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番外二

上一章:第172章 番外一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孟樆对上季刑辰气鼓鼓的样子, 脑子一抽, 觉的这场面像极了外出归家的丈夫, 看到自己的伴侣出轨……

他被这可怕又糟心的想法吓的一愣,连忙摇头。

季刑辰眯着眼看他,“我让你过来, 你摇什么头!”

孟樆这才回过神, ‘哦’了一声, 乖乖站起身走到他旁边。

王媛媛被季刑辰突然闯进来吓了一跳, 心有余悸地朝门口看了看, 发现阿木没跟着,这才松了口气。她刚缓过劲, 就见孟樆乖顺的走过去, 一时怒其不争地瞪了他一眼。

曹文远带着小夏姐赶来时,脸上怪怪的, 好像化了妆。

他推门瞧着人都在,哈哈一笑,歉意道:“哥们晚了,先自罚三杯!”说完, 回头冲着服务员招了招手, “先来一箱!”

王媛媛白了他一眼, “要喝你自己喝, 阿木晚上开车送我回去,他喝不了酒。再说,你迟到一个半点, 罚三杯就想完了?便宜死你,今晚你买单!”

曹文远眼珠子一转,瞧着她身边高大帅气的阿木,咂摸下嘴,“我说你心偏的没边了啊,有了男友就没兄弟啊!再说,今儿这饭他必须请,把我们含辛茹苦养的大白菜给拱走了,就想这么拍拍屁股走人?哪有这么便宜事,哥哥今天必须狠狠宰他一顿!”说完一扭头,对着孟樆挤眉弄眼道:“甜梨,咱哥俩今天必须把他灌醉,酒后吐真言,看看他到底什么来路!”

孟樆刚要替阿木做介绍,一边的王媛媛抓起纸抽就朝他扔了过去,笑骂道:“滚边去,你才是白菜。骂谁是猪,谁是白菜呢!想要姑娘,找你媳妇生去!”

曹文远嘻嘻哈哈地反手就把那凶器接住了,然后也不恼,一脸嚣张地从兜里掏出两个红本,‘啪’地一声往桌子上一甩,一脸嘚瑟道:“别急,咱现在是有证的人,想要孩子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事!”

他一边说,一边冲着小夏姐抛了个媚眼,“媳妇,听见没?催着咱们生呢!咱俩争点气,争取一年抱俩,以后见面要红包也是双份,多厉害……”

夏铃脸皮子薄,伸手给了曹文远一拐子,没搭理他哎哎呀呀的叫声,找了个靠近王媛媛的位置坐了下来,两人说起了悄悄话。

孟樆好奇地瞥了眼桌子上的大红本,等瞧清了上面的字,一脸惊愕,“你这什么情况?毕业还不到3个月,你,你证都领了!”

曹文远哈哈一笑,“那是,今早去领的。”

他一脸得意指着证件上的照片,龇牙道:“你瞅瞅,给我拍的多帅气!哎,拍证件照的化妆师还特意给我化了个妆,瞧见我这脸没,白不白?”

孟樆瞄了他脸一眼,心想确实挺白,他还以为这家伙今天生病了,弄了半天是带着妆来嘚瑟呢!

他们正说着话的功夫,服务员端着盘子过来上了菜。

孟樆看了看有说有笑的两个女孩,又瞧了瞧殷勤地帮着王媛媛夹鱼的阿木。

他正傻乎乎地看热闹,碗里突然多了几个被剥了壳的大虾。掐头去尾的,只剩下白嫩的鲜肉,看着就很有食欲。

孟樆一抬头,就见季刑辰正和另一个大虾做斗争,这家伙动作纯熟地剥掉虾壳,直接把虾肉夹到他碗里,这动作自然地好像做了好多遍,一点都不生涩。

包房里几个人皆是一脸震惊地看着他,阿木更是被雷劈了般,吓的把筷子掉在了地上。

季刑辰懒洋洋地睨了他们一眼,“看什么看,都看自己媳妇去!”说完,视线放在孟樆身上,哼道:“你跟他们起什么哄,我在家不都是这样吗?”

