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副驾座是我的,我的,我的

上一章:第7章 顾远像是第一次意识到,方谨也是可以离开的 下一章:第9章 从那天起顾远的初恋被永远埋葬在了他的血管深处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方谨回公司上班,进门就看见人事部女主管等在助理办公室门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徐主管?”方谨奇道。

徐彩指指手上那叠文件:“方助理,可以来商量下你雇佣合同的事吗?”

方谨不明所以,打开办公室的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方谨刚被下放到顾远公司的时候,被配了间很小还朝北的办公室,更要命的是还属于写字楼正中,只有头顶通风口而没有外窗。当时方谨也没说什么,但过一段时间后顾远习惯了醒酒汤,便投桃报李,主动交代人事部给换了间宽敞透亮的写字间。

办公楼靠海港,从落地窗可以远眺碧蓝的水面,另一边还有个很小的内窗,直接通向总经理办公室,可以透过玻璃直接看见对面顾远的动静。

方谨为徐彩拉开座椅,眼角余光突然瞥见那面内窗被人用白布蒙上了。

是从顾远那一侧蒙的。

方谨:“……”

方谨定了定神,坐到办公桌后,示意女主管:“请讲。”

徐彩也看到那层布了,瞬间眼角抽搐了几下。

“……是这样的,经过人事的季度业绩审查,我们决定提高你目前的薪资百分之六十,对年终奖及公司通讯、交通设施使用、包括差旅补助等都有了很大提高,同时还有后续福利措施,具体在合同里都有注明。”

她把手上一叠文件递过来,方谨翻开看了几眼,有点疑惑:“这是人事部的意思?”

“是这样的没错,” 徐彩立刻表态,随即又咳了一声:“另外,在签约期限上也有了对应的修改……”

方谨快速往后翻,一眼看见签约期限赫然改成了十年,未到期擅自解除雇佣关系则需要赔偿数倍违约金,以及因为职位保密性的原因,离职后又有十年脱密期,脱密期间不能在同行业内求职。

合同后的备注表里对同行业公司做了详细列表,几乎涵盖了航运及电信行业所有沾边的大中型企业,密密麻麻一长串。如果真按照这份合同来执行的话,方谨应该根本不会去想辞职,因为除非彻底转行,否则就要饿死了。

徐彩多年老人事,大概也觉得非常不妥,一向沉稳的声音略微有些发虚:“虽然条件是苛刻了一些,但待遇还是可以商量的。我们可以制定出一套专门针对方助理您的业绩审核标准,半年一次重审,薪资待遇完全可以根据结果相应上涨……”

方谨问:“这真是人事的决定?”

徐彩没什么底气的道:“当然。”

方谨看着她,突然微微笑了笑,提起笔在合同后签了名。

他的动作没有一丝犹豫,签完后直接把文件一合递了过来,把徐彩都略微镇住了:“……方助理,您真不用再考虑考虑?”

“不用,”方谨温和道,“我也是这么希望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底似乎有某种轻微的笑意满溢出来,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异常轻软、温情,徐彩不由微微呆住了。

·

女主管走后方谨在办公桌后坐了一会儿,盯着那面挂着白布的窗户。

今天早上他像平常上班时一样开车去市中心公寓接顾远,但抵达时顾远已经搭司机的车走了。现在想来,他是故意提前来办公室的目的应该就是这个吧——他几乎能想象顾远亲自拿着锤子钉子,叮叮当当敲了半天,再满意地把白布挂上去的情景。

方谨起身走到内窗边,俯身往里看。

现在徐彩应该去总经理办公室跟顾远汇报他签了合同的消息了,不知道顾远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你不想让我辞职吗?方谨想。

只要你不炒我鱿鱼,我真的一辈子都不会辞职的,不加工资也没关系。

白布透光性很好,透过玻璃能影影绰绰看见对面办公室里的动静。方谨正眯起眼睛,贴着墙仔细打量,突然眼前一暗。

只见对面白布后又挂了一层东西——应该是顾远的西装。

方谨:“……”

·

整整一个上午顾远都没来找他,不过正因为如此方谨突然清闲了很多。

到平常午饭时,他按平时的习惯那样拿了自己和顾远的两个饭盒去热——那都是他自己在家准备的。顾远每个周一中午都吃家常菜,不跟人安排午餐会谈,因此他每周日晚上都会在家准备三个菜一个汤的饭盒,第二天热了送去总经理办公室。

谁知方谨一推门,顾远也正打着手机出来,两人顿时在走廊上正面碰见了。

方谨动作一顿,只见顾远冷冷瞥了他一眼,紧接着擦肩而过向电梯扬长而去。

……这是去吃饭?

