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这是他们在清醒状态下第一次好好地,认真地接吻

上一章:第23章 半晌后顾远凑近,在方谨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下一章:第25章 收买你背叛顾名宗要多少钱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香港夜晚的星空被霓虹灯光笼罩,从酒店露台向下望,城市被星海般的光点覆盖,在更远的地方,维多利亚港两岸交相辉映,繁华堂皇。

海风从远处的高空掠来,瞬间拂起方谨的头发和衣领,他手指上夹着的烟头在黑暗中一明一灭。

在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各个角落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租住狭小的蜗居,乘着拥挤的地铁,每天为了一日三餐搏命奔波;也有人坐拥半山豪宅,享受豪车游艇,轻而易举一掷万金,过着人人称羡的上层社会名流生活。

方谨知道自己在这些人里应该算一个比上不足,比下又有余的阶层。他不像顾远那样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包养个小明星能甩几百万,被人请去赌场动辄一把输赢七位数;也不像很多人玩命加班,辛苦工作,拿着菲薄的薪水养家糊口还整天担心被炒鱿鱼。

他有学历有能力,有专业背景,有待遇优厚的工作,在大部分人眼里应该都是非常值得羡慕的了。

然而那都是怎么来的呢?

方谨眯起眼睛,带着深深的自嘲想自己如果没有进顾家,现在应该是个什么情况。他也许会被高利贷卖到不堪入目的地方,那种年龄的小男孩可能被折磨一两年也就死了;也许高利贷放过他,他被警察送到社会福利院去继续上学,最好的结果是读到高中毕业出来打工,在超市找个搬货或酒店侍应生之类的工作,倒也能自食其力养活自己。

方谨心里还微微动了一下:其实那也没什么不好。

超市运货工也可以一步步升迁到仓库主管,酒店侍应生干得努力说不定还能当领班呢。

方谨抽了口烟,微微咳嗽起来。

要不然再逃一次吧,他略带酸涩又随意地想。无声无息什么都不带的再逃一次,永远不回顾家也不见顾远,逃到哪个十八线小城市旮旯角落里去当超市搬运工,好好工作勤奋努力,保不准真能升职成超市小主管,也算是另一个层面上的成功逆袭了。

他这么想着,不由笑了起来。就在这时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大玻璃门被推开的声音:“方谨?”

顾远就穿着卧室里的背心长裤走上露台,似乎有点讶异地看着他:“你在抽烟?”

方谨懒洋洋道:“顾总。”

话一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情绪太过混乱听着不对劲,定了定神起身道:“顾总。”

顾远立刻就敏锐地察觉到第一声顾总听着确实不对,他仔细一看,只见阴影中方谨斜靠在躺椅上,脸色苍白得可怕,这个侧过身来的姿势显得腿特别长,身体线条也削瘦得格外明显。

顾远心跳快了半拍,随即手往下按了按示意他躺回去,自己随便在另一张躺椅侧边大马金刀的坐了,问:“晚上吃了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方谨沉默片刻,慢慢道:“顾总,我和您不是那种可以随便问这种话的关系……”

顾远刚才走来看到他的时候,只觉得他的状态很脆弱,却没想到拒绝的姿态却又如此强硬,一时倒有点意外。

“那我们总能算是朋友吧。”他反应也很快,立刻反问:“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连朋友都不想做吗?”

“……”

“在想什么呢?”顾远放缓语气问。

“……也没什么。”方谨淡淡道,似乎终于放弃了争论:“就看到那边办公楼好多还亮着灯,在想这世事真是不太公平了。有人为一日三餐辛苦奔波,有人就能像你我一样吃喝不愁,所以有点感慨而已。”

“香港的确是个容易让人产生这种感想的地方,不过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吧,硬要说我还羡慕世界首富呢,凭什么人家有几千亿我就没有?”

方谨笑了起来,这笑意在他清澈的眼底显得非常柔和:“这不能那么比。”

“那拿我身边的人比,你以为我和顾洋之间就完全公平?”顾远冷笑一声:“凭什么他花天酒地斗鸡走狗,就不用担心被父亲背后抽冷刀子?凭什么他妈活着,从小到大净给我添堵,而我妈偏偏就死了?”

方谨微微一怔。

半晌他微皱着眉头问:“顾夫人的事……您还是很介怀吗?”

“——这种事当人儿子的谁能不介意!”

顾远说这话的语气很重,或者说是方谨为他工作以来听到的最重的口气。

方谨的心毫无预兆地沉了下去。

但紧接着,顾远似乎又觉得不该在方谨面前流露出这种情绪,便转而微微一笑:“说起来我还羡慕你呢。”

方谨勉强压抑住刚才内心的不安,“嗯?哪里羡慕?”

