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方助理(被现场抓住了)的艳遇

上一章:第9章 从那天起顾远的初恋被永远埋葬在了他的血管深处 下一章:第11章 得到人心只能靠赢取,而非馈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顾远站在办公室里,盯着那块挂在墙上挡着内窗的白布。

就三个钉子,钉得倒不牢,歪歪斜斜像是很快就能松动的样子。顾远琢磨了一会儿,懒得去找起子了,顺手就捏住钉子重重一拔。

“嘶!”

他手指立刻被钉子尖锐的边缘狠狠刮到了,忙倒抽一口凉气把指尖含在嘴里。

就在这时窗户对面敲了敲,顾远把白布掀起来一看,只见方谨站在对面办公室里,贴着窗户无辜地看着他。

顾远一把拉开内窗,居高临下问:“你是不是经常这样窥视我的行踪……”

方谨一言不发,递过一把拔钉钳,然后默默把窗户关上退了回去。

顾远:“……”

五分钟后,顾远把三个钉子一一拔下,然后一手按着白布,一手掀开角落往对面办公室偷窥了一眼。只见方谨正心无旁骛坐在电脑后,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顾远放下布角,过了会儿又掀开,方谨连坐姿都没变。

如此重复三次后,顾远终于放心地抽走白布,顺手卷卷往角落里一扔,仿佛这事从来没发生过一般回办公桌坐下了。

·

顾总在自己公司里分疆裂土武装割据的行动终于宣告结束,战利品是一份不平等雇佣合同,基本限定了方助理十年内不能辞职。

好处是顾总终于恢复日常什么事都交给方助理去干的行为模式了,秘书处为此大松了一口气。

方谨的工作能力是再挑剔的老板都找不出任何毛病的,与此相对应的是,他这个职位的隐形权力也非常大,大公司内不乏总经理助理转岗空降部门一把手、甚至直接外放分公司头头的先例。不过方谨一直兢兢业业做着他自己的工作,能避免发表意见的事绝不主动开口,顾远观察了他很久,也没发现他有任何职场野心之类的东西。

这其实挺不正常的,毕竟方谨有学历有经验有背景,没有野心不符合他这个年龄段的性格特征——哪怕被家族倾轧打磨得异常能忍的顾大少,内里其实也相当的野心勃勃。他一直觉得男人在事业拼搏期不想往上爬就完了,安贫乐道等于浪费空气,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党,甚至连求学期间交给学校的人民币都对不起,跟一条咸鱼有什么两样。

然而对方谨他是另一套标准,觉得这样也挺好。

他安于现状说明他态度踏实,他没有野心说明他热爱自己的本职工作,多么让人放心的员工啊。

·

公司跟德资造船厂的合作项目终于进行到了交付阶段,晚上公司在五星级酒店设宴款待对接方,顾远带着包括方谨之内的好几个人出席了酒宴。结果德国那边来的技术高层特别能喝,红的白的混在一起往下灌,一帮鬼佬把自己灌得稀里哗啦,顾远手下的人也个个丢盔弃甲,连他自己都去洗手间里冲了好几次脸。

方谨等在洗手间外的走廊上,问:“我送您回去?”

顾远看着他清醒镇定、从容平静的脸,如同看见一只哥斯拉空降到了人民市政府广场上:“你喝了多少?”

“跟您差不多吧。”

“没醉?”

方谨说:“活动活动发散开就好了。”

“……”顾远捂了把脸,半晌用力摇了摇头:“这样,开几个房间把德国佬扔进去,我们自己人愿意留下的也留下。我明天一大早就要去公司,今晚不回家了,就在这里住一晚上。”

方谨点头照办。这家五星级酒店还有一部分是顾家的投资,这种小事跟经理打声招呼就行了,自然有领班带着服务生前前后后跟着帮忙;顾远在这里有一间长期包房,洗漱用品齐备,临时去休息一晚上倒也不麻烦。

方谨拿了房卡,把顾远扶去房间休息,又把明天谈判需要用的资料一份份整理好放在书桌上。结果顾远站在房间正中,刚要脱衣服去浴室洗澡,突然动作又停了:“方谨。”

“顾总?”

