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尾声

上一章:第111章 恶意(3)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和南方相比, 北方的秋天要热闹许多。一种闹哄哄的热烈氛围在树梢枝头、在明朗如镜的天空中弥漫, 连人也禁不住要雀跃起来似的。

Adam结束了这一天的向导通识课,决定鼓足勇气问宫商一个问题。

“今年你们的校运会, 你还参加比赛吗?”他说, “欧老师说, 如果我表现好,学得好, 可以给我一个出门的机会。我想去看你比赛。”

宫商:“我今年不参赛。”

Adam的肩膀一下就塌了。

宫商:“我知道了, 你是想给出门找一个借口。”

沈春澜敲门走进来,笑容满面地冲Adam扬了扬手里的纸。

“你要感谢曹老师和我们的系主任。”他对Adam说, “他俩努力了很久, 终于从特管委这儿获得了许可。以后你的向导通识课可以去新希望学院上。另外, 如果你有兴趣跟读其他的课程,也可以提申请,我们院系内的所有课程应该都没有问题,系主任会帮忙的。就我本人的话, 我希望你可以继续上哨兵通识课, 认知科学概论和人类学概论也不容错过。”

纸上一行大字:申请许可通知书, 下面则是欧一野的签名和特管委的章子。

“……我可以去上课了?!”Adam差点没跳起来,“宫商!我可以跟你一块儿上课了!”

“不行哦。”宫商说,“你现在跟读的是大一的课程,我已经上大二了。”

Adam:“……”

他的沮丧如此明显,但很快,能离开这儿前往新希望上课的喜悦又晾在脸上。他根本压抑不住自己的欢喜, 黑曼巴蛇也在桌上摇头摆脑,带着某种怪里怪气的音乐节奏。

宫商打开了窗户。红楼外栽着几棵枫树,渐渐在秋意里变了色,巴掌大的树叶随着清爽秋风滑入窗内,盖在了小蛇的身上。Adam在房间里蹦蹦跳跳,扑到沈春澜身上紧紧抱着他:“沈老师,我可以正正经经去上学了!”

沈春澜拍拍他背:“你得好好学,别跟你哥哥似的,他上课很不认真……”

他话音未落,宫商忽然在窗子那儿大喊了一声:“饶星海!”

Adam和沈春澜冲到窗边时,两人的胳膊还缠在一块儿。

在红楼下方的石子路面上站着的,果真是饶星海。欧一野和雷迟一边说话一边往前走,饶星海却站在原地不动弹,呆望着那扇挤着三颗脑袋的窗户。

“你别走!”宫商又喊了一声,“你等我!”

但她回头才发现,房间里只剩自己一人,沈春澜和Adam都不见了。

有人正狂奔下楼,朝着自己跑来。饶星海一动不动,但他冲沈春澜张开了手臂。

沈春澜带着狂喜,狠狠把他抱个满怀。饶星海脚下趔趄,连忙回手将人抱紧,这才深深吸了一口气。

是沈春澜,温暖的、在自己怀中呼吸着的沈春澜。饶星海有太多话想说,但现在,他只想抱紧沈春澜。

宫商跑下楼时,看到Adam站在红楼门口,没有上前。Adam甚至把试图靠近的她也拦住了:“等一下。”

宫商恍然大悟:“沈老师和他是真的?……不,等等,饶星海不是退学了么?他怎么在这儿?他为什么……”

“很复杂。”Adam冲她竖起手指,“嘘。”

两人用眼神交换复杂讯息,枫树瑟瑟摇动,让相拥之人享有天地间片刻静谧。

饶星海实在有太多太多话要跟沈春澜说。从回到沈春澜家里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打开了话匣子。

吃饭的时候,洗澡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只要沈春澜不吭声,饶星海就可以一直一直说下去。

骸骨,草原的风,泥泞的路面,肉片薄如纸张的面,关黎皱眉的表情,还有小孩子在他怀中睡觉的时候,他像一个手忙脚乱的年轻父亲,僵硬地坐在位置上,不敢擅动。

“聂采也训导了你?”沈春澜问。

风把云匆匆推过窗外,明明是明朗的白天,但谁都不愿意起身。饶星海枕着自己双臂,“嗯”了一声:“黑熊有点儿可怕。”

沈春澜:“你不担心吗?”

饶星海:“不担心。我知道正经训导是什么样的。他还给我喝了挺奇怪的水,水里有药物。雷迟说那些都是柳玉山研究出来的药,让人精神不集中,容易被攻破。”

“……”沈春澜心里难受,半天没说话,只缠着他的手指。

他扭头吻沈春澜,跟他说章晓和章晓的叶麂,那头伶俐可爱的四脚兽。

天竺鼠从沈春澜头上爬出来,满脸不乐意,饶星海连忙抓住它狠狠亲了几口,总算把它安抚好。

“你知道薄晚准备重启远星社吗?”沈春澜问,“他要把以前薄云天没做完的事情捡起来。”

“说这个做什么?”天竺鼠接连不断给饶星海递榛子,饶星海一口接一口地吃,“跟我有关系吗?”

