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收买你背叛顾名宗要多少钱

上一章:第24章 这是他们在清醒状态下第一次好好地,认真地接吻 下一章:第26章 方谨指着照片,直截了当问:“顾名达现在在哪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金融会议结束后,顾远带着会议期间签订的几份大额合同离开香港,方谨也随之回到了熟悉的办公室环境里。

跟以往不同的是,顾远真的开始追求他了。

顾远的行动方式其实很原始——他以前从没追过人,都是公平交易钱货两清,偶尔需要感情调剂那也是对方上赶着全力配合,他只管享受情调就行。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追求,没有搁置、节奏、勾着吊着等任何技巧,只是尽全力去讨好方谨,去哄他欢心而已。

那天早上方谨下楼准备像平常一样开车去接顾远上班时,只见楼下赫然停着一辆黑色迈巴赫,顾远穿一身挺括的黑西装,成套红宝石袖扣领带夹,一手端着咖啡,一手用手机刷邮件,聚精会神又极度潇洒,只要有人路过都毫无例外侧目而视,有的走了老远都还频频回头张望。

方谨脚步一顿,只见顾远抬头向他挥了挥手:“早啊——快点,等你好久了!”

“……顾总您怎么……”

顾远向他一笑,却不回答,亲手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上来吧。”

结果这天上班是顾远亲自开车,方谨坐在副驾驶上。一路方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保持沉默紧盯路面,而顾远大概觉得车厢里那尴尬的气氛其实是暧昧与情调,因此也饶有兴味地享受着温馨一刻,直到开进公司车库后,他才拉下手闸,转头望向方谨:“以后每天早上我去接你上班,记得准点下楼。”

“……”

“今天等你太久了。”

顾远推开车门潇洒下车,而方谨在副驾座上,足足愣了好久。

进办公室后方谨才意识到为什么既然早上顾远来接他,却只买了自己的咖啡,而没给他也带一杯。

——他办公桌上正放着一盘热气腾腾的西式早餐,面包烤得酥香微黄,鸡蛋、蘑菇、培根散发出勾人垂涎的香,另外还有一杯刚做好的咖啡在精致的骨瓷杯里散发出白气。

“……顾总说,卡着时间,在你进办公室前把早餐摆好放桌上,迟了怕吃不上,早了怕凉……”新来女助理站在办公桌后,嘴角微微抽搐:“那个骨瓷杯是顾总昨晚半夜叫司机送来办公室的,英伦王室收藏级瓷器,有证书的,您可千万别打碎了……”

方谨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女助理小心打量着他的脸色,半晌终于忍不住问:“顾总是打算杯酒释兵权,还是把您养肥了好杀?”

“……”方谨默然半晌,抬手挥了挥,手心向内手背向前:“出去吧,不要跟别人提一个字。”

然而就算方谨不想让人知道,要完全瞒住也很难,因为这一切并没有结束。

早上方谨吃了一大盘实实在在的面包鸡蛋培根,撑到中午还完全不饿,开完会后想去楼下餐厅随便喝点汤,但紧接着又有一套高级餐厅外卖送到了办公室。这次是全市顶级牛排店的霜降和牛,搭配蒜蓉奶酱、新鲜柠檬和蔬菜沙拉,装在保温保湿专用外卖盒里,放到方谨桌上的时候温度一点没下降。

那餐厅工作人员甚至抱着一个小酒柜,从里面拿出一瓶红酒和一只高脚水晶杯,彬彬有礼往里倒了半杯:“这是柏图斯精选1989年份红葡萄酒,搭配蔽店的霜降和牛风味绝佳,请您品尝。”

方谨看着办公桌上这顿能顶普通员工整整半个月薪水的午餐,半晌不知要作何言语。

他望向内窗,想看顾远此时是什么表情,谁知对面办公室却空空荡荡的。女助理小心翼翼在边上提醒:“顾……顾总中午出去开会了,说不要您跟着,叫您在办公室里好好吃饭……”

然而方谨没消化完的早餐还顶在胃里,只能把牛排切了一半分给女助理。就这样他还是硬着头皮才把食物塞进去,吃完后整整一下午都觉得自己无比充实,连打嗝都带着一瓶六万人民币的昂贵红酒味儿。

·

到了晚上快下班时,顾远从外面开会回来了,一来就直接推门进了方谨的办公室,靠在门框上含笑看着他。

他一只手插在西裤口袋里,那姿态非常的英俊又不羁;浓密的剑眉微微挑起,眼神戏谑而温情,笑起来就像青春偶像剧里令人怦然心动的男主角。

方谨从没看过任何电视剧,但那一瞬间心脏竟然漏跳了半拍。

“午餐怎么样?”

