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上一章: 14 下一章: 16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半小时后,帝国议院。

海因里希高高在上,周围是古罗马斗兽场式的环形坐席——军部将领居东,议院元老居西,各星系首脑居南,下议院各民众代表居北。

“议会主题第八项,废除强制配对制度,重审Omega保护协会各项特权。”朗费洛长老语调平平,说:“同意的按绿键,不同意按红键,弃权者出列,现在开始。”

议院一阵交头接耳,继而有人伸手按键。片刻后悬空屏幕计数完毕,同意者九十三,不同意两百八十四,弃权一百六十五。

弃权者有一肚子话要说,个个群情激奋,同时每人手里都捧着几百页论文,恨不能立刻从座位上跳出来把唾沫星子喷到皇帝脸上。

朗费洛长老面无表情转向皇帝:“这次您是少数派,要行使‘表决时皇帝一人可占20票’的特权吗?”

“……不用了,”海因里希站起身,说:“下一个议题——”

就在这时军部依次递上一张叠好的纸条,皇帝打开一看,上面草草五个字是亚伦的笔迹——凤凰启动了。

“不好意思各位,”海因里希起身说:“今天就到这里吧,散会。”

代表们面面相觑,然而皇帝大步走了出去,黑金色斗篷下摆随着转身划出一道凌厉的弧。

——凤凰启动了。

卡洛琳站在地下实验室外,面前是一条发着白光的金属走廊,尽头的钨合金半球状大门严重变形,门板几乎从墙体中断裂,龟裂纹甚至辐射了十几米远。

研究人员站在她身后瑟瑟发抖:“撞击发生得很突然,我们根本没有办法进去……震荡使电路系统被破坏了,当时一片黑暗,我们都以为会塌方……”

卡洛琳看看头顶,天花板四分五裂,随时有可能塌下来,现在只能靠碳钢横梁勉强保持住微妙的平衡,满地都是碎裂的金属和混凝土。

她举步踏上走廊,研究人员立刻拦阻:“校长这里太危险了!请别随意靠近!”

“不用担心,它不会启动的。”

卡洛琳踩着满地狼藉走到尽头,轻轻抚摸变形的钨合金大门。周围一片沉寂,仿佛半小时前的狂躁和混乱都没发生过,然而她能想象当时的情景,这块坚不可摧的合金大门是如何被猛烈撞击,只那么一下,就令整块数十吨重的球体都凸了出来。

一下,只要再一下,这门就彻底废了。

“您好校长,来自皇宫的保密通讯,请问接通吗?”

卡洛琳挥手让实验人员退下,一边从口袋里抽出三维立体通讯仪。几条红线迅速延伸出来,在空中组成了海因里希冷酷的面孔。

“下午好,尊敬的陛下。”

皇帝目光越过她望向那变形的合金大门,脸色说不出的微妙:“谁启动了凤凰?”

卡洛琳知道军校有皇帝的钉子,但只要智商正常谁都不会特意跑去跟皇帝的钉子过不去,因此她老老实实道:“这是意外,凤凰以半完全形态撞上地面,现在整个实验室的动力系统都中断了,我们暂时没法进去。”

“西利亚他……”

皇帝还是下意识避免说“遗体”、“尸骨”这类敏感字眼。卡洛琳理解道:“以驾驶舱的硬度来看应该不会受到损坏,但具体情况是不知道的。如果凤凰再次关机,我们还是无法在不损坏它的情况下打开驾驶舱,接触到元帅的……嗯。”

海因里希盯着她,半晌缓缓道:“卡洛琳。”

“是。”

“我能理解孔塞特林的心情。”

“……”卡洛琳整个人都不好了。

海因里希能理解艾德娜的心情?这跟狼能理解羊的心情有什么区别?跟猫能理解耗子有什么区别?跟黄鼠狼能理解鸡有什么区别?!

