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这个在别人的皮囊下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终于在茫茫海面上停止了呼吸

上一章:第40章 让人的灵魂都因妒意而面目狰狞 下一章:第42章 恭请光临,订婚大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直升机缓缓下降,带着螺旋桨掀起的狂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迫近海面。

哗的一声舱门开了,顾名宗西装外套在风中飞舞,居高临下望向海面上的黑色快艇,目光从东南亚雇佣兵身上一掠而过,紧接着看向方谨。

方谨正站在雇佣兵的包围中,头发凌乱被海水打湿,贴在灰白而沉静的脸颊上。他满是血污尘土的上衣因为沾水而紧紧裹着身体,站立时姿态犹如一把搭在弓弦上蓄势待发的利箭。

挺直、孤拔,整片海面硝烟未尽,在其身后化作浩瀚的背景。

他身前有一架轮椅,上面坐着昏迷不醒的顾远生父。

顾名宗眯起眼睛看着方谨,目光却仿佛透过他,看到了很多年前那个坐在顾家台阶上大哭的孩子。时光中那赢弱幼小的身影,和此刻抬头面无表情望向他的方谨,两道身影在广阔的天幕下渐渐重合,犹如电影中时光交错的画面。

顾名宗眼底掠过一丝奇异的笑意。

“辛苦了,带人质上来吧。”他顿了顿,道:“别带太多人。”

直升机上有人抛下一段绳梯,方谨微微吸了口气,示意阿肯带着另外两个人搬动顾远生父,然后自己率先攀了上去。

到绳梯最后一级时,上面突然伸出手把他一拉,方谨借力跃上直升机,就只见那人是顾名宗。

紧接着顾名宗退后半步,一个保镖走来彬彬有礼道:“方助理,不好意思,手抬一下。”

方谨一言不发顺从抬手,那人便开始熟练地搜身,从后腰拔出枪看了下没子弹,又毕恭毕敬还了回去。因为顾名宗就站在边上的缘故,这人倒也没太仔细搜查,顺他修长的双腿往下略微一捋,看裤管里也没像藏了枪的样子便放过了。

趁着搜身的几秒钟工夫,方谨眼角余光迅速一瞥,将直升机内的情况尽收眼底。

内舱空间不大,操纵台前有个驾驶员,边上站着一个保镖;顾名宗身后又有一个心腹手下,加上搜身的这个一共四人,应该都是配备了火力的。

他收回目光,坦然迎向顾名宗:“顾总。”

顾名宗双手插在裤袋里,倒很放松的模样:“顾远呢?”

“在游艇上,请派人搜索游艇的位置。”

“钱魁呢?”

方谨默然片刻,摇头道:“在游轮上配电房起火引发了爆炸,撤退时兵荒马乱,人手并没有集齐……我只能尽全力把能带的人带出来。”

这话说得很坦荡:本来钱魁就不是他的人,生死之际轻重缓急,是人之常情,过分强调自己尽力反而就假了。

顾名宗果然也不介意,微微一笑道:“你没事就行。”

这时阿肯已经带着两个手下顺绳梯爬上来,又用钩子吊住顾远生父的轮椅,把他整个人吊上了直升机。保镖仔细搜过雇佣兵的身,没有发现任何武器,便走向驾驶员:“没问题!”

驾驶员点了点头,直升机在半空中调转方向,往内陆飞去。

·

顾名宗走到轮椅前,居高临下打量着他孪生兄弟如今衰老憔悴的昏迷的脸,久久没有说话。

机舱里有种奇怪的沉寂,只听螺旋桨带起的风声从舷窗外隐约传来,一阵阵仿佛潮涌般的呜咽。顾名宗站在轮椅前两步远的地方,就这么安静观察了半晌,突然转头问方谨:“待会我把顾远找回来,你不怕他知道事情的始末以后跟你翻脸?”

“翻脸又如何?”