“别弄了就放那吧,我明天早上来收拾。”

方谨一愣,但并不多问什么,点点头便退了出去。

顾远一直看房门关上才吐了口气,脱了衣服,赤裸上身走进浴室。

其实他以前当着方谨的面换衣服、洗漱、甚至打电话叫他来健身房洗澡间送内裤都有过,从来也不觉得有什么——本来就是助理嘛。顾大少年少轻狂时还干过跟嫩模开房打电话叫助理来送套的囧事,当时也理直气壮,丝毫没觉得哪里不对。

但刚才他想脱衣服的时候,被酒精蒸腾得有点作烧的大脑却突然感觉到很不自在。

就光着身子给方谨看?会不会不合适?

顾远站在豪华酒店浴室里,半天也没想出到底哪里不合适。方谨虽然早在他脑海里烙下了爱哭的印象,但也不至于因为这个就气哭吧。

那难道是我对自己的身材失去了自信?

顾远对着浴室里的全身镜端详了一会,腹肌、马甲线、人鱼线一应俱全,就算回国后不如在英国时去健身房那么频繁,但也是男模级别的身架子了。

……我的形象还是很好,吊打顾洋那逼十八条街。顾远点点头,遂洗澡去了。

·

方谨出了门,没有回自己房间,直接下楼去大堂找经理,从酒店厨房里要了陈皮、檀香、绿豆、百合、冰糖等食材,准备回房间煨一罐醒酒汤给顾远明天早上喝。

过了会儿他提着东西上来,电梯门一打开,突然听到酒店走廊上传来咚!一声重物撞墙的声音,紧接着是清晰的:“救……救命!”

那声音听起来竟然有点耳熟,方谨转头一看,只听踉踉跄跄的脚步和怒骂声由远及近,似乎是有人在被追逐;方谨下意识往墙角靠了靠,随即只见一个人冲出拐角,赫然是他认识的——小姚!

这没出道的十八线小艺人被顾远退货之后就没了消息,想不到今天竟然在这里撞见了他。小姚衣衫不整,面带红晕,身上还有浓重的酒气,一见到方谨就愣了愣,紧接着像见到救星一样扑过来:“方助理!救、救救我!”

“你往哪跑!”

一个中年男子歪歪倒倒追出来,满脸通红眼珠直凸,一看就喝高了。方谨目光落在他醒目的裤裆上,不由眼角微微抽搐。

“老、老子钱都给了,你他妈还装什么清高……”男子扑上来就抓住小姚,在后者的挣扎尖叫中拎着他的头发就往里拖。小姚一边拼命狂叫方谨,一边手舞足蹈的试图挣脱,混乱中冷不防把男子哐当绊倒,两人同时摔在了走廊上。

方谨并未走上前,相反还退后了半步,微微皱起眉。

“啊啊啊啊——”小姚爬起来就往电梯方向跑,秀美的小脸儿上满面泪痕。那男子也摇摇晃晃爬起来,显而易见是真火了,回头疯了一样把他当头扑倒,紧接着一手抓着小姚的头发,一手狠狠甩了他一耳光!

——啪!

小姚差点被打断了气,没等他从晕眩中恢复意识,男子抓着他的脖子就往房间里拖。

方谨终于喝道:“住手!”

“你他妈又算哪根葱——”男子破口大骂,抬手便去推大步走来的方谨。说时迟那时快,方谨一把抓住他推过来的手,又快又狠地重重一扭,只听腕骨发出一声清脆的——喀拉!

男子顿时痛叫,就像头被激怒的公牛一样爬起身扑过来。方谨迅速退去数步,在男子冲来的瞬间精准至极地抓住他的手臂,反身切入,一个干净利落的过肩摔,电光石火间把他当空甩了出去!

轰!

男子重重摔倒在地,连声都来不及吭,直接就晕了过去。

方谨揉了揉肩膀,转身望着目瞪口呆的小姚:“你怎么了?”