“但希望你也理解我,”皇帝显然没看出卡洛琳风中凌乱的眼神,缓缓道:“元帅对多数固执的反联盟分子也有很特殊的意义,如果帝国继承人拥有他的血统,那么未来政治变革的时候,他所面临的困难和阻挠会小很多……”

卡洛琳愕然道:“变革?!”

“我不想和你说太多。我也是头回当皇帝,很多计划要慢慢摸索。”海因里希顿了顿,说:“当年元帅很多想法我无法理解,现在理解也来不及了。但我会把那些东西一点点传递给我们的下一代,历史会带给我们更加光明的未来。”

卡洛琳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好了,跟你说这些只想让你知道元帅的DNA很重要,机甲凤凰也无法与之相比。”海因里希沉声道:“你好好想想吧。”

他礼貌的点点头,三维投影消失在了空气里。

卡洛琳怔怔站在走廊上,半晌一把抓过三维通讯仪,厉声道:“艾德娜!”

红线再次射出,在空中迅速组成了艾德娜的身影——她穿着白大褂,看上去正站在研究院的某个研究室里。

“陛下知道了凤凰开机的事,刚刚来找过我了。”

艾德娜满面忧虑之情:“他还是要DNA?”

卡洛琳沉重点头。

“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能给他,你知道金星要塞之战后元帅就……”艾德娜咽了口唾沫,摇头道:“他一验就会发现端倪,然后会解剖遗体,到时候所有事情都……”

“我明白。”

两个人对视良久,艾德娜深吸一口气,说:“联赛我们一定要赢。”

“是的。”

“一定要保住机甲。”艾德娜说着回了下头,似乎那边有人叫她:“——等等,加文在里面等着打针,我待会回来。”

卡洛琳示意她去,然后按断了通讯。

加文自从来军校后就和打针、吃药产生了不解之缘,三天两头往军医处跑,动不动就得受点儿伤。

艾德娜把抑制剂推进他手腕血管里,空气中甜美诱人的Omega气息顿时淡了很多,几分钟内就完全消失了。

迪恩坐在边上看,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Alpha们都那么痛恨抑制剂——这种眼睁睁看着食物从嘴边夺走的感觉,实在让铁石心肠的人都忍不住要冒火。

“头还晕吗?想不想吐?”

加文摇头道:“不了,谢谢你。”

艾德娜温柔一笑,碧绿色的眼睛仿佛漾着一汪湖水。她这样子实在漂亮极了,加文目光中不由带上了自己都没发现的柔和:“抱歉用了卡洛琳校长的机甲,如果火烈狐受到什么损坏的话……”

“不不,没关系。”艾德娜洁白秀美的手轻轻覆在他手背上,微笑道:“其实校长和我都需要你帮一个忙……”

他们两人一坐一站,艾德娜微微俯身,秀发几乎洒在加文大腿上。

迪恩在边上微微皱起眉,虽然知道那两人都是Omega,但这亲昵的一幕还是让他产生了一种非常古怪且微妙的感觉。

“什么忙?”

“你知道我们每年都会参加机甲联赛,而且每年都会对上双子座星际军校。今年他们有几个特别厉害的学生,而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们绝对不能输。”

艾德娜抬头看了眼迪恩。

“你们是这届最优秀的学生——虽然配合有些不协调——但我还是想请你们组队,为皇家军校取得胜利。”

迪恩霍然起身,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只听加文道:“好啊。”

艾德娜仿佛也没想到他这么轻易就答应了,一时有些意外。

……实际上加文也觉得意外,好像看到艾德娜他就情不自禁想答应她的要求,所有应承的话下意识就出口了。

“真是太好了,我会安排他们为你伪造身份的——另外一切都不必担心,校长和我都会为你打掩护。”艾德娜说着紧紧按住加文的手,感激道:“谢谢!”

“……”加文突然又觉得答应也没什么了。

“你为什么答应她?”几分钟后艾德娜出去,病房里只剩他们两人的时候,迪恩终于忍不住怒道:“这次的危险还不够?!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加文奇道:“危险是你造成的吧——我想想,Omega保护法里这种情况判几年来着,二十?”

