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155(拾壹)

上一章:第154章 154(拾壹) 下一章:第156章 156(拾壹)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孟樆不知道自己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可是他的视线并没有发生变化, 应该是还没有完全兽化, 只不过季刑辰的表情过于震惊,因此他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关键是, 那个该死的五雷符,还在他的上方举着呢!!

他实在害怕那家伙一言不发就甩了符下来,急急忙忙解释道:“别动手,我,我真的是孟樆。”

他哆哆嗦嗦说完这句话, 在季刑辰那双凌厉的双眼下, 鼓足勇气继续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醒来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你,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季刑辰神色复杂地盯着他眼睛,最后目光转移到他的头顶。

“你这个样子……你的意思是,你睡了一觉后, 就变成这样了?”

孟樆拼命地点头,虽然自己前世是妖的事暂时还不能说, 不过现在既然这样了,索性就将所有不合常理的事都赖在云照湖上,反正也没人跟他来对证。

他脑筋迅速旋转, 没有半点迟疑地往下编,生怕说的晚了,对方直接把他给轰了。他现在就是一只弱小无助的幼兽, 根本没什么防御能力,到时候怕是要被轰成渣渣,死无全尸。

“我们上午去云照湖时,我就一直头晕,身子也没什么力气,还特别的难受,这个你是知道的。你走后,我又睡了一觉,不知怎么,再醒来就就变成了小兽的样子在湖里,还好你带我回来……”

季刑辰犹豫了一下,收起了符,却没有从他身上起来。

孟樆终于将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放回肚子里,松了口气。说起来,他还真没想到季刑辰这么好说话,不过他也实在奇怪,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发现他是假的。

“刚刚那个人不是你,他是谁?就是那个身上带着一股臭豆腐味道的家伙,别以为他变成你的样子,我就认不出来!”

孟樆一愣,没想到他连这个都分的出来,好在他刚刚历经‘生死’时,就已经把这个谎话想好了,听到他问,张嘴回道:“他是我师兄。”

“师兄?你哪来的师兄?”季刑辰深深看了他一眼,语调陡然一冷,“你不是跟二叔说,你小时候去寺庙道观里祈福,碰到一个老先生,他说和你有缘,瞧你八字弱,才教了你一些保命的东西吗?不是说你那师傅在道观里待了没多久,就走了,后来再也没联系了吗?”

孟樆:“……”说起来,他当初和刑二确实是这么说的……

“不是,这个事情有些复杂,我小时候见到师傅时,师兄就在他身边了。和我这种半路拜师的人不同,师兄从小在他身边长大,完全继承了他的衣钵,所以会一些很厉害的东西。”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在对方冷冽的目光中小心翼翼地往下编,“我师傅临走时给了我一个符,说我有难的话,师兄回来帮我。我猜,他就是发现了不对劲,所以才特意赶过来的吧……”

他按着三分真七分假的比例,把这个故事圆了过去,只不过老老实实交代了自己现在这个身体依旧就是那个小兽,是被师兄施了障眼法才变成了人。而自己真正的‘尸体’,不是,是身体。已经存放在了乾坤袋。

他说完,老老实实把那肉身变了出来给季刑辰过目,然后就等着对方的发落。

虽然故事只有三分真,可也实在过于玄幻,随便跟哪个人说,都会被当精神病或者疯子抓起来。好在季刑辰身边那些匪夷所思地事,比这个还要玄幻狗血的多,因此他到也信了这说辞。只不过对着那个所谓的师兄到是有些提防和警惕,不过这话他到也没和孟樆说。

季刑辰仔细检查了下孟樆那个毫无知觉昏迷的人身,发现他除了没有醒过来,体温心跳都正常,脸色这才稍微好了些。

他让孟樆把身体收好,然后完全无视对方紧张的眼神,直接将那半个巴掌大的小香包贴身收好,这才打量着缩在一边当背景的孟樆。

“你这个……能不能,变回来?”

不知是不是自己多心,孟樆觉得季刑辰的耳尖微微有些红,眼神也有些奇怪。不过他还是老实地说,“现在恐怕还不行,等会,应该就会好了。”

他要不是被那家伙的五雷符吓的心率不齐,也不回说变身就变……

哎?不对啊,他现在有手有脚的,到底哪里变了?

他狐疑地偏过头向一边看,透过阳台的玻璃门,才发现他的脑袋上竟然顶着两条长耳!?

“!!!”

孟樆简直无力吐槽,这怎么还带半兽形态的啊!

季刑辰比他还无语,大晚上对着这么一个软萌不设防的……还好他是个正人君子!

他心里一边腹诽孟樆这只磨人的小妖精,一边偷偷瞄着那对雪白的长耳。

瞧着手感就很好,尤其是两个耳朵温顺地垂着脑后,配着他那副无辜可怜的模样,实在是太……诱人了!

