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顾远猛然看向卧室,刹那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上一章:第17章 无法辩驳的铁证 下一章:第19章 颠覆了方谨所有认知的老照片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谨脑子一片空白,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我看你这太乱了,应该是平时工作忙来不及收拾的缘故,就帮你清理了一下。”顾名宗笑着问:“——怎么了?”

方谨的目光与他对视,顾名宗眼底带着微微的笑意,似乎是真心想知道他怎么了。

——然而方谨知道,像顾名宗这样的男人,他甚至连动手杀人之前都不会出现一丝一毫的征兆。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短短数秒却像是电影中被无限拉长的慢镜头,连空气都在巨大的压力中凝固了流动。顾名宗还在等待着他的回答,连那好整以暇的姿态都没有变化半分,然而方谨背后却微微渗出了冰凉的汗意。

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

该怎么回答?

该怎么回答,才能平息顾名宗的怀疑和怒火?

“其实这件事……”

方谨说了几个字,随即戛然而止,脑子里闪过了一个模糊又关键的念头。

——顾名宗真的想知道这件事本身吗?

他是那种一旦抓到线索,先不顺藤摸瓜把所有内幕都调查清楚,就直截了当过来质问要求回答的人吗?

不。

最大的可能是顾名宗已经知道了一切,那么他现在来要的就不是一个答案,而是态度。

答案和态度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已经做下的事情无可改变,但动机却可以有很多种说法。如果换作他自己是顾名宗,在一切内情尽握掌中的情况下,还特地过来问一句是为了什么?

换句话说,他想在明达航运破产风波中,乃至于顾家未来数年惨烈的权力倾轧这件事上——看到自己表现出怎样的态度呢?

电光石火间方谨抓住了最关键的那一点,不过从表面上看他只是停顿了短短半秒的时间。

“……家里确实有点乱,没想到您会过来……不过希望您没看到那件东西。”

方谨顿了顿,径直穿过客厅走向卧室,来到床头柜边。

他的动作从容不迫,谁都不知道此刻他拉开抽屉时手臂肌肉都因为过分紧绷而微微发抖。

“这是我之前在一家古董店买的,只图个意头而已,倒不是什么值钱玩意。本来想找人打磨一下光泽再送给您,但既然您有可能已经看见了,那我也就不瞒着了。”

方谨走回客厅,站定在顾名宗面前,平静地伸出手。

——他手心平平托着一块黑色绒布,布面上有个碧绿透亮的玉镏子,仔细看的话却是一大一小两枚玉戒套在一起。戒指的雕工极其温润细腻,尤其花纹精巧到了相当可观的地步,并在一起严丝合缝,表面就形成了四个完整的字。

“二人平心。”顾名宗缓缓念道,眼底浮出了饶有兴味的神情。

“古董店伙计说这玉质不算老坑玻璃种,但贵在年代和雕工,古时候有兄弟或夫妻分戴这一对戒指的,代表两人心底一般无二的意思。我因为看它在店里搁久了没光泽,就想去打磨一下,不过如果时时戴在手上把玩的话,应该也能很快盘活才对。”

方谨绕过茶几,半跪在沙发前的地毯上,修长白皙的手托着那对玉戒。

他眼角的余光其实可以瞥见茶几上那个Vertu手机,但视线没有一丝一毫的偏移,只稳稳地看着顾名宗,目光镇静而从容。

客厅里一片静寂,许久后顾名宗似乎觉得这事很有意思,终于拿起戒指看了看,取出外圈大的那个捏在手里,又把小的随意丢还给了方谨:“我就说我那天的话没错。”

他顿了顿,面对方谨征询的目光笑道:“——我说比起顾远和顾洋,还是你更像我。”

方谨完全不知道这话怎么接,他微微怔住了。

顾名宗却似乎并不在意,突然话锋一转,笑着问:“你既然知道以前南边沿海戴这种对戒,那知道北边怎么玩儿熬鹰吗?”

