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我想活下去,和顾远一起活下去

上一章:第63章 远方海潮自暗夜中奔涌而至,于无人声处,见证了这场婚礼 下一章:第65章 正文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方谨果然开始发热,顾远立刻高价请私人医生来红礁岛上驻扎,打针用药输液,整整一个星期情况才恢复了稳定。

整个别墅里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医生说白血病人感冒极其容易引起肺部感染,方谨这种自然退烧的非常少见,可能是他本身抗击疾病的意识很强的缘故——也确实是这样,方谨精神一直很好,哪怕烧最高的时候都完全不萎靡。顾远每天陪伴在他身边,能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传来一种安定,放松,全身心依赖的气息。

那是顾远从来没有从他身上感受过的。

方谨即使是在助理时期,在跟他同居的那几个月里,都有种过分谨慎的微妙感。开始顾远以为那是因为他骤然跟自己的老板同居了,虽然心里满怀爱意,表面上还是放不开的缘故;后来经过背叛、欺骗和离乱,他再想起往日的点点滴滴,才明白那是因为他心里藏着太多秘密。

那些黑暗龌龊的真相,如同悬在他头顶的刀锋,还在一滴滴往下掉着血,让他怎么能放松起来呢?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顾远就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了,叫方谨也一样戴着。方谨其实从来没真正把它戴在手指上过,因此开始就有点不好意思;但后来看好像也没人特别注意,也就渐渐放开胆子来了,有事没事还摘下来套回去的玩。

顾远取笑他:“再给你买个十二克拉大钻好不好?”

方谨有点难为情,把戒指套回手上,佯装什么都没听见。

“问你话呢,人家结婚都是要戴素圈加钻戒的,给你买个鸽子蛋还不高兴?”

方谨不好回嘴,把脸埋在躺椅一侧装睡着了。顾远又探身过去撩他,挠他的耳朵,捏住他鼻子,迫使他只能张嘴呼吸;撩半天后方谨终于忍不住了,睁开眼睛红着脸道:“给迟秋买!”

顾远奇道:“你以为她没讹过我?你当她是什么好人啊?”

“……”

“你知道有一种酒,每瓶里泡着一克拉钻石,她最近专门去欧洲定购这种酒,还一下带回来六瓶,结果人家把账单寄给我的事情吗?我也是接到账单才发现她竟然偷了我一张卡,刷了这么长时间我竟然都没发现!”

方谨笑得不行,拍掌道:“刷个卡又怎么了!”

顾远知道方谨内心里其实还有希望自己死后,他能和迟秋慢慢走到一起的想法——但人病重的时候总有些糊涂偏执的念头,不需要跟他一般见识。

因此他只看着方谨,认真地道:“这世上能毫无节制刷我卡的人只有你而已。”

方谨慢慢停下了笑容,有些怔忪地回望着他。

“说起来迟秋,”顾远轻描淡写地别开了话题,一边向办公桌走回去一边道:“——香港和G市那边的后续情况还没告诉你。迟家倒了,整个家族都彻彻底底完蛋了。我本来要干净利落干掉迟婉如,但顾洋那边发生了点事,所以最后我就……”

“不用说,”方谨打断了他,“不用告诉我。”

顾远走到书桌后,只见方谨斜倚在扶手椅上,他侧脸上的伤痕在阳光下非常清晰,但目光却很柔和:“我相信你,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用跟我说。”

那个侧面的轮廓让顾远看得入了神,半晌才笑起来:“好。”

“还有——还有顾家。”顾远顿了顿,又缓缓道:“顾家的财产情况比较复杂,我想参考下你的意见:最近我请人对顾家二十年来的资产经营和增值情况做了评估,算出了顾名宗这些年来的经营净收益,然后把这部分资产剥离出来……”

他紧盯着方谨,似乎很想探知方谨的反应:“——剥离出来给了顾洋。”

方谨有些讶异:“为什么?”

“因为那是他父亲这二十多年来积累的财富,尽管是利用了顾家原本的基业作为平台,但他的决策和运作也不是假的。我自己有手有脚,可以打拼自己的天下,不想要也不需要他留下来的任何东西。”

方谨微微沉默片刻,问:“那剩下的部分呢?”

“剩下都是顾家祖传截止到二十多年前的产业,我把它们都抽空,将大部分资金和不动产提纯折算,然后捐赠出去,成立了一家针对Rh阴性血液疾病的慈善基金会……”

“啊?”方谨大出意外:“基金会?”

