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052(肆)

上一章:第51章 051(肆) 下一章:第53章 053(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冥婚, 即阴婚, 又称配骨、鬼婚,分为死人与死人和死人与活人两种。.作为民间风俗,是指订婚后的男女双亡, 或者订婚前就已夭折的儿女,父母出于疼爱心情,选配对象为他们完婚。不过也有鬼魂看上凡人,强行婚配,罔顾阴阳之隔一说。

很明显, 刘承仁属于后者。

孟樆翻出的箱子里面原本堆放着一些零碎东西;大红喜字,红黄丝绸。没想到里面还有个不起眼的夹层,用纸在箱子底下糊的密实,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箱底,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季刑辰掀掉伪造的‘底板’,他们才发现,箱子下面还有东西, 里面都是白色纸糊的衣饰。因为是纸糊的, 重量不沉,所以很难发现箱子里另有乾坤。

卫林面色苍白,原本穿着短袖的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大热天里, 后背冒出层层冷汗。他上前一步, 二话不说, 将箱子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发现另外几个不起眼的箱子下面果然也都用纸板糊着, 下面的东西大多是祭祀死人的物品,甚至还有大量的元宝和冥币。

“他大爷!”卫林神色激动,飞起一脚踹开面前的箱子。

孟樆对他升起一丝怜悯,在人生中这样重要的大日子里,却发生这么诡异离奇的事情,换成谁都要被气个半死。

“你也别太激动,这事不是没法解决。”

“解决,怎么解决?这都……”卫林话没说完,直接颓废地瘫坐在地下。

“这不是冲你,是冲刘承仁。”

季刑辰目光在地下那些红白的东西上逡巡,过了会,抬头问孟樆,“你刚刚在他影子里发现了什么?”

孟樆没想到自己的小动作竟然被他发现,老实回道:“头发,很长的头发。刘承仁头发很短,影子里却有一缕长发垂了下来,不是很起眼。”

卫辞在一边狐疑的看他:“我怎么没看见?”

“影子本就模糊,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来,你看不见很正常。”

季刑辰说完,卫辞表情一僵,略微尴尬地低下头,面上带了丝委屈,坐在一边没再说话。

“虽然我感觉很恶心,可是完全感受不到她的本体。她应该没在屋子里,刘承仁身上只是沾染了些她的阴气。驱邪到不难,关键是先想办法让‘邪’现身。”

孟樆点点头,不管如何,得先找到本尊,本尊不在,他们再厉害也没用。.而且今天已经周二,若是算起来,离卫林结婚满打满算也就3天半的时间。不管怎样,他们最晚也要在周四搞定一切,好留出一天帮他忙婚礼。

可孟樆一想起季刑辰身上的天罡正气和那股神秘的力量就头疼。就凭这家伙身上自带的驱邪体质,若是想把她撵走,让她这些日子不靠近刘承仁并非难事。可问题是,既要治标也要治本,得彻底断开他们之间的联系。他和季刑辰不可能常年守在刘承仁身边,等过几天回了帝都,这东西再跑回来缠上刘承仁,这不还是绕回了原点!

而且,他比较在意的,是刘承仁影子里缠绕在一起的头发。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若真是他想的这样,简单粗暴的处理方法根本行不通。

不过这事,他没打算当着这么多人面说。毕竟卫林现在已如惊弓之鸟,惶恐不安,再给他添堵也于事无补。

“季刑辰身上有股很强的力量,得先把它遮掩住,否则她不会现身。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找出‘她’。到时大家坐下来,也可以好好谈谈。”

卫林难以置信的瞪他,“谈?你竟然打算和那东西坐下来谈?她能听你的?”

季刑辰却突然来了些兴味,他虽不清楚自己身上的力量该如何收敛,不过孟樆既然提出来,就说明他已经想出了办法。和这人相处久了,他也清楚孟樆处世不惊,安之若素的底气。这家伙的实力藏的一向深,有时候他也琢磨不透。不过既然说要谈,怕是这事没那么简单,应该另有隐情。

他无所谓地点头,“谈谈也好。”

季刑辰都发了话,卫林也不好在反驳什么。反正谁谈都行,不是他去谈就好。

孟樆瞧他面色消沉,出声劝慰道:“你别太慌乱,回头再吓到叔叔和阿姨。刘承仁这事发生这么多天,你们也没怎么样,说明这东西没存害你们的心思,也许只是不小心和你的婚事撞在了一起。现在情况不明,我们首先得先想办法,看看怎么能让她主动现身?”

卫林脑子原本浑浑噩噩,听完他的话转念一想,确实是这么个理。自己在这怨天尤人有什么用,主要得解决问题。况且,季刑辰和这个叫孟樆的刚到这就看出端倪,两人还都镇定自若,面不改色,兴许这事真有转机。况且人家说的也没错,刘承仁这破事出现这么久了,他们家里人不照样什么事没有!

他本就是个聪明人,只不过头次遇见这事,被吓的头脑发懵没缓过来,这会想明白后连忙从地下爬起来,一脸期待的看向他们,“你们说,这事怎么办?”