“……”小姚结结巴巴道:“方……方助理您真了……了不起……”

“我只会这一招,”方谨承认道:“多的就再也不会了。你经纪人呢?”

小姚眼睛一红,嗫嚅着说不出话,方谨便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来不及了,他抓起那男子的一只手,用力几下拖不动,便叫小姚:“过来帮忙。”

小姚扭扭捏捏、步伐有些奇怪地走过来,两人一起使力,费了老大劲才把昏过去的男子拖回到他自己的房间。进去的时候方谨看了眼,只见满地狼藉大床凌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酒气和怪异的、让人很不舒服的甜香。

“我、我经纪人叫我来陪他,但他是个变态……”小姚一边剧烈哆嗦一边颠三倒四地跟方谨说,他半边脸被打得火一样红,一说话便疼得龇牙咧嘴,几乎要哭出来:“为、为什么您刚才不来救我?呜呜呜……好、好可怕……”

因为我得先确定你不是在跟我玩仙人跳啊。

方谨这么想着,倒没说出来,只把那男子往地上一扔,揉了揉通红的手腕问:“那你现在怎么办,我叫车送你回去?”

小姚哭哭啼啼,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浮木一般紧紧攥着方谨的手:“方助理您救救、再救救我……”

“我不能把你从你们公司买出来呀,”方谨哭笑不得道。

谁知小姚却摇了摇头,不知是被打得还是羞愧难当,整张脸都烧得通红:“不……不是,是我吃了、吃了那个……那个催情的药……”

·

方谨愕然半晌,无奈小姚无处可去,只得被他带到顾远隔壁自己的房间。

他的第一反应其实是把小姚送医院,但美少年打死不愿意去,说万一成名后被人翻出这段黑历史就完了。方谨想说孩子你这样资质成名可不容易啊,但转念一想,如果他亲自把小姚送去医院的话就未免掺和太多了,谁知道他打的那个醉汉是什么来头?

方谨把小姚拽进浴室,抄起花洒把冷水开到最大,劈头盖脸不顾反抗一顿狂冲。小姚先是拼命挣扎大叫,几秒钟后被冻得全身哆嗦,牙齿打战,很快就什么都叫不出来了。

方谨而被溅得一身是水,衬衣几乎都湿透了。他把花洒喷头扔给小姚示意他自己继续,然后蹬掉鞋袜,光着脚走到卧室去,从包里拿出了手提电脑。

方谨从小就是按照助理的模式来培养的,而做助理的首要原则,就是不能给自己的老板带来麻烦。

如果这人不是小姚,可能他都不会救——开什么玩笑,这世上每天发生的不公平的事多了,再说他自己选择了这一行就应该能料到有这么一天,被经纪人带来酒店的时候怎么不逃跑?

事已至此,必须确保现在就抹消一切后续问题。

方谨打开电脑,用顾名宗的账号登入了一个在线发令系统。

这是顾名宗在他私人团队里推行的一种指令推行方式,登入系统后可以根据级别向他的私人安保、医疗、财务团队发布指令。早年方谨也有一个账号,但他被下放去顾远公司后,就把自己的账号撤消了,后来偶然有顾远相关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比方说搞活动借保安、临时调个小直升机来用什么的,就用顾名宗的账号登入。

这其实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顾名宗每天都能看到命令发出记录,但也并不在意;从侧面上来说他其实默许了这种将少部分资源调用给长子的行为。

方谨在系统内找到安保方面联系人,发送了一条信息过去:“金瑞酒店XXX号房今晚住的是什么人?”

那个XXX号就是他刚才打了的那个醉汉的房间。没过几分钟对方的消息发回来了:“顾总,已联系上酒店方,五分钟后给您回复。”

这时浴室那边传来脚步声,方谨顺手最小化界面,回头一看:“怎么了?”

只见小姚已经把上衣扒了,披着条大浴巾,脸色通红如同火烧,胸膛剧烈起伏,望着方谨的目光里竟然有些直愣愣的狂热:“方……方助理,你能不能来帮帮我……”

方谨斥道:“你开什么玩笑!”紧接着起身把他拉进浴室,抓起花洒就往他身上喷。然而小姚大概因为药效而变得异常激动,这次挣扎比上次还猛烈十倍,冰冷的水流喷到他身上却完全不起作用,反而更刺激了他激奋的神经,反手就去抢喷头!