迪恩:“……”

加文无辜的看着迪恩,Alpha军校生脸色难看得如同锅底。半晌加文终于良心发现,叹了口气说:“抱歉,我不该插手你的比赛。”

“这明明不是重——”

“我太想主导战斗,忽略了那其实是你的战场。”加文主动伸出手,说:“对不起,请接受我的歉意。”

他修长的手指还缠着绷带,掌心向上,坦诚无欺。此刻迪恩的心情就如同刚才加文看到艾德娜,那是完全没法也不能拒绝的。

他挣扎着握住加文的手,半晌沉声问:“你一定要跟我去打机甲联赛?”

“——是,那是我们的战场。”

加文眼神明亮坦荡,简单一句话说来,竟有种直透人心的魅力。

其实这话从他嘴里出来那简直就是职业习惯,但单纯的迪恩可不知道这个,当时就忍不住有点心动,下意识说:“既然这样的话……”

“去了一起输么?”门口有人冷冷道:“还真让人同情啊。”

两人一回头,只见克莱尔穿着战斗制服,嘴角贴着纱布,抱着手臂靠在病房门口。

克莱尔身高几乎和迪恩不相上下,金褐两色参杂的头发显得非常凌乱,脸上还有青紫和血迹,看起来有点狼狈——跟迪恩不同的是他身上有股叛逆的狠气,眉骨高眼窝深,目光中充满了不加掩饰的高傲和敌意。

迪恩立刻有些警觉:“不关你的事克莱尔,你……”

“——没错,就不跟你一起输。”加文打断了他,和蔼可亲道:“乖,去找你的小伙伴吧。”

克莱尔:“……”

克莱尔差点没绷住,死死抓住门框才克制住上前的冲动。他紧盯加文和迪恩握着的手,几秒钟后“哼”的一声,满脸不屑一顾,转身大步走了。

2.

几个学校的参赛人选都定下来后,按照往年惯例,皇家军校邀请所有学校的选手及教官,举办了一场预热晚宴。

别看皇家军校不招皇帝待见,它到底顶了个皇家的名头,整座礼堂那叫一个金碧辉煌流光溢彩,帝国贵族酒会都不过如此了。晚宴当天各大军校代表纷纷乘坐飞艇到达,亮相时全部西装礼服正式无比,远远望去相当气派。

加文是顶着别人的身份参加比赛的,这时肯定不能随便露脸,便和艾德娜躲在角落里吃东西。这两人都很会吃,趁海尼星蒸鱼还没上的时候就把鱼肚那块儿挖走了,每只薄荷塔端上去前都被摘走了金苹果片;可恶的是他们一边吃还一边对入场的选手指指点点:“这个绝对打过假肌剂,你看壮得跟猿猴似的……那个领带怎么是玫红色?以为这是来相亲?……哦快看戴纳校长!他鼻子起码比上星期上报纸时高一截!Alpha也做基因整容?!”

戴纳疑惑的抬头张望,卡洛琳讽刺问:“校长先生?”

“……嗯,贵校的晚宴真让人印象深刻。”戴纳不自然的揉揉鼻子,“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决赛主场布置。”卡洛琳冷冷道,“陛下转告我说你们希望把机甲凤凰抬到场边,胜利者将当着全宇宙媒体的面带走它。”

“哦——是的,我认为这样更能激励选手的斗志。您不这么认为吗?”

“我只是认为这样对失败者的打击更大。”

戴纳顿时笑了:“同时胜利的果实也显得更加甜美丰满。”

这笑容很让人不舒服,卡洛琳饶有兴味的盯着他,半晌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大力赞同了这个做法。”

“……”戴纳的笑容立刻淡了下去。

在他身后不远的角落里,艾德娜和加文分吃了三只钻石球果,开始向第四只进军——这种昂贵的水果整场晚宴也只准备了十个而已,他们应该庆幸没被人发现,否则藏在加文口袋里的那两只肯定也会被搜走的。

艾德娜拿餐巾托着光芒剔透的果肉,加文看着她,微微笑了一下。

“怎么了?”

