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有事助理干,没事干助理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要管老公晚上回家时间了吗?家用不够吗?为什么晚饭不给我做八菜一汤?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顾远做好了被翻脸不认人的全套准备——他跨坐在方谨身上,虎视眈眈看着他在晨光中一点点睁开眼睫,连被迎面一巴掌打过来的心理准备都做好了。

方谨睁开眼又紧紧闭上,重复了好几次后才清醒过来,迷迷瞪瞪望着横跨在自己腰间的顾远:“早?”

顾远呆滞半晌,才警惕地翻身下床:“……早。”

方谨套着顾远昨天穿的那件白衬衣,没系扣子,呆呆地坐在床上。衬衣对他来说有点大了,柔黑的发梢隐没在雪白的衣领里,晨光中颜色素淡又调和;顾远一边刷牙一边忍不住过来亲了口,亲得他脸颊边都沾了白沫。

方谨还沉浸在早起低血压浑浑噩噩的状态中,直到顾远迅速洗漱完毕,去厨房端了杯鲜榨果汁来,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嗯哼?睡美人?”

方谨这才骤然惊醒,猛地看了顾远两秒,捂着嘴飞快下床。

顾远有瞬间产生了他要孕吐的错觉,结果跟去浴室一看,却只见他在急急忙忙的挤牙膏刷牙。刹那间顾远都忍不住笑了,撑着门框调侃:“——你害羞什么啊?怕口气被我闻见吗?要闻早闻到了,到现在才怕我嫌弃你啊方助理?”

方谨一边刷牙一边拼命摆手,不知道是在强调自己不在意,还是在掩饰心虚。

顾远哈哈大笑,站在浴室门口不肯走,用尽各种方法取笑他、调戏他,还作势要跟去看他上厕所。结果这一早上方谨洗漱得尴尬又急迫,时不时还要注意别被偷拍,等最终整理完毕坐到早餐桌前时,上班时间早就过了。

顾远衣冠楚楚的坐在餐桌后喝咖啡,拍了拍自己大腿,命令:“坐上来。”

方谨别过脸假装没听见,径直坐到餐桌对面,耳根似乎有点红。

顾远一手端着咖啡杯,一手在手机上噼里啪啦的发邮件,头也不抬地感叹道:“你太不按剧本来了方助理。人家小秘勾引完老板,第二天早上都要早早起床,化好妆做好头发,穿上性感睡衣再躺回去,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睡眼惺忪给老板来一个早安吻;然后吃早饭的时候呢,坐在老板大腿上嘴对嘴喂面包,媚眼如丝地含煎香肠,再撒撒娇在餐桌上来一发……你看看你。”

顾远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一大早上先狂奔去刷牙就算了,没有性感睡裙只能穿老板的衣服也不计较了,连早餐桌这么重要的场景地图都不知道把握,坐下来就只知道吃、吃、吃,连大腿都不晓得坐……”

方谨小声说:“你倒有经验。”

“电视里都这么演的!你对老板下手前都不知道搞点教材提高下技术水平吗?”

“……电视里第二天早上老板应该带小秘去五星级餐厅吃早餐吧?”方谨怀疑道。

结果顾远来劲了,把手机一拍,指点着桌面上雪白的大餐盘:“——你以为这桌东西是谁做出来的?你知道为了让米其林三星餐厅送外卖我花了多少钱吗?你当这半块西红柿从英国,这只鸡蛋从巴西漂洋过海不远万里来到你的盘子里有多容易么,嗯?还好意思指责我没带你出去吃?”

“……”方谨看看盘子里还剩下的半只煎蛋,真心诚意对它道:“辛苦你了。”

顾远这才作罢,不客气的点评道:“你太需要去找点教材进修下技术了,方助理,光靠脸卡你想刷我一辈子么?”

方谨借着喝咖啡的动作,极为隐蔽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心说我有靠脸卡刷你?明明是你靠脸刷我才对吧。

然而顾远不这么认为,他不承认自己有被方助理除了脸之外的其他任何东西刷到,坚决认定自己就是被肤浅的外表迷惑住的。

被肤浅外表迷惑住的顾总亲自开着他那辆奔驰SLR送方助理上班,然而早晨高峰时间并没有过去,去往公司的路上一直走走停停,闪烁的银色车身收获了行人无数艳慕的目光。方谨坐在副驾驶上,被各种目光注视得很有压力,终于忍不住问:“顾总?”

