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上一章:第20章 严整、谨慎而禁欲,犹如中世纪的苦修士 下一章:第22章 因为我喜欢你,我想追求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当然不是顾远第一次亲吻,但确实是第一次产生触电般战栗和刺激的感觉。

他不知不觉就加深了这个吻,在方谨柔软的口腔中攻城略地、来回扫荡,火热的唇舌如同就此融化在一起,连牙齿和上颚都被无情地舔舐和侵略。

真是太刺激了,混乱中顾远不由自主地冒出这个念头。

他堵着方谨的嘴唇,跨坐到他身上,继而三下五除二把他宽大的T恤和睡裤扒了。方谨昏昏沉沉的躺在那里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是很困倦很想睡觉,但灯光下那白皙紧致的皮肉和流畅优美的身体线条就像带着勾人的光泽一般,让顾远急促呼吸着,简直硬得要爆炸了。

这其实是很不道德的,毕竟方谨意识不清,很难说他自己愿意不愿意。

但管他呢?

——他肯定喜欢我,顾远反复想。他肯定一直非常非常喜欢我,要不然为什么忠心耿耿地跟着我,要不然为什么刚才口口声声喊我的名字?

那当然不是顾远第一次亲吻,但确实是第一次产生触电般战栗和刺激的感觉。

他不知不觉就加深了这个吻,在方谨柔软的口腔中攻城略地、来回扫荡,火热的唇舌如同就此融化在一起,连牙齿和上颚都被无情地舔舐和侵略。

真是太刺激了,混乱中顾远不由自主地冒出这个念头。

他堵着方谨的嘴唇,跨坐到他身上,继而三下五除二把他宽大的T恤和睡裤扒了。方谨昏昏沉沉的躺在那里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是很困倦很想睡觉,但灯光下那白皙紧致的皮肉和流畅优美的身体线条就像带着勾人的光泽一般,让顾远急促呼吸着,简直硬得要爆炸了。

这其实是很不道德的,毕竟方谨意识不清,很难说他自己愿意不愿意。

但管他呢?

——他肯定喜欢我,顾远反复想。他肯定一直非常非常喜欢我,要不然为什么忠心耿耿地跟着我,要不然为什么刚才口口声声喊我的名字?

他轻而易举把方谨翻过来,顺着削瘦流畅的后背一路滑到深深凹进去的后腰,直至挺翘圆润的臀部,那柔软细腻的触感几乎就像是在诱惑人加之以无情的施虐和蹂躏。

顾远从没想到同性的身体会让他感觉到这种勾魂摄魄的吸引力,他几乎是本能地往手指上吐了口唾沫,接着润滑用力插进了最隐秘的小穴,霎时就听见方谨带着抗拒地呻吟了一声。

但顾远根本无法停止,他扳过方谨神情恍惚的脸不停亲吻,同时又强行往里插入了第二根手指。

顾远从在英国起就长期练射击,练习频繁到指腹上都有枪茧,摩擦时产生的痛苦让方谨不断扭动挣扎。但他的呻吟完全在滚烫的亲吻中堵了回去,挣扎的力度也像某种落到陷阱里,只能任人鱼肉的小动物一般,微弱到几乎不可计,轻而易举就湮没在了身体纠缠中。

“你喜欢我对吧?”顾远抓着他的头发迫使他略微抬起头,盯着那双微红带水的眼睛问:“说我是谁?”

他从已经软化下来的小穴中骤然抽出手指,在方谨因为摩擦瞬间战栗起来的同时,死死压在他削瘦赤裸的身上,铁硬的性器便随之顶在了那滑腻的大腿内侧。

就算是在意识朦胧的情况中,方谨都能感觉到那滚烫带来的巨大危险,下意识地向耸动想脱离出去。

但下一秒顾远用力扳起他的下巴,强迫他盯着自己:“再说一遍我是谁?”

