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半晌后顾远凑近,在方谨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上一章:第22章 因为我喜欢你,我想追求你。 下一章:第24章 这是他们在清醒状态下第一次好好地,认真地接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谨眼神微变,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

再次转向柯老的时候他已经面色如常,连说话声音都从容不迫:“原来是柯老,久仰久仰。免贵姓方,是顾总的助理,经常听顾总和我们说起您,果然百闻盛名不如一见。”

当久了助理和副手的人说起话来确实滴水不漏,柯老一听顿时笑开了:“哪有?老朽有什么值得这小子挂在嘴边提的?快别哄我这个老人家开心了!”说着一边摆手一边大笑,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只是嘴上谦虚,实则非常高兴。

他身后随从纷纷恭维,顾远也跟着凑趣了几句。不过他心思明显不在外公身上,转头就向方谨看了一眼,目光虽然隐蔽却带着难以隐藏的关切。

“我下午再来找您吧,顾总。”方谨在周围一片人声中自然地向顾远欠了欠身:“您交待的事我记住了。”

顾远别无他法,只得摆摆手示意他先行离开。

方谨大步穿过酒店走廊,墙壁两边的画框镜面映出他冰冷秀丽没有一丝表情的侧面。

顾远生母出身大家,然而这么多年来他本人一直在英国,柯家和顾家又几乎没有任何来往,久而久之人们都忘了他还有个强大的母族——香港柯家,当地码头航运领头财团,投资涉及酒店、地产、博彩等众多行业,当家人是目前已年逾八十的柯文龙,继承人是其独子,也就是顾远的亲舅舅柯荣。

这样强有力的母族,顾名宗却不喜欢顾远太过接近,为什么呢?

方谨回到顾远下榻的总统套房,穿过巨大的圆形会客厅,却没进自己那间客卧,直接去了顾远的房间。

柯家和顾家一样,早年都有黑道家族背景,但顾家从顾远出生后就开始陆陆续续洗白上岸,柯家由黑转白却只是最近几年的事。方谨一向对这些暗下的隐秘消息有着极高的关注度,他知道至今仍然有传言说柯家洗白是假的,当地黑帮每次换届选举都有姓柯的身影出没,只是暗下的传言放不到台面上而已。

如果是说法属实的话,顾名宗对柯家隐晦的不满倒是有据可依,这么多年完全不来往也可以理解——甚至,如果顾远真不是顾名宗亲生子,他这条命能被留到现在也能够解释了:因为碍于柯家。

柯文龙的独子柯荣至今尚无所出。

顾远虽是外孙,却是柯文龙唯一的第三代血亲!

方谨从文件柜中抽出顾远的电脑,输入密码打开。

顾远的电脑系统采用密码轮换制设置,很早以前他就掌握了里面的关窍。这倒不是伺机要害顾远,而是方谨作为弱势方渴望获得信息资源的心理特征根深蒂固,很早以前他就使用各种手段破译过顾名宗的系统密码,而顾远的安保系统设置和顾名宗一脉相传,拿来直接照着用就行。

他从没这样直接登录顾远的电脑,为防被发现,动作十分谨慎小心,上来就立刻登入了顾远的各个私人银行账户,同时打开邮箱以各种关键词,极有目的性的搜索他希望得到的信息。

如果柯文龙对顾远的态度这么熟稔,他们就绝不是顾家表面上互不往来的关系。

果然很快方谨搜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顾远和柯家相关信托机构、基金会的大笔资金往来,以及明达航运事件后顾远一时周转不畅,从柯家一笔拿走的几百万美金!

方谨久久不知该如何动作,他的唯一反应是:顾名宗肯定知道。

正是因为知道,他才越来越忌惮顾远,更别说顾远有可能根本不是他亲生的!

·

方谨快速擦拭键盘,将电脑外壳上有可能留下指纹的地方也都擦去,收起电脑将一切还原。

他脑子里快速掠过一系列线索——照片上神秘的顾名达,二十多年前他年轻的父母,把他买下来送给顾家的柯文龙,以及当年莫名其妙就死了的顾远生母……林林总总的线索和细节汇聚成形,突然唤起了记忆中另外一个早已沉睡的疑惑。

那是方谨少年时代曾经想过的问题,但随着年代久远而已渐渐不可考,就是——他到底怎么被卖进顾家的?

