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161(拾贰)

上一章:第160章 160(拾贰) 下一章:第162章 162(拾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孟樆瞥了眼神色正常的季刑辰, 听起来好像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可又总觉得哪里不对……

季刑辰根本不给他反驳的机会, 见他不说话,点头道:“既然你也觉得是这么个理, 那就这样吧。做为一名妖精,我希望你可以言出必行,尽职尽责地让我感受到你的真情。”

孟樆:“……”

他好像还什么都没说呢吧, 那家伙怎么就觉得是这个理了?而且做为一名妖精, 要尽职尽责是什么鬼?

不过这些话他也只敢在心里腹诽,毕竟最基本的求生欲还是有的。

季刑辰满意地摸着手里柔顺的白毛,嘴角微微翘起。果然还是这肉嘟嘟的身子摸起来更有手感, 不过人形的样子到是更方便一些……

想着孟樆人身时温顺乖巧的形象,他的眼底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

没了那些阴魂不散的东西纠缠,没一会他们就到了湖面。白鹤冲出湖面瞬间收起了身上的结界,季刑辰抱着他直接从仙鹤身上跳下来。

周边依旧是浓郁的化不开的白雾, 只不过这些雾气比上次所见更夸张, 连半米的可视距离都不到,人贴着人都看不清对方的样貌。好在白鹤身上自带照射灯, 两人所在之处, 浓雾瞬间退避三舍,到是自动给他们退出了一个安全范围。

孟樆从季刑辰怀里钻出来,眼神四处扫着,并没有发现刑二的身影,一时有些担忧。

他们当初被拖到湖底时, 周边聚集了不少阴魂,这些东西可都不是善茬,一个比一个难缠,也不知二叔现在如何,顺利逃脱了吗?

“不用担心,他是个老江湖,而且确实有些本事,手里还有不少保命的符箓。即使打不过,也能从它们手里顺利逃跑。

孟樆瞧着淡定地陈述事实的季刑辰,心里一时无语,这简直就是说二叔逃跑技术一流!

不过想着这位熊孩子如今恢复了灵力后,可谓是大佬级的人物,心里顿时放心了不少。

白鹤朝着他们依依不舍地叫唤一声,然后扭头再次飞入湖中。

孟樆对着水波挥了挥爪子,也有些舍不得它。转念想着湖底的秘境,犹豫道:“这湖底秘境中灵气太过充沛,附近的孤魂野鬼都被它勾了过来。若不想办法,三江县早晚要变成一座鬼城。”

尤其是一到乌云密布的时候,阴阳失调,湖面里的鬼魂全都跑出来,还不怕人。现在虽然还没出什么事,可再这样下去,就不好说了……

季刑辰点点头,右手朝那湖轻轻一点。就见湖里荡起层层涟漪,水面渐渐沸腾,一只墨色的竹笛从湖中升起。倏忽间,那笛子直接飞到了季刑辰手中。

孟樆这才恍然,原来秘境竟是这家伙的竹笛幻化,难怪里面那么多竹林。不过,季刑辰会吹笛子吗?

他吹的笛子……真心不敢听!

季刑辰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轻轻敲了敲他的小脑袋。

“你小提琴演奏成那样我都没嫌弃,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

孟樆想起这家伙在陈妈还不知两人关系时,从她口中得知自己当年练琴的黑历史,一时觉得脸有些热。

他可从来都没说自己琴拉的好,要怪也只能怪那家伙太会脑补,还非要在酒店里放一把琴,让他演奏一曲!

季刑辰食指挠了挠他的下巴,把那竹笛拿给他看。

孟樆一边被本性驱使,舒服地哼哼,一边眯眼细看,这才发现那竹笛竟然另有乾坤。

它外表虽是笛子,可里面竟还有一把剑,而且笛子下端还系着一抹黛青色的吊穗。只是上面缺了个挂饰,只剩下平安结和流苏。

他当即瞪圆了眼,用空出的爪子扒拉着挂在他身子上的那个平安扣,“这个是……”

季刑辰将平安扣从他脖子上取了下来,又将挂饰从笛子上取出。细长漂亮的手指并不熟练地将绳子打成一个同心结,将它重新挂在孟樆脖子上,然后又在他脖子上打了个大大的蝴蝶结。

若是忽略这怪异的蝴蝶结,瞧着那手艺到算能凑合看下。

他满意地看着孟樆,一手按住小家伙不安分的爪子,一手指着他宣告主权,“我的。”

孟樆仰着头,傻乎乎地看着他。

什么你的?

平安扣是你的,你到是拿走啊!在我脖子上绑了这么个丑不拉几的结是什么意思?

话说,这家伙到底恢复记忆没有?还是本质,就是这么一个熊孩子!!

季刑辰打包好自己的礼物,瞧着周边碍眼的浓雾,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只一瞬间,白雾如摩西分海四处散开,最后竟烟消云散。云照湖20多年,难得拨开云雾见了晴天。

孟樆没想到他连衣袖都没挥,只挥了挥手,就让这些扰人的东西彻底消散。再一想着那次渡劫,对方微微抬手一指,就将逼得他狼狈不堪甚至走投无路的九重天雷劫击退,一时心里既崇拜又奇怪。

崇拜他不俗的实力,奇怪他修炼时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瓶颈。仙法都如此神通了,竟然还觉得自己道心不稳,非要跑下来投胎历劫。

