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妈的,你这人下手太狠了

上一章:第37章 方谨悍然拔枪喝道:“动手!” 下一章:第39章 仇恨循环往复,无从化解,只能带到生命的最后一天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雇佣兵头子阿肯开了第一枪,紧接着大厅内枪声大作!

因为事发太过突然,柯家那边没人认出顾远是假的,第一时间都稍有犹豫,结果立刻就落到了下风。几个心腹冲上来就挡住家主往外撤,柯文龙一边迅速向大门退去,一边在保镖身后嘶哑狂吼:“外孙少爷是假的!是杀手!给我上!”

阿肯用越南语大吼几声,手下立刻分散、包抄,占据有利地形,最前排一边靠火力推进,后面几个人抓起方谨就往后退。

这些人不愧是整个东南亚都小有名气的雇佣兵,动作之纯熟、配合之默契简直分秒不差。方谨被两个人直接按头挡在身后,只听前方子弹横飞,不断传来有人受伤惊呼和倒地的声音;紧接着阿肯飞身扑来,漂亮至极地翻过长桌,一把抄起巨大的金属摆盘挡在身侧。

咣当!一声巨响,电光石火间子弹打中铁盘,溅起一溜醒目的火花。

“他们跑了!”阿肯对方谨大吼:“向外面去了!”

方谨定睛一看,只见柯文龙果然正被几个亲信裹挟着退出大门,一个保镖冲上来就要把巨大的木门关上。

方谨想都不想,抬手一个点射,那保镖顿时倒了下去!

“先不管他们,之前分流出去找目标的人有消息了吗?”

阿肯眼睁睁看着那一枪出去对方应声而倒,正有点儿懵,听到方谨问话才反应过来,立刻从袖子里拿出蓝牙耳麦带在耳朵上调整了下音量。

对面传来沙沙的电流声,紧接着是人走路、交谈和大声喊叫着越南语。阿肯听了会儿,猛然抬头肯定道:“找到了!目标人质在船舱控制室,我们的人正准备把他带走!”

方谨点点头,大步跨过翻倒的椅子,在满地枪战留下的硝烟中向大门走去:“柯文龙知道顾家翻脸,肯定会先去控制室抢人质,然后抢救生艇逃走。顾名宗要在这条船上彻底解决柯文龙的性命,别让他跑了。”

阿肯“是”了一声,立刻招手下令自己的人跟上。

不远处钱魁也正走过来,刚巧听到顾名宗三个字,突然微微一愣。

——不会吧,怎么突然开始直呼顾总的名字了?

他偷眼一瞥方谨的侧脸,却见他面沉如水,毫无表情,眼底黑沉沉的看不到一丝光。

不知为何钱魁眼皮突然跳了跳,似乎有种不安的预感从心里一掠而过,但当时紧迫的环境却又容不得他细想,只得加紧脚步跟众人冲出了满地狼藉的大厅。

·

与此同时,另一艘船上。

顾远身体动了动,紧接着缓缓睁开了眼睛。

苏醒时有那么一瞬间他意识完全空白,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整整过了好几秒钟他才渐渐恢复清醒,脑海里骤然闪过一些凌乱破碎的画面。

雨夜,办公室,他失去理智狠狠打到方谨脸上的一巴掌,以及满地触目惊心的鲜血……

……是方谨把他弄晕的,他要干什么?

顾远眼睁睁看着天花板,突然意识到房间在微微摇晃,紧接着发现卧室的摆设有点眼熟,既不是自己家也不是顾家本宅,而是——

顾远脑海中隐约闪过一个不祥的猜测,猝然翻身下床,奔到窗边一把拉开窗帘,触目所及果然是蔚蓝色的大海!

——方谨把他弄到本来应该启程去接柯文龙的船里,然后开到了海上!