“……谢谢。”方谨顿了顿,迫使自己视线重新回到电脑屏幕上:“但下次不要这样了。”

顾远却仿佛没听到,大步走来把方谨的笔记本电脑啪地按合:“别做了——今晚我有个饭局要你陪同,快点跟我过去。”

方谨本来今天只待在办公室不出去,着装就很随意,结果连个外套都来不及换就被顾远一路拉出公司,直接塞进了那辆拉风的迈巴赫里。这一路又是顾远开车,半个多小时后停在了一家地段幽静、装潢豪华的法国餐馆门口,方谨一下车,就只见餐馆灯火明亮金碧辉煌,连门童都是清一色穿着燕尾服的白人。

“这家餐厅是会员制,每天只接待八桌客人,本来今天的预定已经排满了,我费了点关系才插进来。”顾远说着走上台阶,回头一看方谨脸上的表情却有点欲言又止,便问:“怎么了?”

“……他们应该会要求正装。”

在这种等级的餐厅里安排饭局必然是要求正装的,谁知顾远却瞅着他笑了起来,说:“你不用。”

方谨略微疑惑,只听他又道:“你长得好看,所以放宽规则。”

“……”

顾远笑着拉起方谨的手,一边进门一边强行贴在他微红的耳边,低声说:“你看刚才门童都在看你,还有那个端酒的侍应生也在看你,哦那边,那个弹琴的回头了……你知道他们现在想什么吗?他们在想,哪来这么好看的人,如果是他来吃饭的话套个麻袋都欢迎光临……”

方谨用力挣脱顾远的手,面无表情地侧过头。

然而他脸颊发红却非常明显,即便来到餐桌橙黄色暧昧的烛光下,都完全无法隐藏那通红的面色。

顾远倒不以为意,熟练的点了单,又叫侍应生把他事先寄存在这里的白葡萄酒拿来。

明显所谓饭局只是个托词,这张靠着落地玻璃窗的餐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不远处室内乐队正演奏着悠扬的小夜曲。顾远坐在高大的扶手椅里,两条长腿在桌下轻轻勾住了方谨的小腿,感到对方顿时一顿:“——顾总。”

顾远慢悠悠给自己铺开餐巾,说:“这一个月我可以追求你,忘了?”

他一挑眉与方谨对视,却见方谨久久凝视着自己,目光中似乎有种难以形容的情绪,半晌才垂下目光淡淡道:“……我知道。”

其实方谨是真的很饱,他毕竟一整天都坐在办公室里,根本没什么活动消化的机会。然而这种餐厅上菜是成套的,顾远又另外加定了非常难得的海鱼,为了保持鲜美肥嫩的口感,特意只做了刺身,搭配芥末和冰渣满满一大盘放在方谨面前。

方谨用刀尖点着盘子,轻轻道:“我以为这种地方,上菜都是一点点的……”

“哦,我以前在英国吃惯了炸鱼薯,不习惯法国餐手指大一块搁盘子里就算一道菜了,所以叫他们每道菜都装满盘,吃不完你可以剩下。”

方谨:“……”

然而口味是真的不错,顾远对自己亲自选定的那条海鱼也很得意,一个劲叉起来往方谨盘子里堆。方谨本来今天就吃得很杂很油腻,被冰鲜芥末一刺激,隐隐约约就觉得胃里不舒服;又过了一会等法式黄油蜗牛汤上来的时候,方谨看着盘子里油花中的蜗牛碎块,突然就捂着嘴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

没等顾远回答方谨就大步冲了出去,直接扎进洗手间,平心静气望着水池。

几秒钟后他终于哇的一声,把芥末生鱼片全吐了出来。

顾远推门而入,愕然道:“你怎么——”

“别过来!”

方谨不想让顾远看到自己呕吐的样子,立刻开水把呕吐物冲走,又捧了把水洗脸。

然而他抬头的时候从镜子里看见顾远就站在身侧,仔细看了看还没被完全冲尽的呕吐物,皱眉问:“你对生鱼过敏?!”