孟樆一时莞尔,笑着点点头。

确实,季刑辰没恢复灵力时常这样,两人每次吃饭他的碗里都被塞的满满登登的。虽然后来他灵力恢复了,但是这个习惯却依旧保留着。即使明知道他不是妖,根本不需要补充这些营养,可每次碰到可口又好吃的东西,依旧会第一个夹给他。

想到此,他眼里的笑意渐深,然后又在对方的眼神示意下夹了些他爱吃的菜,放在他盘子里。

季刑辰看了他一眼,微微抿起的嘴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笑容许久也没散去。

曹文远瞧了瞧他,又瞧了瞧身边的媳妇,有些酸道:“这儿也没单身狗,他俩给谁喂狗粮啊!”说完,跃跃一试地挪了挪碗,一脸期待地等着媳妇投喂。

夏玲手抖了抖,实在忍受不了他火热的视线,夹起一筷子肉放到他碗里。

有曹文远在,包房里的气氛被抄的热热闹闹。阿木本身也是个性子爽朗的人,和季刑辰关系又不错,还和孟樆认识,几个人年龄相仿,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孟樆本来打算只喝一点酒,没想喝多。可今儿个也不知季刑辰发什么神经,竟然默认了曹文远的起哄。他没辙,端着杯子被劝着喝了不少。

原本阿木有王媛媛在一边护着,曹文远还以为自己打算把人灌倒的计划要泡汤。可没想到,才喝了三杯,这家伙就迷糊了,坐在那直傻笑。

孟樆瞧着他微卷的头发,麦色的肌肤,还有醉了后憨态可掬的笑容,突然觉的这家伙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大金毛,要是有尾巴,肯定要围着王媛媛直摇。

几个人从饭店出来时,天色已经暗了。季刑辰今天也跟他们喝了不少酒,自然没打算开那辆战车。

孟樆没想到他们在饭店里待了这么久,瞧着摇摇晃晃的阿木,犹豫地看向王媛媛,“我送你们回去吧!”

王媛媛扫了眼被曹文远架着只会傻笑的男朋友,愤恨地点点头。

曹文远虽然喝的最多,却是半点醉意也没有。他把阿木塞到出租车里,和几个人打了个招呼,就带着媳妇招手拦了个车,开开心心地走了。

季刑辰坐在副驾驶没说话,孟樆和王媛媛一左一右分做在阿木两边。两人怕他晕的难受,特意把车窗摇下来些。

阿木就跟个大狗一样,窝在王媛媛肩膀那磨磨蹭蹭,嘴里委屈巴巴地说难受。

王媛媛瞪了他一眼,从包里拿出门口买的酸梅汤,拧开盖子小心喂给他几口。

他醉的确实不轻,浑然不知自己在车上,双手紧紧抱着王媛媛,睁着一双迷蒙的双眼嘿嘿地傻笑,然后慢慢靠近自己的心上人。

王媛媛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干什么坏事,结果就听‘咚’地一声,额头突然一疼。过了会她才反应过来,那酒鬼竟然用头狠狠撞向她脑门。

始作俑者完全不知惹怒了人,在那大张着嘴,傻乎乎道:“喜欢。”完了,双手依旧死死地抱着她,直接睡了过去。

王媛媛气的半死,想骂他发现人已经睡过去了,打他又有些下不去手,只好狰狞着脸,瞪着看热闹的孟樆

孟樆原本瞧着两人互动有趣,见她怒目而视,连忙憋着笑转过头。

阿木是被季刑辰从车里拖出来的,这家伙一点没顾念旧情,单手拎着他的衣领就把人从出租车里薅了出来。

孟樆听着那‘砰砰砰’的撞门声,嘴角抽了抽。一个1米8几的青年,就像小鸡崽似的被提溜出来,而且还东撞一下,西撞一下的,这画面着实不算太好看。

王媛媛心疼他,有些看不过去的在一边扶着。阿木到也算结实,被季刑辰这么折腾到楼上,依旧睡的香,硬是没起来,最后还是季刑辰拿着他的手指按了指纹开了锁。

他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住,房子却不小,比季刑辰那房子还大了不少。孟樆四处看了看,瞧着屋里的摆设和家具,再看着睡的人事不知的阿木,一时感叹。真人不露相,这家伙竟是个隐形的富二代。