他小时候有一段时间特别不怕顾名宗,就非常天真的跑去问过。顾名宗当时给出的回答是:你父母做生意借高利贷还不上,自杀后债主把你接走,私下买卖小孩的黑市交易中像你这样的珍稀血型非常贵,因此就被卖进顾家了。

当时年幼的方谨并没有多想,因为家里还不起债他是记得的,父母好多次连夜带着他出去躲藏,最终不堪重负双双自尽的画面也印象尤新,黑市买卖小孩则是亲身经历的事。

然而这番说辞在方谨成年后再拿出来琢磨,就有了很多经不起推敲之处。

为什么人贩子卖他的时候还验血?

为什么偏偏就被卖给了柯文龙?

在他的印象中,父母自杀和自己进顾家的时间非常接近,他都不记得中间有过什么波折发生,也就是说家破人亡后柯文龙是在第一时间就把他买下来了的。那么,柯文龙怎么就能知道那么多黑市拐卖儿童中偏偏自己是珍稀血型?他时时刻刻盯着黑市交易不成?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柯文龙如此行事,可能代表了他以前有经验——

他知道熊猫血有多珍贵,他买过这样的人形血库。

方谨眼前再次浮现出那张老照片,因为这几天没事就拿出来琢磨,那画面上的每一个细节都已经深深刻进了他的脑海里。

即将临盆的顾远生母,妇产科医院,他自己的父母。

方谨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

这几天他的怀疑方向一直是自己父母年轻时和顾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渊源,然而柯文龙的介入把他的思维导向了一个新的方向——一个非常可怕的,令他毛骨悚然的方向。

只有携带Rh阴性血基因的父母,才会生出Rh阴性血的孩子。

他的血型和顾远一样,说明他的父母,有可能和顾远父母的血型一样。

也就是说,他父母也许不是自愿去那所医院等待顾远生母临盆,甚至不是自愿出现在那张照片上的!

·

那天下午顾远一直没找到方谨,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接。他怕方谨身体不舒服或心里难受想不开,吩咐手下到处去找人,却连个影子都没见到。

直到晚上会议主办方举行欢迎酒会,一身黑衣的方谨才出现在会场。

顾远看到他的第一反应是拉过来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看他脸色是不是不好,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然而转念间他又硬生生克制住了,只冷冷地看着他问:“你上哪儿去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对不起,”方谨目光低垂,并没有看他:“今天心情不太好,去酒店花园坐了一下午。”、他晚上一身黑西装黑衬衣,质地精良剪裁合体,显得人异常清瘦挺拔;全黑的搭配又反衬肤色,在酒会璀璨的水晶吊灯下泛出一种耀眼的白皙。

顾远视线仔细从他漆黑修长的眉宇、低落的眼睫和挺直的鼻梁上划过,最终落在没什么血色的双唇上,似乎难以移开。

半晌他才咳了一声,“我马上要去发言,才没空管你。你白天没好好吃饭吧?待会别跟我应酬了,自己找个角落好好吃点东西。”

方谨答了个是字。

这时候轮到顾远上前台去的时间了,方谨欠了欠身,便要退走。谁知刚转身顾远就把他拦了下来,继而上前一步,几乎紧贴着他,伸手仔仔细细扣上他衬衣的第二个纽扣。

那一瞬间他们气息缠绕,呼吸交叠,顾远英俊专注的面容充斥了方谨整个视线。

“——这样就可以了。”

顾远抬起头,两人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彼此的倒影,如同整个世界都化作遥远的静寂,此时此刻只剩下他们两人相对而立。

顾远凑近,在方谨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那其实只是个一触即分的吻,轻浅以至于只能感觉到对方的唇。然而接触的一瞬间仿佛有细小的电流蔓延整个身体,那么酥软微麻,甚至令心脏都漏跳了数拍。

“我去了。”顾远轻轻说,终于转身走向前台。

在他身后,方谨喘息着按住了墙壁,连冰凉的手指都在微微发抖。

·

金燕庭本来就是柯家产业中最豪华的酒店,为迎接这场名流云集的欢迎式,更是倾尽了全部人力物力,将酒会办得奢华尊贵、花团锦簇。各位特别嘉宾受邀发言后是自由时间,穿着燕尾服的侍应生端着各色酒盘,在人群中穿梭来去,场面一片风流和谐。

柯文龙与生意伙伴笑呵呵结束一番寒暄,转向身后随从,吩咐道:“我去一趟洗手间。”

他穿过整个酒会,进到后台酒店工作人员专用区域,里面有专门给他设立的休息室和洗手间。柯文龙毕竟年纪大了,慢吞吞方便完又去洗手,好半天收拾好一切,正打算要走的时候,突然抬眼只见镜子里映出他身后站着一个人。

