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因为我喜欢你,我想追求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半晌后顾远凑近,在方谨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谨从没经历过这么久的沉寂,久到他甚至觉得,好像世界就此凝固,连时间都不会再变化分秒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听到门外顾远的声音响起,竟然非常冷静:“我知道了。”

“但你还是要出来吃饭,如果你现在不想面对我的话,我就先去开会了。”顾远又道:“虽然我还是想跟你谈谈……不过你先冷静一下,等到想好了再直接来找我。”

方谨坐在浴缸边冰凉的瓷砖上,半晌沙哑地嗯了一声。

他能感觉到顾远还想说什么,虽然隔着门看不见,但他就是奇异地有这种感觉。

“……”足足过了好几秒,顾远沉闷的声音才再次响起:“那我走了。”

脚步声渐渐远去,房门开了又关。

浴室里,方谨维持着那个姿势没动,仿佛整个人都在无形的重压中被挤成一团,血肉和骨骼在身体内部被一寸寸碾碎成腥臭的血泥。

——我想和你发展关系。

我是因为想和你发展关系才这么做的。

方谨连想都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他都不相信这话是从顾远嘴里说出来的。

他之前想象过最好的结局,就是能把那对二人平心的戒指送给顾远当贺礼,能安心待在顾远身边做一辈子的助理,在成功的时候为他庆贺,失败的时候同他一起度过困境。他知道也有上司和下属成为真正的知己和朋友,如果很多很多年后有一天顾远能对他说,我这辈子交过最好的朋友就是你,那他真是就此闭眼都无憾了。

但他没想过顾远要和他发展关系。

这比喜欢他,想和他上一次床还要可怕。

方谨紧紧咬着嘴唇内侧,感觉到鲜血顺着齿缝满溢出来,蔓延口腔吞下咽喉。

剧痛是如此鲜明清晰,却让他的混乱和焦躁奇异地得到了微许平复。

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这样,每当他精神焦虑压力过大的时候,痛苦总能给他带来短暂的安慰。那种感觉就像是提醒他自己还活着,死人是不会感受到痛苦的,只有活着的人才会。

而他一直以来追求的就是活着。

他见过太多死人,绝大多数都是死在顾名宗手上的。那些人上一秒还能呼吸能说话,能看见这个世界,旺盛的生命力比他还要活跃;下一刻就在淋漓鲜血中变成了惨白腐烂的肉,随便堆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被蛆虫啃噬成烂骨。

他恐惧变成那样,他不想死。

他宁愿鲜血淋漓的活着,忍辱偷生的活着,在强权的碾压和倾轧的夹缝中如丧家之犬一样偷偷摸摸活着,至少每一天都能睁眼看见东方初升的太阳。

——那么像他这样微不足道的蝼蚁,尚且要拼了命的活下去,顾远难道就会愿意为了他去死吗?

方谨一动不动盯着空气中凝固的浮尘,想起了自己后来见到顾远的情景。

那是他在德国的最后一年,顾家办生日酒会那个月把他接回了国——然而顾名宗这个人,短时间就已经能给人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在德国每次假期长时间相处没把人逼疯,那纯粹是因为异国他乡不在顾家那个环境里罢了。

而在顾家的那个月,每天朝夕相对,就像被强行压进密封环境再把氧气一点点完全抽尽,这过程差点没让方谨的心理彻底崩溃。

某天晚上酒会时他跑出去了,在深夜的花园的池塘边呆呆坐着,周围万籁俱寂,虫草无声,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后来他慢慢感到情绪平复下来,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却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个人站在树荫下,正动也不动地注视着他。

方谨吓了一跳,脚一滑差点没摔下池塘,就只听那人道:“——小心!”

“……你是谁?你在哪里干什么?”