“我把你和Adam推荐给薄晚了。”

饶星海顿时停下手头活动:“我?”

“嗯。”沈春澜也想从天竺鼠手里拿榛子,谁料天竺鼠居然不肯给他,气得他曲起手指连敲几下那颗瓜脑袋。

黑曼巴蛇和黄金蟒把天竺鼠捞走,认真安抚。天竺鼠仍高举着榛子,伸长两只短手,要把它送给饶星海。

饶星海顾不上榛子了:“为什么是我和Adam?”

“Adam加入远星社,对他帮助会很大。他了解远星社的工作之后,可以扭转对特殊人类的很多看法。”沈春澜笑道,“至于你嘛,我是打算让你以后有个目标。认知科学对于未来远星社成员的培养很有意义,你说想当老师,这也是一个途径。”

饶星海抓起他的手吻了吻:“嗯,我想想。”

沈春澜以为他会欣然接受,此时便有些惊讶。但他点点头,他愿意给饶星海时间思考。

毕竟在一年之前,饶星海还只是个凭直觉和冲动做事的学生,“思考”这个词,甚至不存在于他的人生词典之中。

第二日醒来时,沈春澜发现饶星海不在身边。

“怎么还做了早餐?”他坐在餐桌前,看着面前的餐蛋面和油条包子,有些怀疑,“你干了什么坏事?”

“沈老师,我不去远星社。”饶星海有点儿脸红,鼓足了所有勇气似的,“我想当一个普通的老师,中学老师。”

沈春澜被他的样子弄得莫名其妙又觉得好笑:“可以啊。你紧张什么?”

“……我真的能自己做选择?”饶星海小心翼翼地问,“你不生气吧?”

沈春澜思忖片刻才搞明白饶星海的想法,顿时笑得更厉害。

这是沈春澜想给饶星海安排的未来,但饶星海现在不想接受。

“能说说理由吗?我想听。”沈春澜说,“这好像是你第一次拒绝我给你安排的事情。”

黑曼巴蛇和天竺鼠都趴在碟子边,盯着热腾腾的包子瞧。饶星海戳了戳天竺鼠的屁股,大屁股鼠伸出小短手,搁在饶星海的手指上。

“你说过,没有梦想也没关系,去找一个就可以。我现在好像找到了。”饶星海低声说,“沈老师,我这一辈子,没有多少特别想去做的事情。考上新希望是一件,因为你在这里。去做比赛练习是一件,因为我想知道自己拥有什么力量。这次回到远星社也算是一件,为我自己,为你,为Adam和很多人。”

沈春澜一言不发,只默默听着。

“是你给了我那些糖。你给了我一个梦想。说起来可能有些好笑,但我真的喜欢它,你可能没办法想象我接到新希望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有多开心。”

大屁股鼠窝进他的手掌,饶星海在它花瓣般的小耳朵上落下一个轻吻。

“上大学之后,我开始知道,自己做选择是这么好的事情。”他注视着沈春澜,目光里有稚嫩的坚定和勇气,“所以这一次我要自己做决定。我选我想走的路,我可以为自己的人生负担起责任。”

沈春澜隔着一张桌子,轻抚他的手背。

“就像你一样……”饶星海低声说,“我也会遇上我的学生。他可能跟我一样迷茫。我要告诉他,一生中最好的朋友,最幸福的事情,都在未来等待着他。”

沈春澜忍不住笑了。笑了片刻,眼中渐渐浮起水雾。

饶星海认认真真,像当日跟他告白一样,说:“我想成为一个跟你一样好的老师。”

沈春澜诧异:“我哪里好?”

饶星海:“特别特别好。你让我成为现在的我。”

沈春澜说不出话,紧紧握着饶星海的手。饶星海或许从来也没想过,他同样让沈春澜的生命发生了改变--多年前失意的夜晚,刚被最信赖的师长摧毁了信任的沈春澜,无意之中说的一些话,做的一些事,竟把饶星海带到了自己身边。

是饶星海让沈春澜平平无奇的人生有了特别的意义。

哨兵看着他的时候,他会觉得,自己是有趣的,是更完美更可爱,是无所畏惧的。

他牵着饶星海的手吻了吻,眼角余光看见了桌上的早餐,实在不明白这样浪漫动情的话,为什么饶星海要选择在餐桌上说。

天竺鼠早从饶星海手掌中钻出,正和黑曼巴蛇一块儿在桌上打滚。黄金蟒窝在窗边看天空,看小区里变了色的树。

这是如此平常无奇的早晨。

他们钟爱这样的每一天。

.