顾远突然荒谬地意识到自己可能被绑架了,绑架犯竟然是他半个月前刚刚买了戒指想要求婚,想要白头到老共度一生的人;而这个人不仅和他亲生父亲有着非常一般的关系,还用麻醉剂把他迷昏,然后带来了茫茫大海中央。

顾远微微喘息,片刻后用指甲用力掐住掌心,藉以痛苦让自己勉强定下神来。

顾名宗和柯家关系不对,而这次竟然一反常态愿意邀请柯家上门,顾远其实早就有点心存疑虑。只是柯文龙对此事态度异常积极,而且亲自向他大力作保,顾远才暂且按捺住了往深入里调查的想法。

然而,凡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顾远毕竟是按太子标准教育了十多年的人,就算有柯文龙的保证也不会掉以轻心——临行前他做好了一切安保措施,预防爆破、安排救生艇,精心挑选了最可靠的亲信,甚至都打算好在上船前宁愿撕破脸都要令顾名宗派来的随行人员解除武器;可以说是找不出任何纰漏的了。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下手的是方谨。

只有对方谨他是毫无防备的,也只有方谨,能轻而易举就让他当头栽倒。

更可怕的是,在柯文龙亲自上门拜访顾家这么敏感的骨节眼里,作为跟顾名宗关系……很不一般的方谨,突然下手把他迷晕,然后带来这艘本应和柯文龙会合的游艇上,这其中暗藏的危险意味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难道顾名宗要对柯家下手,派方谨为第一枚棋子?

那么方谨从一开始接近他,又是为了什么?!

顾远咬紧牙关,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如同被毒蛇狠狠咬下,锋利的毒牙扎透血肉,毒汁混合着血液纵横流淌,让他痛得五脏俱焚。

然而在那痛恨中,又有一丝绝望的爱缓缓渗透而出,在脑海深处无声而肆意地嘲笑着他。

——多么弱小,多么可笑。

他愚蠢的爱和热情,也许从头到尾都只是一场荒唐的笑话。

顾远颤抖着呼出一口炙热的气,连鼻腔都被烫得发酸。片刻后他闭上眼睛定了定神,转身想找点防身的东西好摸出去看看情况,突然瞥见床上被掀开的被子里,露出一个黑色的角。

顾远走近一看,瞬间瞳孔紧缩——那竟然是一把枪!

是他随身不离的勃朗宁MK3!

有谁会迷倒绑架了一个人,再算好时间让他醒来,往他手边放一把枪?

顾远拿起MK3拆开弹夹,十三枚子弹填充得满满当当,枪膛里还卡着一枚首发弹,标准的高火力配置。他掂掂枪身,又试了下瞄准镜,心说这是谁放在这里的,难道是自己的手下摸上船来看解救不成,偷偷藏把枪在这里给自己备用?

不可能,这也太蠢了,而且被发现的机率太高。

那难道是方谨?

上一刻才因为剧痛而痉挛麻木的心脏,此刻突然又飞快掠过一丝难以言喻的希望,仿佛沙漠中渴到极点的旅人幻想着下一步就能遇见绿洲。

那隐秘又疯狂的渴望让顾远简直倍感讽刺,他用力深吸一口气,狠狠把不合时宜的情绪都按了回去,持枪走到门口。

外面的情况可能很危险,但不管发生了什么,他都一定要联系上柯文龙,再亲自找到方谨问清楚这所有的一切。

·

咔哒一声轻响,顾远打开了门,侧身向外窥视。

这艘游艇本来就是他的,内部结构他当然非常熟悉。主卧外是一条走廊,尽头顺着楼梯通向甲板,甲板上又有控制室;这么乍眼一看只见外面空荡荡的,别说人了,连只老鼠都没有。

顾远微微皱起眉,十分谨慎地侧身而出,贴着墙站了一会儿,确定没有动静之后才近乎无声地向楼梯走去。

海潮声隐约传来,空气中带着海水特有的咸腥。顾远紧贴墙壁上了楼梯,上甲板前先探头扫视一圈,只见甲板上也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不见,远处控制室的大门倒是半开着。

——人都上哪儿去了?

顾远又向甲板外一望无际的海面看了看,内心的危机感陡然加重。

这船肯定不能自己从码头开到海面上来,但如果船上的人都已经走了,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去天王星号跟柯文龙会合了,那么现在游轮上的情况……

顾远眯起眼睛,身形如猎豹一般跃上甲板,落地几乎没发出任何声音。

他起身而立,下一秒脑后疾风掠来,紧接着喉咙一紧!

