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顾远终于把手中那一整晚都没动的粉彩小盖盅,重重地摔碎了

上一章:第44章 那姿态太冷淡,其实是有点让人恼火的 下一章:第46章 那是夜色深处最后一个昏暗的剪影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传统的中式厅堂鸦雀无声,只见方谨转向柯荣,不疾不徐问:“我不能代表顾总,你能?”

这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顾远订婚这么大的事,顾名宗称病不出面,叫方谨出面,那肯定是给了他说话的权力的。顾家直系三代单传,只要顾名宗放任默许,上哪儿再找个够分量的顾家人来当场驳掉方谨的面子?

柯荣却不跟他纠缠,只冷笑一声,转向左上首的老人道:“叔公,我知道您几位长辈有意让顾远兼祧两宗,是为了给他将来继承柯家香火铺路——但就算咱们这边有兼祧的传统,也得找个一心向着柯家,不会胳膊肘向外弯的人,您说是不是?”

“……你这是什么意思?” 柯叔公眯起眼睛道。

柯荣抬手解开袖扣,把袖子一摞:“您看到没有?!”

只见他手肘下赫然有一道未愈的枪伤,前后贯穿,子弹疤痕呈现暗红,仔细看的话肌肉撕裂痕迹未退,显然是距离受伤不超过半年。

“知道这伤是怎么受的吗?就是被顾远,被这无情无义的小白眼狼亲手打的!”

所有人面面相觑,连方谨都偏过头,却只见柯荣猛地一指自己:“顾名宗要谋害柯老,派这个姓方的混到游轮上下手,亏得我千辛万苦从爆炸中逃出来,刚上甲板就看到这人站在船舷边要逃跑;我正准备从背后一枪杀了他为柯老报仇,谁知道——”

方谨突然意识到什么,瞳孔微微紧缩。

“谁知道顾远这养不熟的白眼狼!”柯荣破口大骂:“突然在这个时候赶到,从前面直接就对着我开枪,丝毫不顾我可是他亲舅舅!”

众人一片哗然。

方谨插在裤兜里的手微微发抖,连他自己都能感到颤动的频率是多么明显。

他又想起了那隔着硝烟和海面,顾远对他举起的黑洞洞的枪口。从正面看枪口是对准自己的,但那么远的距离,如果枪口其实偏了一点点,哪怕只是一点点……

“要不是手下救得快,我现在已经跟柯老一起葬身在大海里了,哪还能站在这跟各位长辈说话!——您几位仔细想,顾远为了保护顾家的人,可是连我这姓柯的亲舅舅都能下手,这种人你们真相信他能跟顾家恩断义绝?不怕他只是跟这姓方的联手设局,好谋骗我柯家万贯家产吗?!”

柯荣吸了口气,还要再骂什么,突然只听一个冷静的声音打断了他:“你怎么证明这个?”

柯荣一回头,只见方谨双手插在裤兜里,正直直地盯着他。

“——只你一人口说无凭,谁知道你是不是对自己开了一枪,回来说是顾远打的?”

这话其实问到了不少人心里,哪怕他不开口柯叔公都要开口的——但从方谨嘴里出来到底古怪了点,有点像他偏帮顾远似的。

不过情势紧张,加上柯家支系大半长辈都站在顾远这一边,因此当时也就没人顾得上计较。只有顾远端着茶盅的手顿了顿,微微偏头看向方谨。

大厅中光线灰暗,方谨似乎表情如常,眼珠子黑沉沉的没有一点光;但熟悉他的人会发现他身体有种不自然的绷紧,就像弓弦在拉到极致时紧迫欲发的感觉。

柯荣冷冷道:“口说无凭?从海面上救下我跟我回柯家的人手俱在,怎么就口说无凭了?”

他转向门口扬声道:“进来!”

只见大门又推开了,三个保镖打扮的男子依次走进大厅排开,先是向柯荣鞠躬叫了声老板,又向左上首那位柯叔公欠身行礼。明显这几个人是经常出现在柯荣身边的心腹手下,柯叔公对他们也不陌生,见状便一皱眉头,点了点为首那人:“——阿旺,你老板说他在游轮上被顾大少枪击受伤,多亏得你们几个把他救了回来,是不是有这回事?”

那个阿旺点了点头,沙哑道:“有的。”

柯叔公极不引人注意地瞥向顾远,顾远却连眼皮都没抬,雕塑般深邃的侧面没有任何情绪。

阿旺低着头继续道:“我老板的手的确是在游轮上被顾大少打中——当时甲板上起火了,大少开一艘快艇逼近,我们还以为他是来救柯老的,谁知道他第一枪就对准了老板……”

保镖把当时混乱的情况复述了一遍,紧接着其他两人也站出来补充证实,都确定了柯荣当时站在方谨身后拔枪对准,如果不是顾远神兵天降突然开枪,柯荣是不会中枪落水的,那把瞄准方谨的枪也在混乱中打飞找不到了。

柯荣转头逼视顾远,咬牙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阴影中顾远端茶而坐,沉默不语,精悍的身形如同黑色岩石一般,散发出沉沉的压迫感。

大厅里没有任何动静,很多人甚至连呼吸都下意识屏住了。

“是我对你开的枪。”许久后顾远低沉道,“那又怎么样?”

