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谨出院那天所有护士都很舍不得——舍不得顾远。主要是顾远每天踏进医院都墨镜风衣,英俊逼人,走哪儿哪儿变电影拍摄片场;另外还经常带各种各样好吃的东西分给大家,有时是上好港式早茶,有时是精装进口巧克力,有时是高档蛋糕店里最新出炉的各色点心,整个人就是一大写的金光闪闪。

金光闪闪的顾总裁亲手把方助理抱出病房,走廊上恰好遇见主治医生。医生上下打量两人一眼,满意地点点头:“回家好好照顾哦,不好好照顾就会……”

顾远立刻高声打断:“哎哟医生您上哪儿去了!刚才还转了一圈想跟您告别呢!这段时间辛苦您了,回头一定请您吃饭!”

方谨双手合十,一个劲对医生作抱歉状。

“不用,不用,”医生慢条斯理道,“你做的饭太咸,吃了对身体不好。”

然后他望着顾远,雪亮的镜片后视线缓缓下移:

“……主要是对肾不好。”

顾远:“……”

医生对方谨露出一个谜之亲切微笑,转身飘然远去。

顾远嘴巴张开合上,张开合上,半晌怒道:“我的肾一点问题也没有!”

方谨:“我知道我知道……”

“总有一天我要去投诉他!”

“好的好的……”

顾远抱着方谨下楼,穿过停车场走到路边,突然反应过来:“不对,你刚才说好的是什么意思?”

两人互相对视,方谨在他怀里,目光茫然而又无辜:“……就是安慰你的意思啊。”

“安慰我什么?你快点恢复健康不就不用回这医院了吗?不回医院怎么再见到这个医生啊?不再见这医生怎么投诉他啊?所以为了安慰我你就可以诅咒自己回医院了吗?!”

“……”方谨被这强盗逻辑惊得目瞪口呆。

但顾远就这么近距离逼视着他,面孔英俊张扬,连紧皱的眉峰都那——么的帅。片刻后方谨憋屈地咽下了满心吐槽,低声下气说:“我错了。”

顾远这才满意,抱着方谨上了车。

结果回到顾家,车还没停稳,别墅大门口就扑来一道粉红色的香风:“顾——大——少——!”

顾远立刻抵住车门:“你谁?你谁?!”

迟秋双手抵膝,笑眯眯歪了歪头:“不要这样嘛顾大少,人家好歹是你名堂正道的未婚妻,有那么惊讶么?”说着她不怀好意地转向方谨,“噫——这就是一直以来把你迷得晕头转向、神魂颠倒的那只狐狸精吗?”

方谨笑着摆手示意饶了我吧,迟秋却温柔地逼上前,仔细打量了他好几圈:“啧啧,看这细皮嫩肉白里透红的,气色不错嘛。就是我看你瘦了点哦,你这样没法儿伺候好大少也不能给顾家开枝散叶,养你有什么用呢?”

迟秋从第一次见面骗顾远录音承认她好开始,就一直有点儿天生的表演才能,这两年来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方谨被逗得乐不可支,问:“开枝散叶不该是你的职责吗,大少奶奶?”

迟秋“嘁——”的一声:“本大少奶奶不稀罕,这就是来和离的。当初找了这男人,原以为他身高八尺,相貌堂堂;谁知道却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趁着我年纪轻轻如花似玉,赶紧离了他投身花花世界,也好过整日吊在这棵歪脖子树上……”

方谨大笑问:“真的中看不中用?”

顾远立刻阻止:“别捧哏!”

可惜已经晚了,迟秋立刻眉飞色舞:“可不是!——嗨,这么多年独守空闺真苦煞我也!我跟你说啊,当初订婚前……”

顾远怒道:“你有完没完?!”

然而迟秋已经很自然地搭过手,把方谨扶出车门,两人一边往别墅走一边头挨着头叽叽咕咕:“当初订婚前,顾大少整天愁眉苦脸跟欠了五百万高利贷似的,我就知道他不愿意……后来快订婚了,有天他突然跑过来找我,一脸沉重跟我说他其实不能跟我结婚,因为……”

顾远飞奔过来扛起方谨,头也不回蹿上台阶,犹如百米赛跑般冲进大厅,一叠声命令等候欢迎他的佣人:“快快快!把门关上!当心蚊子进来了!”

穿着粉红大衣喷着香奈儿五号的蚊子嗡嗡嗡追进来,方谨从顾远肩膀上伸出头,急切问:“因为什么?”

“因为他——阳——痿——!”迟秋双手放嘴边握成喇叭状:“他说他阳痿——!”