“我叫顾远。”

方谨的呼吸瞬间一顿。

夜色非常暗,阴影中他们彼此都看不清对方的脸,许久后才听顾远缓缓道:“我喝多了过来走走,然后就看到你走过来坐在水边……你是宾客还是我们家的人?有什么难关过不去,不妨说来给我听听,兴许我能帮上忙。”

方谨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没听到有人走近——因为顾远本来就已经在这里了。

而他一直没发声也没走开,是因为他怕自己想不开要自杀,所以一直在边上守着!

“我……”方谨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才轻声道:“谢谢你,我没有想……要跳下去。我只是一时有点难受所以才……”

“那就好。”顾远点点头,声音沉静和缓:“每个人都有过不去的时候,但活着不容易,别说放弃就放弃了。真有什么麻烦的话可以来找我,我虽然能力有限,但很多事情也是能说上话的。”

活着不容易,别说放弃就放弃了。

方谨心里五味杂陈,只怔怔地看着他。阴影中那个年轻人的身影高大挺拔,却奇异地和他记忆中那个躺在抢救车上擦身而过,浸泡在鲜血中的英俊少年互相重叠。

“……我知道了,”最终他只勉强说出一句:“谢谢你。”

方谨转身拂起水边的垂柳,快步穿过了夜色中深深的灌木丛。走出很远后他才回头一望,只见池塘边顾远的身影仍然面对着他,默默无语,似乎在目送他离去。

……后来花园里那个池塘很快被填平了,方谨又去了德国,在结束学业回国之前再没见过顾远。

然而那天晚上在满天星光下,那个静静目送他离开的身影,却仍然清晰地留在方谨脑海中,很久很久都没有褪色分毫。

他以为自己对顾远的感情是痛恨夹杂着酸妒,毕竟这个人拥有自己渴望却没有的一切,家庭,自由,尊严,地位……他是自己落到今天这地步的根本原因,从某种程度上决定了自己的生死,并且很有可能在将来接替自己活下去。

然而方谨莫名其妙地无法恨他。

或许是因为他那样恳求过:不要让她给我输血,就让我自己一个人去那个世界。

又或许是他在夜色中的阴影里等待了自己那么久,还认真的告诉他,活着不容易,千万不要放弃。

·

浴室里方谨仰起头,许久才长长吐出一口带着血腥味的气。

在所有事态陷入泥沼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当断则断。

顾远的性格中有极其执着的一面,他能把那个在台阶上偷偷抹泪的小姑娘记上十多年,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同时他久居上位惯了,对自己想要的东西会想尽办法用各种手段去争取,一两句话的拒绝是不可能让他轻轻松松彻底丢开的。

他想要好好谈谈是对的,方谨疲惫地想,只有郑重其事的谈一次才能彻底表明态度,让他彻底打消念头,避免因为自己而陷入那种最危险的境地中去。

——但如果郑重表明态度还是不行呢?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被方谨自嘲的掐灭了。凭顾远的长相地位和权势,那真是要什么样的人没有,用得着跟自己一个同性死缠烂打?再说就算他真不答应也很容易,直接辞职就完了,方谨还没自大到以为到了那个地步,顾远还会坚持对自己不肯放手。

睡了一夜而已,能睡出多少感情。

·

方谨强撑身体换了衣服,随便点了些东西吃,约莫早上会议开幕式已经完了,就给顾远发了条短信问他在哪。几乎立刻顾远就回复了地点,是在酒店内部一个露天花园咖啡厅。

“我在观景台上等你,不用急慢慢来。”

方谨凝视手机半晌,慢慢打了一个“好”字,按下发送键,收起了手机。

这座酒店虽然大,露天咖啡厅离这里却不远。方谨吃过东西还有些难受,倒不是因为宿醉——酒精早代谢光了,而是身体深处似乎还有种异物入侵过的不适感,走路时的感觉尤甚。

他强忍着异样的感觉,表面上看只是面孔非常苍白,神情却是非常沉着镇静的。顺着电梯升到酒店顶层,露天咖啡厅里面是花木繁盛的空中花园,观景台被巨大的玻璃天顶笼罩,悬空在酒店上方,可以遥遥望见远处蔚蓝色的大海。

舒适的海风从高处拂过,这个时候花园里并没有多少人,顾远坐在落地窗边一张精致的白色咖啡桌边,见他来了立刻朗声道:“在这!”

