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上一章: 58 下一章: 60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卡列扬回过头,脸上表情几乎是戒备的:“你凭什么这么说?”

加文随口想说因为你的眼神告诉了我真相……但话没出口自己都被微雷了一下,于是道:“没有为什么,直觉而已。其实你心里认为我就是西利亚对不对?”

卡列扬完全转过身来,沉默了很久很久。就在加文以为他不会开口了时,他却不答反问:“你认为呢?你认为你是西利亚吗?”

这话问得好笑,加文微微一哂:“这有什么关系?西利亚又不是个头衔,不过是一个人的一段经历罢了。有没有这段经历都不会对我现在的人生造成什么影响,难道说没有我就不活了吗?”

他顿了顿,又道:“人追求自我认知的脚步是不会停的,但真不知道也就不知道了,你以为我在求着你说么?”

卡列扬怔愣几秒,苦笑道:“这倒是典型的西利亚式腔调……”

他刚想再说什么,突然实验室的门被敲响了。一个研究人员在门外问:“好了吗?卡列扬中将?”

卡列扬猛然转过身,但还没来得及阻止,对方紧接着就开门进来了,一看加文便笑道:“还没好吗?”

卡列扬回头一看,只见加文满脸木然的站在那里,跟试验体GTX0012一模一样。

“没……没有。”卡列扬暗自松了口气,随便找了个理由:“血压可能有点偏低,等过两天再打吧。你这是来做什么?”

“那我们可得抓紧,明天下午就差不多到米塔拉星了。不过既然先不打催化针的话,我能不能让研究组来给试验体抽400CC血?又要开始准备新的试验素材了——”

卡列扬不假思索的打断他:“不行!”

话刚出口他立刻感觉到加文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背上。

这种断然拒绝的态度确实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但现在也无法收回了,卡列扬只得装没发觉一般,对研究员道:“本来就血压低,抽血做试验什么的先不慌。刚才跟狴犴对战那几下子也够重的,要不我先带他去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明天下午再说吧。”

研究人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迟疑片刻后才顺从的点了点头:“那我们先去做驾驶舱的清理……”

真正的试验体现在就藏在驾驶舱里呢!卡列扬简直崩溃了,坚决道:“这个也交给我!等下我先送他回房间再去机甲库,你们自便吧!今天全都放假!”

研究人员大奇,心说卡列扬中将今天这么勤奋?平时不都像懒洋洋的虫子一样躲起来睡觉的吗,难道是面对元帅的那张脸所以格外有干劲?

有干劲的卡列扬有苦说不出,只得迅速带加文离开实验室,感觉就像随身带了个定时炸弹。一路上两人遇见不少工作人员,全都好奇的频频回头,有些还特地装不经意状路过好几次,那目光简直就跟探照灯似的在加文脸上来回扫射,搞得卡列扬简直压力山大。

终于到了宿舍区,卡列扬把加文领到自己的套房隔壁,如释重负道:“你就住在这里吧。”

舰队总指挥官的隔壁房间显然也很高级,在生存空间被急剧压缩的飞船上,这间套房起码占地两百平方米以上。家具是昂贵的天然木料,各项设施也相当齐全优良,看得出这是飞船上有数的几个高级套房之一。

加文在第九舰队生活过,知道帝国上将亚伦在战舰上的住处也不过如此。但帝国国力强盛,第九舰队又是主战部队,有这样的待遇不足为奇,联盟流亡军也有这样的配备就耐人寻味了。

“议会标准安排,历史原因太复杂,一言难尽。”卡列扬简短道:“你先在这里藏一晚上,着陆后我再找机会送你下船。”

卡列扬还有一大堆烂摊子要收拾,说完就准备离开了。然而就在转身那一刻,突然加文头也不回问:“为什么突然撤军离开?”

“——什么?”

“你们已经在戍嵘星战场上取得优势了,只要抢先展开地面战就能占领整个星球,还能给予第九舰队迎头痛击——为什么突然撤军离开?”

卡列扬望着加文的背影,有几秒钟他的眼神充满了晦涩,半晌后他低声道:“联盟议会怕军部恃功坐大,发了紧急召回令。”

“但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卡列扬下意识用了敬称,但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加文沉静的声音打断了:“银河纪元三千零六十年,你随我出征远星系的时候,在暗星堂一战里审时度势权衡利弊,做出了与我命令相反的决定,随后指挥光耀军团取得了决战的胜利——战场上情况瞬息万变,因此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可是你当初写给我的自辩词,现在怎么就都忘了?”

身后一片静寂,卡列扬瞳孔紧缩,抬起的手微微颤抖着,半晌才勉强发出一个音节:“你……你……”

其实对于剿灭暗星堂的那一战加文没有想起来很多,现在他的记忆还是非常零碎混乱的,但是光这一点就足够让卡列扬毛骨悚然了:“但你不可能——”

“你是我的副指挥,却参与了复制自己长官的基因实验,是联盟议会指使你这么做的?为什么所有试验体都是Omega,是为了更容易掌握和控制对吗?”