“……顾……”方谨含混不清道:“顾远……”

那尾音带着虚弱的喘息,与其说是叫顾远的名字,不如说是示弱、讨好和求饶。然而在这种情况下的求饶就像更猛烈的电流狠狠打在了顾远已经沸腾起来的神经上,情欲将他眼底烧得通红,下一秒粗暴又直接地插了进去!

“……啊!”

瞬间方谨整个人都僵了,十指紧紧抓住床单,指关节都泛出了青白,甬道在强烈的刺激下剧烈痉挛想把那巨大的性器推出去。

然而吸附却产生了更迅猛的快感,顾远条件反射抓住他手腕,连半秒钟都等不及,就借力狠狠把自己勃发的硬棒完全、彻底捅进了他体内!

妈的太爽了,这是顾远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因为醉酒体温上升的原因,甬道格外火热紧致,在粗暴的入侵下竭力痉挛抽动,却因为这微不足道的反抗而让入侵者更加快意,简直就像在可怜兮兮地欢迎他操干一样——那感觉实在太爽,以至于顾远瞬间差点坚持不住,但射精感立刻就被恼羞成怒所盖过了。

他咬牙压下过度激动的情欲,开始死死压着方谨抽插。开始是缓慢而彻底的,每次进入时深度都到了恐怖的地步,让方谨连声音都发不出;抽出时却又退到底部,将清晰的摩擦感无限放大,甚至隐约能带出内部一丝嫣红的媚肉。

然而很快,他就在那甜美紧窒的吸吮中失去了最后一点控制,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狰狞勃发的性器不断狠狠鞭笞那柔嫩到极点的内部,淫靡的声响充斥了整间卧室。

方谨被顶得就像整个人都贯穿了一样,呻吟带着哭腔断断续续,不断试图往前爬来缓解太深的顶撞。但这个逃脱的举动让顾远火气更旺盛,立刻拉着他后脑的头发把他拽了回来,一边毫不留情的干到底,一边亲吻他湿润颤抖的嘴唇,纠缠间只听到方谨崩溃的喘息和抽噎。

“比你约炮那人怎么样?”顾远冷酷地逼问他,刻意在最深处敏感的那一点上研磨操弄:“比他大么,嗯?比他干得你爽么?”

方谨失神的目光盯着他,长长的眼梢如胭脂般染得通红,粼粼水光在眼底晃来晃去。

“说不说?”

顾远稍微退出,紧接着又准又狠一下捅入,性器坚硬硕大的顶端无情打在那一点上,方谨顿时爆发出“啊!”一声嘶哑的惊喘,整个人软倒在雪白的床单上。

顾远却从这施虐般的行为中获得了某种扭曲的成就感,他居高临下俯视着方谨,看着他布满冷汗的优美脊背,看着他被迫对自己打开的大腿,以及阴影中正委委屈屈含着粗大性器的幽深小口,一种难以言喻的征服感顺着血液流遍了全身。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去——”顾远再一次缓缓顶入,滚烫性器将剧烈痉挛的媚肉硬生生挤开,直至插入到身体的最深处,既而俯在方谨耳边残忍道:“看我把你干得下不了床,叫你再去找男人……”

方谨全身颤栗,抓着床单的手指几乎要活生生拧断,然而随之而来的强烈抽插如疾风暴雨,让他根本无处可逃。他的意识被迅速拉入了更黑暗的深渊,混乱中只能配合着顾远,一次次发出混合着痛苦和情欲的喘息,连声音都嘶哑得变了调,却无法阻止身体被人彻底侵犯,每一寸皮肉都被蹂躏得干干净净。

最终高潮的时候顾远深深插在他体内,大股浓稠的精液完全射了进去,烫得方谨甬道直缩,连哭都哭不出来,泪水把脸颊浸得透湿,看起来一塌糊涂又无辜可怜。

顾远却狂热地亲吻他,扳着他下巴迫使他张开嘴,唇舌火热摩擦,抵死缠绵。

高潮之后很久他都深深埋在方谨体内没退出来,在温暖的余韵中还时不时顶两下——这顶弄虽然轻微,但每次都让方谨敏感的身体下意识颤抖,发出破碎的、含混不清的呻吟声。

顾远却很享受这种充满威胁的支配感,他不停撩动方谨耳侧的鬓发,在他汗湿的脸颊上亲吻,一点点吻去眼梢上未干的泪痕,动作轻微又温柔。

“喜欢这样么?”他略带逗弄地贴在方谨耳边问:“你早就喜欢我了是不是?”