“没什么。”

加文回过头,艾德娜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你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朋友吗?”

“怎么?”

“小时候每当有宴会,我们就像现在这样,躲在后台偷偷吃东西聊天,然后溜到庭院喷泉边去看星星。我至今记得联盟的星空,那无边无际浩瀚的银河与星海,就好像无数钻石洒在天鹅绒上一样。”

艾德娜怀念的笑起来,加文随口道:“你那朋友家境一定不错。”

“……何以见得?”

“就算在联盟末期想平安把一个Omega女孩养大也是不容易的,遑论还要把她送去攻读博士,这起码是上流社会才能做到。你那朋友能跟你青梅竹马,要不是家庭出身相仿,就是本人来历特殊。”

加文漫不经心道:“——没有冒犯之意,随便猜的。”

艾德娜怔忪半晌,失笑道:“是我疏忽了。你说得没错,只有一点——我们小时候联盟尚在鼎盛时期,距今大概五百多年吧。”

加文一愣,正常情况下二十年做一次基因手术才能确保青春常驻,五百多年的话,艾德娜起码做过三十次手术了。

“校长也……活了这么长时间吗?”

“不,卡洛琳是后来的。”

加文点点头,过了会儿说:“我感觉你和校长有很大不同。”

“这有什么?我是Omega她是Alpha,基因决定了我们整个思维方式都不可能相同的。”

“不,不是这方面。”加文斟酌了一下用词,谨慎道:“你虽然对皇帝颇有微词,但对帝国取代联盟是完全赞同的。相对来说校长对皇帝的尊重发自内心,但对现有的帝国制度却好像并不……如何欣赏。”

艾德娜静了。

大厅里轻柔的音乐远远飘来,那些衣香鬓影灯红酒绿的一切,都化作了斑斓而遥远的背景。

“我并不是赞同帝国取代联盟,联盟末期是个非常特殊的时代,卡洛琳跟我都……”

艾德娜还想说什么,然而这时声音一顿,只听大厅门口传来一阵骚动,人群纷纷自动分开,几个军校领导人满面笑容的迎上前去。

几个身穿首都防卫军制服的军人走进大门,整齐排列在走道左右,不多时只见门口进来几个人,为首那个一头金发,纯黑色军服,身材高大挺拔,显得非常出众——那是亚伦上将。

艾德娜脸色大变:“他怎么来了?!”

加文二话不说连退数步,艾德娜示意他快躲进后台洗手间,然后自己抢身一步迎了上去。

亚伦上将事先并没有受到邀请,也没风声说他要来,所以他的大驾光临显然令所有人都十分意外。

不过意外归意外,亚伦在帝国军部的地位炙手可热,在场不少人都在第一时间表达了自己的诚挚热情,直接导致亚伦刚亮相就被人群重重叠叠的围起来了。

加文趁机向洗手间奔去,一路就只听狮鹫在耳边大呼小叫:“啊!那是我的前主人!看他的样子还是辣么英俊辣么威武,你真不打算上去打个招呼么?!说真的他比迪恩那小兔崽子靠谱多啦,你有没有感受到明显的差距?!”

“……”加文粗暴的拽下耳扣,塞到口袋里。

“我可以介绍你!帮你说好话!如果你们结合了我会把他银行密码告诉你的!”狮鹫不甘心的爬出来:“而且他生理机能也很好哦!真的不动心吗吗吗吗吗吗——嗷!”

可怜的蠢狮被狠狠捏了一下,流着泪躺回口袋里去了。

加文冲进洗手间,反手锁了门。大厅里热闹的声音仍然隐约传来,他吁了口气,靠到流理台上。

洗手间里洁净宽敞,空无一人。加文无意识的呆了半天,目光落到面前一块落地玻璃镜上,不由微微愣住了。

镜子里的少年深黑头发,白皙肌肤,脸颊削瘦而五官深刻,纯黑眼珠在璀璨的灯光下清澈明亮,鼻梁高而嘴唇薄,整体已具备了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轮廓。

加文盯着自己看了半天,内心只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但是哪里不对呢?