云雾散开,波光粼粼的湖面上隔空出现了一道彩虹,阳光散在上面像是镀了一层金。

孟樆望着此时的美景,正震撼着,就听远处传来两道大煞风景的嚎叫声。

其中一个人声音实在过于粗哑尖锐,引的两人全都转过头。

他这才发现,不远处停了好几辆卡车,刑二和一个男人正朝他们快速跑过来。两个人的样子都有些狼狈,衣服皱皱巴巴的,裤子上都是污泥。

前面的刑二,孟樆到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可后面那个胡子拉碴好似野人般的家伙……

他要是没看错,那可是帝都有名的儒商,也是季刑辰的父亲——季昀晟。

孟樆吓了一跳,季父的颜值可谓是相当英俊,而且平常大多都是一副西装革履的儒雅模样,突然这个样子出现,他实在有些无法接受。

刑二因为常年混迹市井,腿脚明显比季父这个文人俐落不少。他迅速冲到季刑辰身边,一把抱住他,哑着嗓子哽咽道:“你可出来了,你再不出来,二叔简直要自杀去寻你了!”

季刑辰瞧见他冲过来时,眼疾手快将孟樆放在自己肩膀上,否则被刑二这么一挤,估计得当场变形。

孟樆到有些庆幸二叔过于激动,不然发现自己这个他口中的‘狐狸精’,还不知道要怎么编排。毕竟当初是两个人一起掉入湖底,结果如今却是季刑辰和个动物上来了……

他原以为恢复记忆的季刑辰会把二叔推开,却没想到他和曾经一般无二,嘴上虽嫌弃二叔的矫情,可手却安抚地拍着他的肩。

季昀晟跑过来时,瞧着被刑二抱在怀里的儿子,布满了血丝的眼里一时泛起水雾。只不过激动过后,表情略微有些尴尬。

他既期待又难过地看着相拥而抱的两个人,搓了搓无处安放的双手,嘴里重复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孟樆趴在季刑辰肩上,将他落寞的神情尽收眼底。

过了会,刑二终于缓过劲,想着人家正经的父亲还在一边站着,连忙胡乱擦了擦眼睛,跳到一边。

季刑辰把窝在他身上无所事事的孟樆捞回怀里,对着刑二皱眉,“二叔,你多久没洗澡了,身上都什么味!”

刑二尴尬地挠了挠脸,嘴里小声辩解道:“还洗澡,我这一个多月,连觉都没时间睡!你凑合凑合得来,别总嫌弃我。”

孟樆惊愕地看他,一个多月?他俩难不成在湖底待了一个多月?

季刑辰到是没太惊讶,无意识地揉着孟樆的身子。

刑二激动完咳嗽一声,指着一边的季父说,“那个,你爸他……咳咳,我是说季董,他也在这不眠不休等了你一个多月。你和阿樆掉进那湖里后,我就被一股力量抛出了云照湖,好在也算摆脱了那些东西的纠缠。可不知为什么,我再想进去时,却怎么都走不进去了,似乎有一面看不见的墙,把我彻底阻隔在外面。我实在没辙,就给你爸打了个电话,他听到这事,第二天一大早就赶来了。”

刑二对季家那些事自然清楚,他本来是想给季刑辰的母亲打电话,可对方的手机当时关机。他一时着急,就直接给季昀晟打了过去。没想到原本要赶去国外谈收购的季父知道消息后,二话没说,当夜改签了最早的航班,甚至推掉所有的工作,直接赶到了这边。在得知自己儿子掉入湖底后,还硬是不顾劝阻要冲进去救人。可惜那湖连他都接近不了,更何况季昀晟这个普通人。

刑二瞧季刑辰没说话,一时有些紧张,连忙解释道:“你妈前段时间下楼时不小心摔了。你也别担心,没什么大事,就是右腿骨折,行动不便。你爸……我是说季董,他怕你妈担心,没敢告诉她真相。不过季董自从知道你出事后,不眠不休地守在这,还花了大价钱请了不少道士和尚,甚至调来各种抽水机。你今天再不出来,他就打算强行开车冲进这里,打算把这湖抽干了。”

孟樆听的咂舌,踩着季刑辰往远处看,果然看到远处放了不少叫不出名的大型工具。

还真是土豪,一言不合,就要把湖抽干!

刑二神色复杂地看着一边的季父,“这几天三江县一直下雨,季董他一直在雾外等你。而且他当初冒着大雨赶来时,还差点出了车祸……”

季父在旁边一直没说话,听到刑二提起他,连忙磕巴道:“没事,我没事。”

季刑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瞧着他狼狈和无措的样子,皱眉,“你发烧了。”

孟樆连忙看向季父,这才发现他的脸上确实带了些不正常的红晕。

季父有些惊愕,似乎没想到他能主动关心自己,一时激动地连连摇头,“没事,我身体一向好。到是你,医生就在车里,你快过去检查一下。”

季刑辰到没拒绝,跟着激动不已的季父一起往那些车队走过去。有医生早就侯在了那,瞧着他们走过来,连忙打开医疗箱。

季刑辰先让医生给季父做了个检查,发现他已经烧到38度多,直接让人给他送回酒店。

刑二瞧着季父小心翼翼地样子,无奈地摇摇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说起来,季家这些事,还真是造化弄人……

想到这,他这才想起孟樆,趁着四周没人,连忙走到季刑辰身边,皱眉道:“小季,不是孟樆不等你。他出事了,你要是没事,赶快回去看看他!”

孟樆:“!?”

推荐热门小说妖气横生,本站提供妖气横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妖气横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60章 160(拾贰) 下一章:第162章 162(拾贰)
热门: 炮灰Omega辞职不干了 虐文渣攻从良了 螺旋楼梯 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 斯泰尔斯庄园奇案 诡案罪1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爬行人 请魅惑这个NPC 他是甜味道 银河帝国之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