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093(柒)

上一章:第92章 092(柒) 下一章:第94章 094(柒)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孟樆站在那半天没回过神,他看徐胤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一时忡怔, 过了会才有些难以置信的伸手指着自己, “你说的, 应该不是我吧?”

徐胤装模作样掸了掸道袍, “这里就你一个凡人,不是你, 难不成是已成仙的我吗?”

孟樆顿时呆若木鸡。.

他抢了季刑辰的命格?这话怎么说?他,他怎么一点印象都……哎?等等!!

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当初自己被九重天雷劫劈的时候,隐约瞧见前面有团光, 当时季刑辰的真身也在光圈外。他被劈的晕头转向, 便不管不顾直接冲了进去,再然后就莫名其妙被陈妈给生出来了!

难不成是那道光?难怪亮的他当初心里发慌!所以说,那家伙原本是要进光里去陈妈肚子投胎,结果被他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给抢了妈不说, 还害的他命盘打乱,莫名其妙投身到了季家?

孟樆傻愣愣地站在那, 半晌没回过劲来。

徐胤瞧他呆呆傻傻的样子,于心不忍地放软了语气,“你也别自责, 这也许就是天意。”

孟樆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原本还气鼓鼓一脸的不平, 如今却干瘪瘪没了半点精气神。难怪他觉得陈妈和季刑辰这两个人格外投缘, 他们三个在一起, 那两位的气氛尤其合拍。一向对人爱答不理冷清清的季刑辰,对上陈妈也诸多热情乖巧。弄了半天,是自己鸠占鹊巢,自己才是害季刑辰少年如此凄惨的罪魁祸首!

“季刑辰下来转世是天界机密,除了天帝和大帝外没人知道,我也才刚刚知晓一二。至于你,星盘里并没显现出来,不然我得了信早就下去看你了。你在下面安份点,不要暴露行踪,回去后也不要对季刑辰泄露半句,省的耽误他历劫回归!”徐胤瞧他蔫搭搭的,聪明地换了个话题,“你那妖身呢?”

“不知道,醒来后就是这副肉身摸样,好在妖丹还在,不然我都以为自己是夺舍了。”

“既然妖丹还在,妖身就不能出事。”徐胤想起他小兽时的模样,眼里带了些笑。孟樆的妖身虽似天狐,却白尾长耳,体态轻盈四肢修长。他的眼尾处,疏影横斜点缀着纵芳摇落的红梅,霎是好看。

孟樆此时却无心顾及自己那妖身,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对季刑辰的愧疚之情。

徐胤瞧他半天不说话,叹了口气,语气严肃地叮嘱他:“他身份不一般,具体真身我也不清楚。你若是能与他在下面交好,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虽说仙人下凡历劫性情都有所变化,可能让天帝与大帝看重的,必定不是什么恶人,若是往日他重回仙界,说不定对你日后再次渡劫也能有所助力。至于他的命格,只能看他自己了……你切记,千万不许多嘴!”

孟樆沉默不语,他对季刑辰好本就是应该的,毕竟自己欠了他太多。想到此,他又记起徐胤答应他的话,连忙坐到他旁边追问,“你说我回答你那个奇葩的问题,你就告诉我季老爷子的事!”

徐胤:“……”记性还真好,他自己还以为翻篇了呢!

他轻咳一声,无奈地摊手:“天机不可泄露,我才刚升仙不久,你就要害我泄露机密。”说完见孟樆瞪他,笑着摇头,“算了,看在咱俩这么多年的朋友份上,就给你解惑一二吧!不过我可事先声明,我来的没比你早多久,刚刚也只是粗粗看了个大概。季刑辰这边的阳卷大多都被封印住了,太过细枝末节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

孟樆一听,立刻眉开眼笑道了声谢,然后问道:“赵煜然在季家的靠山究竟是谁?我听季母提起过,不过她没和我细说,我感觉应该不只是季刑辰他爸吧?”

赵煜然的靠山单单是季爸到还好,他看了赵文山的阳卷,对这个拎不清的父亲到是有了些新的想法。也不知该说他是傻还是蠢,竟然被 朋友玩弄于鼓掌中。不过季母那么精明强势的人却一直没跟他提离婚,也说明了这男人虽然蠢笨,却对爱人一心一意,可惜遇人不淑,分不清亲疏远近,还和自己儿子离了心。

不过他要是知道赵常山那些所作所为,就算对赵煜然感情再深,也不可能心无芥蒂不见怒意吧!毕竟那人的亲爹,可是毁了他原本幸福家庭的罪魁祸首,他还白白替仇人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他就怕赵煜然的靠山,是个对这些事原本就略知一二的……季家真正的掌权人……

徐胤点头,“你心中已有答案。”

孟樆一愣,他猜对了?赵煜然的靠山竟然真的是季老爷子?

他蹭地一下站起来,难以置信道:“对害自己孙子的仇人儿子这么好,他是疯了吗?”

徐胤高深莫测一笑,“如果那个人是他曾经最爱女人的儿子,这事就另当别论了。况且他以为赵常山真的死了,逝者已逝,他已经没了一个孙子,自然舍不得把另一个孙子也弄死!”

孟樆傻啦吧唧看他,“什……什么儿子?”