十一月初,新希望学院沉浸在即将迎来三天校运会假期的喜悦之中。

屈舞从RS带了许多资料回宿舍整理,阳得意现在也是远星社的成员,但他拒绝帮助屈舞。

“老板和老板娘之间的事情,我们怎么好插手呢。”阳得意占了周是非的位置,振振有词,“哎呀,我们屈舞啊,可惜了。”

屈舞:“这份英文函件我不懂翻译,你帮帮忙。”

阳得意:“RS咖啡馆至尊会员卡。”

屈舞:“只要我在,你什么时候去都给你打五折。”

阳得意立刻转移到他桌边,开始翻看那份洋洋洒洒的英文函件:“英国狼人协会发来的?远星社业务这么广泛?”

屈舞没仔细听他说的话,他被面前的一份资料吸引了注意力。

这是柳玉山在接受危机办审讯时口述的一些内容,雷迟凭记忆誊写出来,交给了薄晚。

剩余的进化剂已被特管委接管,柳玉山和聂采的调查仍在进行,这是一件耗时长久的事情,现在还未能结束。

在这份资料里,柳玉山解释的是那管被稀释的进化剂。被稀释为两份的进化剂,其中一份由柳玉山注射给薄云天,另一份则进入了半丧尸人宋祁的体内,并最终令宋祁身上携带的丧尸病毒产生突变,导致死亡。

柳玉山之所以要杀死宋祁,是因为宋祁在无意之中,发现了他一直在伪造巨型骸骨的重要数据。正常的数据是呈交给乔弗里科学研究所的,而伪造过后的数据,全都只经过聂采一个人的手。

【我们是朋友,好朋友。宋祁是个好人。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

【对,我知道他很喜欢我。】

【他发现我篡改了乔弗里发来的骸骨检测数据。骸骨的骨龄测试显示,那些都是不足十岁的小孩。】

【对,我改了。我把所有骸骨的年龄都更改为50岁以上,这可以说明巨型哨兵有条件长久在现在的自然环境中生存。】

【这当然很重要。如果聂采知道那些都是早夭的小孩,他会起疑心。】

【我不明白……他喜欢我,和我决定消除他,有什么矛盾吗?】

屈舞并不知道谁是宋祁,他只是觉得这份报告很奇特。雷迟叮嘱薄晚必须把报告交给饶星海,这里面必定有什么是饶星海很在意的事情。

【你为什么一直保留着你和宋祁的合影?你知道他肯定会死,是吗?但你和饶星海的交谈中,你却没有明说。为什么?你希望他死,还是希望他仍活着?】

在下一行,雷迟清晰地写着这样一句话:柳玉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并且在之后拒绝讯问。精神调剂师曾提醒过,在柳玉山的“海域”中提及宋祁,会引发不同程度的海域暴动。

屈舞:“……???”

他收好这张莫名其妙的纸。

“是什么大秘密吗?”阳得意问。

“应该不是。”屈舞收好这份报告,“一些闲话罢了。”

他他身旁,周是非正结束一个电话,转头面对朋友时脸涨得通红,满是激动:“我、我、我入围了!学生会副会长竞选,我入围了!”

阳得意舞动手里的纸张,扑到周是非身上狠狠亲了他一口:“班长真棒!班长青云直上!班长请客!”

周是非竭力推开他:“请客才是你的重点。”

阳得意:“那当然,我们又不是你妈,谁关心你当什么官。请客请客请客……”

两人撞得宿舍门发出巨响。周是非嘿嘿直笑,急急忙忙又掏出手机:“我、我给乔芳酒说说这事儿……乔芳酒好像要竞选体育部部长……我、我得给她说说,我们以后是那个……那个……”

阳得意:“革命伴侣。”

周是非:“对,对对对,是这个。”

他走到一旁打电话,阳得意满脸怜悯:“他不知道乔芳酒和唐楹凑一块儿了?”

“他听别人提过。”屈舞说,“但他不信啊。”

阳得意指着屈舞:“谈恋爱真烦。”

屈舞脸皮微微泛红,低头干活。

阳得意又大声冲周是非喊:“暗恋也烦!”

周是非根本没听他说什么,满脸笑容地跟乔芳酒报告自己的喜讯。

无人理会自己,阳得意扒在门上大吼:“没恋爱谈也烦!”

他声音颇大,几乎传遍走廊,惊动了正在走廊巡逻的柴犬。

柴犬威胁地叫了几声,蹦跳着往楼梯走去。

有个学生拎着行李箱,三步并作两步地奔上来,差点撞上它。

柴犬吓得连吼几声,随即发现这莽撞的青年有些眼熟,忍不住奔了过去。

饶星海一把揽过它,啵啵在它毛脸上亲了几口。柴犬忙从他怀中溜走,呸呸吐了几口。

“坏狗子。”饶星海笑骂一句,正了正身上的衣服。

站在317宿舍门前,他郑重而严肃地敲了敲。

“我回来了!”饶星海拉长声音,冲门内大喊。

(正文完)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11章 恶意(3)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长安第一美女 最强妖兽系统 永生 名侦探的枷锁 穿成霸总拐走炮灰 穿成男主的反派师尊 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 [综英美]魔法学徒 末世仓鼠富流油 终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