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顾远从椅子上起身,单膝跪下,从裤袋里摸出了深蓝色的戒指盒

上一章:第33章 如果只有这种痛苦能持续到永远就好了 下一章:第35章 对戒在顾远难以置信的注视下形成了四个篆体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会堂大门打开,顾名宗大步走了出来,身后翻译、助手及安保纷纷跟上,穿过金碧辉煌的旋转门走了出去。

台阶下车队前站着几个随从,有个心腹大步迎上前,递过来一本薄薄的文件夹。

顾名宗接过来翻开,首页就是两张有些模糊的放大黑白照——一张是车水马龙的正午街道上,方谨一手放下白菊一手捂住鼻梁,鲜血正源源不断从指缝间满溢出来;另一张是数日后,方谨从医院门口走出来,手中提着一个装着药品的塑料袋。

顾名宗看了很久,合上文件夹淡淡道:“知道了。”

安保打开车门,顾名宗坐进车里,只听那个心腹又低声道:“另外还有一件事顾总。刚才您在里面开会的时候,香港柯家打电话过来说有要紧事,是柯文龙老爷子亲自打的……”

车里一片静寂,顾名宗闭目养神。

过了会儿他突然道:“电话给我。”

手下人递过手机,顾名宗找到来电记录反拨回去,不一会儿对面响起了一声衰老的:“喂,顾总?”

“柯老爷子,”顾名宗笑着问:“柯家有什么要紧事,劳动您亲自打电话来找我?”

电话那边静了静,随即响起柯文龙冰冷嘶哑的声音:

“顾总,当年的事你我都心知肚明,这么多年来也都相安无事,但你前段时间派人惊扰顾远他父亲就太过分了!你的人在疗养院外游荡,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如今倒越发得寸进尺,是真以为我能一直容忍下去吗?”

顾名宗笑道:“哦,我派谁惊扰大哥了?”

“你指给顾远的那个助理,其实是你的心腹手下对吧?他进疗养院去是为了什么,给你大哥送饭不成!”

顾名宗伸手拿起那本文件夹,再次翻开。

照片后其实还有几张纸,密密麻麻记载着有些方谨的动向和信息,但顾名宗并没有看。他眯起眼睛盯着照片上那个年轻人,灰暗的天空下,他在早已不存在的灰烬前放下一束白花,黑白图像上面孔冰冷毫无血色,几乎湮没在一身黑衣,和更远处灰影憧憧的背景里。

“——柯老爷子,”顾名宗突然道,“咱们来把这件事彻底解决一下吧。”

“……你说什么?”

“这么多年来两家人摩擦不断,我步步提防,你也撑着气不敢在我之前死,想必都累了。不如你把大哥带到大陆来,我们坐下来彻底把这事说开,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我不用防着你,你也不用算计我,彼此都清净,如何?”

柯文龙沉声道:“你想怎么样?”

“我想彻底解决你手上这个人形炸弹。”

“呵呵呵……”柯文龙讽刺的声音笑起来,“想要你大哥的命,你拿什么来换?”

顾名宗淡淡道:“顾家百分之八十的家产。”

电话那头瞬间就顿住了。

一阵长久而僵硬的沉默后,柯文龙终于再次开了口:“你是认真的,还是说说而已?”

“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柯老。顾洋没有当继承人的素质,而顾远无论是不是我生的,他的资质都放在这里。如果我执意把所有东西都留给顾洋的话只会造成两个下场,一是我死后兄弟阋墙,顾洋被有柯家撑腰的顾远彻底干掉;二是柯家被逼急,鱼死网破抛出人证,凭顾洋的本事断断抗不过来自家族的压力。这两种结局最终都会导致所有家产全部归顾远所有,顾洋连性命都无法保障。”

“而我现在愿意和平的,名正言顺的把八成产业交给顾远,剩下两成归顾洋。”

“——你要知道对柯顾两家来说这都是好事,你终于可以放心闭眼,我也能保下顾洋的身家性命,同时给他留下一辈子吃喝不尽的资产。这个提议怎么样?”

柯文龙半晌没说话。

“你的确很有本事,”许久后他冷冷道,“顾远他父亲当初干不过你,真的不仅是他自己弱。”

顾名宗彬彬有礼道:“谢谢夸奖,大哥他只是运气不好而已。”

柯文龙不乏讽刺意味地笑了一声,却没说什么,转而又问:“为什么是我带人去大陆?你就不能带顾远来香港?”

“大陆这边很多产业继承手续最好在当地办,何况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柯家来G市后我让顾远负责接待你,如何?”

