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171(正文完结)

上一章:第170章 170(拾贰) 下一章:第172章 番外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放屁!我跟青鸾什么事都没有, 你别给我瞎造谣!”被唤作陆由的人听到季刑辰的话脸色瞬时大变,横眉怒目地指着他,只不过视线却总是往吧台那边小心地瞄着。

孟樆瞧着两人的样子, 诧异地问,“你们认识?”

“不认识。”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完, 颇有些相看两厌的架势。

孟樆:“……”这明显是认识的……

季刑辰冷着脸走到孟樆身边,没去碰孟樆给他买的西瓜汁, 而是直接拿起他的那杯百味水香, 就着上面的吸管喝了两口。

孟樆尴尬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一边气鼓鼓的陆由,再结合这位少年刚刚说的那些怪异的话,心中了然。看来, 这位叫陆由的,应该也是九重天的神仙。

不过,陆由这个名字, 怎么这么耳熟?

陆由鼓着腮帮子瞧着季刑辰旁若无人的秀恩爱,用力压下被挑起的怒火,对着一边的孟樆努力保持微笑, 继续推销自己, “那个重新做下自我介绍,我叫……”

季刑辰不客气地打断他,“他叫陆由,上面的神兽饲养员,性格古怪, 还有很多变态的嗜好。喜欢收集各种动物,尤其是带毛的,你离他远一点。”

“你才神兽饲养员!”陆由愤怒地拍了下桌子,惹的一边的几个顾客频频回头看他们。

孟樆刚刚就听这名耳熟,这会一听季刑辰提起他那嗜好,脑子里莫名想起他爹饕餮曾经和他诉的苦。

“陆由,你是昆仑的陆由神君?”

陆由眼睛一亮,身子前倾,一脸兴奋地看他,“对对对,是我,是我!你听过我的威名吗?那你一定知道昆仑这个……”

孟樆被他的热情吓了一跳,瞧他双手伸了过来,正要礼貌地回握,一边的季刑不客气地打开他的手,面色不善道:“你离他远点,别动手动脚的!”

陆由还没等发怒,就被人拦了下来。那人生的俊美高大,将手里的饮品和小食放到桌子上,然后自然地坐在他身边。

孟樆感觉到体内妖丹突然不稳,一股强大的威压瞬间袭来。正当他脸色苍白,身子不听使唤地发抖时,一只手搂在他腰上,然后一股熟悉又舒服的暖意遍布他四肢百骸。

他瞬时压力一轻,身子暖洋洋的。

季刑辰顺势将人往自己身边带了带,瞧他面色红润才看向坐在对面的人,“紫渊。”

那人正低头帮陆由把吸管插好,闻言看了他们一眼,点点头。

孟樆没一会就恢复了正常,抬头对着陆由炯炯有神的目光有些脸红,不过还是好奇地看着对面突然出现的男人。

那个脸如雕刻般俊美的男人,视线一直在陆由身上。想着季刑辰嘴里刚刚叫出的名字,他心里已经猜出了大概。这位应该就是星宿梧的紫渊大帝,也是他好友徐胤的顶头上司。

自从紫渊大帝回来后,那位言谈举止颇为奇怪的陆由神君,就没再有什么出格的行为。只不过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依旧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气氛一时有些诡异,孟樆正不知所措时,一边的紫渊突然开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季刑辰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右手却没从孟樆的腰上松开。

“过段时间吧。怎么,你们下来是特意来找我的?啧,假公济私,带着家属下来公干。”

“呸!你才假公济私!假借历练跑下来谈恋爱!”陆由怒唧唧地怼完,扭头看向孟樆,苦口婆心地劝道:“哎,哥们,你千万别被他的外表给迷惑了。你别看他一副冷冷清清的神仙模样,其实那根本就是假象。他骨子里坏的很,虽然是紫渊的师弟,却和他一点都不一样,是我们九重天有名的熊孩子……”

孟樆一副果然如此地表情看向身边的人。看看,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就是个熊孩子!

“我跟我师兄不来就一样,最起码在选择伴侣上,我比他眼光要好多了。陆小神君,我要是没记错,当初你和我师兄好像还是情敌吧……”

“夜!刑!”陆由怒不可遏地拍桌而起,脸色通红地撸着胳膊,瞧模样是打算要动手。

季刑辰笑了笑,“我现在叫季刑辰,麻烦你入乡随俗,叫我这个名字。”

孟樆一脸紧张地看着剑拔弩张的陆由,生怕他在这大打出手。

他对面的紫渊大帝似乎习以为常,伸手握住陆由的手,安抚好他,那双墨色的眼眸才冷冷看向他们,不容置疑道:“夜刑,既然你记起这么多事,说明神格已醒,今日就跟我们一同回九重天。”

孟樆闻言神色陡然一紧,九重天可不是他能去的地方,若是季刑辰真的要跟他们回去,他,他还没有渡劫成仙,根本不能跟他一起上去!