方谨却伏在雪白枕头上几乎要睡过去了,脸上情欲的潮红尚未消退,让他这段时间非常憔悴的脸色都缓和了很多。

顾远心里早认定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无法控制就是要去问他,逗他,不让他真正睡着。闹了半天后顾远又硬起来,他毕竟年轻强壮,射过一次后并不完全满足,很快顺着刚才已经被侵犯得熟透了的穴口再次顶了进去。

这次进入得比刚才稍微容易点,朦胧中方谨不舒服地挣扎了下,随即被顾远不容拒绝的按了回去。甬道因为刚才的精液润滑而变得更好插,可能是射过一次的原因,顾远刻意放慢了节奏,最终比刚才拖延了近一倍的时间才再次射出来。

方谨的声音已经彻底哑了,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睁眼无助地看着他。

那畏惧的神情却让顾远觉得有些好笑,凑过去问:“你看我做什么?”

方谨呜咽了几声,顾远温柔地威胁:“再看我还操你了噢。”

方谨不知是听懂还是没听懂,蜷在被褥深处瑟缩了一下。

顾远看着心情很爽,便把他抱起来去浴室清洁。他是射得太多了,姿势变换时精液顺着方谨的大腿缓缓流下来,在布满指印和红痕的肌肤上,煽情得难以形容。

他在巨大的按摩浴缸中放了水,在温暖水汽中清洗方谨一丝不挂的身体,一边还断断续续地吻他。

在这过程中方谨一直盯着顾远看,那目光就像要确认是他似的——许久后顾远再回来吻他嘴唇时,就感到方谨隐约有了一点回应,甚至还主动向他怀里贴。

顾远莫名十分激动,跨坐在充满热水的浴缸里和他不停亲吻,在亲昵粘稠的氛围中很快再一次有了反应。可能因为被水流环绕的关系方谨比刚才放松,顾远轻车熟路插入进去的时候,他竭力扬起头来缓解那巨大的压迫感,水汽中脖颈线条修长优美,咽喉皮肤纤薄得能看见血管。

顾远就着这个面对面的姿势抽插他,而这次方谨竟然很明显就湿了,水又多又滑,湿润绞紧的媚肉痉挛着吮吸阳具,顾远被刺激得不断粗喘,最终两人同时在热水中酣畅淋漓地射了出来。

顾远紧抱着方谨湿淋淋的身体,在两人交错的喘息声中用力摩挲他潮红的脸,似乎想说什么。然而方谨却攀着他精壮的肩膀,额头抵着他肩窝,高潮后仅剩的神智实在支撑不住意识,就这么一下睡了过去。

顾远也不再逗他,最终只低头吻了吻他湿润的鬓发。

“我也喜欢你。”他轻声说,用浴巾把方谨包裹起来,抱着他出了浴室。

第二天早上方谨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他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有整整几分钟的时间处在晕眩中,脑子里混乱得什么都想不起来。

紧接着他听见了从浴室中传来的脚步声。

“你醒了?”顾远靠在浴室门边随意地问。

方谨骤然起身,整个人因为过度惊骇而说不出话,看着顾远的神情几乎就像见到了鬼。

顾远刚刚洗漱完毕,身上只穿着内裤,精悍的肌肉一览无余。他英俊的面孔神清气爽,面对方谨难以置信的目光却完全没有任何意外的表示:“早——你需不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一下昨晚发生的事实?”