“是的,面向国内Rh阴性血群体宣传、动员和采集血液骨髓信息,记录在案,并支持骨髓和脐带血捐赠的机构,同时也为做不起手术的患者募捐骨髓移植所需的费用。”顾远认真道:“我去查过,现在Rh阴性血人群中登记骨髓信息的太少太少了,简直堪称罕见。很多患者得去世界范围内寻找适配骨髓,但就算找到了,因为跨国距离太远和费用高昂的问题,最终都很难成功移植。所以我就想在这方面做多一些工作……”

“我本来就跟几家血液机构有长期联系,因此做起来很简单,现在已经初步开始运营了,名字就叫远方血液疾病研究慈善基金会。”顾远吸了口气,声音低沉却异常平静:“我只希望有一天,有和我们一样情况的人能从中获益,能从绝境中找到生机,能把生命和希望都延续下去……”

方谨眼睛微微发红,他转移目光望向窗外,半晌问:“那你呢?”

“什么?”

“你需要这些产业来洗白上岸的吧,别跟我说你在东南亚做的都是正经生意?”

“我只需要一层壳,被抽空的产业留个架子就够用了。”顾远勉强一勾嘴角,尽量用欢快的语气开了个玩笑:“——怎么,难道担心老公没钱给你花?放心吧亲爱的,就算全部身家都捐了也能白手再来,总有一天能给你买上大鸽子蛋的。”

方谨擦了擦眼角,突然对顾远伸出手。

那就是个要求拥抱的姿态,顾远走过去紧紧抱住他。

“你想怎样都行,”方谨俯在他耳边低声道,语音里夹着细微的哽咽:“不论你想做什么,我都觉得很好……只要是你做的,都很好。”

顾远内心仿佛被酸热的暖流浸满了,连最柔软的地方都紧紧蜷缩起来。

他一用力把方谨从躺椅上抱起来,几步走到沙发边坐下,让他整个人倚靠在自己怀里。方谨抬头亲吻顾远的嘴唇,两人毫无间隙地紧贴在一起,连气息都彼此缭绕,缠绵悱恻。

“对了……”顾远抵了抵方谨的额头,含笑道:“我突然想起来,我们办个婚礼吧。”

“——婚礼?”

“嗯哼。就你跟我,趁着天气好的时候在海滩上办个仪式,也不用多复杂,然后叫厨师多做几个菜,晚上大家一起加餐。你看这主意怎么样?”

“……也行啊,”方谨犹豫道:“你怎么好好想起来这个?”

顾远说:“我想多拍几张照片,我们还没好好留影过呢。”

——他们确实没有。

再回头看,他们之间连一张稍微像样点的合照都没留下过。

方谨眼底微微闪动,片刻后对顾远点头一笑说:“好。”

·

方谨以为顾远只是简单走个过场,主要还是拍照,但紧接着发现顾远竟然完全行动起来了。

他海运了一批特制细沙来铺在海滩上,别墅门口直径一公里的沙滩雪白透明;然后他弄来各种装饰、红毯和铁架,飞机空运了一批新鲜玫瑰,开始自己动手搭建婚礼上的花门。

玫瑰扎手,这项工作一点也不轻省。顾远光着膀子戴着手套,坐在沙滩上把一环环已经扎好的玫瑰花缠绕捆绑在乳白色花艺铁架上,好不容易才形成一个圆形拱门的轮廓;方谨心疼他,跑出去给他送冰水喝,非要叫保镖去帮忙,顾远却怎么都不干。

他做了整整一下午,立在红毯尽头的拱门上终于缠满了碧绿的花叶和鲜烈的玫瑰。然后他用小车把所有装饰用的花树、彩灯和装饰拉来,踩着梯子爬上爬下,在红毯两侧分别搭建起了一座绚烂瑰丽的花墙。

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布置完毕,海滩上已经夜幕初降了。远方潮声起伏,满天星光洒在雪白的沙滩上,花树彩灯焕发出梦幻般的光晕;顾远站在玫瑰花门下,心满意足地拍了拍手,抄起水瓶一饮而尽。

然后他去休息冲澡,出来的时候一身深黑高定礼服,雪白的衬衣上打着领结,身姿挺拔,风度翩翩,犹如中世纪英俊、高贵又强大的骑士。

方谨则有些好奇和局促地站在沙滩上。

他换了身白色西装,显得头发格外黑,肤色格外柔和,眼底荡漾着漫天星河璀璨温柔的光;听到脚步声时他回过头,目光深深映进顾远眼底,刹那间顾远恍惚觉得灵魂都震颤了一下。

“真漂亮……”方谨轻轻道。

顾远笑起来,走过去拉起他的手。

管家站在不远处摄像,看着顾远和方谨,就这么手拉着手走上红毯,一步步穿过流光溢彩梦幻般的长廊。

他们一步一个脚印,步伐是那么缓慢、稳健而认真;夜风从大海尽头拂来,吹动他们的头发和衣领,从他们交握的双手中穿梭而过,但那紧紧相扣在一起的手指却不动摇分毫。

仿佛从最开始,就是紧紧拉在一起的。

经过心动、相恋、亲吻和泪水,经过鲜血、仇恨、阴谋和离散。

三十年恩怨随潮水退去,永远湮没在无尽的时光里。

他们走到红毯尽头,双双站在花门下,面对眼前的高脚圆台。

那上面赫然平摊着两本结婚证。

方谨有点意外,伸手摸摸证件红色的外皮,仔细感觉了半晌,才小心翼翼问:“真的?”