顾名宗的声音听不出半点勉强,柯文龙思考许久后,终于缓缓道:“关于转让产业的名目还需要再商量一下,一切谈妥后我会安排行程的……顾名宗,你最好不要跟我玩花样,现在受制于人的是你,明白吗?”

其实真正可以控制局面的人是不需要问这句话的,然而顾名宗并未说穿,只和蔼地反问了一句:“谁说不是呢?”

柯文龙毕竟在黑白两道混了几十年,内心深处似乎掠过一丝不安,但想来想去又难以说出是哪里不妥。

他毕竟老了,人老执拗,有些执念了几十年的事难以放下,固执和自信都会影响到最细微的判断。

“那我等你的消息。”他最终道,“最好别让我等太久。”

顾名宗挂断了电话。

车厢里除了车在路面行驶的声音,其余一片安静,安保人员如塑像般坐在左右两侧。

顾名宗轻轻把手机丢还给助手,说:“待会我告诉你时间地点,帮我草拟成邮件,再加上授意顾远即刻继承80%资产的初步意向书一并发给柯文龙。”

助手问:“具体是哪些资产?”

顾名宗笑了起来。

“随便写写就好了,”他懒洋洋道,“不必当真。”

·

“父亲打算把八成家业交给我?邀请外公您来大陆现场公证?”顾远站在落地玻璃窗前,语气中带着惊奇:“这吹的是什么风?”

电话里柯文龙的声音却非常平缓:“顾洋不成器,母家也扶不上墙,该给你的东西迟早是要给你的。再说转到你名下不代表现在就交给你打理,只是名分定了,以后继承权不会出问题而已。”

玻璃墙上映出了顾远微微眯起的眼睛。

“——怎么突然会讲起这个,还是通过您来说?”

“这次你差点出车祸的事,跟顾洋有关系,顾名宗不得不在乎我们柯家的想法。为此外公也向顾家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如果顾名宗再敢推诿的话,柯家一定会站在你这边跟他翻脸……”

这番说辞是柯文龙早已想好的,含意也很丰富:首先合情合理解释了顾名宗此举的原因,再不留痕迹地提到自己出了很多力,最后安抚顾远,柯家始终在你身后,将来还会为你提供更多的帮助。

然而顾远却打断了他,直截了当问:“外公,你和父亲是不是有什么私下的交易?”

柯文龙一怔,没想到顾远在毫不知情的前提下,竟然能准确推测出这一点!

“……没有,”柯文龙停顿片刻,声音更加和缓道:“只要你顺利上位,其他我还求什么?”

顾远心里那不对劲的感觉却越来越重,但对方毕竟是他外公,于是只笑了笑没接话,转而问柯家的人什么时候启程来G市。问明了大概时间和行程后,又寒暄了几句天气和身体,便客客气气挂了电话。

顾远放下手机,办公室门被人敲了两下,“进来。”

门开了,他的心腹保镖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眼熟的密封牛皮大文件袋,顾远眉梢顿时轻轻一跳。

“大少,您上次叫我们对方助理的背景资料再查一遍,”心腹毕恭毕敬递上文件袋:“在这里了,请过目。”

顾远盯着那牛皮纸袋,半晌没说话也没动作。

“……大少?”

顾远终于伸手拿起纸袋,淡淡道:“出去吧。”

手下悄没声息退了出去,咔哒一声带上了门。

顾远坐在巨大宽敞的办公室里,静静看着文件袋上密封的贴条,许久后终于轻轻把手放在上面。

只要轻轻一撕,方谨的经历和背景,便有可能就此毫无掩饰地展现在他眼前。

那个租给他房子的神秘“朋友”,那天卧室里没发出声音的男人,丢在垃圾桶里成对的玉戒,以及所有扑朔迷离、似假还真的秘密……

顾远的手指微微用力。

……真的要撕开吗?