方谨有点窘迫地伸手挡住水池:“没有,你别过来这太恶心了……”

“——哦,不过敏就好。”顾远上下打量他,见他吐过以后精神反而好些了,也就揭过不再提。

然而转念一想他又有点捉弄的心思冒出头,便故意斜眼瞥着方谨,慢悠悠笑道:“——其实话说回来,你要是个姑娘的话现在说不定都怀上我的小孩了,不仅不能嫌弃你,还得伺候你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方谨神情突然一顿,紧接着眼神就变了。

顾远密切注意着他的反应,本来是指望他又羞又气眼泪汪汪哭出来的,结果却看他眼底有种奇异的沉静,顿时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等等,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别脸皮这么薄,给我看一下又怎么了,我们可是连睡都睡过了的关系……”

方谨却打断了他:“我知道。”

他这个我知道,和之前回答顾远的那一个仿佛很相似,但又有微妙的不同;只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同。

顾远看着他,方谨长长舒了口气,抬眼对他微微一笑:

“您不过是开玩笑而已,我知道。”

·

那天顾远回去后琢磨了很久,似乎感觉出哪里不对,然而一个从没追过人的豪门财阀太子在这方面只能用生涩甚至于拙劣来形容。他想了半天,野兽般的直觉还是认为方谨喜欢自己,因此也就放下心来不去想了。

顾远的追求行动仍然在继续,每天开着不同的豪车去方谨家接他上班,与第一天不同的是后来每次他抵达时,方谨都已经准备停当在楼下等他了——工作狂顾总的时间观念精确到分,就算追人也不想上班迟到,因此对方谨的表现觉得格外满意。

方谨的一天三餐也是他亲手包办,每天变着花样预定不同的餐馆外卖,活生生把女助理都吃胖了一圈。不过填鸭式的喂食还是有效果的,方谨在香港时有点病态的苍白慢慢就消失了,那天顾远无意中瞥见他对人吩咐工作,那微微侧着头、把玩着手里钢笔的姿态,让人明显能看出脸颊上长了点儿肉,看起来气色很好,甚至都感觉更年轻了。

顾远坐在会议室里,看上去认真听着下属的报告,目光却透过玻璃看向外面走廊上毫无觉察的方谨,就这么看了很久很久。

一个月时间很快就要过去,然而两个人都心照不宣,仿佛谁都不会先提起那个最终的答案。

顾远对最终结果没什么疑问,他在金融高峰会议上拿到了几个特别大的工程,几乎全副精力都在公司的急速扩张和资源重整上,对他来说每天追求方谨不过是表达爱意的方式而已,并不对自己未来注定的伴侣身份造成任何影响。

然而方谨却知道,自己隐忍等待了很多年的时机,在香港之行后,就被命运之手无声无息地送到他面前。

有些事一生只能来一次。

顾远的承诺和爱意给了他下定赌注的勇气,这一把不赢,这辈子就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

夜晚KTV里喧闹异常,沿着一扇扇包厢门穿过走廊,昏暗光线中,各种混杂在一起的流行音乐穿透隔音墙壁,伴随着高歌声震响耳膜。

一个相貌平平却体格结实的中年男子,穿着普通的兜帽衫牛仔裤,站定在走廊上一间包房门前,抬起藏进人堆里一秒钟就找不着了的毫无特色的脸,仔细看了看房间号。

他推开门,下一秒走进去反手关上。

包房音响里正放着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几十年前的流行金曲在昏暗中悠扬舒缓。一个年轻人闭着眼睛深深靠在沙发里,似乎在全神贯注地欣赏这首歌,直到一曲终了才睁开眼,随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坐,王总管。”

王宇站着没动,冷冷盯着年轻人平静的侧面:“您叫我来干什么,方助理?”

方谨耐心等着他,两人在狭小的KTV包房中互相对视,仿佛有一张无形的巨口把氧气快速抽走。

许久后王宇终于在僵硬沉闷的气氛中动了动,走到方谨对面,一声不吭坐下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方谨衬衣牛仔裤,金边眼镜,双手戴一副黑色鹿皮手套,脸色似乎淡淡的没什么情绪。然而王宇知道他其实有非常厉害的一面,这个被顾名宗亲自带大的少年,并不像他很久以前以为的那样只是个懦弱又漂亮、闲来时候养着解闷的宠物。

他的身份太复杂了。

如果有可能,王宇其实不想跟这样的人对上。

“不用担心王总管,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

方谨显然看出了王宇的内心活动,但似乎没兴趣搭理,只从面前的茶几上拿起手机,打开图库调出一个录像,反手扔到他面前。

王宇看到屏幕上录像凝固的第一个画面,瞳孔突然缩紧!

“——先看这个,”方谨向后深深靠进沙发,声音非常自然又随意:“看完再告诉我,收买你背叛顾名宗要多少钱。”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4章 这是他们在清醒状态下第一次好好地,认真地接吻 下一章:第26章 方谨指着照片,直截了当问:“顾名达现在在哪里?”
热门: 狂武战帝 长生界 千秋(千秋原著小说) 神墓辰南 天才医生秦洛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美食供应商 不死者 太古神王秦问天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