咣当一声巨响,方谨脚下一滑,被小姚拉着摔倒在地,花洒砰的一声摔在浴缸边,水流滋啦喷了满墙都是。

“你——”

“方助理,我喜欢你,”小姚像八爪鱼一样紧紧抱着方谨,口不择言道:“只有你救了我,你再帮帮我好不好?我难受得快死了……”

“你再这样我把你扔出去了!”方谨难得的动了真火,狠狠用力把小姚掀翻,伸手又去抢喷头。混乱间他满头满脸都溅了水,身上衣服已经湿得不能看了,整个人简直狼狈不堪。

小姚一看他又要拿冷水喷自己,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了,直接就拼命脱自己裤子。他穿的紧身牛仔裤,半天才脱下来一半,扑上来就把大片皮肤紧贴在方谨身上磨蹭,滚烫的体温透过被冷水浸透的布料,简直让方谨头皮发麻:“快住手!”

然而小姚的神智被烧得混乱不清,恍惚中他只觉得眼前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这么勇敢,远远超过他混迹娱乐圈以来见过的形形色色牛鬼蛇神,沉稳可靠得就像个保护神一样。他越想越觉得脑袋发热,怦然心动,恨不得立刻把方谨扑倒狠狠亲一口,再全身心地黏在他身上才好。

挣扎间方谨的衬衣被崩掉了两个扣,他几次踢开小姚,对方又像完全不感到疼一样直扑过来,冷水喷洒已经完全不管用了。方谨又没法下死手打,几次差点被按在浴室地上,最后一次小姚甚至把手都伸到了他衣服底下:“你、你别赶我走,我喜欢你嘛方助理,我喜欢你……”

方谨终于真正发火了。他体格力量一般,但对付小姚还是没有问题的,眼下也顾不得伤到这个连哭带喊的美少年了。

他刚要抬脚狠狠一下,把小姚整个人向后踹飞出去,突然只觉得身上重量一空,紧接着小姚被当空拎了起来,只见面色铁青的顾远站在他身后。

小姚浑浑噩噩地还没认出顾远是谁,下一秒就被活生生扔了出去,砰!一声重重砸在了浴室外的地板上!

“——啊!”

剧痛吞没了小姚所有感官,他觉得自己全身骨头都要碎了,有那么几秒间甚至完全失去了知觉。不远处顾远尤嫌不足,一边捋袖子一边就往这边走,方谨猝然阻止:“等等!——他被人灌药了!”

顾远回头一看,只见方谨坐在浴室地板上,全身上下如同被水泼了个透,散了好几个纽扣的衬衣湿漉漉裹在身上,柔黑的发梢还在往下滴水。

灯光下,他的皮肤因为浸了水而显得异常透明,衣领下的锁骨上甚至可以看见淡青色的血管,瞬间甚至让顾远产生了一种“也许能直接看透到骨骼吧”的错觉。

“……”顾远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半晌冷冷问:“这是怎么回事?”

方谨见他紧紧盯着自己,神色阴晴不定,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我刚才在走廊上碰巧遇见他,他被经纪人带过来卖,被人灌了药……”

方谨尽量平静清楚地把事情复述了一遍,说到他打了那个醉汉的时候顾远脸色变了变,问:“你去他房间搜名片了没?”

方谨微微打了个寒颤,说:“没有,但我……”

他想说我待会去前台打听下那人叫什么名字、是什么来头,但随即就只见顾远大步走来,顺手拽了条雪白的大浴巾把方谨兜头裹住,手一用力把他扶了起来。

顾远的手热度极高,方谨全身已经冰透了,瞬间哆嗦了一下。

他有点怕顾远生气,但偷偷斜觑过去,只见顾远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眉宇如剑一样锋利,高挺的鼻梁下薄唇紧紧抿着,完全看不出是什么心情。

小姚在浴室外的地上呻吟着想爬起来,顾远经过时顺脚又把他踹倒了,砰的一下让方谨心里一紧。但他不敢吭声,被半扶半裹挟地带到卧室往床上一推,紧接着只见顾远转身走到摆设架边,把空调暖风打开了。

“把头发擦干,衣服换了,”顾远没有转身,背对着他命令:“快点,你这样会感冒。”

方谨其实这才想起来冷,正要发着抖去拿毯子,突然只听桌面上的电脑传来一声——叮!