边上没有回答,方谨转头一看,只见不知何时顾远已站起身,走到自己这张躺椅边,继而半跪在地上。

这个姿势让他和半躺着的方谨视线平齐,夜风中他英俊的面孔深情而专注,远方绚烂的星海全数映在眼底。

“我羡慕你有随时拒绝我的权力,羡慕你现在就把我的心思捏在手上,可以随意把玩,想伤害就伤害,想抛弃就抛弃。”

顾远顿了顿,看着方谨一字一句道:“连我自己都做不到这一点,所以才从心底里羡慕你。”

方谨怔住了。

他们久久对视,仿佛头顶浩瀚的夜空和脚下喧嚣的城市都化作无形,世界上只剩他们两人,呼吸和体温都缠绕在一起。

方谨喃喃道:“顾远……”

下一刻顾远覆上来,温柔而不容拒绝地吻住了他。

这是他们在清醒状态下第一次好好地,认真地接吻。炙热湿润唇舌纠缠,每一寸柔软的口腔甚至于牙齿都被尽情舔舐,气息带着美酒的微醺,在方谨的意识深处蒸腾。

他甚至都忘了要推开顾远,他忘记了一切。

那些血腥的恩怨,纠葛的爱恨,肮脏的秘密和不堪回首的往事,都在这个绵长的亲吻中化作了微渺的光,随着意识渐渐消失在远方。

……

腰侧突然一凉,紧接着顾远的手从衣底伸进来按在了他腰上。

方谨倏而清醒,猛然将顾远一推!

顾远也并没有用强,立刻抬手退后,只见方谨略显狼狈的从躺椅上坐起身,一手抹去唇角湿润的痕迹:“顾总!”

顾远却冷静地看着他:“你喜欢我。”

“你……”

“你明明心里喜欢,为什么不答应我?”

方谨的神智十分昏沉,刚才缠绵悱恻的气氛还深深浸透在血管里,让他整个人都有点发软。他勉强翻身想下去,却被顾远一手拦腰按住了,逼视着他的眼睛沉声道:“你最好回答我,方谨!”

“……我不想和您有超出上司和下属之外的关系。”

“那跟我成为情侣关系有哪里不好吗?”

方谨无话可答,两人默然对视片刻,顾远突然眯起眼睛问:“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够认真?”

“……”

“你是不是以为我把你当那些拿钱办事的人一样看待?并没有的方谨,我是因为喜欢你,才想认认真真跟你发展一段长远的关系。如果你愿意跟我在一起的话,以前包养的人我自然会全部断掉,你也必须停止和除我以外的其他人上床,我们会跟这世上的普通情侣没有任何不同,一切道德约束和行为准则都通用……”

方谨声音沙哑得几乎变了调:“……别说了!”

“为什么?”

“对不起顾总,我……”

顾远深深看着他,那目光几乎要穿过他的眼球看进大脑里,看进灵魂里去:“你是真的不想答应我,还是‘不能’答应我?”

方谨起身要走,但随即手腕被顾远一把攥住,硬生生按回了躺椅上。

“方谨,”顾远说,“你要是真有什么麻烦,哪怕被人勒索、恐吓、拍了裸照或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来胁迫,你告诉我,我都能帮你去解决。我虽然还没正式接掌顾家,但大部分事情也都是有决策权的,即便在外面也说得上话;所以你怕得要死的事情在我这未必是事,说出来我帮你出面,真的不用害怕。”

方谨不论如何挣不开手腕,绝望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的表现太异常,顾远不由狐疑问:“难不成你惹到谁了还是怎么着?”

他突然想起那天站在卧室外听到的呻吟和喘息,眼神当即一暗。

不过当着方谨的面,他脸上完全没有表现出来,甚至还笑着安抚了一句:“但你这身份也招惹不了什么有分量的大人物吧,连我都没法应付吗?——你可别跟我说是我父亲,那就太扯了,咱俩得亡命天涯才行,其他人哪怕是顾洋都没问题的。”

有好几秒间,方谨一动都不能动,只直直盯着顾远,仔细看的话他苍白的嘴唇其实在微微发抖。

顾远视线落到他脸上:“你怎么了?”

方谨胸膛起伏,却发不出声音。

他握着躺椅扶手的五指已经用力到青筋凸出的地步,甚至仿佛连指甲盖都要活生生崩断了;但那一幕隐藏在身侧的阴影中,谁也没有看清。

“……没有,”方谨轻轻说,声音乍听还是很平静稳定的:“您开玩笑了,我没有被胁迫,也没有惹到谁……”

“……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您一直是我的老板,我只是怕万一以后出什么问题……”

如果耳力敏锐的话就能听出,他那貌似平淡的声线其实很涣散,那是竭力压抑之后强撑出来的镇定。

然而他的声音沙哑,语速又刻意放缓,顷刻之间顾远并没有觉察出太多不对。

他只能居高临下看着方谨,那张不久前还一丝不挂靠在自己怀里,抱着他无助呻吟着射出来,充满着情欲和泪水的潮红的脸,此刻正煞白仓惶,毫无血色。

仿佛已经被逼到绝境,四面楚歌无计可施,就快要放弃抵抗臣服下来的猎物。

“……我给你一个月时间。”顾远终于说,“这一个月之内,你可以好好考虑要不要答应我,但我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来追求你。”

“一个月后你必须给我答复,最好是让我满意的那种——你知道是哪一种。不然我就要逼你答应了,到时候可别气哭。”

一个月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是很好的缓冲期限。方谨心里莫名松了口气,尽量直视着顾远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同意这个提议。

然而对顾远来说这是决定而不是提议,所以也并不是太关心他同意与否,只微笑着凑过去又亲了他一下。

“我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的。”他抵着方谨的额头,微笑中略带一丝得意:“就知道你肯定喜欢我。没关系,我也喜欢你。”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3章 半晌后顾远凑近,在方谨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下一章:第25章 收买你背叛顾名宗要多少钱
热门: 黎明之剑 破云 一念永恒 天才小毒妃 极品家丁 春日宴 修真界败类 临渊行 开天录 长安第一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