方谨走过去,说:“顾总。”

说这两个字时他目光沉稳毫不动摇,然而这个简单的称呼便足以说明一切。

顾远和他对视良久,才淡淡道:“坐吧。”

方谨坐在顾远对面,只见面前已经放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红茶,显而易见是顾远卡着他快来的时间点的。

“你昨晚喝醉了,一大早喝咖啡不好,拿红茶代替下养养胃吧。可惜我不会做醒酒汤,早上倒是想从酒店里点,结果人家告诉我厨房被会场给包走了。”

顾远从手边的糖罐里抽了包红糖,递过去,方谨却没接。

“谢谢您,”他直视着顾远,态度柔和却是拒绝的:“我自己刚才已经喝过了。”

顾远也不答言,只轻轻将糖包丢在他面前。

“所以说你来找我,是已经想好了对吗?”

方谨目光盯着茶杯中飘渺上升的白气,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道:“是的顾总,很抱歉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但我不能接受您关于发展关系的提议,对不起。”

其实说出来比想象中简单。

方谨略微闭了闭眼睛,只听对面顾远不喜不怒的声音响起来:“但你昨晚可不是这么表现的。”

“……”

“方谨,”顾远抬高下巴,似乎有点刻薄地说:“我不知道你是觉得我傻还是其他什么,但你昨晚口口声声叫我的名字,拉着不让我走,这是正常酒醉人的反应吗?你被我干的时候还看着我,被我干到射的时候还看着我,我再三跟你确认知不知道这个在操你的男人是谁,你说是顾远,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方谨紧抿着唇一言不发,因为用力过度嘴唇甚至有些青白。

“你以为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打发的愣头青,光听你嘴里说怎样就是怎样?第二天早上起来翻脸不认,回头说一句对不起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了,你出来免费嫖呢?”

方谨似乎想否认什么,顾远却不容拒绝的打断了他:“我不知道你以前跟人约炮是怎么断的,但这一次跟你想的不一样。就算你之前随心所欲也好风流浪荡也好,今天这事却不是你说能结束就能结束得了的,主动权在我手上,明白了?”

方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隔着白气顾远似乎感觉到他嘴唇在轻微颤抖,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很镇定的:“——那您想如何呢,顾总?”

顾远冷冷道:“我想要发展长期的关系,别让我重复第三遍了。”

方谨的坐姿很挺直,双肩自然下垂,腰背清瘦孤拔,从顾远的角度来看其实是个非常好看的弧线。

他今天穿了一件薄款浅灰色羊毛衫,那颜色衬得他皮肤特别透明,似乎顾远记忆中,昨天晚上满身湿淋淋情欲的红晕都只是错觉一样,没有在那冷静漠然的表面留下丝毫痕迹。

“……对不起。”方谨最终说,声音轻缓而坚决:“我只想和您保持上司和下属的关系。”

顾远向后深深靠近椅子里:“——为什么?”

方谨却不回答,仿佛一尊冰雕雪砌的石像。

“你是不是有什么麻烦?”顾远突然问,眯起锋利的视线上下打量他:“还是迫不得已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

这话简直出乎意料,方谨内心瞬间一震,但表面上却没有半点异常:“您说什么?”

“我以前没仔细调查,不过印象里你没提过家里的事,也没见有亲戚朋友。你那个学历和语言水平应该是父母很有家底才能办到的吧,怎么就提都没提过呢?”