——偷袭!

顾远还没来得及举枪,勃朗宁就被偷袭者使劲撞开,与此同时脖子被人从身后死死卡住,半点声音发不出来,全身血液瞬间冲上头顶。

那真是能把人活活掐死的力道,几秒钟内顾远眼前发黑,但紧急关头头脑却异乎寻常的冷静,抬手“啪”一声抓住卡着自己脖子的手肘!

他的手指如铁钳一般,深深陷进偷袭者健壮的手臂肌肉里。下一秒顾远硬生生将他肘关节一掰,脚步错位借力直甩,就像过肩摔口袋一般,狠狠将偷袭者越过头顶当空摔了出去!

轰隆——!

来人重重摔倒在地,但也相当强悍,下一秒就地打滚而起,当即就飞窜出去夺甲板上那把勃朗宁MK3。

他动作已经很快了,但转瞬之际顾远速度更快;只见他闪电般横身挡在偷袭者面前,直接伸手抓住衣领,重重一拳将那人直接打飞了出去!

顾远的手劲岂是开玩笑的,一记重拳足足两百公斤力道,那人就算是头犀牛都未必能吃住劲。只见偷袭者当空飞出去数米远,轰然一下砸在甲板上,翻滚了两圈才勉强摇摇晃晃爬起身,刚要抬头冲回来,刚举步就哇地喷出一口带碎齿的血。

“……!”那人用越南语大骂一句,抬头一看,只见顾远早已举枪对准了他。

“不准动,”顾远冷冷道,“把手举起来。”

“……”那偷袭者穿一身潜水服,明显是东南亚人长相,看着黑洞洞的枪口迟疑了片刻,缓缓举起手:“你……你这人,抗药性倒好,这么快就醒了……”

他说话也是越南华裔讲粤语的口音,顾远眉心微微一跳,接口用粤语问:“你是什么人?谁把我绑来这里的?你们想要什么,钱?”

那人却露牙一笑,那笑容在他满是鲜血的脸上看着非常古怪:“我们想要钱,却不要你的钱。老板说啦,把你带来这里就行,让你自己去香港……”

“我去香港干什么?”

那人正要说话,突然从海面上传来一阵马达声。顾远眼角余光一瞥,只见不远处正驶来一辆小型快艇,驶近后才发现上面赫然是他绝对想不到会出现在这里的两个人——顾洋和迟婉如!

这简直太搞笑了,刹那间顾远心里只浮现出一种感觉,那就是荒唐。

“我的任务完成啦,你去香港吧,大少爷!”那人又咧嘴一笑,不过笑容牵动了脸上的伤,又赶紧嘶了一声捂住嘴角:“——妈的,你这人下手太狠了,你一定会有报应的!”

顾远厉声喝道:“到底我去香港干什么!谁雇的你,是不是方谨?!”

“大——哥——!”这时远处顾洋在海面上没命地嘶吼起来:“救命啊,大哥——!救命啊——!”

顾远转头一瞥。

就在这分心的刹那间,只听那越南人丢下一句:“船就留给你啦!”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纵身扑到船舷边。顾远二话不说,回头举枪一个点射,然而越南人已直直跳下船去,子弹擦着他的身体呼啸而过。

顾远瞬间冲过去一看,海面哗然水花四溅,那人竟然就跳进海里去了!

“妈的!”顾远再能克制都忍不住爆出来一句,抬手对海面就是砰砰两枪。然而片刻后海面并未有血迹飘上来,想必那人水性极好,下海就已经游远了。

“大哥!大哥帮帮忙!”船舷另一侧,顾洋已开着快艇驶到游艇近前,声音极度嘶哑以至于都有点尖锐了:“快,求求你!我妈脱水了!”

顾远只得转身去游艇另一边,只见迟婉如果然坐在快艇上,面色灰白冷汗涔涔,头发凌乱得一塌糊涂,全身上下异常狼狈,看上去足足老了十岁不止;顾洋的精神倒还行,但也脸色发青嘴唇干裂,嘴唇上凝固着一块块干涸的血迹。

顾洋竭尽全力伸出手,然而顾远却没接茬,只问:“这是怎么回事?”