孟樆也头疼,他又不是道士,上哪找那鬼的藏身处?世界这么大,那东西又没留个生前的物件,要是想藏起来这几天避开他们,他也没辙。

季刑辰在一边突然说道:“你说他是周五出去的,周五晚上村子里有人看见他穿了一身红在村口转悠,然后第二天早上叔叔进来收拾屋子,才发现他穿着那套衣服在床上睡得正香。他那套衣服还在吗?你把衣服找出来给我,不过注意下,别惊动刘承仁。”

卫林得了他的话,二话没说,推开门就往跑下楼。

季刑辰见卫林下了楼,饶有兴趣地问孟樆,“我竟然不知道,我身上的‘气’还能收起来,说来听听?”

季刑辰身上有一股神秘气流,再加上阳火又异于常人的旺盛,一般邪祟无法近身。魂魄属阴,自然与之相冲,因此避他都不及,根本不会主动在他面前出现。若是想掩住他身上的‘阳’气,必须用更邪的东西覆盖在上面。

当然,这一屋子都是普通人,除了他这个妖精比较邪,也没别人了……

他挠了挠鼻子,没敢正视季刑辰的眼睛,含糊道,“这个你别管了,反正我有办法。”

季刑辰淡色的瞳孔微微一缩,到是没再揪着这问题,掏出手机在一边查着东西。

卫林没一会就带着个塑料袋跑了回来,他楼上楼下来回折腾了好几趟,此时气喘吁吁。

“给,都在这,我妈原本觉得不太吉利想给他扔了。不过最近事多,一忙起来就给忘了。”

孟樆接过那袋子打开瞧了眼,发现并不是什么特别的衣服,只是很普通的红色衣裤,不过尺码有些小,穿在身上比较贴身。

“不是这套。”季刑辰扫了眼,淡淡说。

“啊?”卫林惊愕看向他,语气笃定道:“真是这套,我爸亲眼见的,我小舅子醒来后直接脱了扔地下了,我妈进屋子偷偷收了起来。”

季刑辰掏出手机,点开界面上的天气软件示意他看,“周五那天下午有雨,一直到晚上8点多才停,我来时发现你们村里大多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地,这一路下来到你家门口,没几处地面是平整的。你拿的这裤子,裤腿处很干净,没一点泥,所以不可能是这套衣服。”

卫林闻言连忙从孟樆手里夺过衣服,发现裤腿那果然干净。可家里人确实只看到这套衣服,他一时不解,疑惑道:“你不是说有那东西吗?会不会是那东西带他飞回来?所以裤腿处沾不上东西?”

季刑辰嗤笑道:“你电影看多了!她若是真有这带人上天入地的本领,也就不会只迷住刘承仁心窍,让他采买这些东西,还躲躲藏藏不现身。再说,人鬼殊途,她敢明目张胆做那些,不怕被路过的鬼差查到?”

“还有,看清楚那晚的温度。这边虽然白天暖和,可早晚温差非常大,周五那天还下了雨降温。晚上这么冷,他若是穿的这么单薄,不生病才怪。可我刚刚观察,刘承仁虽然面色倦怠,可是身上没有一点病气,身体很健康。而所谓的头疼,也只是因为和阴物接触久了,或者是最近晚上频频被人操控所留下的后遗症。那东西现在指望操控他去办‘婚礼’,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他生病,或是发生意外。”

季刑辰说完,收了手机,伸手虚点着地下几样物品,“红白蜡烛,纸糊的绫罗绸缎,还有下面制作精美的龙凤贴……冥婚其实有很多讲究,你看刘承仁购买的这些东西就知道,这个鬼很看重这场婚礼,准备的东西也都异常充沛。所以,不管是什么原因,这套审美异常的红衣裤,都不该是那晚他在外面和人‘约会’时穿的东西!”

几个人听完季刑辰的分析,觉得似乎是这个道理。

孟樆突然明白了季刑辰话里的意思,“这套衣服这么贴身,还都是红的,应该是穿在里面的,外面应该还有一套!大半夜趁下雨人少,让他穿成这样晃悠……该不会是彩排吧?林哥,你说你结婚用的衣服是龙凤褂,那套衣服你放在哪了?”

卫林眼皮一跳,难以置信道:“不,不能吧?我的衣服一直都在……”

他顾不得说完,拔腿就往隔壁新房跑,直接打开里面的衣柜。

见衣服完好的挂在里面还松了口气,可拉开上面的防尘袋,瞧见裤腿上的泥点子,心脏一颤,也顾不得怕了。他被气的浑身发抖,破口骂道:“这特么是什么事啊!”

孟樆紧跟在他身后,见那衣服,也有些无语。

连人家衣服都不放过,也太能物尽其用了吧!心里到是更加同情这位倒霉的新郎官。

他叹了口气,扭头看向后边的季刑辰,“你找这套衣服干嘛?”

季刑辰斜长的眼眸清冷如月,嘴角却微微挑起,“让她出来。”

孟樆太熟悉他嘴角这弧度,莫名觉得,那东西要倒霉!

“她既然这么在意这场‘婚礼’,若是烧掉礼服和她精心准备好的那些东西……今晚,她应该会现身吧!”

孟樆:“!!”不只是现身,怕是要气的诈尸吧!

推荐热门小说妖气横生,本站提供妖气横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妖气横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51章 051(肆) 下一章:第53章 053(肆)
热门: 乌盆记 帷幕 死人经 黑咖啡 世界第一度假村 灯塔血案 我在江湖做美容 阳光下的罪恶 白月光他被气活了[快穿]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