方谨直视顾远平静道:“我不想跟上司说这种私事。”

“姑且这么认为吧。”顾远微带嘲讽道,“另外你上次跟人约炮,早上九点多请假专门赶回家,整整一天不接电话——方谨你告诉我,你是那种一大清早专门请假回家跟人上床的人?”

“不……”

“你要是有男朋友就告诉我,”顾远居高临下道,“这种事瞒也瞒不久,很轻松就能查出来了。”

方谨按着桌沿的手非常用力,刹那间他知道自己表情一定露出了裂缝,甚至连说话都带出破了音的尾声:“——根本和那些无关!为什么你要问这些?!”

顾远却看着他,轻轻松松说:“因为我喜欢你啊。”

“因为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所以想追求你,和你发展成长期稳定的情侣关系,有这么难以理解吗?”

刹那间方谨大脑一片空白。

……我想追求你。

因为我喜欢你。

如果他没有那么不堪的身份和经历,那么多龌龊又肮脏的秘密,如果他和顾名宗没有任何联系……此刻听到这话他应该会多么的高兴?

又或者,哪怕这话晚一点来,等到他想方设法、彻彻底底摆脱那残忍禁忌的关系,终于能自由自在站在阳光下之后,再从顾远嘴里说出来,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方谨坐在椅子里,感觉整个人都被抽空了,身体内部一点温度一点力气都没有。

他都不敢相信命运对自己能冷酷成那样,简直没有一星半点的善意,完全是最恶劣到极点的捉弄。

“……顾总……”

方谨缓缓开了口,说话时仿佛都能感到呼吸全是寒气。

“你如果……这样的话,我只能……”

我只能辞职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不远处响起:“——哎,顾远!”

方谨声音一顿,只见顾远抬眼望去,倏而起身。

只见一个穿唐装的老人在众人簇拥中缓步前来,看样子约莫能有八十多岁了,但精神矍铄气血健旺,望着顾远笑道:“怎么,约人在这里谈事情呢?”

顾远对方谨做了个安抚的手势,然后对老人笑道:“是,这是我的助理。”

老人笑呵呵地转过脸。

——那一瞬间方谨瞥见,他太阳穴上有个明显的黑痣。

“年轻后生,真是俊俏。”老人率先伸出手来和方谨握了握:“我是这座酒店的董事,免贵姓柯。”

手掌相触的刹那间,方谨盯着他布满皱纹的脸,大脑中电光火石闪过一个混乱的画面——

顾家公馆,书房里,高居上座的顾名宗低头喝茶,头也不抬问:“——您这是干什么,让我没事养个小孩玩?”

地面上小方谨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嫩脸涨得通红泛青,大眼睛里满是泪水,被手背左一下右一下抹出道道痕迹。

“顾总开玩笑了。”苍老和蔼的声音从方谨身后响起,只听他笑道:“你也许有所不知,这孩子的血型和顾远一样,我们费了多少事才弄来……”

方谨抽抽噎噎回过头,竭力抬起视线。

只见一个老人正被众人环绕,如众星拱月一般,笑容可掬面对着顾名宗;他看上去真是很老了,头发和胡须都花白花白的,但精神却还很好,侧过脸时只见太阳穴上有个非常明显的黑痣:“顾远这孩子血型特殊,万一以后出个什么事……至少也有应急的……”

——那张脸印在小方谨泪水朦胧的眼底,穿过时光和记忆,渐渐和面前的唐装老人重合,那颗黑痣的位置和笑呵呵的表情更是丝毫不变。

方谨的手仍然和他相握,瞳孔却瞬间缩紧!

“……顾总,”方谨偏头转向顾远,神情平静中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疑惑,连眼神最仔细的人都看不出半点异常:“——这位柯老是……”

顾远微笑道:“噢,是我的外公。”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半晌后顾远凑近,在方谨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热门: 史上第一氪金反派[穿书] 魔力的胎动 长安第一美女 诛仙 佛本是道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一念永恒 无限恐怖 妖弓 他的小草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