——那是个年轻人,一身黑衣,身形清瘦,面容毫无瑕疵俊秀绝伦,灯光下如同冰雪雕刻出来的艺术品。

没有人能轻易忘记这张脸,何况他们上午才刚刚见过。

那是顾远的助理。

“柯老出来了,”年轻人靠在琥珀色大理石墙壁上,对手机冷漠道:“我这就去和他谈。”

洗手间很安静,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也清晰可闻:“——去。要是他有疑问,就让他来跟我说。”

柯文龙因为皱纹而耷拉的眼皮猛然一睁。

他听出了那声音,那是顾名宗!

年轻人对手机答了声是,挂上电话,淡淡道:“柯老。”

柯文龙转过身,因为上了年纪而非常浑浊的眼睛却射出锋利的光:“方助理——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两人在不到十平方米内的空间内对峙,一个是在港岛黑道上举足轻重数十年的大佬,资产无数富可敌国,跺一跺脚能让半座岛都震上一震;另一个却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势单力薄气势沉定,隐约竟然还压了前者一头。

“顾名宗总裁让我来转达您一句话。”方谨平静道,“他想问你,他费心安排好明达航运的事来历练顾大少,柯家却贸然插手,不分青红皂白就去帮忙。如此干涉顾家的教育,是对总裁如何待儿子的方式有什么不满吗?”

——如果说柯文龙刚才还疑心,那电话里顾名宗的声音可能是被人做手脚剪辑出来的,或者是用技术手段做成了变音的话,眼下他最后的一点疑虑都差不多被打消了。

明达航运背后有顾名宗策划的事,连顾远都只是怀疑而已,眼前这个助理却能一口说出这样的内幕,还清清楚楚知道柯家对顾远提供了帮助——如果不是顾名宗告诉他的,那世上怎可能还有第四个人知道这么隐秘的事?

柯文龙一贯挂在脸上笑呵呵的表情消失了,看着竟然非常阴沉:“方助理,我还以为你是顾远的人。怎么,你抱的是顾名宗的大腿吗?”

“您这话太重了柯老,我从开始就是顾名宗总裁派去辅佐大少的,自然本来就是总裁的人。”

柯文龙冷冷问:“顾名宗身边没人了?叫你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孩来跟我说话?”

方谨却沉静地看着他,说:“我免贵姓方,单名一个谨,谨慎的谨。十五年前我进顾家还是柯老您亲手送过去的,如此有渊源,您不记得我了吗?”

柯文龙愕然一愣。

“原来……原来是你……”他终于发出声音来:“果然你没死,竟然是你!”

那一瞬间柯文龙的脸色很古怪,似乎有嫌恶、痛恨、轻蔑等复杂的情绪混合起来,虽然只是一掠而过,那神情却清清楚楚的映在了方谨眼底。

“不过今天我来,”方谨仿佛没看到一样,从从容容道:“也不是仅仅奉顾名宗总裁之命,更多是为了我现在效忠的顾大少。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大少如果上不了位,像我这样的前朝臣子一定不会有好日子过,所以今天如果话说得重了点,就请柯老您担待了。”

方谨顿了顿,直视着柯文龙阴冷的目光:“——也许外人不清楚,但您和我一定都知道顾家二少是纨绔子弟,只会就花天酒地挥金如土,总裁一手打造出的商业帝国交给他是注定要完蛋的。如今总裁差不多已经认命,决定了只有大少才能当继承人;但在这悬而未决的当口,柯家却迫不及待向大少攀扯关系、暗通款曲,难道柯老您是不想让唯一的外孙顺顺利利当上继承人了吗?”

柯文龙登时呆住了。

柯家和顾远的往来非常隐秘,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知道的也没人能看出这其中的风险;而他自己虽然隐约能看出,面对投机背后巨大的利益却很难收手。

只有方谨这番话,是第一次彻彻底底的,毫不保留的把问题摊到了台面上。

顾名宗厌恶柯家,有柯家在,顾远就很难当上太子;柯家的势力越大帮助越多,就会把顾远从权力的中心推得更远!

柯文龙紧急收敛心神,他在风浪中走过了几十年,不能轻易被一个毛头小子拿住了。

“——你不过是个人形血袋,哪天叫你去死你就得去死的东西。”他居高临下盯着方谨,倨傲的神态一览无遗:“顾名宗叫你传话也就罢了,你自己又凭什么,敢对顾家的继承问题说三道四?”