方谨差点从顾远怀里摔出去。

半个小时后,顾家餐厅长桌前,迟秋望着满桌琳琅满目的菜肴,表情十分满意:“不愧是我一手督办出来的接风宴,搬去白金汉宫当酒席都够了——方副总快吃,这碗枸杞山参鸽子汤是我特地吩咐给你准备的呢。”

方谨很久没这么畅快淋漓地大笑了,当时没喘过气来咳了一场,整张脸颊还残存着红潮。顾远一边给他拍背一边满面柔情,鼓励道:“是呀快吃,吃完了我们好把迟小姐打包赶出去,快吃。”

方谨忍笑问:“你就不能好好找个理由么?非要说阳……嗯?”

顾远怒道:“我这不是为你守身如玉,怕她睡我吗?”

迟秋立刻嘲讽:“滚蛋!你就差拉出黄瓜用马克笔写上方谨专用了,真以为全世界女人都觊觎你的美色不成?!”

“至少我还有美色可以被人觊觎!”

方谨几乎不行了,一手按着桌子一手捂着眼睛,肩膀不断剧烈耸动。

顾远顺口吼完那句之后餐厅一片静寂,他自己也感觉有点不对,憋了半天,灵机一动道:“我先去厨房拿个东西!”说着起身落荒而逃。

迟秋如得胜的将军,趾高气扬目送顾远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

“谢……谢谢你安慰我,”方谨终于勉强止住笑,抬起头望向迟秋:“我知道你俩当初是基于家族合作才订的婚,真没关系,其实我早就能料到……”

迟秋夹起一筷玉笋,正色道:“你俩好好过日子吧,我主要是怕你多想,顾大少这几年过得可惨了。有一次我代表迟家去缅甸给他送东西,他蹲在矿井上半拉砖墙下,捧着个大搪瓷缸子喝茶;见了我就说:这个土茶是当地产的,喝着又清又甜,以后带回去给方谨尝尝……”

“我说方谨喝茶吗?他就安静了一会,说也对,方谨现在要什么没有,算了吧。”

方谨沉默下来,眼底微微闪着光。

“现在局势终于平定,权力交接完成,你俩也终于有几天好日子可以过了。”迟秋长长吐了口气,满脸老怀大慰的神情:“终于啊——你都不知道我担惊受怕了多久!之前又是顾家动荡,又是你被绑架,夹在家族中间我也很难做人的好嘛!我终于可以放心睡个安稳觉了!”

方谨望着她,目光感激而关切:“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迟家虽然倒了,但看在我的情分上,我养父母都还能安度晚年。”迟秋略带自嘲地笑了笑:“本来收养我也是为了像姑姑一样,以后好联姻,好保家族稳固;现在虽然没联姻成,但目的也算变相达到了。”

方谨心里明白这话不假。姓迟的能起来是因为出了个迟婉如,延续富贵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已经走通的道路再走一次。再者迟秋被收养时据说都五六岁了,想必美人胚子已经出来,升值空间一目了然。

但他面上没表现出来,迟秋说:“你们的事情结束,我心里最后这块大石头就放下来了。接下来几年我打算去环游世界,拍摄影集,办个人展——要是路上遇见好男人就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遇不见的话自己过也挺潇洒。我又不缺钱,不缺事业,也不缺兴趣爱好,一个人也能把生活享受得很精彩。”

方谨微微有些怅惘,半晌叹了口气说:“我应该学习你这种心态。”

迟秋笑他:“你心态还不够坚强啊方副总?我怀疑你以后要是状态回来了,分分钟就能抢班□□,把顾远的江山全盘吞下,然后把他一文不名地养在家里当小白脸!”

两人同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方谨边笑边摇头:“少给我戴高帽子,我现在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可能以后只躲在家里当米虫也说不定,跟你可没法儿比。”

“谁当米虫?”顾远从厨房探出头,皱眉道:“老公养家不是天经地义吗,谁说你是米虫?”

