卷了整个手术室!

“这是——”研究人员面面相觑。

海因里希瞬间踉跄半步,骇然睁大了眼睛!

——竟然是风!

是来自幽空星的风!

无数悉悉索索的声音蕴含着生命的力量,蓬勃而热烈,仿佛飞舞的精灵,转瞬间从海因里希耳边呼啸而过:

“你是谁?”他听见那无数声音汇聚成一股,好奇问:“你不是人类元帅,你是谁?”

“……”皇帝张了张口,但说不出话来。强烈的思维波如狂风大浪般冲击着他的脑神经,数不清的记忆碎片就像自动放映一样,洋洋洒洒光怪陆离,千万帧画面同时从眼前掠过。

“为什么不是人类元帅来见我们?”那声音又问:“为什么跟约定的不同?”

“你是谁?”

“你把元帅藏到哪里去了?”

海因里希根本说不出话,恍惚间他意识到这是幽空星人!

当年西利亚站在幽空星上听风,告诉他自己在听幽空星人们说话,原来他指的竟然是这么一回事!

“噢——元帅告诉过你吗?”幽空星人立刻捕捉到了他脑海中的画面,纷纷笑道:“你现在也能听见我们说话了啊,真难得呢。”

“是啊,本来只有元帅可以……”

“元帅到哪去了?为什么不来见我们?”

无数幽空星人叽叽喳喳的,绕着皇帝飞来飞去,掀起一阵阵漩涡般的风。海因里希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那些研究人员惊慌失措的尖叫也都听不见,恍惚间只能竭尽全力集中思维——【你们为什么要见西利亚?】

“因为他把最珍贵的遗产留给了我们,”幽空星人们的声音响成一片:“现在我们要按照约定,把一切都还给他。”

【……最珍贵的遗产是什么?】

“你觉得呢?你觉得是什么?”

海因里希脑海里像装个了发动机一般嗡嗡作响,幽空星人们得意的笑了起来,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恶作剧:“不知道吗?你真笨!”

“真的不知道吗?还说是元帅的学生呢!”

“是记忆呀,这都不知道吗?”

海因里希瞳孔紧缩,电光火石间仿佛明白了什么,然而又什么都没有明白;紧接着他眼前骤然一花,一切嘈杂都消失了——

周围不再是混乱的手术室,而变成了一片徐徐的夜风。

海因里希愕然环顾周围,只见头顶星空闪烁,脚下是一片草地,远处传来长长短短的虫鸣;少年西利亚躺在月桂树下,闭着眼睛仿佛在睡觉。

而另一个黑袍少年,此刻正穿过草坪,在沙沙的脚步声中向他走来。

树下的西利亚没有动也没睁眼,看上去好像睡着了,然而那一刻海因里希意识到他决不可能真正在睡觉……他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看到的是西利亚的记忆。

——西利亚交给幽空星人保存的,五百年来隐秘而不为人知的记忆。

推荐热门小说银河帝国之刃,本站提供银河帝国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银河帝国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 59 下一章: 60
热门: 凌天传说 琉璃美人煞 一剑斩破九重天 重生完美时代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绝品强少 花颜策 一世之尊孟奇顾小桑 冰火魔厨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