顾远冷冷道:“我发现你脸变得真快,昨天在床上还又哭又叫的喊顾远,早上起来就装没发生过一样了,现在直接拉开距离叫我顾总……你待会去公司是不是就该叫‘隔壁办公室那位我不知道名字但每月发我工资的顾先生’了?”

方谨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半晌才勉强憋出一句:“……顾远。”

“方助理,”顾远讽刺道。

然而他充满嘲讽的神情还是很英俊很好看,方谨用眼角余光瞧了半天,决定原谅他,说:“我只想问您……你哪来这么多……车,你这个月已经换了七八辆了,是不是要把税务保险等等文件都保存一下……”

这本来也在助理的工作范围之内,问一下没什么,不过顾远就像在谈判桌上锱铢必较分毫必争、誓要争取自己合法权益的战士一样,立刻找到了攻击的武器:“哦不行方助理,”他彬彬有礼道,“这辆车不能送你,因为你早上起来的表现实在太不合格了,到现在都没给老板一个早安吻——有付出才能有收获,总是惯着你不劳而获的话以后就会被你骑到脖子上耀武扬威,老板不会这么傻的。”

快哭,快哭,顾远目光往副驾驶上溜了一眼。

但方谨却没有任何要眼泪汪汪的意思,仔细看的话,他嘴角其实有点微微的抽动:“……这车不是你的吧,”半晌他终于冒出一句。

顾远没有接茬,此后一路无话。

·

直到开进公司车库,顾远踩下刹车,拉起手闸,才终于转向方谨承认道:“我找人借的。”

“……”

“我听说追求阶段要炫耀自己的经济实力才能增加赢面,所以这一辆和前天那辆宾利都是找哥们借的。不过迈巴赫和幻影都是我自己的,还有那辆卡宴,我在英国还有辆赛车你没见过。”

方谨默默看着他,半晌才吐出来一句:“……我不介意。”

“我知道你不介意,没关系我目前的经济实力也足够养你跟养家。”顾远拉起他的手,仔仔细细整理好袖口,又把他袖扣拆下来重新扣了一遍抚平,才认真道:“我只是不想以后你看到别人开这辆车,就以为我公司遇到困难,连车都卖了。毕竟挺没面子的。”

方谨用同样认真的目光回视他,说:“你真的想多了。”

结果两人在停车场拉拉扯扯了快半个小时才上楼,到顶层总经理办公室前,顾远拉住方谨又整了整他的袖口,才满意地上下打量一圈,低沉道:“去吧。”

那姿态活像火车站月台告别,实际上他只是要进去离方谨一墙之隔、中间还有内窗相连的办公室而已。

方谨目不斜视拔脚就走,推门前做贼般往周围看了眼。所幸顶楼高层办公室本来人就很少,对面秘书处又没人向这边看,刚才顾远那温情一刻并没有落到任何人眼底。

方谨舒了口气,心里既高兴又有点难为情,还有点走在云端上一样虚幻的飘忽感。

上次他离开这间办公室时,心里充满了未知的恐惧和孤注一掷的绝望,甚至想过自己有可能再也无法踏进这道门;然而仅仅时隔三天,他就平安无恙的回来了,如同打开人生中一段全新的旅程。

虽然前方还有无数荆棘和深渊,也许这段幸福的时光根本无法维持多久,但至少他还有现在。

他还有眼前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点时光都是从命运那里偷来的金子,足以让他深深沉醉在美好的幻境里。

·

方谨花两小时处理完日常事务,赫然发现没有新的文件或报告进来,过去几天没来上班时堆积的事情竟然奇迹般一扫而空。

他以为是顾远这几天也比较闲的关系,就转头向内窗看了一眼,结果发现顾远正捏着下巴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看。

方谨正想着老板这两天果然没事干,怪不得也没任务布置下来……紧接着手机叮咚一声,顾远的短消息来了:“你看我干什么?”

方谨:“……”

他还没来得及提起勇气,跟顾远讲道理说明明是你盯着我看,下一条消息又叮咚而至:“是不是奇怪没有工作交给你?”

