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101(捌)

上一章:第100章 100(捌) 下一章:第102章 102(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中午, 孟樆吃完陈妈做的饭准时下了楼。一出楼道门口, 就瞧见季刑辰站在那等他。

这家伙难得没臭美穿什么呢子大衣,而是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

孟樆今儿也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 两个人款式差不多。可走近了他才发现, 哪里是差不多,压根就是一个牌子的同款系列!

季刑辰这件衣服是前两天去商场照着他的牌子特意买的,就为了跟他弄个情侣款。

陈妈出差那几天, 他在孟樆家里基本上把这家伙衣柜都翻了个遍,为的就是偷偷弄几个情侣款, 来个不经意的小默契。

孟樆骨架小,身形修长, 脖子手脚都纤细,天生的衣架,就是套个麻袋都好看。他的衣服基本都是陈妈给买的,陈妈买什么他就穿什么, 一点都不挑。

季刑辰当时对着他衣柜一顿狂拍, 完了还特隐晦地和陈妈打听她平常都去哪个商场给孟樆买衣服。好在陈妈没多想,还特别开心地跟他分享购物心得。

他去了陈妈说的那几家店,把孟樆有的款式都买了个遍。只不过前段时间苦于两人还没确定关系,就没敢乱穿。现在逮到机会,自然要翻出来套身上得瑟一番。

他清了清嗓子, 特高兴的显摆着, “咱俩还真是天生一对, 心有灵犀, 这算是情侣款啊!”

孟樆瞧着他得意洋洋的样子,心里有些想笑,可面上却憋住了。这家伙昨晚非要给他找衣服搭配,说什么去看他母亲的朋友不能穿的太随意,他也就没多想。这会瞧着两人的外套,自然知道他打的什么鬼主意,心里一阵阵无语,觉得他还真是幼稚的可爱。

季刑辰不管他怎么想的,拿着手机就对着两人‘咔咔’地来了两张合影自拍。

孟樆余光一瞥,才发现他指尖有些红,估摸着在楼下等了挺久被冻的,心里一时有些歉意。

“你怎么不上楼,在这等着多冷。”

临近春节,温度不升反将,北风跟刀子似的往脸上刮。孟樆才刚出来一会,就觉得有些冷,也不知这家伙在楼下等了多久。

季刑辰低头在那挑图片,完了特不要脸的在那p图。他到是没弄什么瘦脸磨皮,就是在两人中间加了个大大的红心,此时听到孟樆的话头也没抬,“穿成这样上楼有点明显,万一让阿姨发现……”

他说道一半突然停了下来,他俩这事不可能掖着藏着一辈子,他也不想委屈孟樆,早晚有一天会带他和陈家人摊牌。.可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会自己承当,但是肯定不会放手。至于季家那边,季母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些,不过她到是什么都没说。而季昀晟,压根就不再他考虑范围中。

他想到这,微蹙的眉头松了下来,抬头觑着孟樆可怜兮兮说,“确实挺冷的,我手都冻僵了。要不……你给我暖暖?”说完就要去握孟樆的手。

孟樆知道他不安好心,可瞧着微红的手指也有些心疼。

他解开陈妈给他挂在脖子上的手套,直接递给他,“呐,给你,这个是绵的挺暖和,你捂一会就好了。”

季刑辰:“……”

手牵手,手暖手的戏码被强制删除,导致季刑辰接下来几分钟嘴角一直都下耷着。不过,想到两人今儿穿着‘情侣装’,一会完事还能去约会,心情微微好了些。

季刑辰叫好车,两个人才一起出了小区。

季母的朋友是一位和蔼的阿姨,皮肤白皙,身材微微发福,穿的干净整齐,人瞧着很随和。看起来,和季母强势冷漠的性格截然相反。

孟樆最初以为只见委托人,可到了咖啡店才发现季母也在场,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他上次见季母时和季刑辰还没在一起,可这会刚确认了关系,就见家长,心里难免有些忐忑和不安。

他现在到是有些佩服季刑辰,也不知这家伙昨天是怎么淡定自若的和陈妈谈笑风生的!

“阿樆,你喝点什么?”季母瞧见他笑了笑,目光虽然在两人的衣服间打量一下,但是没过多停留。她表情自然得体,和平常淡漠的性子比起来算的上是很亲昵了。

季刑辰自然的接过话,“给他来杯牛奶,他最近失眠。”

孟樆面上有些尴尬,心里却腹诽;失眠还不是被你害的!可这话他也就敢在心里想想,压根就不敢当他们面说。

过了会,服务员端上一杯温热的牛奶。季刑辰怕烫,贴心的用手试了试温度,觉得不太热了才给他。

季母虽然把两人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但并没有说什么。她优雅的喝了口咖啡,然后向他们介绍坐在自己身边的朋友。

“这是你们云姨,我初中最好的朋友。”

孟樆连忙乖巧地叫着,“云姨好。”

云姨瞧着两个孩子异常俊美,眼里都是惊艳,“难怪你总跟我夸小辰,这孩子长的可真帅,人看着又稳重又成熟,是个好的……”

她说完,想到自己的儿子,嘴角不自觉带了抹苦笑,“你就别当女魔头了,早点退休让位给儿子吧,以后就在家里享儿子福就行了。”

“安桦也不错,模样性情都是顶尖的。你这个当妈的就爱胡思乱想。”

季母跟她多年来关系一直都不错,谢安桦是云姨的儿子,她从小看到大,早把这孩子当自己儿子看待了。想着好友和自己说的事情,安抚道:“你不是有事要说吗,说吧!”