加文转过头,这个角度让他脖颈和侧颊的线条更加深邃鲜明,斜挑的眼尾闪动着森寒的光,那充满压迫性的眼神竟让卡列扬僵在那里无法动弹:“Omega的生理特征是无法回避的,既然刻意将试验体安排成Omega,议会就必然为其准备好了地位合适、条件对等、更重要是听命与他们的Alpha——会是谁呢?”

房间里一片死寂,远处的人声遥遥传来,更显得这小小的空间沉闷而凝重。

卡列扬紧抿着唇,汗水从背后一丝丝渗出,顺着脊椎浸透衬衣。

加文看着他,慢慢挑起一丝说不出什么意义的笑容:“话说回来,那么多灵魂折射的试验体都失败了,只有在红土星上由你监管的我成功苏醒,这里面该有多少巧合?你明知道议会竭尽全力想让试验体看起来像个活人,却让我这个现成的活人尽快离开,是因为你格外善良么?还是心里有什么难以示人的隐衷?”

加文唇角的笑意更明显了,而卡列扬如同中了诅咒般定定的看着他,眼珠微微颤抖。

“……我不能告诉你,”长久的沉默后,中将声音嘶哑道:“我很想……但不能告诉你。”

他就这么注视着加文,缓缓倒退出房间,几乎发着抖的关上了门。

加文有限的记忆中卡列扬只出现了两次,而且都是混乱而不连贯的片段,第一次是他授权卡列扬代替自己,指挥光耀军团对暗星堂总部发起进攻;第二是战后卡列扬呈上自辩书,解释他为什么没有将主力部队直接投放战场,而是跟元帅的命令相违背,采取了兵分数路、边追边打的战术。

但这寥寥无几的记忆就足够描绘出卡列扬这个人了:他大胆,仔细,不循规蹈矩,有强烈的自主意识和承担责任的勇气。

“你是不是把他吓得太狠了?”房间终于只剩下了加文一个,狮鹫光脑立刻从口袋里飞了出来:“他会不会改变主意把你交给流亡军去啊?”

“不会。”加文淡淡道,径自去洗了个澡,把满是灰尘和血污的头发都冲干净了。出来时他看见卧室床头有个冰箱,打开一看里面有军用压缩食品和啤酒,于是毫不客气的拿起来全吃了。

他坐在床上,狮鹫光脑绕着他飞,好奇打量着他的神情,仿佛在猜测他是不是在思考下一个行动步骤。然而加文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好像什么都想清楚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想,紧接着自然而然伸手一捏狮鹫的耳朵。

“嗷!嗷!”耳朵是圆球光脑的感知器,狮鹫立刻狠命弹了两下:“你想干什么!卡列扬走了就来虐待我吗!”

“过来帮我做个检查,你有基本医疗系统对吧?”

“那当然,我可是全银河系有数的3S机甲,我的医疗舱冠绝帝国独步宇宙……你想查什么?”

加文用小手指搔搔它,“给我验个血。”

狮鹫不明就里,伸出探针在加文手指上戳了一下。几分钟后血检报告被全息投放在半空中,所有检查项目一应俱全,加文的视线顺着一行行数据看下去,最终停在某一行不动了。

他沉默几秒,轻轻松了口气。

“怎么了?”狮鹫好奇问。

“没什么,”加文微微一笑,起身拉上窗帘,伸了个懒腰:“先睡一觉吧。”

·

就在加文酣然入梦,狮鹫百爪挠心,卡列扬纠结难受的同时,白鹭星新枫丹白露宫正经历一场有史以来最狂暴的飓风。

哐当一声重响,海因里希顺手摔了审讯室的门,所有人慌忙起身:“陛、陛下……”

皇帝英俊的脸此刻仿佛盖着一层坚冰,周身气压低得让人瑟瑟发抖。元老院的朗费洛长老慌忙拼命使眼色,审讯长哆哆嗦嗦开口道:“我们已经快审出来了陛下……请、请您先别发、发怒……”

“是么?”皇帝冷冷道,紧盯着审讯室另一端的那个女人:“快审出来了?我不这么认为。”

那个女人——艾德娜·孔塞特林坐在昏暗的灯光下,手腕被电磁铐牢牢束缚住,但神情悠闲语调从容,丝毫没有受到胁迫的样子:“这就是你对待联盟旧人的态度么,海因里希?我正期待你拿出所谓‘跟流亡军勾结并向暗星堂泄密’的罪证呢。就算是皇帝也不能随便搞构陷污蔑的那一套吧,你觉得呢?”