顾名宗说:“我以为你很爱他。”

方谨闭上眼睛,片刻后才淡淡道:“……最近他开始对我起疑心,就让人私下调查,等我发现的时候这几年和您的关系已经都被他知道了。因此,与其死拽着注定要失去的感情不放手,在嘲笑中扮演一个狼狈退场的怨妇,不如抓住最后的机会从实力上将他彻底击倒,踩在脚下……”

“就算会面对轻蔑鄙视的目光,也起码要站在更高的地方面对;如果那鄙视是从下往上来的,就更没有必要在意了。”方谨顿了顿,反问:“这不是您多年以来教导我的吗?”

顾名宗的目光中似乎带着惊奇,半晌才感叹道:“怪不得你这次这么听话,原来如此……倒确实是你的脾气。”

“我只是按照您言传身教的那样去做而已。”

顾名宗笑起来,招招手道:“过来。”

方谨走上前,站定在他面前。

“等顾远回来后,我会当面告诉他你是取代他的继承人。姓顾的家族产业和信托基金将全数交托给你,我死以后,你就是这片商业帝国的主人。”

顾名宗近距离看着方谨,目光从他湿冷青白的脸颊流连而下,仿佛在欣赏自己一生最得意的,完美的作品。

“我上次就说过,方谨,顾远他不适合你——并不是说他不好,而是你跟他属于完全不同的两种人。当初你从德国回来跟我说想去远洋航运工作,我同意了,本意就是希望你有一天能看清这一点;虽然中间出现了这样那样的意外,但最终你还是走到了我所希望的高度上。”

“我非常欣慰,”他抬手把一缕潮湿的头发从方谨侧颊上掠去耳后,笑道:“就是这样,站住了,别下来。”

方谨呼吸颤抖,微微闭上了眼睛。

顾名宗转向轮椅上昏迷不醒的顾远生父,似乎感觉很有意思一般:“你给他打镇静剂了?”

仿佛因为还没从情绪激荡中平复过来的缘故,方谨抬手捂了捂鼻子,嘶哑道:“……他一看到我就发癫,没办法……匆忙中没掌握好剂量,可能打多了,着陆后才能醒。”

“唔。他还记得什么?”

“什么都不记得了,叫名字也没反应,我听柯家的人叫他季先生。”

“——季,”顾名宗忍俊不禁道。

顾远生父毫无反应,歪着头靠在轮椅上,胡子拉碴的脸上满是皱纹,嘴巴微微张着。

虽然疗养院条件优越,但寄人篱下的生活肯定不太好过。在柯文龙眼里他只是当牲畜一样饲养来换取利益的交易品,底下人自然有样学样,对这个精神病人并不如何照顾,从顾远生父干裂的嘴角、过早衰老的面孔和赢弱的身形便可以看出这一点。

“我现在看上去,”顾名宗很有趣地问,“长得还像他吗?”

其实面部轮廓和五官形状还是很像的,但相对于年富力强的顾名宗来说,顾远生父起码要老二十岁。

方谨说:“已经一点都不像了。”

这话摆明了是说谎,但肯定是个很好听的谎。顾名宗笑起来,又眯眼打量了一会,说:“还是非常像的……毕竟是双生兄弟一母同胞,当年为了取代他,我还特意做了不少整形手术呢。”

方谨低头道:“是。”

在低头的那一瞬间,他喉结极其细微地滑动了一下,硬生生将涌上喉管的一口血吞了回去。

然而在剑拔弩张的机舱里,没有人注意到这隐蔽的细节。

“其实以前我经常想,这世上有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是一件多么奇妙的事。你们有相同的面孔,相同的血型,从同一个子宫出来,甚至连DNA相似率都达到百分之九十九……但自从我那么想之后,这几十年来发生的所有事都在告诉我,世界上有个跟你这么像的人,与其说是奇妙,倒不如说是灭顶之灾。”

顾名宗上前半步,盯着顾远生父的脑门,将手伸进外套下的后腰:“今天总算到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了。”

——他腰后赫然别着一把枪。

方谨瞳孔骤然紧缩。

就在同一时刻,顾远生父猛地睁眼,袖口弹出刀锋,闪电般深深刺进了顾名宗腹部!