方谨略显疑惑地皱起眉。

对面办公室顾远飞快在手机屏幕上敲打,短消息一条条跳出来:“因为我把以前交给你的很多杂务移交给秘书处和翻译部了,目前还打算新招个法务来分担你一部分工作,所以你会觉得比较闲。”

“人家说有事助理干没事干助理,我觉得这个说法很不讲道理。既然晚上干了助理,白天就要让人家好好休息,压榨剩余劳动力是不道德的。”

“你现在可以在办公室睡一觉,补补眠。”

“今晚还去你家可以吗?”

方谨盯着手机,完全不知该做何回应。

半晌他终于望向隔壁办公室,却见顾远已经把脸埋在了电脑屏幕后,完全看不见了。

……他是认真的么……

他真的那么想去我家吗……

方谨迟疑了很久,久到自己都有点开始嫌弃自己的卑微和优柔寡断了,才终于深吸一口气。

他心里先预设了下被拒绝后如何回应避免尴尬,如何解释避免误会,仔细慎密把所有说辞都安排好,才调整好语气,回复了一条短信:“但我房租快到期了,去你家可以吗?”

对方谨来说这简直是从未有过的主动和跨越性的进步,消息成功发送后他盯着手机,一时愣是没敢转头往隔壁那边看。

不过仅仅半分钟后,手机屏幕上弹出了来自顾远的消息:“可以,今晚下班把你东西收拾好搬我家。”

“你终于有点勾引老板的自觉了,很好,请继续保持。”

·

结果整整一下午,顾远真没给方谨任何事情做,而且史无前例的拉着他提早下了班去搬家。

虽然他英俊的面孔上恰到好处显出了一点不耐烦,但行动却堪称积极主动——至少他从前没因为任何事情而提早下班过,甚至在号称追求方谨、天天带方谨出去吃高级餐厅的那个月里也没有任何一天提早离开公司。

他跨出办公室的那一刻整座顶楼高管层都沸腾了,尽管没人表现出来,但方谨确实可以从所有人眉飞色舞的神情、彼此互相使的眼色、以及空气中如电流般滋滋作响的愉悦情绪中,很明显地感受到这一点。

顾远站在电梯里,对方谨点了点手上那只卡地亚表,冷冷道:“我晚上预约了今早那家米其林三星餐厅的主厨特制菜单,所以你最好半小时内收拾完,破破烂烂的东西就丢掉别要了,明白吗?”

他以为方谨会讨价还价要更长时间,谁知方谨却看着他,眼神深处似乎闪动着柔和的微芒:“好啊。”

顾远挑起眉毛刚想反驳,却又被那双眼睛深深吸引住了,半晌愣是忘了要反驳什么。

他不知道的是方谨只在那套公寓里住了几个月时间,从家具到摆设没有一样东西是自己的,也没有一样需要带走。抵达后方谨去卧室收拾东西,顾远一边吃橘子,一边在客厅和厨房之间无聊地转悠,还不到二十分钟时间就只见方谨拖着一个行李箱出来,轻轻松松道:“收拾好了。”

“这么快?”

“这房子本来是租朋友的,东西也全是他的,丢在这就行了。”

——什么样的朋友把整套公寓装修好了,家具电器包括摆设都准备好了再租给你?

顾远如鹰隼般微微眯起眼睛,但紧接着又对自己摇了摇头,知道现在绝不是对这个问题追根究底的时候。

“那你自己的东西也太少了,回头再买点给你。”顾远吃完最后一瓣橘子,捏着橘皮,用脚踩在厨房垃圾桶上:“好好勾引你老板,再加把劲——回头把咱家经济大权都哄过去归你管,就能想买什么买什么啦。”

方谨终于忍不住反唇相讥:“先把别人的车还回去!”

顾远不以为然地哼笑一声,刚想说然则我追求成功了,而且我还有几辆好车,可以随时变着花样带你出去兜风——突然就看见垃圾桶里有个非常突兀的碧绿的东西。

他心中一动,弯腰把那个小玩意捡了出来。

——那是一只玉戒指。

灯光下玉质泛着晶莹的光泽,戒指外侧雕工细腻,花纹非常精巧又罕见,仔细分辨的话似乎是几个字的笔画,被刻意只雕出来了一半。

顾远打量着它,微微皱起了锋利的浓眉。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要管老公晚上回家时间了吗?家用不够吗?为什么晚饭不给我做八菜一汤?
热门: 开天录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黑莲花攻略手册 微微一笑很倾城 我在原始做代购 卖马的女人 君九龄 天才医生秦洛 盛世嫡妃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皓衣行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