等着王媛媛把人安顿好,孟樆又拉着一脸不情愿的季刑辰打车给她送回了家。

早秋温差较大,原本中午时空气里还带着滚烫的热意,这会却有些微凉。孟樆喝酒时也没多想,觉得气氛正好,也就没用妖气散去酒意。

原本他还没在意,可刚刚送王媛媛时,在出租车里摇摇晃晃的,硬是被晃出了些困意。好在这会儿被风这么一吹,那点睡意到是散了,不过脸颊处依旧染了些红。

他抬头看着夜空,再看着身边的人,突然抿着嘴笑了笑。

季刑辰被他笑的浑身炙热,觉得他差不多是醉了,看了眼手机,觉得时间正好,眸色深了深,招手就要打车回家。

孟樆却一把握住他的手,摇摇头,“走一走。”

季刑辰瞟了他一眼,舔了舔唇,到是没说什么,与他并肩在马路上溜达。

“缘分这东西还真是神奇。”孟樆想着王媛媛和他说的话,心里颇有些感慨。

季刑辰心不在焉地‘恩’了声,想着孟樆喝醉后的姿态,心中的火又升了些。曹文远今天灌酒时,他就注意到孟樆没用妖力醒酒,心里立刻打起了各种小算盘。这会瞧他神态看似清醒,可眼里水光氤氲的,就知道这人其实也是醉了,只不过醉象不太明显。

孟樆确实有些醉了,不过他自己也不太清楚,更不知道身边的人正筹划着怎么把他弄回家吃到肚子里。

他在那自顾自地感慨,“你知道王媛媛和阿木早就认识了吗?高二的时候他们就见过呢!”

季刑辰没什么兴趣地又‘嗯’了一声,继续谋算着晚上的福利,美滋滋想着;淘宝上买的那几个衣服是不是可以考虑下,最起码来个制服诱惑。西服就算了,昨晚试过了,今天可以换一个医生……

孟樆瞧他敷衍,不满地伸手戳他的腰,“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看我?”

他这一下不轻,可季刑辰身上除了薄薄的肌肉,就是骨头,硬邦邦的,反到是把他的手怼了一下。

季刑辰也吓了一跳,以为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一回头见他鼓着腮帮子吹手指,才松了口气。

“看看看!他俩高中就认识的事,我真不知道!”他好脾气地哄完人,又忍不住说,“时间不早了,咱们摆驾回宫?”

孟樆却执着地摇头,难得硬气道:“今天天气很好,我想再走会。”说完,自顾自地继续往前走。

季刑辰估摸着这家伙的酒劲是彻底上来了,这时候不好和他反着来,只得耐着性子在一边陪着。

孟樆脑子有些乱,话说的也有些颠三倒四,一会回忆以前,一会说起两人现在。季刑辰原本还惦记着晚上的节目,可听着他聊着两人的过往,渐渐也来了兴趣。

两人正因为第一次见面季刑辰态度不好的事辩论着,街对面突然响起一连串的咒骂声。这声音在寂静的夜晚实在突兀,瞬间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只见对面的酒吧里狼狈地窜出一个人,那人蓬头垢面,身上的衣服也皱皱巴巴,似乎很久没有清洗过。

他是被人踹出来的,门口的保安正厌恶地朝他吐着口水,嘴上骂道:“滚远点,以后再出现这附近,我就打断你的腿!”

那一脚似乎不轻,踹的那人趴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可他却无暇顾及,只是扯着嗓子嚎道:“给我酒,给我酒!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朝文娱乐的老总,孟朝文……”

在这个大数据时代,娱乐圈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群众的法眼,何况是最近娱乐圈里最出名的家伙。孟朝文这名字刚从他口中出来,周边几个人立刻啊啊大叫,仿若躲避瘟神一样躲着他。

