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一六、师……师父

上一章:四一五、好公道的买卖 下一章:四一七、龙宫之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巨头龙王平日是不来这处海市,区区海市也不值当他来瞧一回。

这一次却是例外,王崇和邀月离开大罗岛,就有海中妖怪见了,通秉给了巨头龙王,别人还能不认得两人,巨头老龙王还能不认得?

得知两人直奔海市,巨头老龙王忙怂恿刚从昆虚山回来的女儿来海市散心,自己也偷偷跟过来了。

他本拟邀月和王崇见了自己的女儿,多少有些话说,哪里料到这两人根本没有那等想法,自己女儿也傻傻的,根本没有认出来邀月和季观鹰。

老龙王本来就着急,趁着邀月和极光夫人有些口角,就冲出来要做个和事佬。

老龙王化为一个青袍老者,先探手一招,人鱼三公主虽然不情愿,还是靠近了过来,她这会儿还没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老龙王伸手一指,笑吟吟的说道:“女儿,这就是你师父邀月夫人,吞海玄宗金母元君门下,宇内有数的大修。”

人鱼三公主听得此言,又惊又喜,她还真不知道,父亲帮自己拜了个师门。

急忙在邀月夫人面前盈盈拜倒,叫道:“巨玥儿见过师父。”

邀月含笑搀扶了起来,说道:“今后你就跟我修行,且退在一旁吧。”

小贼魔也不敢多看这个美貌的“徒儿”,尤其是,邀月还饶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王崇就更不敢多看了。

极光夫人眼瞧巨头龙王和邀月“认亲”,心底更慌,忽然想出来一个异想天开的主意,叫道:“我侄儿极烈资质倒也不俗,欲……拜季观鹰真人为师。如此一来,这口玄阴剑也不算流落外人手里了,岂不是两家都好。”

巨头老龙王笑呵呵,却不肯开口了,这种事儿,两家好了便罢,若是哪一边心头不冤,说不定就要埋怨和事佬,还不如暂且不开口,观望一下风头。

王崇还真没想过,收极烈这么一个徒弟,极烈要说天资,倒也不俗,人品……也还可以!

只是他才大衍,收个金丹境的徒儿,好吗?

王崇笑呵呵的说道:“极烈不是金沙教的门人么?”

极光夫人忙说道:“极烈不曾入金沙教,就算兼修了一些道法,也是功劳所换,非是师徒传承。”道魔两家都重道统,故而极光夫人也要把这件事说得清楚。

邀月笑吟吟的说道:“既然如此,弟弟你就收个徒弟吧!反正你们下徒弟也多,不差这么一个。”

王崇心道:“我现在就七个徒弟了,季观鹰名下五个,小霹雳那边头还有两个,每个徒弟都要许些好处,这点身家真不够分……”

巨头老龙王见邀月开了口,这才笑呵呵的说道:“此也是一段佳话。极烈这孩子,我平日见他勤恳努力,日后必然大有成就,收这么一个徒弟,也不愿冤亏!”

在多方劝说下,王崇犹豫良久,才叹息一声,不情不愿的说道:“如此……也就收了极烈这个徒弟吧。”

王崇一声喝令,小篁蛇破出虚空,把极烈吐了出来。

极烈一张俊脸,憋的通红,他平生还真没吃过这般大亏,被人一招就收了。

他也不知道,是两位阳真大修一起出手,还以为自己输在一个大衍境的“小辈”手里,心头之愤懑,简直可以突破天际。

极光夫人生怕侄儿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惹怒了王崇和邀月,一把按住自己的侄儿,满脸笑容的说道:“侄儿,姑姑刚刚跟季观鹰真人说好,让你拜入他门下,这口玄阴剑是你恩师赐下的见面礼,快些收好。”

极烈本来听得,自己居然拜师了季观鹰,还有些愤懑,待得手里被极光夫人塞了一口玄阴剑,整个人都呆愣了,开始搞不清楚情况。

“老子也是堂堂金丹,居然要拜一个大衍境为师?”

“咦,岂不是要成为吞海玄宗门徒?季观鹰是演庆真君的徒弟,我这个辈分……也还可以啊!”

稍稍思忖过后,极烈忽然想通了,成为道君的徒孙,已经是极荣耀的事儿,虽然师父境界挫了一些。

王崇方才“一招”就生擒了他,虽然境界低,但这个师父的本事,极烈倒是承认的,的确是厉害,不愧大衍境第一剑仙之名。

极烈甚至估计,若是这位“老师”能突破金丹,只怕自己姑妈都要三五招内败北。

极烈不吭声,极光夫人这才安心,心道:“总算是保住了这一口飞剑。有了这口剑,极烈在年轻一辈,也算是少有人能敌了,再学些吞海玄宗的道法,日后成就,必然在我之上。”

巨头龙王见双方“化干戈为玉帛”,笑吟吟的提议道:“何不去老龙的宫中饮宴一番,让老龙做个东道!”

邀月夫人想起王崇,还需要水系灵物,得在老龙王身上打探,就一口答应了。

极光夫人当然更不会拒绝,她最近几年吃了好多次亏,也知道金沙教和落珈岛的道法不足持,自己阳真境的修为,亦是阳真境街的垫底,也想要多拉拢一些外援。

如今还能有比邀月和王崇,更合适的盟友么?

且不说如今王崇在东海大罗岛有了道场,如今邀月和王崇又分别收了巨头龙王的三公主,还有自己的侄儿极烈为徒,关系也近。

便说两人的出身,本事,名头,就值得大大的笼络。

王崇自然不会违拗邀月夫人,当下一行数人,就扬长而去。

临走的时候,极光夫人还吩咐了一声:“把金长老封住修为,送给烈儿做个小畜,也算是偿还他胡乱出手的罪责了。”

极光夫人身为金沙教的副教主,处置一个长老,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她也还是担心,王崇和邀月记恨此事,故而把这位长老送去极烈身边,也算是变相的送在邀月和王崇的手里,方便两人随时撒气。

那位金长老此时已经沉到了海底,还琢磨该如何脱身,却不知道,自己有幸跟两位魔门大佬,做同一个行业,进同一家宗门。

推荐热门小说一剑斩破九重天,本站提供一剑斩破九重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剑斩破九重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四一五、好公道的买卖 下一章:四一七、龙宫之宴
热门: 斗破苍穹 都市超级医圣 天骄战纪 人道至尊 将夜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黑莲花攻略手册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神级奶爸 我欲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