想到此,他心里乱糟糟的。一面不想跟对方分开,一面又不想耽误他回上面报道,一时神色纠结又紧张地看向季刑辰。

季刑辰拍了拍他的手背,然后看向紫渊,“师兄,我暂时不能回去,理由你应该也知道,阿樆上次渡劫失败,妖丹受损,我需要留下来帮他稳固妖丹。而且下面的一些因果还没了断,我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他说完见紫渊不为所动,勾唇深意一笑,“你可想好了,若是真要逼我回去,那我就只能住到你的星宿梧。青鸾可是我的手下,我到时自然要时时传唤她……这抬头不见低头见……”

他说完,意有所指地看向陆由。

他这个师兄是出了名的难搞,除了那位神经大条的仙侣陆由神君,简直就是刀枪不入毫无破绽。不过,他也知道不能把人真得罪了,神色放松地搂着孟樆,笑道:“大家同门一场,你就当我请婚假,下来休假吧!”

孟樆被他嘴上的婚假搞的一懵,旁边的陆由到是先他一步不可置信道:“你要结婚?和谁……他?”

季刑辰一脸得意,“对啊,等阿樆渡劫成功,我们再回上面补办一场。哦,知道你们忙,下面这场婚礼你们就不用来了,不过礼物得准备好。我家的这个身子有些弱,妖力也倒退了不少。你昆仑里那些千万年的圣果圣药什么的,给我多来些。百余年的就别送了,你留着自己吃吧!”

孟樆明显感觉到对面那人面色一僵,一副你还要不要脸的样子。

陆由确实被他理所当然的样子气的够呛,鄙夷道:“你不是说要追求道心,崇尚自由,永不结婚吗?”

孟樆有些惊讶,他没想过季刑辰有这种想法。

季刑辰看向身边的人,温柔一笑,“此一时彼一时,再说我当时也没遇见阿樆,自然不知感情的各般甜味。”

孟樆脸颊有些发烫,心脏咚咚直跳,他觉得自己做人做久了,连凡人的小毛病都沾染了不少。比如心律不齐,头脑发热……

陆由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脸深情的季刑辰,甚至有些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

季刑辰看了眼时间,动作自然地把孟樆脚边的购物袋拎了起来。

“行了师兄,不打扰你们了。放心,结婚前一个月,我会把给各位仙友的礼物清单一起邮上去,你们到时按着上面的名单打包好东西给我空寄过来就行。”

孟樆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这么明目张胆地要东西,好吗?

季刑辰说完站起身,推着他就要往外走,全然不顾陆由一脸见鬼的表情,只不过走到半路时冷不丁回过头,扬着嘴角冲他道:“你别太抠了,和我师兄合送一份。阿樆他爹是你们昆仑的饕餮,你自己代表昆仑单出一份贵重的!”说完,直接扔下难以置信地陆由带着人扬长而去。

孟樆被结婚这事砸的还在晕,不过迷糊间听到那位陆小神君似乎扯着嗓子喊了一句,“我靠,这不可能!那老东西跟谁生了这么个软萌的毛团子!犭也狼啊!这可是濒危神兽,三界重点保护物种!”

孟樆觉得这一天就像做梦,也有可能他昨晚睡的不好,脑子确实还不清醒。

他浑浑噩噩地被季刑辰牵着往外走,连周边路人的视线都没注意。

过了半天,他才稍微回过劲,一时还有些难以置信,结巴地问着身边的人,“结婚的事,是骗他们的吧?”

对,季刑辰一定是为了留下来,才用婚假这种借口骗他师兄!

季刑辰白了他一眼,“当然不是,我打算过段时间让二叔算个日子,回头就让我妈带着聘礼去你家。”

孟樆这回彻底傻了眼,怎么突然就结婚了?他,他还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呢,那家伙就要准备聘礼了……

聘,聘礼?等等,为什么是聘礼?

“为什么是你准备聘礼?”

季刑辰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嫁给我,我不准备聘礼准备什么?”

“那,那你也可以嫁给我啊!我给你聘礼!”