“妈的,你还敢提你的名字。我告诉你孟朝文,老子踹你都嫌脏,你自己有什么病不知道吗?滚滚滚,别脏了我这地方!”那人说完,恶狠狠地骂了句晦气,就匆忙带人进了店。

孟樆站在酒吧对面,一动不动地看着烂醉如泥的孟朝文趴在那。

自从上次孟朝文突然跑到他家楼下闹了一场,他已经有5个多月没再见过这个人了。不过他知道这个人过的并不好,因为他不只感染了HIV,还卷入了今年5月震惊全国的偷逃税款案。这事实在太轰动,可谓是震惊全国,他想不知道都难。

据报道,在孟朝文作为朝文娱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期间,公司少缴和偷逃的税款高达十几个亿。他为了不坐牢,不只补缴了所欠的税额,还缴齐了巨额罚款和滞纳金。可十几个亿并不是小数目,为了凑足钱,他只得将名下所有的不动产和股权变卖。

一夜间,孟朝文从一位儒雅的成功人士,摇身一变,成了一个人人讥讽的穷酒鬼。

孟樆站在那,一动不动地盯着对面鬼哭狼嚎的人。不知过了多久,一辆警车突然停在酒吧门口。车里下来两个穿制服的警察,瞧清他的模样后,说了几句话,就给他带上手铐架上了车。

季刑辰瞧着警车渐行渐远,提醒他,“还记得落落那小鬼吗?”

孟樆愣了愣,点点头。

“落落姐姐那个案子你知道吧,这事最近有了新的证据,公安打算重新立案侦查。”

这事孟樆印象深刻,孙梦那时借着拍电影的借口把那女孩弄到国外,然后找人给她下了药。

“当初那事虽然是孙梦找人干的,不过碍于没有证据,最后就不了了之了。不过孙梦下药的事没少干,甚至给孟朝文送去的人也喂过药。”

孟樆皱眉:“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孟朝文这回算是栽在她手里了。她当初留了一手,给孟朝文送了个公司新来的女孩,还在那女孩的饭里下了药,甚至还录了像。我想她是害怕自己有一天年老色衰被孟朝文踹了,就想弄这么个录像求自保。孟朝文把她扔到了精神病院后,不管不问,转头还和公司里另一个明星打的火热。孙梦自然恨的不行,便想办法联系了在国外的孟筠喆。一周前那家伙偷偷回了国,拿着那些证据举报他父亲,告他迷,奸。”

季刑辰眼里都是厌恶,这一家子可真都是奇葩,老公把老婆扔到了精神病,老婆找人陷害老公还留了录像,而亲生儿子则拿着这东西举报自己的父亲……啧,真是狗咬狗,一嘴的毛!

他瞧了眼神色莫辨的孟樆,继续说:“也算是因果报应,孟筠喆拿录像报案时,原本还犹犹豫豫地,你舅正好去分局送材料直接撞上了。这案子他虽然避嫌没过手,不过你也知道,他在刑侦大队里的威名……陷害也好,报复也罢,这次也算证据确凿,他肯定跑不了。”

他说完,见孟樆依旧一动不动地看着对面,别扭地替陈松说,“你舅没告诉你,是怕你多想……”

季刑辰其实是明白陈松的想法的,和这么一家子沾上关系,确实够糟心的。而且孟朝文这人到底是孟樆的亲生父亲,不管他们多么厌恶,两人还是有血缘。陈松也怕孟樆知道后动了恻隐之心,毕竟在他们心中,这家伙一向和善……

当然,他心里明镜似的,孟樆和孟朝文可没半点血缘!

他正琢磨着,要不要在开口劝劝,人不能太善良……就见孟樆笑着摇摇头。

那双原本澄澈的眼眸里,突然闪过一抹艳红,好似天边的红霞,带了些妖冶。

季刑辰从没见过这样的他,有些妖媚,却又不失纯真。

晚风轻轻吹着,许久,寂静的街道传来淡淡地叹息,“得知他过的不好,我终于可以放心了。”

季刑辰心里一动,看着那张纯真又魅惑的脸,轻轻笑了笑。

这小家伙,还真是……他们果然多虑了……还有,看来以后要多给他喝点酒,才行啊……

推荐热门小说妖气横生,本站提供妖气横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妖气横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72章 番外一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伯特伦旅馆 道医 花颜策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2 疑案追踪 推理竞技场 嫁入豪门后发现我才是公婆亲儿子 幽灵酒店 鉴罪者 全职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