呲——

鲜血喷溅而出,仿佛电影中无限拉长的慢动作,虚空中时间骤然凝固!

那千分之一秒内发生的所有变故难以描述,如果用镜头来记录的话,那将是一个非常混乱的画面:血流喷到半空,方谨飞身上前,从顾名宗后腰抽枪、上膛;阿肯和他两个手下飞身上前,从轮椅下放抽出数把枪支;“顾远生父”放开刀柄,方谨抓住顾名宗整个人拽到自己身前,同时枪口死死顶住了他的太阳穴!

“不准动!”方谨厉声喝道:“不然我杀了他!”

机舱另一头,几个保镖同时举枪冲来,紧接着结结实实僵在了那里!

不过分秒之间,情势已然立转。

顾名宗腹部被刺,整个人被迫完全挡在方谨身前,太阳穴上赫然顶着一把上了膛的M9;雇佣兵和顾家保镖举枪互指,泾渭分明,狭小的机舱内顿时一触即发,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下一秒驾驶员悚然回头,因为过度震惊而失手错推操纵杆,直升机顿时向下猛坠!

刹那间重心变换让所有人都没站稳,几乎与此同时,顾家有个保镖惊悸滑倒,手枪顿时走火——砰!

在这种针锋相对的时刻,任何异动都会直接成为引爆的导火索,何况是这么近距离的枪响。只见失了准头的子弹打到机舱后瞬间反弹,擦过阿肯手下一个雇佣兵的脸,那人顿时爆发出惊呼;方谨连阻止都来不及,下一刻阿肯已悍然开枪,霎时摞倒了那个走火的保镖!

砰砰砰砰,枪声响成一片,方谨拽着顾名宗疾步退后,暴怒喝道:“住手!”

然而这个时候肯定已经来不及了。几秒密集枪声中顾家三个保镖全部倒下,雇佣兵这边也有个越南人被子弹射中大腿,扑通踉跄跌倒;紧接着,阿肯扑上去一把用枪抵住驾驶员后脑,疯狂大吼:“给我稳住!拉升!不然崩了你!”

仪表板上已经有一处中弹,滋滋声响中爆发出亮蓝色的电流。驾驶员也慌了手脚,哆哆嗦嗦立刻去推操纵杆,直升机在一段危险的下坠后终于勉强缓冲,随即拉升,在海面擦了个惊险至极的弧。

所有人齐齐松了口气,那个被流弹擦伤的雇佣兵捂着脸,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方谨这才感觉到手脚渐渐恢复知觉,他重重吐出一口气,退后半步。

顾名宗当即站立不稳撞到舱壁,然后慢慢滑下来,瘫坐在地上,嘴角再次满溢出鲜血。

那一刀刺得很深,他半边身体都完全被染红了,不用看都知道绝没有能救回来的可能。方谨随手扔了枪,半跪在他身边,居高临下注视着顾名宗那沾了血迹的灰败的脸,目光如坚冰般毫不动摇:“顾总。”

顾名宗粗重喘息着,竟然慢慢浮起一丝笑容:“我以为……你会再忍一阵子,才动手……”

方谨说:“已经很迟了,顾总,整整迟了二十多年。”

——二十多年。

从顾名宗谋定后动血腥叛乱开始,从双生子一夜之间身份互换开始,从方孝和铤而走险举家逃亡开始。

从顾远在血泊中呱呱落地,嚎啕大哭开始。

所有罪恶与仇恨就隐藏在时光中,等待着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等待着所有人被清算的那一天。

“你这么恨我吗?……”顾名宗一开口,血就顺着嘴角不断涌出来,但他的语气却让人有种很奇异的感觉:“有多恨我,嗯?阿谨?”

