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092(柒)

上一章:第91章 091(柒) 下一章:第93章 093(柒)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徐胤的样子又惊又急, 孟樆瞥了他一眼有些怪,不过想着季刑辰的身份心里到也有些了然。.徐胤现在也是神仙了,说不准和那家伙还是同一个系统的,也许在上面听说过季刑辰的名字呢!可他这么一想,心里又有些不痛快, 明明是天之骄子,下来后却如此命运多舛, 还真是造化弄人。

他叹了口气,随手接过那本阳册, 点头道:“应该是你说的那位季刑辰。”说完,便埋头看着手里赵文山的册子, 没再管一边的徐胤。

他拿的那本是中册,正好讲的是赵文山和季父——季昀晟有交集的那段。他随手翻了翻, 脑海中像是播电影般,把赵文山青年那段过往迅速浏览了一遍。

赵文山的原生家庭并不幸福,继父是个放高利贷的地痞流氓,生母则是一名护士, 他从小没见过自己亲生父亲。他家里条件并不好,继父每次喝多了就会打他, 他妈却只抱着他哭, 其余什么都不会做。不过他自己厉害,书念的好又够努力, 因此上了个相当不错的大学。

他大学时最先认识的是王怡, 也就是赵煜然的亲生母亲, 当时新生报到对她一见钟情。可后来接触几次,发现王怡喜欢的是季刑辰的父亲季昀晟,对他则除了同学情谊外,没半点别的想法。他便想方设法,跟季父成了好哥们。

季昀晟年轻时可谓样貌出众,风度翩翩,搁在现在也妥妥的校草级人物。他为人大方,出手极其阔气,虽然瞒着自己的出身,可那时候还是有不少女孩喜欢他,王怡就是其中的一个。可惜季昀晟这人因为少年时看多了自家父母感情不合有外遇的糟心事,对待感情到是格外认真。他知道自己未来的伴侣必定是个跟他门当户对的,就没在外面拈花惹草,而是专心等着家里的安排。

王怡发现他对那些爱慕他的女孩不假辞色,踌躇很久,最后决定带着那股隐秘的爱,默默在他身边。于是三个人,就这么在一起成为了朋友。

赵文山了解季昀晟和王怡的性格,知道他这人重情义,王怡又不敢让季昀晟知道自己喜欢他,怕到时连朋友都做不成。便跟季昀晟坦白,说自己喜欢王怡,可实在自卑,想让他帮着追人。于是从那以后,季昀晟就开始找机会撮合俩人。

喜欢的人帮着另一个人来追自己,导致王怡一开始心里很不是滋味,等时间久了,她的负面情绪也就渐渐积累,直到听说了季昀晟订了婚才彻底爆发。

季昀晟订婚的对象很漂亮,条件也好,所有人都说,他俩站在一起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王怡嫉妒地要发疯,她固执地认为季昀晟是被逼的,他不是自愿的。嫉妒使她丧失了理智,她一气之下就答应了赵文山的求婚,不过要求让季昀晟给赵文山当伴郎。

结婚后王怡并不快乐,她整日想着季父,对赵文山不理不睬,自然让对方心生不快。没多久到了季昀晟订婚的日子,季家儿子订婚宴,帝都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大家才知道季昀晟真正的身份,那一天也是一切悲剧的开始。

当王怡看着季母穿着高订的礼服,带着鸽子蛋的戒指,享受着所有人的祝福和赞美,而她身边的人还是自己一直暗恋许久而得不到的人,心里的怒火呈燎原之势熊熊燃烧。

当晚订婚宴一结束,那些大学同学就架着季昀晟去酒吧给他们赔罪。中途赵文山因为单位临时有事离席,王怡被酒精催化,心底产生了一个可怕又大胆的想法。

她撺掇着大学同学把季父灌醉,等着散场时带他直接去了酒店。原本她想的很好,想让季父借着酒精和自己煮成熟饭,可是赵文山离席没多久发觉不对,匆忙赶回来阻止了这一切。

他瞧着妻子裸着身子一脸的疯狂,口口声声叫着季昀晟的名字说爱他,心里顿时滋生出各种恨意。

季父早上起来发觉不对,他虽然喝的酩酊大醉,可是昨晚一些零星的记忆还是回荡在他脑海中。他误以为自己醉后失态,和王怡发生了关系,便匆匆忙忙从酒店跑回了家。

他回到家里后寝食难安,胆战心惊,一面觉得愧对自己的好兄弟,一面又觉得愧对自己的未婚妻。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时,接到王怡醉醺醺的电话,说自己要和赵文山离婚。

