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龌龊的真相,就这么猝不及防摊开在了顾远面前

上一章:第35章 对戒在顾远难以置信的注视下形成了四个篆体字 下一章:第37章 方谨悍然拔枪喝道:“动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夜幕初降,即被闪电划破,沉闷的滚雷翻过天际之后,大雨终于倾盆而下。

办公室里没开灯,只有电脑荧光冷冷地闪着,映在方谨毫无表情的脸上。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门咔哒一响,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推门而入,见到方谨顿时愣住:“什么人?你干什么?”

方谨按下print键,打印机开始刷刷吐纸。他在男子震惊的目光中从容起身走向打印机,淡淡道:“——薛律师。”

“保安!保安!”男子扭头往外跑,就在这时外面走廊上却闪出一个黑影,迅速将他扭住捂上嘴,轻而易举推进了办公室。

“唔唔,唔……”薛律师不住挣扎,按住自己的人却明显训练有素,铁钳般的手让他毫无任何挣脱的可能,因为缺氧脸色迅速涨红又铁青。

方谨打了个手势,那人捂嘴的手稍微放开,薛律师立马狼狈不堪呛咳起来:“你……咳咳咳!你是什么人,干什么的?别伤害我,如果要钱的话尽管开口……”

“钱,”方谨从持续工作的打印机上拿起一张张纸拢齐,声音中透出一丝隐约的自嘲。

“你是顾名宗的御用律师,协助他签署了公司股份、管理权、固定资产及基金会等各项遗产公证,应该知道那总共价值多少钱。你觉得我还会缺钱?”

“方……方谨,”薛律师恍然大悟:“你是那个方谨!”

机器终于将长达几十页的遗产指定继承书打印完毕,方谨将厚厚一叠文件装订好,回头对薛律师笑了笑。那一刻闪电从他身后的窗口照射进来,将他半边脸映得惨白发光,但轮廓却又透出夺目惊心的深刻和冷俊。

薛律师当初起草遗嘱时,曾经好奇过这个叫方谨的助理是什么人,能年纪轻轻就被顾名宗亲自选定为其商业帝国的继承人——现在他亲眼看见了,却只感到极度的重压和心神俱慑的恐惧。

“掌握着这么大的秘密,应该更小心才是。记住薛律师,在用到这份遗嘱之前把它换个更隐秘的地方,别再被人看见了。”

方谨转身向门口走去,头也不回地一摆手——薛律师正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就只觉得脖颈突然一阵刺痛。

他身后那人从怀里掏出针剂,一滴不剩全注射进了他的血管。

转瞬间薛律师连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扑通昏睡过去,随即被拖到了办公桌后。

·

方谨走出律师事务所,马路边停着一辆加长黑色雪佛龙。他身后的人撑着伞紧走几步拉开车门,方谨一低头钻了进去。

“三百万定金已经打到中间人账户,尾款等委托任务完成后24小时内会打出去。”方谨坐到宽大的后座上,随手擦去文件上淋到的雨水,又问:“说好的人呢?”

雪佛龙里坐着几个人,刚才那个男子收伞上车,语调带着明显的地方口音:“中间人说收到啦老板,您打钱很准时啦!人我们也带来了,幸亏我们有路子能找到这样的人,他的酬金可得麻烦您另算,可老贵了!”

方谨点点头,只见前座有人回过头对他一笑。

车外昏暗路灯的映照下,这人的五官、神情都无比熟悉,除了略有轻浮凶狠的气质完全不似之外,起码有七八分像顾远!

方谨已经有半个月没见到顾远了,虽然知道面前这张是假脸,但心脏还是骤然重重一跳。

“看看这技术,跟您给的照片有哪不一样?人家祖祖辈辈都是干这个的!整个东南亚鼎鼎有名!也是您给钱实诚,我们才愿意下力气去联系他!”

男子不住夸口,方谨却抬起手,示意他停下。

“明天一天,我不管你平时出场是什么价,明天结束后我都给三倍。”方谨看着前座那个假顾远,在对方喜出望外的目光中淡淡道:“但如果活儿砸了——我不仅让你祖祖辈辈的招牌也跟着砸,我还让你从此再没子孙能往后传,明白吗?”

那人一笑,操着浓重的粤语口音道:“我明喇!”

方谨这才点点头,转向那雇佣兵头子:“还有件小事要让你去办。”

他撕了张纸,刷刷写下一串地名,道:“这个地方关押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看着四十岁左右姓迟,男的二十多岁是顾家二少爷。你派人把他们接走,明天快艇送到我们办事的地点,剩下我再安排。”

雇佣兵头子接过纸看了眼,随手递给一个手下:“去把活儿办了。”

那手下极其精悍,想必平时行动早有默契,直接带着几个人淋雨下车往远处走去。他们肯定还有人手在附近接应,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雨幕里。

方谨的目光从车窗外收回来,不由自主望向前排,落在那张和顾远无比相似的脸上。有好几秒钟时间他几乎出了神,尽管理智知道是假的,感情却有种难以遏制的酸涩和痛苦,犹如针扎一般,浮现在内心最无法设防的地方。

“老板?怎么了?”