方谨沉默良久,说:“……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顾总,那种阴影太深刻了,已经不能用单纯的仇恨来形容……但我知道必须要除掉你,你是所有这一切悲剧的源头。如果你不死,所有愤怒、强制、怨恨和分离都会持续下去,甚至在未来的历史中一代代重演……”

“我不是因为这种仇恨才想杀你的,”方谨顿了顿,声音沙哑得难以卒听,但却没有任何的彷徨和迟疑:“我只是觉得应该这样,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顾名宗笑着点了点头。

他伤口的血还在汩汩往外冒,染透了从胸口往下所有的衣服,刀锋在那满眼猩红中反射出刺目的光。

方谨伸出颤抖冰凉的手,握住了刀柄。

“你还记得最后一次我们见面时,我对你说的话吗?”

方谨手一顿。

顾名宗恍若不见,他那因为失血过多而泛出青灰的脸上甚至浮现出一丝怀念的神情,断断续续道:“从别人手里劫走的小鹰,早已在这么多年时光中,模仿原主的一言一行,将本能浸透于灵魂深处……”

方谨嘶哑厉声道:“——住口!”

“……变成了和原主一样的人……”

“完全不一样!”方谨声音几乎称得上尖锐,那失态出现在他身上简直是罕见的:“我永远不是你的鹰犬爪牙,我是独立的,跟你完全不一样的人!”

——他眼珠发红耳鸣作响,无数枪弹、硝烟、血腥和火光从脑海深处掠过,如同漩涡张开狰狞巨口,将他早已是强弩之末的心志都彻底吞没。

顾名宗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胸口在最后的倒气中剧烈起伏,喉咙发出拉风箱一般破败撕裂的声响,许久才仿佛带着某种深意一般,喘息着笑道:“……阿谨……你流血了……”

他缓缓抬起手,似乎想拭去方谨鼻腔中涌出的鲜血;然而就在此时,方谨握着刀柄的手猝然用力!

那破釜沉舟的一刺甚至让刀尖彻底穿过腹腔,重重钉在了地上!

噗呲一声血肉脆响,顾名宗嘴里瞬间喷涌出大股血沫,紧接着头无力地向后一仰。

他的手顿时摔在地上,发出扑通一声重重的、久久回荡的声响。

——他死了。

这个顶着别人的名字、别人的身份足足过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这个阴影般横贯在所有人生命中不可磨灭的男人,终于在阴灰穹宇、海面之上,永远停止了最后的呼吸。

方谨全身大幅度战栗,他似乎想哭,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喉咙因为剧烈抽气而咯咯作响。那模样实在是太可怕了,阿肯甚至以为他下一刻有可能会虚脱,然而刚冲过来就只见方谨抬起手,阻止了他,紧接着踉跄站了起来。

他满是猩红的手上抓着那把刀,鲜血顺着刀锋,啪嗒落在了地上。

“……你错了,顾总。”

“我会成为和你不一样的人,这世上没有任何金钱、权势、地位或生死能改变这一点……”

方谨剧烈颤抖喘息,抬手用力抹去鼻腔下的血,然而那通红的眼角没有一滴泪。

——连一滴泪水都没有,干涩得可怕。

“即使很快就要死,我也会以和你完全不同的身份,带着与你毫无类似的灵魂,独自一人走向那个世界……”

“……我会对自己证明到生命的终点。”

直升机掠过海面,在阴沉的天空下飞向大陆。

远处G市高楼耸立,车流如龙,正如深渊般静静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一切。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0章 让人的灵魂都因妒意而面目狰狞 下一章:第42章 恭请光临,订婚大喜
热门: 重生之将门毒后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大奉打更人 道君 默读 汉乡 生肖守护神 魔天记 飞剑问道 异世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