他当时忐忑不安地赶去酒吧,本想着劝和不劝离,可因为两人那晚的事有些心不在焉,却被王怡发现了端倪。她查觉到季昀晟对那晚有些模糊的印象,便一口咬死了两个人发生了关系,还说自己这些年一直都只喜欢他,根本不喜欢赵文山。季昀晟当即呆若木鸡,浑浑噩噩从酒吧里回了家,而这一切都被赵文生看在眼里。

季老太太先是发觉到儿子不对,原本对婚礼异常上心的他却整日发呆。她半辈子都在和老爷子的小三小四们斗智斗勇,一察觉儿子异样后立刻起了疑,误以为他跟老爷子一样在外面有了人,怕两家联姻有变,便催促他和季母赶紧节婚,然后找了个借口就让老爷子把他打发到南方锻炼去了。再然后她顺着蛛丝马迹,发现了王怡。老太太再神通广大,也不清楚两人当晚到底睡没睡,况且儿子那个状态,她也就误以为自己儿子睡了好哥们的媳妇,心里一时过意不去,就给了赵文山一笔钱,当做弥补,可赵文山心里的怨怼却越积越深。

也是赶巧,王怡那个时候正巧怀了孕,她犹豫再三也就没离婚,可对着赵文山依旧没什么情意,两人就这样成为了一对怨侣。

时间荏苒,季昀晟在南方待了几年后,因为愧疚这些年也就一直没联系赵文山两口子,但还是托了朋友在帝都帮衬着他们。就连赵文山的工作,都是他背后找人帮忙调的关系。

后来他带着一家人回帝都后,没多久就听人说王怡得了胃癌。他念着当年的情意,又因为心怀歉意,找了不少医生帮王怡治病,后来思付再三,终究还是去医院看了这个当年的朋友。

王怡跟赵文山那几年过的并不顺心,她像是疯魔了般,偏执地觉得这个孩子是季昀晟的,甚至觉得季昀晟到处给她找医生,是因为心里还念着她,对她有感情。等她瞧见对方到了医院后,又是惊喜又是感动,甚至当着赵文山的面说儿子是他的,弄的季昀晟尴尬不已。

赵文山这几年对她感情淡了不少,彼此又伤害至深,心里早已种下仇恨的种子。这些年他受了季家诸多恩惠,可是这些恩惠不只没让他心存感激,反而激起他内心深深的怨恨。

他恨王怡,觉得她嫌贫爱富,更恨季昀晟,觉得是他搅合了自己美好的人生。他看着自己分崩离析的一家子,在对比季昀晟的夫妻和睦,父慈子孝,心里产生了一个大胆又可怕的想法。他要让季昀晟承受他那些年的痛苦,甚至要让他更加悲惨。

于是在王怡死了以后,他开始再次故意接近季昀晟,故意接近季家,靠着他继父以前在道上混的人脉,精心策划了一起绑架事件。他当时本想直接弄死季刑辰,可是半途却改了主意。

他觉得死并不解恨,他要季昀晟的儿子做一辈子下等人,便把他卖给了一伙穷凶恶极的人贩子。这伙人常年活动在边境,贩卖儿童和人体器官,而且其中的一个人年轻时和季家有仇。赵文山觉得季刑辰经历这事后,肯定要凶多吉少,毕竟一个6岁的小孩,就是能熬过去,也要是个残废了。每每想到这里,他的内心都有一种变态的快感。

他安排好一切后,转身当做没事人一样去了季家,一边当人家的知心哥们安慰他,一边又给人贩子继续出谋划策,让他们弄个假死的小孩来脱身。

再最后,季家人果真误以为季刑辰死了,他见季昀晟伤心欲绝,又拿自己的儿子来拉拢他的心。等到他发现季家打算让季昀晟领养一个孩子时,立刻又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假死!