假顾远一说话,神态和声音就暴露出来不一样了,方谨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你在想什么呢?假的就是假的。

连那点虚幻的影像都不能割舍的自己,简直软弱得令人厌恶。

“……我们该动身了,”方谨睁开眼睛望向雇佣兵头子,瞬间他又恢复了那冷静、慎密、无坚不摧的态度,说:“去远洋航运。”

·

闪电轰然劈下,将半个走廊映得雪亮。

顾远匆匆走出电梯,头也不回对手下人道:“你们在这等着!”

他砰地推开办公室门,径直走到书桌后拉开抽屉,一把抓起那个已经被锁了半个多月的牛皮信封,双手都在微微发抖。

他从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天。

无数若有若无的直觉,若隐若现的线索,让前后事件串联成一个荒唐无比的猜测,剧烈烧灼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他从没想到自己还有如此濒临崩溃,暴怒,无法控制的一天。

顾远活生生扯断了封住文件袋的装订线,哗啦一声里面的照片和材料倒出来滑了满桌。顾远颤抖着手指拿起最上面的一张,是房屋产权书复印件。

方谨之前住的那套公寓,产权人赫然写着三个字——

顾名宗。

顾远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慢慢坐到椅子里的,他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恍惚中只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扑通,扑通,扑通。

血流一下下冲击太阳穴,发出鼓点般强烈又急促的敲击。

顾远轻轻放下产权书,许久后又拿起下面几张印了照片的纸。

首先映入他眼眶的就是少年时代的方谨,约莫十八九岁,正低着头从飞机上下来;顾名宗一身西装革履走在他身边,看样子像是要去参加什么会议,在视线很难注意的阴影中,他的手正抓在方谨胳膊上。

照片下是时间和拍摄地点注脚,显示数年前,德国海德堡。

紧接着几张照片都是在德国,几乎都是海德堡,也有些在慕尼黑。照片上大多数只有顾名宗和方谨两个人,有去看球赛的,有共进晚餐的,有在马路上一前一后漫步的;下面都有时间和地点注脚,甚至还有“顾名宗留影”等字样。

其中有一张照片,是方谨站在一栋带独立花园的小别墅前,正轻轻关上精美雕花的铁栅栏门。微风从他年轻的脸上拂过,刘海略微扬起,露出柔和沉静的面部轮廓;他低垂的眼睫异常清晰纤长,隔着好几年的岁月和黑白的影像,都能感觉到那柔软的质地。

然而下面附着这栋德国别墅的地址和购入合同。

购买人是顾名宗。

顾远松开手,所有纸张无声无息飘回桌面,他深深陷在扶手椅里。

事实就像一记冷酷的巴掌,迎面扇在他脸上,顾远甚至听见了那重重的一声——啪!

剧痛混杂着讽刺,犹如毒蛇般一圈圈盘旋而上,将毒液注射进剧烈痉挛的心脏。

——那个男人是顾名宗。

是他那有权有势说一不二的亲生父亲。

所谓品学兼优被资助,所谓年轻精英被总公司聘用,都是覆盖在肮脏肉体之上的华美锦被,只要伸手掀开,便能看到里面触目惊心的真相。

顾远胸膛剧烈起伏,发出粗重如受伤野兽般的呼吸声。他突然又想起那天在卧室门外听见的呻吟和喘息,一声声的,就那么毫无保留灌进他的耳朵,电流般鞭笞在每根中枢神经上;当时他差点就推门进去了,只差一点点,就能推门进去看到所有龌龊的一幕。

然而他没有。

顾远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求时光倒回那一天,让他打开那道门。

让他在故事的一开始就独自走开,不要等他献祭般奉上所有的热情和爱意之后,再发现那是通向地狱的深渊。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昏暗中顾远如同凝固的雕塑,铃声从响起到挂断,他都没有任何动一动手指去接通的意识。

然而几秒钟后手机铃声再一次响起,很有不被接通誓不罢休的气势,在空旷的办公室中响个不停。

顾远终于低下头,只见手机屏幕在黑暗中一闪一闪,上面赫然显示着:顾洋。

“……”顾远终于接通电话,嘶哑道:“喂?”

“大哥你在哪里?你能过来一下吗?出事了,父亲把我和我妈都关了起来,我们在……”

顾远整个意识就像岩浆般滚热、焦躁而迟钝,半晌才打断:“等等,你说什么?谁关你?”

