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上一章:第65章 正文完 下一章:第67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事发生在方谨做完手术,在无菌仓待满28天,转入普通病房之后。

其实正常情况下28天出仓后就可以回家了,但方谨回输后情况并不稳定,医生同意再留院观察一周。顾远于是继续天天跑医院,送汤送水送点心,所有轮班护士都连带享受到了顾家厨师精湛的手艺。

顾远本身其实是有很多工作的——他还年轻,还在上升期,没有到那种运筹帷幄之中,决策于千里之外,没事出门跟一帮老头钓个鱼打个高尔夫,就能说定一项千万项目的年纪。再加上他刚接手顾家很多已经抽空资金的项目空壳,正准备以此为套来洗白在东南亚时期积累的大批财富,其繁忙的程度远非常人可以想象。

但他仍然雷打不动地来医院陪护,每天两趟,中午陪饭,晚上陪床。

那天顾远堵车去晚了,他提着猪骨鲜菇汤面、搭配一个个小玻璃盒子分开装的五六样点心,一进病房便看见方谨倚在枕头上,眼皮不停打架,已经朦朦胧胧快睡着了。

顾远放下纸袋,俯身在他头发上亲了亲,小声问:“饿吗?”

方谨勉强抬眼看看他。

“先吃饭再睡?”

方谨闭上眼睛,迷迷糊糊摇了摇头。

顾远轻手轻脚打开保温盒盖,把汤面端在他鼻子底下,勾人垂涎的温暖香气顿时扑面而来。十几秒后方谨醒过来了,木然睁眼半晌才对准聚焦。

“要……要一点……”

顾远立刻殷勤答应,脱了西装外套,卷起衬衣袖口,盛上小半碗撒了青翠葱花的汤面配笋干溏心蛋,那架势小心翼翼如伺候皇上,哄着方助理一口口猫吃食似的吃完了。然后又盛汤看着他喝进去好几口,才心满意足道:“快睡吧。”

方谨砸了咂嘴,含混道:“……你做的汤好咸。”

“……”

“不好喝。”

顾远:“?!”

方谨眼一闭,咣当倒在枕头上睡着了。

顾远维持着那个端碗的姿势,表情龟裂,一脸震惊。

……既然知道是老子亲手做的还敢说不好喝?

惯得你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是不是?

顾大少的内心os如野马脱缰,从“当面教子背后训妻”到“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再到“霸道总裁刁助理”整个来回无数遍,才忍住了没把方谨拽起来,摇晃着肩膀问他哪里不好喝,到底哪里不好喝,你这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家伙!

顾远放下碗,深吸一口气恢复冷静,突然内心咯噔一下。

为什么方谨会觉得咸?

难道是胃不对劲?排异反应?先兆症状?

方谨回输完情况不好,医生千叮嘱万嘱咐,让家属千万小心照顾,任何不对劲都有可能是先兆排异反应,要立刻找医生检查。当时医生眼镜片如刀锋般冰冷的光在顾远心中留下了深刻的阴影,至今一想起来都头皮发麻。

这么一想可不得了,顾大少立刻亲自动身,去把医生叫来病床前,满脸如临大敌问:“如果味觉有异变,是不是食道排异的先期症状?”

医生扶扶眼镜:“有可能,怎么啦?”

“他喝汤觉着咸!以前从来没有过,可能是味觉出了问题!”

“……”

医生定定望着那碗汤,观察半晌后伸手舀了一勺,尝了尝。

他起身望向顾远,认真道:“因为真的很咸,一点也不好喝。”

四目相对,镜片后医生的目光写满了真诚。

顾远怀疑地眯起眼睛,终于自己也低头尝了一口,奇道:“跟我平时做的没什么区别啊?”

“那应该是你平时做饭就不好吃,而他爱你所以他不说。”医生诚恳道:“今天用药里有镇静成分,病人一时恍惚就说漏嘴了吧。”

这一刀捅得比出仓时“病人家属可得好好照顾啊,不好好照顾会死的啊哈哈哈——”还要狠,顾远只觉内心瞬间鲜血淋漓,半晌才从牙缝间挤出一句:

“……明白了。”

“不好好照顾会死的啊!”医生语重心长恐吓,然后白袍摇曳,神仙般飘走了。

医院是公立的,不像顾大少长期赞助的私立医院那么好说话,连陪夜那张床都是他找了关系才能批下来。因此顾远不敢跟医生顶嘴,只得瞪着人家的背影,在心里默默竖了个中指了事。

方谨已经睡熟了,他这两天睡眠安稳,精神比在无菌仓时好很多,脸色甚至有了微微的红润。那长相真是天生带来的财富,才停止喷酒精几天,干裂的皮肤和嘴唇就差不多愈合了,在每天只能用清水擦擦、医生给开点儿基本润肤药霜的情况下,竟然还泛出细微瓷白的光泽。

顾远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什么不满都忘了,起身去拧了把热毛巾过来,仔仔细细给他擦脸擦手。睡梦中方谨还会追着他的气息,模模糊糊地反手要去拉他,被顾远在脸上亲了好几下。

“现在又这么听话了,当初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的是谁?”

顾远揉揉他鼻尖,揉得鼻子都红了才作罢。又看他这样鼻头红红的很有趣,一时兴起,就拿着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挑个了角度最好的设置成背景屏。

他守在床边自顾自欣赏了半天,突然“咦”了一声,心想方谨会不会也拍我的照片?

有可能啊,他不是从很早以前就偷偷勾引我、暗恋我的吗?