季刑辰瞥了他一眼,狭长的眉毛微微上挑,“呵,你到是真敢想,我没想到你竟然还存了这个心思?”

“有,有这样的心思其实也是正常吧,毕竟我也是男的啊……”问题是他舅要是知道他被人拿聘礼给娶了……不,还是他准备这东西更安全些。好歹可以骗他舅,说是他把季刑辰这样那样了,然后得负责!

季刑辰不知他在打自己主意,只是似有所指地看了看他的下面,“我当然知道你是男的,毕竟我跟你已经双修了那么多次。不过你对我的技术有什么不满意的吗?我看你每次不都是很舒服?”

孟樆被他那话惊的目瞪口呆。

什么叫他每次都很舒服?那家伙不是更乐在其中吗?不然干嘛整天拉着他做这种该死的运动!

他忍不住张嘴要辩驳几句,可季刑辰却哼道:“关于这个问题,我以为我们早已答好了共识,你今早还信誓旦旦地跟我保证,说没有重振夫纲的打算!恩,就在你接了你舅的电话后!”

孟樆:“……”

被这么一提醒,他又想起了陈松今早说赵文山的那个视屏……心里的负罪感再次蹭蹭上涨。

好吧,其实他本来也没真的纠结上下,毕竟他一直在下边,而且他确实不是季刑辰的对手……他只是怕他舅炸而已……

季刑辰说完,不知想到什么,突然把手上的袋子放在地上。就在孟樆莫名其妙时,单膝跪地。

孟樆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就要往一边蹦,却被对方直接拽住裤腿,然后就见那家伙从兜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绒布盒。

季刑辰扬起帅气俊美的脸,脸上虽然极尽严肃,耳尖却难得带了些红。他眼神火热,声音有些暗哑。

“本来是打算晚上泡温泉的时候……不过算了……我现在正式向你求婚。你愿意接受我的真心,与我生生世世结为爱侣吗?”

他说完,自己也觉得有些别扭,掩饰地咳嗽一声,目光却依旧炽热地盯着孟樆。

孟樆被他突如其来的求婚举动吓的够呛,尤其是那该死的心悸毛病,似乎比任何时候都要严重。

周边瞬间围了些看热闹的人,几个年轻的女孩嘻嘻哈哈起哄道:“答应他,答应他!”

孟樆却根本没有听到,因为他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单膝下跪的季刑辰身上。

他突然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那家伙一脸桀骜的模样,此时,桀骜依在,只不过还有那浓郁的不加掩饰的深情。

“用伸出右手吗?”他有些紧张,舔了舔干涩的唇。

季刑辰笑了笑,将红色的绒布袋子打开,那里放的并不是戒指,而是一个碧玉通透的平安扣,小巧精致,又格外眼熟。

“我想,它比戒指更适合求婚。”

仿若是一个重大的仪式,他神色庄重地起身,将那枚平安扣戴在孟樆的脖子上,然后在对方的眉宇间,轻轻的印下一个吻。

有人带头鼓掌,孟樆晕乎乎地被季刑辰牵着道了谢,那人好似头一次这么好说话,就连淡色的瞳孔里都染了暖意。

他许久才回过神,有些紧张地摸着脖子上熟悉的玉石,“要,要怎么跟我舅说?”

季刑辰眨了下眼,“别担心,我有办法,咱们有援军!”

孟樆傻乎乎看他,“谁啊?”

“咱舅妈啊!咱舅惧内,外强中干,舅妈会搞定的……再说,他回来可没工夫管我们。”

孟樆心想,这话虽然是事实,可想想就算了,你还真敢说出来,不过还是好奇地看他,“为什么没工夫?帝都要有新案子吗?”

季刑辰哈哈一笑,高深莫测地摇头。

太阳缓缓西下,两人脚下的影子渐渐融合在一起,就像他们,亲密无间不分彼此。

孟樆一偏头就能看到被夕阳镀上红晕的爱人,想着他阴差阳错的命运,悄声说,“对不起。”

季刑辰回手捏了捏他的脸,挑剔道:“换三个字”

“啊?”

“我爱你!”

孟樆笑意愈深,将他的手放在自己滚烫的心口,轻声呢喃,“我爱你……”

推荐热门小说妖气横生,本站提供妖气横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妖气横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70章 170(拾贰) 下一章:第172章 番外一
热门: 穿书后我变成了反派的剑灵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 主角对我因爱生恨后我穿回来了(快穿) 总有人类追求我[系统] 剑出寒山 抽泣的死美人 蒙面女人 怒海妖船 池袋西口公园 罪全书(十宗罪前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