“……”方谨摇了摇头。

“熬鹰跟以前打猎有关,主要是选苗子特别好的小鹰,喂出膘来,然后拴在绳子上整天整天熬着不给睡觉。小鹰困倦到极点之后会从绳子上摔下来,这时就要用冷水泼,用盐水喂,把鹰熬得精气耗尽皮包骨头;然后再蒙住眼睛喂食肉类,这时它的野性会彻底磨光,变得从本能里亲近驯服于主人。”

“而在这期间最重要的是两点,任何一点不行这鹰都熬不成:一是主人不能心软,一旦心软则前功尽弃;二是从一开始就要挑对的那只小鹰,选错了的话,再熬也熬不成矫健强悍的猎鹰……”

顾名宗停了停,似乎在沉吟着什么,片刻后倍感有趣地拍拍方谨的侧颊:“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以后你就懂了。”

方谨看着他,内心突然升起一股寒意。

他知道顾名宗的意思是目前暂且放他一马——就算这页还没完全翻篇,最危险的关头也已经平安渡过了;然而不知为何,紧接着顾名宗的话却激起了他内心深处更隐约、更深刻的不安。

那是一种模模糊糊的猜测,他不敢往下细想。

他直觉如果再往深里探究的话,这番话背后的意思绝不会是他愿意相信的那一种。

“不过下次你注意收拾,别什么东西都往家里放。”

顾名宗把玉扳指往手上一套,随意从面前茶几上拿起方谨那个Vertu手机,仿佛只是抓了一团用过的废纸,轻轻甩手扔了出去。

手机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穿过客厅,咚!一声重重落进了厨房门口的垃圾桶里。

“该扔就扔,”他简短道,“旧东西多了,对你自己不好。”

顾名宗站起身,方谨立刻随之站起来,因为蹲久了眼前有些摇晃,但立刻站住身形稳稳道:“是,下次我一定记住了。”

顾名宗居高临下盯着他,视线从他低垂的眼睫落到优美的下颔和脖颈,半晌伸出手,把他扫在耳廓上的发梢轻轻掠去了耳后。

·

与此同时,私人医院里,顾远砰的一声将报告拍在桌面上:“——陆文磊死了?”

“是——是的顾大少。”保镖几乎连声音都僵硬得有点怪异:“昨天晚上您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今天早上突然心跳衰竭,我们立刻叫了医生,但抢救无效还是……”

“是什么引起的心跳衰竭?陆文磊有高血压或心脏病?”

主治医生在一群保镖包围的办公室里强作镇定,但一开口也难以掩饰的发着抖:“是是……是有点心脏病,入院检查的时候也发现了,初步检查是早上心脏病突发导致的衰竭,具体原因还需要进一步进行尸检……”

顾远坐在宽大的医生办公桌后,最开始的震动很快过去,取而代之的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冷峻。

“检查医疗记录,从凌晨到早上这段时间谁进过病房,用过什么药,接触过病人,全部整理成详单拿给我,另外叫你们院长现在就调病房安全录像。”

他顿了顿,冷冷道:

“立刻尸检,我要一个确定的死因!”

陆文磊的死充斥疑点,一个本来只是脑震荡住院观察的病人,昨晚还恢复情况良好,怎么可能几个小时后突然就心脏病发一命呜呼?

如果是顾远那一把飞刀打出了什么后遗症的话就更不可能了——人都醒了,就说明没伤到后脑。顾远又没练武侠小说里的点穴神功,怎么可能时隔数天后才把人打死!

顾远亲自坐在院长办公室里一帧一帧看过录像,然而从凌晨他们离开医院起到早上突然发现死亡,中间病房里除保镖外没有进过任何人。至于那两个保镖也是顾远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在录像中规规矩矩的没有任何异动,甚至没直接触碰过病床上的陆文磊本人。

难道他真是突发心脏病,纯粹倒霉催的?

顾远两道英挺的眉紧紧皱起,看上去十分阴霾,院长和主治大夫都站在边上不敢说话。

“尸检报告什么时候出来?”