柯荣勃然大怒,刚要开口呵斥,突然顾远今晚一直端茶没动的手微微抬起,将茶盅向桌面放下去。

——就在那粉彩小盖盅即将接触到梨花桌面的那一瞬间,突然只听方谨在边上开口道:“柯先生这话说得没道理,难道对你开枪就是维护顾家了?对你开枪就能说明大少和顾总父子情分仍在,胳膊肘向外拐?我老实说吧,顾总这次不来大少的订婚礼,就是因为被大少活活气病的!”

顾远手一顿。

他重新把茶盅端了起来。

不少人视线投向方谨,柯荣眼底几乎要冒出火来:“你这话是怎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方谨淡淡道,“大少杵逆生父,顾总对他已恩断义绝,柯家请求异姓兼祧也好,想让大少承继香火也好,这都是你们柯家的内务了。我现在只是代顾家表示没有异议而已,其他有关于你和大少的恩怨,都不在顾家的关心范围之内。”

柯荣怒道:“顾远那白眼狼明明是维护顾家才对我开枪的,你——”

他一振臂,正要把手上贯穿枪伤展示给所有人看,突然就只听门口传来一声清脆的:“根本不是这样!”

众人纷纷回头,神情各异,柯荣愕然睁大了眼睛,连顾远眼底都掠过一丝意外。

——只见那竟然是迟秋。

柯家管家跟在后面,似乎想拦住她又不敢。迟秋还穿着酒会上那身白色晚礼服裙,踩着钻光高跟鞋蹬蹬蹬走到厅堂正中,一双美目紧紧盯着顾远:“你是为了维护顾家吗?你明明是要保住方谨才对亲舅舅开枪的!——怎么,现在又不敢认了?”

顾远浓密的眉峰一皱。

“还有你,方助理。”满堂哗然中,迟秋又转向方谨,提高声音冷冷道:“你说大少他杵逆生父,怎么不说是如何杵逆的,嗯?”

方谨似乎有些回避,“迟小姐……”

“敢做不敢说?还是谅我订婚了就会忍气吞声!”迟秋猝然打断他,怒道:“在顾家的时候我就想骂你了,一边当情人把顾总哄得团团转,甚至连万贯家产都拱手送上,一边又仗着贴身助理的身份去勾引大少,最终引得他们父子彻底离心!”

她逼近一步,几乎贴到了方谨面前。周围所有人表情悚然难以置信,只听她一人高亢的声音尖利道:“顾总为什么会被大少气病,明明就是你从中捣鬼!你自己扒着顾总贪图荣华富贵也就罢了,还勾引大少为你顶撞他父亲,惹得顾家父子彻底反目,最终只有你一人得益而已!”

“你还有脸过来柯家?还有脸站在这说顾家不在乎大少?要不是你,顾总怎么会连他亲生儿子都赶出家门,怎么会忍心对大少下毒手!”

厅堂内骤然陷入凝固般的死寂,只有迟秋的声音在空气中一圈圈荡漾开去,震撼着每个人的耳膜。

“……”方谨退后半步,委婉道:“迟小姐,有些事不是你说的那样……”

“怎么不是我说的那样?哪里不对了?”

迟秋的态度咄咄逼人,边上柯叔公终于反应过来了,急忙阻止:“这——迟姑娘,既然顾总深恨大少的事实已经造成,原因就不用再追究了……男人嘛,未成家前风流浪荡,也是常事,只要今后……”

“你让他说!”迟秋暴怒道:“我哪一句说的不对?!”

其实柯叔公的话代表了在场相当一部分男人的观念:寻花问柳嘛,也不是什么稀罕事,订婚后还翻出来算账就太没必要了。不过顾大少这也够猛的,竟然睡了他父亲的情人,难怪顾家父子之间恩断义绝,个中内情原来如此……

“迟小姐,”方谨似乎终于被迟秋步步紧逼的态度惹恼了,冷冷道:“这种事情你情我愿,本来就没有谁亏欠谁的说法。你现在替你家男人出头,难道是要找我算旧账吗?”

迟秋简直口不择言了:“你还有胆说,我就想知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还有脸来参加我们的订婚礼!整个顾家都已经被你骗走了,这还不算完?还要再替顾名宗动一次手除掉大少吗?!”