孟樆记得季刑辰和他说过,这家人的儿子出了些怪事。他看季母对着云姨熟稔亲密的样子,知道这两人私交甚笃,连忙打起十二分精神仔细倾听。

云姨叹了口气,看了多年好友一眼,在她的鼓励中慢慢讲着,“我儿子今年26岁,他叫谢安桦。他高二时出过车祸,眼睛受了伤,是一名……视障人士。”

孟樆知道所谓的视障人士其实就是盲人,只不过是一种很书面的说法。他见云姨说道这三个字时,目光暗淡,心里清楚,这位母亲到现在怕是都没有从当年的阴影中走出来。

“我儿子真的特别优秀,他小提琴拉的特别好,梦想就是考入克迪斯音乐学院。可谁也没想过,老天爷会给他开这么一个玩笑。很多时候我都在想,若是出事的是我……”

她说到这停顿一下,觉得自己有些失态,捧着茶杯慢慢抿了一口茶,稳定情绪后才渐渐进入正题。

“他出事后缓了半年,然后转到了帝都的盲人学校,毕业后留校当了一名音乐老师。学校离我们家有些远,当初考虑他的工作,我跟他爸在那附近给他买了套房子。原本我们是打算搬过去和他一起住,想就近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可他却毅然拒绝了,说自己不能一辈子都不独立依赖别人。他这人平常瞧着挺好说话的,可是固执起来谁都劝不了,我们虽然心疼他,但是觉得他说的也有些道理,便犹豫了。”

“当初安桦出事转学时,为了能让他以后有个保障,我们在学校附近给他买了个门市开了个乐器店。那店离他小区不远,店里现在的员工还是他的老同学,平常没事也经常帮他,我们左右一想,也就同意了。”

孟樆听到这,心里感叹着这对父母的良苦用心。又是临近买房又是提前开店,做这些准备,是怕自己百年后撒手人寰儿子没照应。

帝都花销不小,房价更是高的离谱。虽然当年买门市没现在高,可对于大多家庭来说依旧是一笔巨款。

云姨穿着打扮都很普通,放在一边的手机是用了很多年的老款,包也只是普通的牌子,估计是把钱都存了起来,打算给儿子留下。天底下的父母大概都是恨不得把最好的东西给自己的孩子,宁可自己吃苦受累,也不忍心他受丁点委屈吧!

当然,某些人是例外。

云姨继续说,“我们最初担忧过几次,周末没事会找各种理由和借口去他那看看,直到发现一切正常,慢慢也就放心了。最开始发现不对是在去年4月。因为前一年我被派到国外工作,有半年多没见儿子有点想他,下了飞机直接去找他。结果到他家时,发现里面的物件摆放的都整整齐齐,干净的不得了,连撮狗毛都没有。我以前一直以为是店里那个老同学去给他收拾的,可晚上路过店门口碰到了人才知道,他那同学压根就没给他收拾过屋子。”

季刑辰闻言插嘴,“狗毛?”

“对,我儿子有条导盲犬。你也知道,很多时候无论在外面还是家里,他一个人都不是很方便,有条狗陪着他,我们也放心些。那狗特别听话老实,我儿子养了很多年。”

季刑辰想起孟樆家的大黑,点点头,“这没什么不对劲,房子干净也许是因为他找了阿姨收拾。”

“安桦眼睛出事后,性格就有些孤僻,不喜欢陌生人去他家,所以肯定不可能找阿姨帮他收拾。”

云姨说完,叹了口气,“我当时虽觉得不太对,可也只以为他交了女朋友。他们学校有很多年轻的女老师,人都挺好也特别热情。我怕他脸皮薄,不好意思跟我们提交女朋友的事,就假装不知道,找了个借口跟他聊对象的事,可他却当即矢口否认说没有。我再三追问他,说房间卫生都是谁做的,他却告诉我是他那个同学宋安每天晚上过来给收拾的!”

季刑辰皱眉,“这事没必要撒谎。”

“可不是,所以我才觉得有问题!可真正发觉不对,是有天晚上我们去他家,在门口时碰到他和宋安买菜回来。宋安看到我们,没进屋就走了,可我怎么都觉的不对劲,也说不上来哪不对。后来回家,我越想越睡不着,就给宋安打了个电话,可谁知,宋安说他压根没在帝都,一个月前就请假陪女朋友回老家了……”

推荐热门小说妖气横生,本站提供妖气横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妖气横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00章 100(捌) 下一章:第102章 102(捌)
热门: 剑出寒山 清明上河图密码3 谋杀官员4:代上帝之手 武动乾坤 贼鹊 怒海妖船 暗夜女子 暹罗连体人之谜 但丁俱乐部 诡案罪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