那是安保那边通过系统给他发送回复的提示音,方谨刚一抬眼,就只见顾远回头望向电脑:“什么声音?”

方谨猝然想起自己还登录着那个私人团队系统,账号显示是顾名宗!

“这么晚了你还在工作?有什么事情?”

顾远大概是刻意不去看床上坐着的方谨,举步就向书桌走去。

刹那间方谨连呼吸都停了,正当他下意识要开口的瞬间,只听浴室门口嘭一声撞到墙壁上的重响!

只见小姚好不容易爬起来,意识迷迷蒙蒙的,蹭着墙竟然还想往方谨身边走。顾远回头一看,皱眉阻止方谨:“你别动!”紧接着大步走去,如同拎小鸡一般轻而易举把小姚抓起来,直接就给拖进了浴室。

下一秒方谨迅速起身,连披浴巾都来不及,直接伏在电脑前退出界面,消除使用痕迹,打开浏览器随便进入网络页面。

浴室里,顾远直接把小姚按进巨大的按摩浴缸中,抄起花洒喷头开到最大,冰冷刺骨的水劈头盖脸就冲着他直喷过去。这毫无怜香惜玉的举动让小姚登时窒息惨叫,两腿乱蹬,顾远看他都快翻白眼了才把喷头移开,转而对着下身就一阵猛冲。

“啊啊啊——”小姚撕心裂肺大叫,足足十几秒后终于像咸鱼一般不动弹了,就在浴缸里剧烈喘着粗气。

顾远砰地把喷头一扔,居高临下道:“没问题了?”

小姚面色发青,哆哆嗦嗦,几乎不敢正视他。

“就你还想打他的主意,”顾远冷冷道。

小姚整个人拼命往浴缸深处蜷缩,顾远随手把浴巾丢给他,转身走出了浴室。

·

卧室里,方谨随便开了几个文件和公司网页装作刚才在工作的样子,紧接着听见顾远走出来的脚步声。

他立刻想坐回去,但就在这时手一滑,光标触到网页右下角突然弹出来的小广告,顿时打开了一个新页面。

“方谨你……”

顾远抬起头,语气微妙地一顿。

方谨正俯身在书桌前,从肩到背再到狭窄的腰,以至于微微翘起的臀部,就形成了一道弯曲优美的曲线。因为衬衣长裤都湿透了的关系,布料紧紧裹在身上,只要抬头便正可以看到那腰臀和两条修长的腿。

顾远的视线停顿在了那上面。

同一时刻,方谨闪电般移动光标,想去关掉最新打开的游戏界面。谁知这种广告游戏的关闭键根本就是假的,混乱中他关了两次都没成功,正要按Ctrl+W强制关闭页面,浏览器又卡了。

与此同时顾远已经在瞬间的停滞后恢复了若无其事,走过来问:“——你在干什么?”

方谨绝望地试图强制退出浏览器,但已经来不及了。

顾远的视线落在了屏幕上。

只见网页中赫然是两个搔首弄姿的CG美女,全身轻纱,堪堪半露,人间胸器呼之欲出;另外有一行硕大的字金光闪闪:“快来游戏吧!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各色美女等你来拿!”

“……”

顾远锋利的眉梢微微抽搐,半晌才用指关节敲了敲屏幕,沙哑问:“——方助理?”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章 从那天起顾远的初恋被永远埋葬在了他的血管深处 下一章:第11章 得到人心只能靠赢取,而非馈赠
热门: 星辰变 遮天 一念永恒 重生完美时代 灵域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完美世界 夜色深处 绝世武魂 人道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