方谨迟疑片刻,快步走到公司走廊尽头的窗前。透过玻璃可以看见高档写字楼的大门口,只见顾远大步走下台阶,身着高级定制黑色西装的背影显得风度翩翩。不远处大街上,一辆奔驰豪车停靠在人行道边,一个戴着墨镜身材窈窕的女人正站在后车门边等着他。

方谨认得出那女人。据说是艺校学生,被顾远包养过一段时间,性格很好长得也很漂亮,以前方谨开车送顾远去幽会的时候,还被她顺带请喝过奶茶。

方谨眼底映出顾远径直走向那女人的背影,半晌他收回目光,自嘲地轻轻呼了口气。

他拎着纸袋去了公司茶水间,站在微波炉前,有些拿不准该把顾远那个饭盒怎么办。他做了辣椒炒嫩牛肉、干煸四季豆、香煎巴沙鱼,还有一盒熬得乳白鲜香的筒子骨汤。他自己是肯定吃不了两份的,扔了又太可惜,难道给顾远留着晚上吃?

别开玩笑了,借他个胆子都不敢叫顾大少吃剩了整整一天的饭。

那么随便找个人把饭盒送掉?方谨正想着送给谁,突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方助理?干什么呢,一起去吃饭?”

方谨转头一看,认出是公司新来的CTO谢恒毅。

这CTO来了不到两个月,已经把全公司上到四十八岁女副总、下到十八岁实习生的芳心一网打尽,每天公司论坛上都更新wuli男神最新偷拍高清大图手动置顶贴,足以证明人气吊打冷漠严苛、不近人情的顾大少十八条街。

CTO探头进来一看,抽了抽鼻子:“我去你媳妇不错啊,给做这么多菜。哎有女友的人日子就是舒坦,我下去吃盒饭了,回头见!”

方谨心中一动:“等等——哎,你要吃这个饭吗?”

CTO大惊:“给我?”

“今天多带了一份,又吃不掉。你待会吃完把饭盒洗洗给我就行了。”

“——哎呀那敢情好!”CTO立刻搓着手进来了,喜滋滋的拿了饭盒去热。

方谨先热好了饭,慢条斯理的就着水龙头洗筷子勺子,又抽了纸巾来细致的裹住饭盒底部,防止油渗透出来。CTO在边上等微波炉把饭菜热好,一边闲着搭讪:“你女朋友在家每天做饭?不嫌烦的啊?”

这种单身技术男一般都圈内默认你带饭等于你有女朋友,方谨正想说这是我做的,突然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微妙感觉又在心里动了动,说:“还……好,也不是天天做。”

“好姑娘啊。”CTO唏嘘不已:“长得漂亮吗?人很贤惠吧?”

方谨脑海里浮现出顾远英俊仿佛找不出一丝瑕疵的面孔,微微笑起来道:“漂亮呀。”

“性格也很好吧?”

“嗯……有时候也闹点脾气。”

“那是正常的,哥以前交女朋友的时候啊——哎……”CTO沧桑地摇了摇头,一副过来人的表情:“人又漂亮又做饭,闹脾气使小性子都是正常的。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和女人斤斤计较,该让一步就让一步,只要日子过得去,哪怕头上有点绿……”

方谨笑着点点头说:“嗯,我会让的。”

微波炉叮的一声,CTO迫不及待把饭盒拿出来,陶醉地深吸一口气:“哇——好香!”紧接着抓起茶水间配备的勺子,也不洗了,直接就挖了一大口嫩炒小牛肉混着饭塞进嘴里。

方谨正想说你慢慢吃别噎着,突然门外传来脚步声,紧接着顾远的身影赫然出现在茶水间门口。

方谨扭头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顾远还是在打手机,但脚步停了,直直站在门外盯着CTO。他本来就冷漠的眼神此刻更像混合着冰渣,薄唇抿得紧紧的,周身仿佛有无数风暴聚集而来。

CTO一开口,饭粒啪嗒掉下来:“老……老总?”

顾远面无表情地看向方谨,紧接着一个字都没有说,径直走回办公室,砰!一声重重甩上了门。

·

那天中午方谨想了好几次要不要把自己的饭让给顾远,但他还没来得及鼓起勇气去敲总经理办公室的门,顾远就再次摔门而出,这次是真的找小情儿去了。

之所以方谨知道他的去向,是因为他叫小情儿把豪车开到了公司正楼下,在中午人流量最大的时候堂而皇之停在那里,让一路行人纷纷回头,嚣张霸道毫无避忌,甚至都没在乎被开了违章停车罚款单。

方谨食不知味的吃了饭,下午工作时屡屡出神。

他本来有个代替顾远主持的工作会议,结果在财务经理上台作报告的中途他突然就走了神,静静盯着手里的万宝龙钢笔尖,纤长浓密的眼睫眨都不眨,连对方汇报完毕大家鼓掌时都没反应过来。