“真的,只是没公章。”顾远说:“迟秋托人帮我搞来的,用来抵消卡债——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方谨笑起来,凑过去吻了吻顾远的唇角。

结婚证上姓名号码俱全,照片的地方却是空的,用水彩笔画了两个人的头像,一个神情高傲五官英俊的很清楚是顾远,还有一个微微笑着,略微低头,似乎有点难为情的是方谨。

顾远用苛刻的眼神打量许久,才评价:“把我画丑了。”

方谨说:“很好看呀。”

“画你是很好看,画我怎么这么丑。你看这腮帮都歪了,眼睛也没这么小,还有我的鼻子明明那样挺……迟秋故意丑化我,我就知道她不肯好好画!”

方谨却拿着大头像,目光在顾远脸上来回比较半晌,顿时就笑场了:“但是真的很好看啊!”

顾远还是叨逼叨,非常不满又无可奈何,只得从胸前口袋里摸出金笔来,在结婚证上原本应该加盖公章的地方潇洒签下了自己的大名。然后他把笔往方谨手里一塞,严肃道:“别笑了!轮到你了!”

方谨只得一边笑一边签字,签完后在两个人的大头像中间画了一个胖嘟嘟的心。

顾远立刻把自己的证件塞过来:“我也要心。”

方谨给他的结婚证上也画了个心,转眼顾远就趁这个机会把他那本结婚证抢走了,若无其事地塞进自己口袋里,努着嘴示意:“你拿那本。”

“这本是你的啊。”

“我拿你的,你拿我的。”

“为什么?”

“省得你拿证跑去离婚。”

方谨无奈,只得收起顾远那本结婚证,下一秒被顾远抓过来狠狠地吻了下去。

这个吻就像是野兽捕食,唇舌火热纠缠舔舐,连牙齿刮到舌尖的轻微疼痛都被忽略了。方谨只觉得肺里空气越来越少,眼前阵阵发黑,连意识都迷糊起来;他自虐般闭住呼吸沉浸在那抵死缠绵中,直到快要坠入眩晕前一瞬间才被放开,清冷潮湿的空气瞬间急速涌进气管。

“咳咳!咳咳咳……”方谨满面通红狼狈不堪,扶着膝盖呛咳不停,顾远则大笑着把他扶了起来。

“还摄着像呢!你这个——”方谨正想找个词来谴责下这种恶劣行径,就只听顾远俯在他耳边,带着笑意轻轻道:“——看,流星。”

方谨喘息着回头一看,只见海面上的夜幕中,果然一道明亮的星痕正划过长空,拖着长长的尾光向海平线急速坠去。

紧接着又是一道,两道,同时好几颗流星在黑天鹅绒般的夜空中划过,映亮了遥远的天穹。

“别傻站着,快许愿!”顾远拉着方谨的手兴高采烈说:“快点,流星过去就不灵了!”

方谨怔怔望着满天星河,蓦然张口又闭上。再次开口时他才发出极其低微的声音:“我希望……”

——我希望我死后,顾远还能好好活着。

然而话未出口,一个更酸楚、更鲜明,极度强烈无法抑制的念头骤然升起,让他整个灵魂都剧烈地战栗起来:“……我想活下去……”

他的声音沙哑发抖,却又一个字一个字的异常清晰:

“——请让我跟顾远一起,我想活下去……”

叮咚!

顾远在愣怔中,突然只听手机响了,屏幕上出现的未读消息赫然是一张HLA配型报告单。

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个新来电就毫无预兆响起,来电显示是他慈善基金会的一个负责人。

这种场合下顾远是应该直接按掉的,但迟疑数秒后,冥冥中又有种冲动让他接起了电话,低声问:“……喂?我现在正有点事,你那个短信是……”

负责人兴奋道:“喂,顾总!之前您存在我们这里的那份血液样本配上了!”

方谨骤然回头,顾远有点发愣:“你说什么?”

“您之前不是留了一个患者的HLA检测单在我们这,叫我们注意查询配型骨髓吗?上周又有十几个志愿者来抽血登记信息,今天出了所有分型检测报告!”

“其中有一名志愿者的HLA十位点,和您那边的患者配上了八位!”负责人激动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八位点相合满足移植条件,我们已经通知了志愿者,近日就能过来做移植检查!”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3章 远方海潮自暗夜中奔涌而至,于无人声处,见证了这场婚礼 下一章:第65章 正文完
热门: 神医嫡女 盛世嫡妃 青龙图腾 冰火魔厨 太古神王秦问天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择天记 明朝败家子 天珠变 史上第一密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