“不知道为什么父亲突然翻脸要关我妈,我赶去求情的时候已经太晚了,父亲连我也一起——”顾洋的声音在电话那边断断续续,因为情绪激动和信号不足的原因,要听清楚非常困难:“大哥拜托你过来救个场,我知道我妈对不起你,你这次能过来咱们以后有事都好商量……我怀疑父亲要杀我妈,你动作快点……”

顾远的理智一点点恢复,“你在哪里?”

“哦,我在——”

手机那边传来轰然一声巨响,仿佛是门板重重撞到墙壁又反弹回去的声音;紧接着迟婉如的惊叫响起,脚步声轰轰传来,顾洋似乎叫了句:“什么人?!”紧接着就没声音了。

“顾洋?”顾远霍然起身,喝道:“顾洋?!”

通话猝然断掉。

顾远立刻回拨,然而电话那边却只传来冰冷的电子音,片刻后转到了顾洋的语音信箱:“您好,这里是顾洋,请留简讯及回电方式,我会尽快回复你……”

“到底怎么回事?!”顾远重重按断电话,突然只听门外一个声音淡淡道:“顾名宗要杀迟婉如。”

顾远猝然抬头,只见方谨正站在门口。

昏暗光影中方谨的身影削瘦,声音沙哑,一侧肩膀轻轻靠在门框上;他似乎淋了些雨,鬓发贴在雪白的侧颊上,衬衣勾勒出非常清瘦而又优美的身体线条。

顾远死死盯着他,半晌才缓缓问:

“你怎么在这里?”

他的声音乍听平静,仔细听来尾音却带着奇怪的颤抖。

方谨并没有回答,很久之后轻轻走来办公桌前,低头看着满桌面上铺着的资料和图片。

从顾远的角度看不到他脸上是什么表情,只能看见头微微垂着,脖颈连接到肩膀的后背的线条流畅修长;明明是很赏心悦目的一幕,肌肉却有着奇怪的僵硬,仿佛曾经在坚冰中冻得异常苍白僵冷。

“你都知道了。”

只是五个字而已,却像是血淋淋的刀锋裹挟厉风,将两人之间的空气都活生生斩断。

顾远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能这么恨一个人——强烈而扭曲的爱恨纠结在一起,就像硫酸活生生烫过喉管,让他呼吸时鼻腔都带着炙热酸烫的气息,说话声音嘶哑变调得连自己都难以想象:“——全都是真的?”

办公室里一片安静,大雨哗哗浇下,冰冷的雨滴噼里啪啦打在落地玻璃窗上。

更远处,城市迷离的灯光在雨中化作一片朦胧不清的海洋。

方谨终于微微抬起头看着顾远,说:“真的,但已经结束了。”

顾远冷笑一声,那真是从心底里发出的冷笑:“所以你刚来我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是顾名宗的人了,你为我工作的时候,其实另一边还是顾名宗的情人,是不是?!”

方谨沉默良久,说:“是。”

顾远紧紧咬住后牙,半晌才从齿缝中一字一顿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方谨眼底无法控制地慢慢涌出泪水,但在黑暗中,那细微的水光没人看得见。

“……我真的是没其他办法……”

他的声音因为哽咽而显得十分怪异,很久后才勉强忍住颤栗:“我真的爱你,顾远……”

我爱你。

这三个字如鞭笞般狠狠打在顾远耳膜上,连同他跪地奉上戒指的那天,那句“我只想和你保持现状”一起,混合成暴烈的火焰,瞬间呼啸着烧遍了他所有的理智。

顾远根本没意识到他在做什么,他简直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抬手就是狠狠一耳光!

——啪!

手掌触及脸颊,发出重重的亮响,方谨瞬间被巨力撞得摔倒在地!

咣当一声闷响,方谨倒在地上,刹那间眼前阵阵发黑,耳膜里只有嗡嗡的声音。

他口腔完全麻木没有任何知觉,直到好几秒后,痛苦才慢慢浮现到神经表面,千万根针同时扎进脸颊的剧痛让他死死抓住了地毯。

在这种时候他竟然都下意识知道自己的样子太狼狈了,他想站起来,想起码能直立着来面对顾远,然而刚起身就感觉一股腥甜直冲鼻腔和喉管。

他抬手捂住鼻腔,但根本来不及——下一秒鲜血几乎喷涌而出,然后哇地一大口血,就这么直接吐了出来!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5章 对戒在顾远难以置信的注视下形成了四个篆体字 下一章:第37章 方谨悍然拔枪喝道:“动手!”
热门: 神级奶爸 总裁爹地超给力 神医嫡女 最强妖兽系统 青龙图腾 银河帝国之刃 大魏宫廷 莽荒纪 异世邪君 凤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