财务经理被搞得很惶恐。

方助理从总公司下放过来几个月,已经在这里树立了很高的威信,众所周知他的分析和建议往往能改变顾总的决策走向,而且他平常虽然不多话,高层管理深水之下隐秘的争斗却从来瞒不过他的眼睛。

所有人都只想和他结个善缘,哪怕关键时刻得不到他的一句好话,也别突然当面捅一刀,吃了亏都没处哭去。

会议结束后财务经理装作无意地走在方谨前面,开门时突然回过头,笑着问:“看这天要下雨了,可是我车正在送修可怎么办?晚上下班车可不好打。”

方谨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口道:“那我捎你一程好了。”

财务经理大笑摆手:“不用不用,哎呀怪不得我们都说方助理是个好人,求你帮忙从来都应的——我打电话叫老婆来接就行!”

方谨只是思维飘了一会,但从少年时代起在顾家集团总公司培养出来的敏锐嗅觉还是在的,闻言就明白过来这人只是想试探自己的态度,不由微微一笑。

他没再管殷勤的财务经理,礼貌地点点头便走了出去。

·

顾远整整一下午都没回公司,难为他在每天持续工作十二个小时以上的日常节奏中还能抽出整整一下午的时间来泡小情儿,简直是破天荒第一回。

难道只是在情妇家吃饭和远程工作?方谨脑子里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自嘲地摇了摇头。

人的贪婪之心果然是永无止境的,以前整天见不着的时候,想着要是跟他一起工作就好了。后来给他当助理了,想着要是顾大少态度好一点就好了。现在顾远的态度明显比以前冷淡的模样好太多,竟然又去希望他不要去理情妇。

我到底是算哪根葱,真把顾大少当女朋友了?方谨想象了下顾远一米八五强壮精悍的个头,面无表情地穿着粉红围裙给自己开门说:“你回来了!”的场面,顿时扑哧笑了出来。

下午没什么事,方谨索性跟秘书打了声招呼,就提早下班了。谁知走到公司楼下大堂的时候,他突然瞥见前台沙发上坐着一个十分眼熟的女子身影,长发黑裙、身姿婉约,挎着一只爱马仕鳄鱼皮手袋,赫然是那天在顾家见到的迟秋!

迟秋优雅地捂嘴发笑,面前站着正眉飞色舞在那说什么的CTO谢恒毅。这种场景从谢恒毅来公司后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每次发生后他身上都要多一颗魂牵梦萦的少女心,方谨一看就顿时觉得头大,立刻大步走过去:“谢总!”

“哎方助理!”CTO一回头,热情道:“哎呀我来跟你介绍一下,这是迟小姐,来我们公司找人……”

迟秋妆容精致的大眼睛看了方谨一会,倏而微微一笑:“方助理,又见面了。”

“哎?你俩认识?”CTO还没反应过来,方谨对迟秋点了点头,紧接着一把将他拉到边上。

“你知道她是谁吗?”

“我知道,她是我梦中的女神!”CTO满脸闪烁着星星般的幸福:“我一看到她,就陷入了此生的第十八次初恋,啊!茫茫人海中只因我多看了你一眼,你明媚的大眼睛,你嫣红的小嘴唇……”

“她是顾二少姑表妹,准备介绍给顾总当女朋友的。”方谨冷静道,心说你吃了人家的饭,还想撬人家准女友,谢总你先摸摸脖子上那个圆形的东西还在不在?

CTO吓了一跳:“你说什么?”

方谨黑白分明的眼睛冷冷瞥着他,微微挑起眉。

CTO茫然说不出话,方谨径直越过他,走向正优雅斜倚在沙发扶手边的迟秋,礼貌道:“迟小姐。”

“我和你们顾总约好了四点见面,现在已经快四点半了。”迟秋指指她手腕上那只梵克雅宝名表,微笑问:“打他电话不接,前台也不知道他去哪了。我正要拜托他们去找你,你是建议我今天先打道回府呢,还是继续在这等一会儿?”

方谨一愣,随即自然道:“不好意思,我打个电话提醒他。”

顾远今天负气出去找小情儿,想必是忘了迟秋这一茬,但也很难说是不是故意晾着她。方谨迟疑片刻,最终还是没打电话,发了条短信问顾远:“顾先生,迟小姐现在公司楼下,说四点和您有约是吗?”

短信刚发出去,方谨还没来得及放下手机,紧接着回复就来了:“叫她过来。”

紧接着顾远分享了一个地址,方谨一看,是情妇家。

·

五分钟后方谨发动汽车,很难想象前方是迎接自己的是怎样一个修罗场,他只希望自己把迟秋送到的时候情妇别下楼。

迟秋坐在副驾驶上,微笑着问:“咱们这是上顾总家里去吗?”