方谨盯着她涨红的脸,许久后悠悠一笑。他面容五官真是生得无可挑剔,这么挑衅的表情,竟然都给人一种心荡神摇的感觉:“你都知道整个顾家就要是我的了,顾远是活是死还有什么关系?有工夫找我算账,不如回去好好看着大少吧,将来如何还说不定呢。”

迟秋大怒:“你——”

她猛抬起手,脸上表情却瞬间迟疑了下。

因为这出戏太过出人意料,加之她背对着坐席,这刹那间的异样便没有人发现,只落在了和她面对面的方谨眼里。

——真打吗?

方谨迎着她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

真打。

迟秋在富家小姐中绝对算有胆有识的了,但毕竟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加之又缺乏经验,刚才演得就太急切了点。如果不是顾远跟父亲争夺情人,而后失败被驱逐的内幕太过劲爆,以至于把所有人都震呆住了,否则她那生涩夸张的表现是绝对会被看出破绽来的。

要是这一巴掌举起来却挥不下去,那就更假了,事后随便谁仔细想想都能发觉出不对来。

迟秋在方谨稳定的注视下别无选择,心一横牙一咬,正要对着他脸打下去,突然只听身后“啪!”一声刺耳的摔响!

只见顾远终于将他整晚没放下来的粉彩小茶盅往桌面上重重一摔,紧接着起身,大步走来,闪电般抓住了迟秋扬起的手!

不仅是迟秋,连方谨都怔住了,骤然往望向阴影中顾远冷硬的面孔。

“够了,”他沉声道。

就在这时,大门被砰地撞开,十几个穿黑衣的保镖同时涌了进来!

厅堂中众人顿时哗然,纷纷下意识起身,和顾远那边的亲信保镖形成了剑拔弩张的对峙局面。

几个老人倒还稳得住,都站起来往后退,柯叔公一边退到桌后一边用询问的眼神不断望向顾远;旁边柯荣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骤然厉声喝问:“——顾远?你这是要干什么,逼宫不成?!”

“你想多了,舅舅。”顾远淡淡道,“只是趁今天人多,跟你把话彻底说开而已。”

说罢他也不理气急败坏的柯荣,只招手叫来自己的心腹手下,指着方谨道:“方副总累了——别让他站在这儿,送他回去。”

方谨骤然望向顾远,嘴唇一动似乎想说什么,但顾远却连眼角余光都没看他半分。

这是要干什么,顾远打算跟柯荣来硬的?!

但这是在柯家,又是刚刚订婚礼结束后,天时地利样样不全,他到底——

“方副总,” 那手下大步走上前来,挡住了方谨的视线,姿态柔和中带着训练有素的强势:“这里对您不太安全,请跟我来。”

方谨猝然抬脚向顾远走了半步,这时等在厅堂角落里的阿肯也疾步上前,一把拉住了他,俯在他耳边低声道:“老板,快走。”

大厅里气氛简直紧绷得要爆炸,没有任何人敢轻举妄动,甚至没人发出半点声音。众目睽睽之下方谨终于无法拖延,只得被顾远的亲信手下和阿肯两人拉着,步伐微微踉跄,退出了厚重的桃木双面大门。

·

走出去方谨才发现门外的情况已经变了,走廊、楼梯、礼堂外柯家的守卫都消失不见,花园里空空荡荡,夜色中似乎蕴藏着针刺般的危险。顾远那个手下一声不吭,径直带他们穿过草地来到礼堂后的别墅,上了二楼,拿钥匙打开一扇客卧的门。

“这是顾大少提前让人打扫出来的,门锁精钢加固,钥匙由他亲自保管。时间紧促来不及布置,所幸还算干净整齐,请您将就着休息一夜。”

方谨却在门口停住了脚步,“到底是怎么回事,顾远要跟柯荣动手?”

那手下有些迟疑,片刻后还是咳了一声,慢慢道:“顾大少本来……没料到您今晚会出现……”

因为完全没料到,所以很难处理柯荣手中的把柄,考量再三后顾远便选择了抢先下手将对方彻底打服。

——这是他身为黑道继承人的一面,冷酷、慎密、当断则断;一旦动起手来,柯荣这种人远不够他的份量。

“顾大少事先给我留了话,柯家今天晚上会很乱,希望您待在房间里别出来。”手下又打了个请的手势,说:“另外不管听到什么动静,无论谁来敲门,哪怕有人撞门都别开。等事情一旦结束之后,大少会亲自过来开这道门的。”

方谨呼吸微微凌乱,终于抬脚走进了房间。

手下在身后要关门,突然听见他头也不回道:“——等等……”

手下动作一顿,只见方谨整个人似乎都溶在朦胧的夜色里,背影孤寂而清削;半晌才听他带着一点沙哑的声音响起,轻轻说:“请你们大少……一切小心……”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4章 那姿态太冷淡,其实是有点让人恼火的 下一章:第46章 那是夜色深处最后一个昏暗的剪影
热门: 龙符 绝世武神 佛本是道 香蜜沉沉烬如霜 人道至尊 牧神记 剑道独尊 不死者 逆天邪神 最强妖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