顾远端着一壶鲜榨桃汁走回餐桌前,依次给迟秋、方谨和自己都倒上,一边用怀疑的目光在他们脸上扫来扫去。他本来就眉骨高挺眼窝深邃,普通人面对这样锋利的目光可能都被镇住了;但另外两个人都不吃这一套,迟秋笑嘻嘻地扮了个鬼脸,从她的香奈儿手包里抽出一张纸:

“哪,我今天来主要就为了这个,赶紧签了字我好走人。”

顾远接过来打开,方谨偏头一看,只见是一则报纸通告的草稿。

——是宣告全港顾家大少同迟秋小姐解除婚约的通稿。

“哎哟,完全忘了这一茬。”顾远似乎也有点感慨,接过迟秋递来的散发着香水气息的金笔,一边旋开笔盖一边叹息:“那天在海滩上办婚礼的时候我就觉得哪里不对,但怎么都想不起到底哪不对……原来我差点就犯重婚罪了,幸好幸好。”

顾远于是开开心心签了通告,满脸庆幸的表情;而迟秋明显是强忍着,才没给他翻个大白眼。

方谨从医院回家的第一顿接风宴就吃得热热闹闹无比喜庆,逗得他连汤都多喝了半碗。饭后迟秋又叽叽咕咕地八卦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拎包告辞,顾远和方谨一直把她送出别墅大门,马路边她那辆法拉利大红跑车溜光铮亮,鲜艳夺目。

顾远如老朋友般拍了拍车顶盖,感慨万千道:“哥们,论理说其实你应该姓顾……”

迟秋非要凑过去跟方谨临别拥抱一下,听了这话立刻柳眉倒竖:“你俩真不怕我把当初为什么买这辆车的经过再讲一遍?”

方谨满面疑惑,顾远则立刻掩了半边嘴装什么都没说。迟秋不客气道:“你俩忘记当初订婚礼后,在香港柯家,几个话事人召集全家族长辈商量顾远异姓兼祧的事了?那个时候柯荣跳出来反对,顾远准备好了要翻脸,临动手前先派人把方副总你护送去了事先安排好的安全室……”

方谨:“?”

“没人管我啊!”迟秋悲愤道:“你们谁能想起来,我一个弱女子还待在现场啊!”

顾远:“……”

方谨:“……”

“枪声响起时我吓尿了好吗?怎么没人告诉我剧本是这么演的!一言不合就开始枪战了!我说你们少点套路多点真诚行不行,没事能不能坐下来喝口茶心平气和讲道理吗?非要干一票大的才够逼格是不是?”

方谨心虚问:“后来你是怎么……”

“多亏我当机立断,躲到保险柜后面才捡回了一条命。”迟秋充满怨念道:“事后为了纪念我差点被打成筛子眼儿的难忘经历,我就随便买了点东西,衣服啊珠宝啊啥的,这辆车也包括在其中——刷的是顾远的卡……”

顾远表情微微有些痛苦,想必对收到账单那一刻的强烈冲击还记忆犹新。

方谨倒真心诚意给她道歉:“不好意思啊,当初确实没顾上你,我也被反锁在安全室里了……”

迟秋哼了一声表示自己不计较,女王般拾级而下,走马路边打开了这辆红色法拉利的门。

“回去吧,别送我了。我今晚八点的飞机去香港,然后从香港飞西班牙再游历整个欧洲;等我回来办摄影展的时候,有什么需要帮忙会来找你们的!”

顾远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示意她赶紧走,方谨站在台阶上大力挥手:“一路顺风!有什么缺钱的地方记得打电话来说——!”

“我会的!”迟秋摇下车窗,正色道:“我也要去找个遇到危险第一时间保护我的男人,拜拜了您二位!”

红色跑车发出轰鸣,飞驰而去,很快消失在了别墅区马路的尽头。

方谨还眺望着汽车尾烟逝去的方向,顾远则如释重负,立刻上来拉了他就往回走。

“呼——终于二人世界了,前女友这种生物就是麻烦。”顾远牵着方谨的手叨逼叨,喋喋不休地教育他:“你看连迟秋刚才都承认我英俊潇洒,忠贞不二,遇到危险还知道第一时间保护你……这小妞有时候看人眼光还是很准的。只是想要找个跟我一样好的男人估计就难了,这年头连达到我高尚人品百分之八十的备选都没有,所以你千万要珍惜老公……”

方谨一边听一边点头,那温柔的目光让顾远更有倾诉欲,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说:“就算有各方面综合素质比得上我百分之七八十的人,也未必有我这样挣钱养家的经济实力。仅仅遇到危险站出来是不够的,日常生活中还要做到卡随便刷,现金随便用,不动产随便登记,违背以上任何一点的都不能算是……”

突然顾远站住了,眉梢微微抽搐,脸色变得有点奇怪。

方谨好奇道:“——怎么了?”

顾远缓缓转向别墅门口法拉利消失的方向,下一秒突然放开方谨的手,闪电般追了上去!

“喂!你——”

“等等我!”顾远愤怒的声音迅速远去:“又忘记问她要回我那张**了——!”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热门: 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势不可挡 他的小草莓 武炼巅峰 飞剑问道 一剑斩破九重天 香蜜沉沉烬如霜 九鼎记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