他太了解季昀晟这个人,知道他对自己这么多年依旧有愧,只要自己不在了,这家伙肯定会领养赵煜然。再加上他那段时间发觉季老爷子似乎在查他,担心人贩的事东窗事发,便打定注意要假死,万一真出事了,就来个死无对证,等以后赵煜然占了季父的家产,季家那几个老的蹬腿了,他再回来。

孟樆看到这时,心里简直五味繁杂,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破事连上一代的恩怨都称不上,可就这样莫名其妙扣在季刑辰的身上,季父更是被那个所谓的好友耍的团团转。

可是季昀晟再傻再重兄弟情义,季老爷子驰骋商场这么多年,也不能真把季父的公司交给一个不是季家的人来掌控吧!这种大家族,难道不是一向重视血缘吗?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公司流露到外人手里,而且赵文山假死,也是怀疑季老爷子发现了什么,因为那时他发现老爷子正在查他。

这完全就说不通啊!老爷子若是怀疑他是主犯,怎么可能还让季昀晟收养赵煜然?而且他那时隐隐听季母提过一嘴,大意是说有谁给季煜然当靠山……

他脑子里乱成一团,总觉得还是有哪地方些不对。这本阳册大多是以赵文山的视角来展现的,很多别的东西,他看的并不全面,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赵煜然确实是赵文山的儿子。

孟樆头疼的合上手里的阳册,觉得季刑辰要是在这里就好了,他那聪明的脑袋瓜,肯定会发现这事的端倪,一眼就能看出里面的问题。

他把阳册还给一边的文官,歉意的笑笑,“麻烦你给我一下季刑辰爷爷的档案。”

文官愣了愣,为难地看向一边的徐胤。

徐胤这时已经恍过神了,心里有了个大概的猜测。听到他说这话,出声道:“别看了,季家的一切档案都已经封存了,除了紫渊大帝,不许任何人翻阅查看。”

孟樆一时不解,“封存?为什么?”

徐胤挥了挥手,两位文官应声走了出去。他这才又仔仔细细打量起孟樆凡人的模样,神色复杂地问,“你先告诉我,你这凡人的出生日期和出生地。”

孟樆皱眉,他来这时间有限,耽误不了太久,可是瞧对方一脸认真,不问清楚不罢休的样子只得报了出来。

徐胤闻言紧闭上双眼,一时头疼的揉着太阳穴,嘴里无语道:“算来算去,那不定的因素竟然是你……还真是……真是……”

孟樆见他真是了半天,也没说明白真是什么,莫名奇妙看他,“什么不定因素?你在说什么?”

徐胤哀声叹气半天,最后坐直身子瞪他,“你是不是早发现季刑辰不是凡人了!你俩早就见过?”

孟樆听他一说起这个,立刻来了精神,他憋了好久的话也终于有了发泄的途径。先是和徐胤讲了自己那遭离奇的被雷追着劈的历劫经历,再然后又讲了两个人的相遇。

说到季刑辰时,他心里不免带了些气,再一联想赵煜然他爹做的那些恶心事,更是气不打一处出,语气里颇有些义愤填膺,“你们天道可真是够狠心的,就是下凡转世历个劫而已,至于让他那么惨吗!又是从小被拐,又是生父母不认,一个人孤苦无依,还被人贩子毒打,他童年里基本都是阴影!”

徐胤先是静静听着,可见他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满心满眼更是为季刑辰打抱不平,心里顿时起了疑。孟樆与他相识许久,这么些年他从没见过这人这么生气,关键还不是因为自己渡劫失败,只是因为一个不相干的神仙!

他一时心里咯噔一下,小心试探道:“你们俩个……什么关系?”

孟樆愣了愣,“朋友。”

徐胤眯眼看他,想了想又问:“我和季刑辰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

孟樆一愣,这什么鬼问题?

“你回答我,我就告诉你,关于季老爷子的事!不许撒谎!”

孟樆连忙不假思索道:“你!”

徐胤欣慰地站了起来,正要说什么就听他继续说,“季刑辰游泳特别厉害,他体育全能,我就是下去也是给他添乱,还不如给你添乱,反正你是神仙也死不了。”

他说完,也不管对方脸色如何,继续游说道:“你别拿这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搪塞我,你回去和你那位紫渊大帝说说,季刑辰在下面真的受了很多苦,都是神仙,你们何必难为人家!”

徐胤被他堵的胸疼,坐回去没好气地看他,“他原本不需要这么苦,可是倒霉,遇到个抢了他命格的人。大帝星盘被那人搅合的一团糟,最后也就只能顺应天命,顺其自然了……”

孟樆皱眉,“怎么能这样不负责,那抢他命格的人在哪?这不是强盗行为吗!你们要是不出面,我就自己去找他要回来!”

徐胤斜着眼觑他,冷笑一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推荐热门小说妖气横生,本站提供妖气横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妖气横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1章 091(柒) 下一章:第93章 093(柒)
热门: 天花板上的足迹 行行重行行 你的宝贝已关机[星际] 渣攻撩遍全世界[快穿] 仙界大佬含泪做受 黑笑小说 暖气 当“真”维斯遇到贾维斯 艳刺 恶魔的彩球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