顾远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便起身从病房柜子里找出方谨的行李包,翻出他手机——早就没电了。顾远问隔壁病房借了个充电器来,开机后捏着方谨的手指解了锁,从头到尾都完全没有任何窥人*的心虚,完全是逛自家后花园的心态。

他觉得自己的就是方谨的,那方谨的当然也是自己的了——想当然耳,方谨当了他那么长时间的助理,别说手机解锁密码,就连银行账户密码和内裤尺寸都一清二楚啊。

顾远于是抱着如此坦荡的心理,点开图库一看,果不其然。

方谨虽然偶尔拗造型,但真不是经常拍照的人,后来生病又出走,就更没心情玩什么文艺了。他图库最近的照片都是好几个月以前的,大多是对各色各样的药**说明书拍照,内容有中文有英文,甚至还有德文,想必是当时病急乱投医的缘故。

再往前便是顾远。

那是顾远刚从东南亚回到顾家的时候,对方谨的感情非常复杂,一方面有满心仇视和憎恨,另一方面又有从灰烬中再一次燃起的爱和希冀。在这种矛盾的心态作用下,他对方谨的态度就很不好,经常冷言厉色,在床上也经常故意弄得他很痛苦。

因此方谨没机会拍他白天的模样,都是睡着了以后偷偷拍的。有几张角度歪斜对焦模糊,还有几张大概是偷偷用了夜间模式的缘故,拍出来人像惨白,很不上相。

顾远先是微微自得,心说就知道你,拍得我这么难看都不舍得删。随即又有种微妙的酸涩从内心渗透出来。

方谨是为什么,在受到了百般的羞辱和折磨之后,还对自己这么信赖的呢?

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对自己偷偷按下快门的?

顾远坐在病床边,俯身在方谨嘴唇上亲了一口,又充满眷恋地蹭了蹭他的脸。

再往下就是更早以前的照片了,他们同居时方谨做的菜,种的花,还有早上起来阳光透过窗帘洒在羊毛地毯上的光影。那大概是方谨最喜欢拗造型的时候,连新买了成对的机器猫拖鞋,都要头对头的放在一起拍照,而且竟然还丧心病狂地给拖鞋打柔光。

顾远看着笑了起来,突然想起那天把拖鞋买回家的时候,方谨想叫他跟自己一道穿上,然后面对面站在一起,从上往下俯拍两人脚尖相抵的照片。然而当时顾远觉得太傻,简直肉麻得掉出一地鸡皮疙瘩,就抱着沙发抵死不干,最后还逃进厕所把自己反锁在了里面。

方谨大概实在无奈,只得拍了空拖鞋。

“你这文艺小青年,”顾远喃喃着道,捏了捏方谨的手指。

他手指下滑,早先他们还没表白同居的时候,方助理有得天独厚的距离优势,偷拍老板就更加肆无忌惮了。有好多张连顾远自己都不太记得,不知在哪里演讲时站在主席台上侃侃而谈的姿态,被大学女生献花时风度翩翩的致意,酒会上和人聊天时漫不经心的表情……那些细微的神态如此生动清晰,顾远几乎想象不出,方谨为了抓到那一瞬间的快门,究竟默默注视了他多久。

摄影者的爱是真能从镜头里看出来的。

顾远滑动屏幕的手指倏而停住,随即点开了一张大图。

那是远洋航运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大概是中午,顾远俯在电脑桌前睡着了。方谨可能过来给他披毯子,披完了却没走,而是站在座椅边,把头挨在他熟睡的脸侧边,笑眯眯来了张自拍。

当时他们还是普通的上司和下属关系,顾远甚至完全不知道这张照片的存在。然而屏幕上方谨气色是那么好,脸颊红扑扑的,眼睛明亮笑容满足,那瞳孔深处的快乐隔着手机都能满溢出来。

……他爱我,顾远心里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

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他一定很爱我。

微麻带电的热流涌过神经,让顾远整个心脏都酸软成一团。他放下手机,揉着方谨的脸蹭他,吻他,轻轻咬他冰凉的耳垂;就像抱着一件心肝宝贝似的,把他从眉梢到嘴角都亲了个遍。

“不好好干活、整天想着勾引老板的方助理,”顾远笑着贴在他耳边说:“老板也喜欢你呀。”

睡梦中方谨神智无知,呢喃着缩了缩头。

顾远兴致大发,拿过自己的手机打开,然后把头贴在熟睡的方谨脸边。他对着镜头调整了半天表情,终于模仿那张照片上方谨笑嘻嘻的神态,龇出了雪白的八颗牙,然后——咔擦!

一张和方谨偷拍的一模一样,只是人物掉了个个儿的图片便定格在了屏幕上。

顾远兴致勃勃,立刻把照片发给方谨的手机,设置成开机解锁图;又把方谨那张从他手机上发给自己,也同样设置了开机解锁。

然后他把两个手机放在面前,一个顾远睡着方谨偷拍,一个方谨睡着顾远偷拍;虽然背景不同,穿着也有了很大改变,但拍摄角度和人物神态却是那样相似,甚至连彼此眼中洋溢的爱意都满满当当,无法掩藏。

“叫你还敢跟我藏,还装得那么纯情。”顾远捏捏方谨的鼻尖权当惩罚,满怀恶意地把两个手机都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拔电源还人家去了。

醒来一定会发现吧?会怎样恼羞成怒呢?

顾远开开心心琢磨着,满脑子都是方谨发现秘密被曝光时恼羞成怒、气哭出来的美妙想象。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5章 正文完 下一章:第67章
热门: 残次品 天才小毒妃 春日宴 逆天邪神 九鼎记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秦苒程隽 盗影 天珠变 不死者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