他眉头慢慢拧起,脑海中闪过一个模糊而不可思议的念头:

——他长变样了。

“狮鹫,”他轻声道。

“死了!”口袋里传出一个委屈的声音:“需要的时候就叫人家小狮狮,不需要的时候就管人家去死,有你这么当主人的吗?!”

“……你好像说过不认我为主吧。”

“但你跟亚伦结合后就是我的主人了啊!女主人啊!!”

“……”加文死死捏着狮鹫把它提出来,在鬼哭狼嚎声中轻柔问:“小狮狮,你还有我们闯海关那天电视里放的通缉照吗?”

“通缉不是问题!亚伦上将一定能帮你搞定!如果你们结合的话……”狮鹫声音在充满杀气的精神冲击下慢慢变弱,最终变成了蚊子哼哼:“……有……”

耳扣在空中分解组合,变成圆溜溜的光脑,三维立体影像投射到空中,活灵活现显示出加文那天闯出海关时的图像。

少年侧手翻上飞艇,脸颊略圆,满面通红,眼睛湿漉漉的,嘴唇因为用力咬过而显得很嫩,似乎还在微微发抖。

那时他皮肤是健康的蜜色,看上去就有种柔软而细腻的触感。

加文眼神难以置信,他对着镜子转过头,直到和图像上的自己角度分毫不差。他脸颊在灯光映照下显出一种几乎透彻的冰白,仿佛玉石一般冷硬而泛光的质地,和图像上截然不同。

怪不得他侥幸逃脱。

怪不得至今军校没人认出他。

短短一个多月,他竟然长变成这样!

“你跟图像里相貌符合度只有60%,太奇怪了,正常人两个月内只会变化2%,发育期青少年最多3%。”狮鹫也意识到不寻常,声音严肃正经起来:“可惜我没保存你这两个月来的相貌变化,否则应该能画出对比图——天哪,你的面部骨骼都变了,鼻梁起码高了1毫米,眉骨和下颔也……”

“有人在里面吗?奇怪,厕所怎么锁了。”有人在门外推了两下,加文一把按下狮鹫,示意它噤声:“嘘。”

光脑立刻粉碎变成耳扣,小声问:“现在怎么办?”

“先走再说。”加文环顾洗手间,看见墙顶小小的通风窗,顿时有了主意。

三十秒后,加文屏住呼吸,柔韧削瘦的身体从通风口穿了过去,双手抓住外墙。

夜空繁星点点凉风习习,大厅热闹的人声已经很遥远了。加文悬空几秒,继而松手落地。

扑通一声轻响,他爬起来拍拍裤腿,刚要起身离开的时候突然一僵。

不远处两个人正目瞪口呆的盯着他——一个是克莱尔,一个是从没见过的Beta女学生。两人都穿着西装礼服,看样子正亲密的聊着天,远远望去十分般配。

“……”加文囧然道:“晚上好。”

他刚要转身快速溜走,突然克莱尔不知道哪根神经犯了不对,把那女生一扔就大步了追上来。可怜加文又没法撒腿就跑,眼睁睁看他横里插进来一拦,结结实实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哟,你在这干什么?”

加文收住脚步,镇定道:“散步。”

“从盥洗室翻窗出来散步?”

“你又在这干什么?”

“散步。”克莱尔理直气壮道,突然露出一丝恶意的笑容:“我还以为你是出来和迪恩那装逼犯私奔去的——让我看看,他在哪儿等你呢?迪恩!迪恩——!”

加文此刻是真后悔当初怎么没打死他,远处几个站在礼堂门口的学生闻声好奇的回过头。

推荐热门小说银河帝国之刃,本站提供银河帝国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银河帝国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 14 下一章: 16
热门: 势不可挡 雪鹰领主 乾坤剑神 独步天下 斗罗大陆 全职高手 长生界 飞剑问道 人道至尊 神墓辰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