“我们、我们请了专家过来帮忙尸检,最迟后天一定能……”

“明天早上把尸检结果送到我桌面上。”顾远站起身,语调平淡而不容抗拒:“送不到的话,这间医院也许还能照常开,你这个院长却是绝对不要想再做了,明白吗?”

院长哆嗦了一下,慌忙点头:“是是,明天早上,明天一定出结果!”

顾远不再理会他,大步离开了院长办公室,带着外面的保镖穿过医院长长的走廊。

这时正是中午,阳光洒在走廊尽头的阳台上,斑斓的树荫在光影中朦胧不清。一行人站在电梯门前等待时,顾远的视线却望向那阳台,神情悠远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才突然问:“——方谨呢?”

手下面面相觑,顾远便道:“打电话找他。”

保镖立刻摸出手机。

一行人出了医院大门,大街上车水马龙喧嚣如织,顾远望着来去的人潮,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几个小时前这里还是一片深夜的静寂,身后医院的花园里满是草木芬芳,月光洒在天台之上,方谨如急切寻求依附一般,紧紧地抓着他的手。

似乎有一部分思绪停留在了呼吸纠缠的刹那,缠绵悱恻,久久不去。

身后保镖在连打七八通电话后终于放弃了努力,小心低头道:“大少,这……电话没人接,我们联系不上方助理……”

顾远闭上眼睛,片刻后复又睁开,头也不回道:

“没事,顺路去他家看看。”

·

方谨家离医院不远,确切的说位置在医院和公司之间,开车过去并不绕路。

很快车停在他家酒店式公寓楼下,顾远又打了个电话,还是没人接。

这其实相当不正常,因为对方谨来说不接电话是很罕见的——他可能正有什么急事,也可能根本不像他请假时说的那样,家里有情况要回去处理;总之不论如何,他都有相当大的可能性不在家,因此登门造访也没什么用。

顾远站在电梯里的时候迟疑了片刻,似乎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为老板,贸然来到助理家其实不太妥当。

然而这时来都已经来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冲动微妙刺激着他的大脑,令他很想见到方谨。

他想半天假期对方谨来说已经太够了,方助理就该是整天跟在他身后的,一走半天连面都不给见像什么话?

哪怕他真的不在家也无所谓,至少去敲敲门,确定一下也能心安一点嘛。

电梯门叮的打开。这一层只有左右两户人家,顾远以前加班借宿时来过,知道是左边这扇门,便走过去直接敲了敲:“方谨?方谨你在吗?”

门内没有应答,顾远又按了门铃,许久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原来真的不在家。

顾远吁了口气,压下心里怪异的失落感,转身时顺手拧了拧门把——谁知这一拧不要紧,大门咔哒一声自己开了,原来刚才根本就没有反锁!

这是怎么回事?

顾远心里讶异,但迟疑数秒后还是忍不住好奇,最终推门走了进去:“方谨!是我,你在不在?”

客厅里整整齐齐,米色系桌椅家具和淡金色的窗帘、浅色羊毛地毯非常匹配,连接着开放式厨房,格局稍小却层次工整,只两个沙发垫被随意扔在了地毯上。客厅后一条走廊通向卧室、书房和洗手间,此刻门都虚掩,只有卧室门紧紧关着。

“方谨?”

顾远向里面走了几步,突然听见了什么。

他猛然看向卧室,刹那间以为自己听错了;但紧接着那声音再次响起,比刚才更加清晰和明显——

那是压抑的喘息和呻吟。

几个小时前那声音才出现在他混乱燥热的梦里,仓惶、挣扎而崩溃,令他血脉贲张欲罢不能。几个小时后那声音便真真切切出现在了一门之隔的地方,那么急促和战栗,甚至比梦境中还要让人疯狂。

是的,他没听错,那是方谨。

——那是方谨的喘息声。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7章 无法辩驳的铁证 下一章:第19章 颠覆了方谨所有认知的老照片
热门: 他的小草莓 破云2吞海 剑徒之路 武极天下 神医嫡女 长生界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最强上门女婿 势不可挡 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