海因里希向审讯长一瞥,后者顿时汗出如浆。

“咳咳,”朗费洛长老清了清嗓子:“皇帝是有权在怀疑某人的情况下安排问询会议的,孔塞特林小姐——”

“如果你管这个叫‘问询’的话。”艾德娜扫视了这个昏暗狭小的房间一眼,讽刺道:“还真是像陛下您当初‘保证厚待联盟旧人’的誓言一样名不副实呢,真是您的作风啊。”

敢这样对皇帝说话的人,全帝国都寥寥无几,但几代联盟议长家庭出身的艾德娜·孔塞特林绝对是其中之一。朗费洛长老擦了把汗不说话了,审讯室里气氛紧绷得简直让人窒息,片刻后才听海因里希冷冷道:“我没有证据。”

“但你也别想端着联盟旧人的架子跟我耍横,孔塞特林。你我都知道所谓的‘议长家族’现在不过是高等政治犯,你所依仗的不过是西利亚未婚妻这么一个身份而已,而真正的光耀军团是不买你帐的。”

“有人买我的帐就行了,”艾德娜冷笑道,“如果没人买的话你怎么会对我百般容忍呢?厚待联盟旧人难道不是你在建国之初就定下的维稳方针吗?如果没有这条方针,你以为各地执政省会那么快乖乖臣服于帝国?”

她这么说其实一点也没错,海因里希容忍她,是因为他不得不忍。

艾德娜·孔塞特林在联盟的地位说是公主也不为过,她的祖父和父亲都当过议长,叔父做过议员,本人也有巨大的影响力和知名度;更重要的是,她是西利亚元帅官方认定的未婚妻,两人虽无事实,但名分是不容否认的。

而这“名分”是她今日种种特殊待遇的基础——全银河系的人都睁眼看着呢,皇帝因为莫须有的罪名就把西利亚的未婚妻给下狱了,传出去那还得了?要知道帝国这么大,可不是所有执政省都是保皇派,亲近联盟的星系至今还有不少呢,蛇夫星座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她话里的威胁海因里希心知肚明,但他没有动摇,反而笑了起来。

“厚待联盟旧人……”他重复道,语调中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以联盟之名,而行独裁之实,你们以为西利亚一死帝国就再动不得你们了是吗?归根结底不过在挥霍西利亚用命换来的自由而已,你觉得你们还能挥霍几天?”

所有人都闭住呼吸,连一丝声音都不敢发出。

“……我不懂你什么意思。”艾德娜冷冷道。

海因里希勾起一边嘴角,摆手道:“你们都下去。”

朗费洛长老担心的看了皇帝一眼,率先退了出去。紧接着所有人都默然退下,狭小的审讯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皇帝就带着这种笑容,居高临下盯着艾德娜:

“我不能动你们,但西利亚可以。”

“你以为你能把失去记忆的西利亚掌握在手心?做梦吧孔塞特林。你利用卡洛琳,在机甲联赛上召来暗星堂,想让他们把西利亚带给流亡军,却不知道暗星堂只想杀死西利亚以报四百年封印之仇——然而他们的计划也失败了,西利亚已经恢复了一部分记忆。”

在听到暗星堂打算杀死西利亚时艾德娜脸色已经变了,紧接着听到他恢复了部分记忆,艾德娜的眼神顿时惊骇欲绝,连掩饰都做不到:“这不——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灵魂折射是将思维波整体转移的技术,难道不是本来就该保留所有记忆的吗?”海因里希微微眯起眼睛,随即笑道:“还是联盟流亡军在灵魂折射手术上做了什么手脚……所以你知道,西利亚是根本不可能恢复任何记忆的?”

艾德娜张了张口,但什么都没说出来。

“记忆是一个人最珍贵的资产,尤其对西利亚这样活了五百多年的人来说,漫长时光中积累的庞大知识和经验组成了他这个人,形成了他独一无二的性格、智慧和处事方式。所以我在得知西利亚完全失忆后就产生了某种疑心:倾注流亡军所有科研力量的灵魂折射试验,怎么会出现这种致命的失误?”

海因里希顿了顿,目光中透出一丝轻蔑:“除非……你们是故意的。你们本来就不希望让那个战无不胜的联盟统帅回来,而是只想要一个听话易操控的加文·西利亚而已。”

审讯室里一片死寂。

艾德娜面色铁青,半晌道:“……这只是你的猜测,海因里希,你甚至都没证据确定那个人就是真正的西利亚!”

谁知海因里希闻言大笑,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没证据?你觉得我确定他还需要证据?”

艾德娜惊疑不定的盯着他,直到他好不容易收住笑容,挥挥手道:“来人!”

两个审讯官迅速推门而入,看了眼皇帝的眼神,便自觉上去捏着艾德娜的肩强迫她站起来。

“我跟西利亚之间不需要那种东西,但的确需要证据才能堵住你们流亡军的嘴。”海因里希恶劣的停顿了一下,慢悠悠道:“所以我这次叫你来,主要想请你亲眼见证另一件事情。”

艾德娜一开始没反应过来,随即猛然意识到什么:“难道你——”

“是的,”海因里希打断她道,“我要打开凤凰的驾驶舱。”

推荐热门小说银河帝国之刃,本站提供银河帝国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银河帝国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 58 下一章: 60
热门: 香蜜沉沉烬如霜 他的小草莓 大王饶命 魔道祖师 杀破狼(杀破狼原著小说) 狂神 花娇吱吱 飞剑问道 长安十二时辰 医品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