不知为何顾远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天在香港,灿烂夜空之下,维多利亚港犹如一片璀璨的星海。夜风中方谨斜倚在天台上,一手夹着烟,侧脸在微渺的白烟中有种形容不出的魅力,和难以察觉的伤感。

他对自己道歉说对不起。

然后他说顾总,我不想和您有超出上司和下属之外的关系。

顾远的手指紧了又松,片刻后突然打开抽屉把文件袋扔了进去,然后拿出下午珠宝店里刚刚送来的东西——一只蓝色的天鹅绒戒指盒。

他把戒指盒紧紧握在手心里,关上抽屉走了出去。

·

那天下午方谨其实出去办事了,晚上本来要回家做饭,推门进来的时候却发现客厅里一片温暖的橙光,餐桌上放着蜡烛、鲜花、银质餐具,顾远正把煎锅里滋啦作响的牛排倒进雪白大餐盘里去。

“回来啦?快来吃饭。”

方谨结结实实愣了几秒,“你这是……”

只见餐桌上不仅有心形牛排,还有作为前菜的焗大虾、香槟浸生蚝和红酒炖牛舌。顾远解下围裙,露出里面早已换好的一身笔挺衬衣,回头对他一笑:“给你看看我也是会做饭的,省得你以后哭着说我欺负你,不给你吃好的。”

方谨有点疑惑,走到近前看看牛排的色泽,又看了看大虾生蚝的摆盘。

“……前菜是外卖的吧?”他终于忍不住问:“只有牛排是自己做的对不对?”

顾远一下笑场,按着肩膀把他摁到扶手椅里:“快吃你的吧,老公有钱给你买好吃的还不行吗,你知不知道这牛排在外面卖八百块一磅?”

方谨还是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今天顾远是哪根神经不对了,自己跑去煎牛排做晚饭。但前菜确实很好吃,加上顾远的手艺虽然一般,牛肉本身却是真对得起价格,拿刀切开时一层层油花细密分布在鲜嫩的肉纤维之间,唇齿间全是肥瘦得宜、余香无穷的口感,连方谨这个最近没什么胃口的人都一口气干掉了大半块。

顾远倒了两杯红酒,跟方谨碰了碰杯,说:“今天我认识你满500天了。”

方谨这才反应过来,一年多前确实是自己被派去顾远公司的时候,只是当时顾远还是个英俊冷淡、说话锋利、毫不留情的老板,而自己能平平安安当个助理就万幸了,每天竭尽全力想的都是如何让老板不对自己生气,不想炒掉自己。

方谨微笑起来,但转瞬间那笑容又被内心更深的阴霾压了回去。

顾远却专注地看着他,烛光中面孔英俊无俦,完美得不像个真人。

“以前我脾气不好,想必让你受了很多气,但我也知道很多时候错的不是你。后来我渐渐喜欢你了,就有点患得患失,总怕你多跟人说了一句话,多看了别人一眼,或者对我只是尽一份责任,其实并不完全把心放在我身上。”

“我一直说你喜欢我你喜欢我,但心里其实并不太有底。没有人能真正看清另一个人内心深处的想法,强调那么多次也只是给我自己增加信心罢了,我唯一能确认的只是自己心里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不论以后是贫穷还是富裕,是健康还是疾病,我都希望能和你一起走到生命的最终点。”

顾远从椅子上起身,单膝跪下,从裤袋里摸出一只深蓝色的戒指盒。

方谨瞳孔瞬间缩紧,只见顾远打开戒指盒,里面是两只素圈男戒并排而立。

“就算无法缔结法律关系,我还是希望能和你成为实质意义上的配偶。我们可以共享财产,权利,责任,义务,我们可以做试管或收养;我们都发誓对彼此忠诚且一心一意,就像这世上千千万万对平凡普通又白头到老的夫妻一样。”

“你愿意和我缔结这种一生的关系吗,方谨?”

方谨看着烛光中闪烁的戒指,整个人仿佛都不会动了一样,只有抑制不住的颤栗蔓延至全身。

他张开口,却发不出声音,重复几次后才竭力仰起头,似乎要让眼眶中涌出的泪水倒流回去。

顾远拉住他的手问:“方谨?”

——答应吗,方谨?

命运总是在最阴差阳错的时候把他最想要的东西扔过来,如同开玩笑一般,带着无穷的恶意,让他在难以割舍的挣扎和绝望中一次次放弃。

那些爱和希望,从来都不在它该来的时候来。

而怨恨、痛苦、离散和孤独,却永远在深渊中陪伴着自己,将一切带向冰冷苍白的终点。

“我……我不能答应你……”

方谨的声音哽咽艰难,每一个字都仿佛化作利刃,活生生撕裂喉管:“我只想和你保持现在的状态,真的不能答应你……”

“——对不起,顾远,真的对不起。”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3章 如果只有这种痛苦能持续到永远就好了 下一章:第35章 对戒在顾远难以置信的注视下形成了四个篆体字
热门: 绝品强少 斗破苍穹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恶魔法则 妖弓 怒海妖船 破云 最强上门女婿 圣墟 重生之都市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