“……是顾总的产业之一。”

迟秋点点头,意味深长道:“产业之一。”

方谨心说我果然想不到女人能敏锐到什么程度。他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熟练地打灯转方向盘,银色凌志如同游鱼般滑进了大街上的车流。

迟秋安静地看着车窗外不断退去的大厦和车辆,很久都没开口说话。她在着装品味上远非那些艺校女生和十八线小明星所能相比,仅仅是坐在边上都非常动人,身上的香水气味幽暗芬芳,在封闭的车厢中格外清晰。

方谨将车稳稳停在一处红灯口,突然只见她转过脸,道:“方助理。”

“请说。”

“你猜我刚才在看什么?”迟秋笑吟吟道。

方谨皱起眉,“……行人?”

“不。”

“街景?”

“不。”

“……”方谨疑惑地望向她,却只见她表情不变,微笑道:“我在透过反光看你。”

方谨微微一怔。

“我在想,你脾气得好到什么程度,才能忍受顾远那种时不时恶意捉弄你一下,没事就拿你撒气的自大狂?”迟秋一只秀美的手拖着腮,兴味盎然地打量着方谨几乎找不出任何瑕疵的侧脸:“恕我冒昧,换做我可能那天酒会后就辞职了,再不济也得一巴掌狠狠扇他脸上去,再轮包把他抽个满脸桃花开。”

方谨知道她看出那天晚上跟顾远在花园里做戏的是自己了,他认真道:“抱歉迟小姐,那天不是有意的……顾总对我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喔?那是怎么样?”

方谨直觉想替顾远解释什么,但话没出口又哽住了。

他想说顾总对我其实很好,但好在哪里?他第一反应是那天酒会上的皮蛋瘦肉粥,但紧接着,记忆就被随之而来的花园、星光、那个借位的吻,以及顾远最后冷漠充满反感的眼神盖过了。

……其实顾远反感的眼神也很帅,方谨苦中作乐地想,对迟秋道:“顾总待手下人都不错,虽然他有时脾气上来会控制不住,但真不是那种折腾人的老板,员工福利也很好……”

迟秋戏谑地瞅着他:“这车里装了窃听器么?我怎么感觉你在洗脑你自己。”

“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方谨微微正色道:“而且小姐,我脾气也没你看到的这么好。”

迟秋倒一愣,紧接着绿灯亮起,方谨一言不发地踩下了油门。

·

大概是看出方谨一路上都有些不快,迟秋没再跟他搭话,二十分钟后汽车缓缓停在顾远分享的地理位置——那是个市中心高档酒店公寓区,即使是在G市,也是以高昂地价而出名的。

顾远工作繁忙,因此对小情儿的态度就不可能耐心,绝大多数情况都是你情我愿金钱交易而已,不高兴了就随时一拍两散。但他有一点好处是出手大方,该给的待遇绝不少给,逢年过节就像对公司员工一样准时加发福利,因此业内风评竟然还相当不错。

方谨停下车,发了个到了的短信给顾远,半分钟后车窗被人敲了敲。

他一抬头,只见顾远站在车门边,俊美的脸挂满寒霜,眼底的暴怒完全不加掩饰,身后赫然是那个今天去公司楼下接他的艺校女生。

方谨刚一开锁,顾远呼地打开车门,连一句解释的机会都没给,直接劈头盖脸问:“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

“我让你‘叫她过来’,意思是把地址给她然后随便她打车过来、坐车过来、走着过来、或爬着过来!不是让你给她当司机!你是我的助理,要当司机也只能给我一个人当,大街上随便阿猫阿狗你也让它上你车是不是?!”

顾远高大的身体居高临下,凌厉的阴影几乎把驾驶座上的方谨完全笼罩在了里面,身后情妇害怕得退后了半步。

另一边迟秋从副驾驶上探出头,饶有兴味地看了眼情妇,又看了看方谨,悠悠叹了口气:“……对你不错。”

方谨还来不及阻止,顾远的风暴就立刻找到了另一个发泄口。

他大步走到副驾驶边,单手打开车门,君王降世般俯视着迟秋,那一刻他周身的气势足够凝成实质,把渺小的迟秋活生生打入地心:“到后座去。”他冷冷道,“——副驾座是我的。”

推荐热门小说夜色深处,本站提供夜色深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夜色深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章 顾远像是第一次意识到,方谨也是可以离开的 下一章:第9章 从那天起顾远的初恋被永远埋葬在了他的血管深处
热门: 史上第一氪金反派[穿书] 鬼吹灯之南荒古墓 异世邪君 造化之门宁城 我在原始做代购 九重紫 粉妆夺谋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飞剑问道 武动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