孟樆还没从郁闷中回过神,季行辰‘蹭’地一下站起来。他被吓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对方匆匆忙忙地跑进了卫生间。

孟樆望着他逃一样的背影,无辜地摸了摸耳朵。

一夜好梦,早上醒来后,他才发现季刑辰已经在浴室里冲澡了。

孟樆换好衣服,对着带着一身凉气的季刑辰笑了笑,没管他的低气压,洗漱好,就背着包下楼跟刑二集合去了。

昨晚半夜下雨,大雨一直没停。这雨来的突然,阻断了不少游人的计划。店里另外两对游客被困在了大厅,瞧着外面噼啪作响的雨珠,一时都有些郁闷。

刑二依旧一宿没睡,杵在床边听了半宿的雨打窗棱。只不过昨天还有精力和嗓门,今早起来却是明显电量不足了。

孟樆跟他打了个招呼,才发现二叔的嗓子有些哑。

刑二早上起来扁桃体就有些发炎,这两天因为云玲的事他本就火大,再加上连续两天没睡好,难免抵抗力差了一些。现在一喝水,嗓子就跟火燎一样,更别提说话。因此整个人都恹恹的,有些没精神。

他摆了下手,示意自己无碍,用粗哑的嗓音说,“我昨天和看门那大爷说好了,今晚咱们借住在他那。”

孟樆自然没意见,吃了些东西就跟他们往门口走。

文艺范的老板正在前台愁眉苦脸对着天,瞧见他们不畏大雨要出去,连忙跑出来拦了下来。

“你们这冒着雨,要去哪啊?大雨天的,要是没什么急事,还是别去了。”

孟樆顾忌二叔的嗓子,替他开口解释,“约了个朋友。没关系大叔,我们开车过去。”

老板欲言又止地看向他们,最后眼神四处扫了扫,见附近没外人,连忙小声说,“听我一句,要是不是什么打紧的事,就别出去了。”

他说完,见三个人都不为所动,叹了口气,“既然你们非要出去,那就尽量避开那个湖。”

孟樆看他,“云照湖?”

老板吓的面色大变,伸手就要捂住孟樆的嘴,可惜手还没过去,就被季刑辰神色不满地打开了。还好他只顾害怕,根本没顾得上别的。

“别,咱们千万别提那湖的名字,那名字在我们这可是禁忌。咱们三江县算是多雨季节,平常下些细雨什么的到是还好,可每年大雨天再加上外面电闪雷鸣时,大家都不出门,因为那一天常有怪事发生。尤其是靠着湖那边,不是死人就是……反正你们这些外地人听我一句,能不出去就别出去了。若是非要出去,就尽量离那湖远些。我们这儿有个传言,说那湖下面有很多水鬼,一到这种乌云蔽日的时候,就要从湖里爬出来找人当替死鬼。”

他正说着,大厅那对情侣突然朝他喊了声,“老板。”

他连忙应了一声,却没直接过去,而是再三叮嘱他们,过了会才快步朝着那对情侣走过去。

孟樆看着外面沉甸甸的天空,明明才早上9点多,天色却暗淡无光,黑云弥漫,实在有些压抑。

“走吧。”

季刑辰说完顺手接过他身上的包,打开伞撑在两人面前。

孟樆嗯了一声,跟着他一起上了车。结果车子还没开到云照湖,他们就发现了不对。

昨天明明一个阴魂都没碰到,今天大白天的就撞见好几个。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有,也都不畏人,在雨里慢慢走着。一个个瞧着,除了苍白的脸色和轻飘飘的身子,到是都和常人一般无二。只不过偶尔几个在大雨中匆匆路过的旅人瞧不见他们,直接从他们身边穿过。好在,那些东西也没闹出什么事。

“怎么这么多?”

二叔临走时从老板那吃了个金嗓子喉宝,嗓子好了不少,说话没那么疼了。

他透过来回挥动的雨刷器,瞧着那些东西,眼里闪过一丝担忧。

“再这样下去,这地方怕是要阴阳失调,搞不好要出大事。”

毕竟人鬼殊途,人身上的阳气和鬼身上的阴气并不相融。若是这地方阴气太过旺盛,凡人在这住久了,即使没受惊吓,也会受那股邪气侵蚀阳气受损。轻则身体有碍,重者霉运冲天丢了性命。

“先做正事。”

季刑辰神色也有些凝重,不过想着今晚子时还要借着这重阴之气动手,暂时也无暇顾及那些东西。

孟樆点点头,不只是云玲招魂的这件正事,他也想弄清云照湖的情况。自己的身子,怎么会出现在湖里。

他突然想起老板的话,琢磨道:“老板说每次打雷下大雨,都要出些怪事……该不会是这种阴魂□□的事吧?”

刑二听见他这话沉声道,“也有可能。对了,你们不觉得这地方缺点什么吗?”

孟樆奇怪地看他,“缺什么?”

刑二眯眼,“哪个旅游景区不设个寺庙,道观。不管是老庙还是新庙,老观还是新观,只要是景点附近的城镇,或者有山有水的地方,都必须要有这么个建筑,用来镇压当地煞气。这些建筑的选址和方位都很有讲究,因为它涉风水和运势。对于当地的发展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建筑。不信你们自己回忆一下,你们出去玩时遇见的这个山,那些个景的。甭管是新建的,还是后建的,肯定要有这些建筑。”

孟樆经他提醒才反应过来,这东西他最有发言权。他年少时总爱生病,他妈带他拜了不少景区的庙宇和道观。

刑二瞧他听进去了,继续说,“这地方这么邪门,却是连个小庙都没有,不觉得太蹊跷了吗?”

孟樆心里一动,却是如此。既然都已经传的这么邪了,为了心里的寄托,这些村民也该找僧人或者道士建一个啊!

刑二舔了舔干枯的唇,“三江县其实有个庙的,我听那个当地的大爷说,云照湖前面不远处有一座山,早年有座神女庙。可惜那庙在一场暴雨后,突然坍塌了,当地人觉得不详。而且那湖也是神庙坍塌后,才凭空出现的……”

推荐热门小说妖气横生,本站提供妖气横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妖气横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54章 154(拾壹) 下一章:第156章 156(拾壹)
热门: 微微一笑很倾城 寓所谜案 半身侦探1 卡洛琳字体 渔夫直播间 卡给你,随便刷 悲伤的精确度 小蛋的異想世界 坠落之上 不准跟我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