“……”顾洋愣了愣,放下手苦笑道:“你以为我就不想问这是怎么回事吗?我昨晚才得到消息说我妈触怒了父亲,已经被关了好几天,都不知道成什么样儿了。我急匆匆赶回去求情,结果连父亲的面都没见着,莫名其妙的也被关起来了……我还以为是上次你车祸事发,父亲要找我妈算账,就打电话找你求情来着?谁知电话打到一半,突然几个越南人破门而入,什么都不解释,就他妈的硬生生把我俩抓起来往外走——”

顾远眉梢一挑:越南人?

难道此刻顾洋出现在这里也是事先安排好的?

但安排这出大戏的目的是什么,以及幕后推手到底是谁,方谨还是顾名宗?

“我们被绑到码头附近的仓库里等了一夜,今早才有个越南人把我们领上快艇弄过来。结果就刚才离这不远的地方,那人突然就他妈跳海了,跟你刚才那人一模一样。”顾洋的神情极其疑惑而无奈:“我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又没有海图,我妈一晚上没吃没喝还有点脱水,正束手无策的时候就看到你的船在这里——怎么你也是被越南人弄过来的?我艹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是,我也不清楚。”

顾远对方谨的事情不欲多解释,只简短回答了这一句,这才伸手把顾洋从快艇上拉了过来。

·

迟婉如已经意识昏沉了,她憔悴得太厉害,连神志都有点恍惚,嘴里一直喃喃说着什么,然而却发不出半点声音。顾远在控制室里找到一箱矿泉水和几袋饼干,拿过来分给了他们,顾洋自己先不吃,立刻给他妈喂水喂东西,足足过了好几分钟迟婉如才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妈!”

迟婉如半死不活,涣散的目光从顾洋身上移开,缓缓落在不远处警惕而立的顾远身上。

半晌她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光,似乎脑子又活了过来,沙哑道:“大少——”

在二十多年的交锋中顾远已经对迟婉如这个人的手段和心机十分了解了,当下连开口的机会都没给她,直截了当就打断她问:“——你做什么触怒了顾名宗,搞得他要杀你灭口?”

“……”迟婉如大概没想到他竟然一下抓住了所有问题的核心,足足愣了好几秒,才骤然摇头讽刺地笑了一声:“大少,我要是你,现在就立刻想办法赶去海王星号。”

顾远心中霎时咯噔一声,表面却不动声色:“这话怎么说?”

“顾名宗要杀你外公,我亲耳听见的,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被关起来?”迟婉如顿了顿,向空荡无人的甲板左右看了一眼,笑道:“你要是不信的话,想想看你那个助理方谨在哪里?——我告诉你,顾名宗就是把杀柯文龙的任务交给了他,连刚刚走马上任的安保总管钱魁都派出去帮忙了……”

仿佛最坏的猜测瞬间得到证实,那一瞬间顾远的脸色终于微微变了。

他久久没有呼吸,只死死盯着迟婉如,那眼神如孤狼般凶狠锋利,甚至让后者下意识向后缩了一下。

“……为什么是方谨,”良久后顾远轻声问,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硬生生逼出去的:“为什么顾名宗突然要杀柯老爷子,为什么偏偏要派出方谨?”

迟婉如挺了挺胸,但那强撑气势的动作在顾远面前其实显得更加苍白、虚弱而没有底气。她大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懊恼之下语调便微微有点难以控制的讽刺:“你不知道吗顾大少?你那助理方谨从小就是顾名宗亲手带大的,心腹中的铁杆心腹,现在是顾名宗的情人——”

“他都给你当了一年多助理了,怎么,你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件事吗?”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7章 方谨悍然拔枪喝道:“动手!” 下一章:第39章 仇恨循环往复,无从化解,只能带到生命的最后一天
热门: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皓衣行原著小说) 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 大王饶命 雪中悍刀行 最强狂兵 天骄战纪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秦苒程隽 酒神(阴阳冕) 第一序列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