徐胤摇头,“这事赵常山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季老爷子早些年流落在外的私生子,不然你以为赵煜然一个外姓的人,凭什么在季家混的风生水起。家里子孙那么多,轮也轮不到他一个外姓人占着季父的东西,甚至连娱乐圈都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季老爷子思想老派,你想想他当初听到季刑辰和刑二做的工作时的反应,他当即摔了杯子就走了。在老派人的心中,戏子可是下九流的勾当,不比季刑辰那算命摆摊好多少。”

他说完自觉今儿遇见故友一时激动就有些多言了,便闭口不再说话,徒留下孟樆在一边天雷滚滚,满脑子的狗血溅了三尺。

这都是什么事啊!一个个欠下的烂帐凭什么都算在季刑辰身上了?难怪老话说的好,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和齐家必须放在前面,不然真的是要乱套。

徐胤瞧着时间差不多了,站起身,“行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回头你自己多注意些。既然你占了季刑辰的出身,就好好对他,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碳难,这对你来说也许是个机遇。”

他说完又想着孟樆那万年不知变通的性子,叹了口气,递给他一道符,“你在下面要是遇见什么难心事了,就把这符烧掉。我也争取尽量抽空下去多看看你,顺便帮你寻觅下那妖身。毕竟那么好看,丢了怪可惜的。”

孟樆收起那符默默点了点头,再要说什么时,就见徐胤反手挥了下袖子,瞬时一阵清风拂面。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从地府回到了家里,手里还干巴巴拽着那张龙飞凤舞,跟天书一样的黄纸。

外面天蒙蒙亮,浅淡的光透过云翳照在客厅里。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跑神,脑子里一会蹿出季刑辰后背深浅不一的伤疤,一会又是陈妈对他关怀有加的音容笑貌……

他就这样坐了能有一个多小时,又翻来覆去想着两人那些过往,心里跟雾霾了般见不到光,一时也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被他抢了母爱和命格的人。

等天大亮了,他才收好黄符磨蹭着去洗水间洗了把脸,打算下楼买点吃的先给季刑辰送过去。不管怎么样,两人以后还是要相处的。

孟樆洗漱干净后,抬手推开防盗门,刚要抬脚出去,就听‘砰’地一声,大门撞在什么东西上,发出一声闷响。他狐疑地看过去,就见季刑辰揉着后脑勺,坐在地下龇牙瞪他。

孟樆:“!!”

季刑辰抬头瞧见他,立刻站起身,怒气冲冲道:“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我,我在家啊!”

“你不说去你舅家,给那个什么笑哈哈江湖救急吗?怎么又回家了?”

孟樆:“……”他 把这借口给忘了,不过笑哈哈是什么鬼?这人能不能别老乱改人家名字!!

季刑辰直接推开他,气势汹汹冲进了屋。左看右看跟捉奸似的,在屋里溜达了几圈后,发现没什么异样,才哼了一声,姿势别扭的坐在沙发上。

“你昨晚一直在家,为什么不给我开门?”

孟樆到现在都没弄明白这家伙又抽什么风,原本自己还愧疚了半宿,觉得不知道再见这人该怎么办。现在到好,被他弄的心里那点不自在,全被他的抽风吹散了。

“我睡着了,没听清。”总不能说去地府逛了一圈,一不小心把你家那点糟心事,都查了个清吧!

“睡着?床都没铺,衣服也没换,你睡哪?”

季刑辰说完,眯眼朝他勾了勾食指。孟樆条件反射走了过去,刚凑到他身旁,就见这家伙皱着鼻子跟警犬似的在他身上一顿闻。那不安分的头发丝顺着主人的移动,慢慢滑过他脖颈,弄的他浑身都有些痒痒,连忙跳到一边。

季刑辰嗅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味道。孟樆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他说不好,像是雨后草木的清香,很好闻,让他很安心。

“你妈找你有事,结果你不接电话,她就打我手机里来了。”

他一边说,一边握拳用力敲打麻筋的小腿。孟樆昨晚走了一个多小时后,陈妈就给他打了电话,说有些资料在电脑里存着,想让他帮着转过去,可惜没找到人。

季刑辰也没多想,直接说他去陈松家了,结果陈妈当场就说,“不对啊,我刚给嫂子打完电话,她说孟樆不在那,我才给你打的电话啊!”

季刑辰当即想起那家伙出去前反常的举动,觉得这人八成是撒谎了。他怕陈妈着急,就随意编了个理由,把这茬给圆了过去,自己却连忙穿上衣服到这儿附近找人。可孟樆依旧电话不接,微信不回,他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答。

他一时有些慌神,脑子里不合时宜的窜出当年自己被拐的点滴,明明觉的孟樆这么大了不会丢,更不能出事,可是儿时那段梦魇却萦绕在脑海,挥之不去。再然后,他就一个人站在孟樆家门口,恍惚的等着,直到后来腿站的抽筋了,刚坐下去就被铁门给撞到了头。

孟樆瞧他皱眉敲着小腿,连忙坐到他身边帮他轻轻揉捏着,见他眯放松身子靠在沙发上,小心问道:“你觉得我妈怎么样?”

“挺好的,性格好还疼儿子!”

孟樆抬眼看他:“那……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她成了你妈,你觉的怎么样?”

季刑辰愣了愣,单手撑着下巴仔仔细细打量他,过了会,突然挑眉笑道:“怎么,你要嫁给我啊?”

孟樆:“!?”

推荐热门小说妖气横生,本站提供妖气横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妖气横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2章 092(柒) 下一章:第94章 094(柒)
热门: 太阳黑点 全能侦探社 逆袭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秦苒程隽 合笼蛊 上帝之灯 阴阳包子店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疑案追踪 野性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