方谨却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古怪的微笑。

柯文龙那恼羞成怒的反应完全在他意料之中。

这老头现在说的话,他的心理活动,以至于那浑浊老眼内的每一丝情绪变化,都在他整整一个下午的思考和推算范围之内。

——到目前为止对话没有一句白费,完全在向着他引导的方向前进。

“因为总裁信任我,”方谨轻松道:“他愿意为了我作为手下和心腹的价值而放弃作为人形血袋的价值,为此不惜花费重金和多年时间,另外找了两个人来预备为大少供血。您现在明白为什么我有底气来说这些了吗?”

柯文龙喝道:“你撒谎!顾名宗花费重金多年时间来找人备血?他绝不可能对顾远的性命这么上心!”

“总裁他只能选这一个继承人,上心是肯定的。您知道几年前顾远车祸意外需要大输血的事么?”

柯文龙直觉要打断,却只听方谨沉声道:“除了紧急调血和抽了我的一部分之外,剩余1000CC血是顾名宗总裁的。如果他不是对顾远的性命上心,又如何会这么做呢?”

柯文龙登时愕然,等回过神来便想要反驳,但又不知从何反驳起。

“……你不用再说了。”半晌他嘶哑道:“总之你说的我一个字都不相信,随便你回去怎么跟顾名宗交代吧。”

他转身想推门离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方谨在他身后冷冷道:“——柯老,您这么不信任顾总看重大少这个继承人的命,是因为当年在相同的情况下他没救您女儿,而是把我父母放走了,对吗?”

柯文龙的背影骤然一僵。

洗手间里一片静寂,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方谨微微闭住呼吸,他能感觉到冷汗正从手心上一点一滴的渗出来。

整场对话最终的导向就是在这里,然而这是一场胜算小到了极致的豪赌,所有定论都基于他毫无依据的推测——假设他的父母中有一个和顾远生母血型一致,那么临盆前去医院就有个非常合理的解释:预防难产,需要输血。

顾远生母出身豪富,医疗水平肯定是最顶尖的,之所以在最好的产育条件下还能难产而亡,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大出血,而且是因为珍稀血型而无法挽回的大出血。

但方谨父母后来显然还是活下去了的,放他们走的人只可能是顾名宗。这一点是因为,无论不满柯家也好,不满这个女人和同胞兄弟给自己戴绿帽子也好,顾名宗是最不希望顾远生母活下去的人;用大出血来借刀杀人,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放走方谨的父母,这完全是顾名宗能做出来的事。

方谨需要确认这一点。

然而他这些都只是推测,万一他想错了,柯文龙反应过来自己其实从头到尾都是在诈他,这个混了几十年黑道的老人能做出什么来是不堪设想的。

方谨紧紧盯着柯文龙的背影,这样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才见老人蹒跚着转过身,牙关咬得是那么紧,以至于布满皱纹的脸看上去都有些怪异:“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当时不在医院里。”

“如果我在的话,你以为你妈还活得下去,你还有机会站在这里跟我耀武扬威?!”

方谨内心骤然涌上一股失重感。

原来如此。

原来真的是这么回事。

他就像踩在虚空中,神智飘忽,大脑空白,全身神经都仿佛被空虚笼罩了;他知道自己明明应该伤心难过,或者愤怒不平,但实际却一点情绪都没有,一点痛苦都感觉不到。

“……那柯家爱怎样怎样吧,”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表面仿佛很平静镇定,实际却是下意识麻木的应付,他要把这出戏演完:“柯家尽管继续抓着大少不放手,等把顾总逼到底线上,您自然将知道会发生什么。”

本来这话很失水平,柯文龙根本不需要回答,或随便哼一声掉头就走也行;然而老人毕竟执拗惯了,又被方谨步步紧逼压制了整场,早就一腔火憋在了喉咙里,当即重重冷哼一声:“告诉顾名宗,他知道我知道他当年干的那些事!除非他想争个鱼死网破,否则就给我忍着,别反过来硬逼我们柯家才是!”

方谨心中重重一跳,这话是什么意思?柯文龙手上握着顾名宗的把柄?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追问,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柯文龙重重摔门走了。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2章 因为我喜欢你,我想追求你。 下一章:第24章 这是他们在清醒状态下第一次好好地,认真地接吻
热门: 暗黑系暧婚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魔道祖师 一世之尊孟奇顾小桑 佛本是道 我是至尊 庆余年 武极天下 长安第一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