方谨连嘴唇都在微微颤抖,低头看看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半晌嘶哑道:“我们……这是……”

“睡了,你知道是我。”顾远残忍道,开头就堵死了方谨任何后退的余地,紧接着走到床边坐下,挑眉直视着他。

晨光中方谨的面孔白到透明,因为刚刚睡醒的关系,眼梢还有些泛红——这个样子看着其实有些柔弱的意味,但他的目光却恐惧又骇然,刹那间顾远甚至觉得里面有些崩溃的东西。

是的,就是情绪崩溃。

那种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不可收拾的境地,最不愿发生却偏偏发生在眼前的结果……绝望到极点偏偏又束手无策的神情。

“你怎么了?”顾远皱起英挺的眉。

他伸手想摸摸方谨的额头,确定他有没有发烧,然而紧接着就被方谨“啪!”的挡了回去。

这个动作其实是下意识的,但仓促得有点生硬,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后方谨立刻翻身下床,结果脚刚接触地面就不由自主软了一下,顾远迅速起身扶住了:“你怎么……”

方谨失声道:“放开我!”

顾远一震,把手微微松开。

方谨立刻退后数步,两人在凌乱的卧室中四目相对,身侧就是一片狼藉的大床,床单上的每一点痕迹都在无声昭示着仅仅几个小时以前荒唐而淫靡的事实。

“……昨晚你喝醉了。”顾远看着方谨沉声道:“但我对这种事并没有任何侧目之意,我只是因为想和你发展关系才这么做的。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你先冷静一下……”

然而那句“我想和你发展关系”却不知怎么刺激到了方谨,他猝然打断了顾远:“不!”

顾远愣了愣。

“……对不起,”方谨急促喘息着,许久后混乱道:“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对不起……”

顾远根本不知道他对不起自己什么。酒后乱性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在自己完全自愿的情况下有什么好值得对不起的?

他想继续追问下去,然而方谨在他发问之前就抓起丢在地上的睡衣,匆匆退进了浴室,抢在顾远大步走去之前呯的一声关上了门。

这一系列动作让顾远不知所措,整整十几秒的时间里他只是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他设想过方谨早上起来后可能有的反应,惶恐的,不安的,胆战心惊的,有点高兴又仓惶无措的……他甚至兴起过趁机逗逗方谨的念头,比如假装骂他或不要他,然后看他眼眶发红气得要哭,最终又期期艾艾的过来,磨磨蹭蹭来拉自己的手。

但他偏偏没想到方谨的反应是这一种。

——崩溃和恐惧,仿佛等待判决的人终于听到了死刑宣判书。

顾远的心不住往下沉,良久后终于上前敲了敲浴室的门,问:“方谨?”

没有回应。

“——方谨你先出来,我们坐下来谈谈!”

浴室里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顾远盯着深色的木质门板,脑子里不断闪过各种念头。他将昨晚的细节仔细回忆了好几遍,试图找出任何可疑的地方,然而想不起任何迹象能导致现在这难解的情况。

半晌他心里微微一动,终于意识到了一个几乎不存在的、却非常糟糕的可能性——

“方谨……”顾远对着门缓缓问:“你是不是,其实并不喜欢我?”

浴室里方谨动作一顿,许久后仰头将手心里的一把药片咽了下去。

——明明不会立刻起作用,然而他的心理依赖性很重,几乎当即感觉焦躁的情绪平复下来,犹如沸水在极大气压下被强行压平。

有解决的,他绝望地想。

一定能解决的。

浴室门又被敲了几下,外面顾远的声音已经很冷峻了:“方谨,开开门!有什么事出来说!”

方谨缓缓道:“……对不起……”

外面沉默了一瞬,顾远声音虽然镇定,却难以形容是什么滋味:“所以你真的不喜欢我?”

静寂笼罩了整个房间,虽然隔着一道门,却仿佛连彼此绵长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顾总……”方谨最终沙哑道,每个字都仿佛从喉咙中带出剧痛撕裂的血气:“……对不起,请您……原谅我……”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0章 严整、谨慎而禁欲,犹如中世纪的苦修士 下一章:第22章 因为我喜欢你,我想追求你。
热门: 盗墓笔记 最强妖兽系统 重生完美时代 盗影 剑徒之路 极品家丁 君九龄 妖神记 玄界之门 完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