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骸骨(1)

上一章:第106章 狼人与哨兵 下一章:第108章 骸骨(2)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夜里下了一场豪雨, 营地地势较高, 没有积水,但地面泥泞不堪, 湿滑难走。

饶星海一早就被柳玉山的黑猫挠醒, 黄金蟒反应很快, 蛇尾狠狠抽了那猫一下。猫嗷呜惨叫,一下蹿起几米高。

黑曼巴蛇没机会出动, 只好在地上乱蹦, 给黄金蟒大哥鼓劲儿。

草草吃了些东西,众人开始收拾行装, 进入塞仁沙尔山。

塞仁沙尔山的风物与饶星海在南方所见的山大不相同。山上灌木不多, 加上土地干燥水分稀少, 植物叶片细长,茂盛也茂盛得有限。

聂采每走几步就要回头跟柳玉山说几句话,对一对地图。除了他们这一队之外,其余人似乎都已经十分熟悉塞仁沙尔山的地形, 行动起来比他们利落许多。

塞仁沙尔山很高, 但柳玉山和聂采都认为, 骸骨不可能出现在高海拔区域。巨人哨兵和正常人一样需要空气和食物,而他需要的氧气比普通人更多,他应该会呆在氧气浓度大的低海拔谷地中,否则很容易因为缺氧而导致生命危险。

但这一切都立足于巨人哨兵可以正常生活的前提下。

饶星海跟在两人身后,一直不说话,只竖着耳朵听面前两人交谈。

大部队只留几个人在营地里, 剩下的几乎全都上了山。饶星海能察觉周围的人之中,向导和哨兵差不多各占一半,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个普通人类,也没见到其他种族的特殊人类。

这在任何特殊人类聚集的地方都是罕见的。就连新希望学院这种只招收哨兵向导的学校,校内也有不少普通人类老师和从人才规划局过来的交流学生。

隔绝哨兵和向导和其他人类的交流,这正是聂采所坚持的,他相信唯有这样才能显示出哨兵向导与别不同。但局限性也显而易见:如果队伍之中有几位行动灵敏的半丧尸人或者擅长地底勘探的地底人,哪怕他们缺少拥有复数精神体的哨兵或向导,寻找骸骨的行动也不会拖得这么久。

走到岔路口,众人像是已经熟悉任务分配,迅速分成几拨,从不同方向钻入林子。山腰处树林渐渐密集,耳边总有鸟兽的声音远远近近地传来。等众人消失在林中,周围也恢复了安静。聂采示意身后几个人跟着他继续往前去。

塞仁沙尔山的这一面也经受了暴雨洗礼。攀爬陡坡时,饶星海发现关黎就在自己身后,下意识地向关黎伸出手,打算拉她越过这片尤其湿滑的地方。

关黎诧异地看看他的手,露出厌恶之色:“干什么?”

意识到关黎身后的康松也看着自己,饶星海慢慢收回手:“远星社不讲究互相帮助?”

“你不必帮我们。”关黎的身手比饶星海还灵活,就连胖墩墩的康松也能迅速翻越这片山坡,很快饶星海倒成了落后的那一个,“说实在的,你不需要我们帮助就已经帮了大忙。”

饶星海冷笑两声,闷着脑袋,终于翻上了山路。

山路狭窄,路旁是深沟,里头漾着青绿色的水。水中不知藏了什么生物,细小泡泡一串串在水面破开。

短暂的休憩中,柳玉山告诉饶星海现在远星社寻找骸骨的方式。

没能把宫商收入囊中,这成了聂采莫大的遗憾。Adam虽然拥有萤火虫,但萤火虫白天无法显形,塞仁沙尔山地形又十分复杂,晚上寸步难行,因而Adam毫无用处。

失去了Adam,又没能得到宫商,现在他们只能在白天依赖社内众人的精神体,分别从不同方向搜索,进度极为缓慢。

“好在已经找到了。”柳玉山笑道,“好在见过这具骸骨的牧民并不少,用些不光明的手段,能挖出不少讯息。”

塞仁沙尔山与嘎顺淖尔的传说在当地牧民中流传很广,加上这边曾有一个很大的地底人聚居地,留下了不少可以让他们短暂留宿的房子。

远星社的人在搜寻中碰到数位曾住过旧房子的牧民,他们全都见过那具巨大的骸骨。虽然牧民拒绝带他们靠近,但至少指出了大致的方向。

“在传说中,巨人是天神的化身。”柳玉山说,“亵渎天神遗骨是很严重的罪行。这是他们的信仰,是不可侵犯的。要是他们知道我们要截取骸骨,说不定会出大问题。”

饶星海嚼着干粮,半天才问:“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巨大的哨兵吗?”

柳玉山扭头看他:“你不相信他们存在?”

饶星海艰难咽下一口馒头:“客观来说,很难生存。他们本身的重量,骨头承受的压力,获取食物的方式,休息和抵御天敌的场所……如果真的有这样巨大的哨兵,为什么我们一直不知道?”

两人正坐在树荫底下,他看到柳玉山的眼睑微微一皱。那是很轻的动作,几不可察,而且很快被柳玉山的笑容掩饰:“可别这样当着聂老师的面说啊,聂老师不喜欢被人质疑。”

“你呢?你信吗?”

“我相信聂老师。”柳玉山看着不远处正与小罗和康松说话的聂采,“我完全信任他的一切选择。”

饶星海继续咬着馒头。柳玉山不肯正面解答他的困惑,这令他愈发不安。他不知道这是柳玉山故意为之,还是他平时就喜欢这样说话。但柳玉山越是表露出自己对聂采的无条件信赖,饶星海反倒越是觉得两人关系不对劲。

这时聂采朝这边走来,挥手示意柳玉山离开。他给饶星海递了一瓶水,一副要跟谈话的架势。饶星海匆匆咽下口中残渣,灌了一口水,乖乖看着聂采。聂采目光明亮,显然对于即将抵达的巨大骸骨藏匿处,他非常期待。黑熊站在两人身后,饶有兴趣似的,把手掌搭在饶星海肩上。

“还适应吗?”聂采问,“你不像是经常走山路的人。”

“我在城镇里长大的,不过不累。”饶星海回答,“挺有意思。”

“哪儿有意思?”聂采心情不错,似乎想和他长谈。

“所有人都很有意思。”饶星海目光扫过眼前的人影,最后落在密林中,“比我以前遇到的那些有意思多了。”

和聂采的每一次交流都让饶星海紧张。他起初非常害怕自己的不安和忐忑会引起聂采的怀疑,但在练习中,欧一野和秦戈不断告诉他:适度的紧张,会让聂采更加信任他。

他本来就是这样的年纪,一个对复杂世事毫无体察的青年学生。他在聂采面前暴露越多的怯意、茫然和忐忑,聂采就会越兴奋:这些脆弱的部分诚然会让饶星海显得不那么可靠,但聂采这样的人--喜欢用训导这种方式控制他人的人--对别人流露的脆弱,有一种异于常人的敏感。

他一定会对饶星海的脆弱感兴趣,也一定会紧抓住这些缺口不放。

饶星海要做的,便是找准时机暴露缺口,并且让聂采擒获它们。

“我没见过……像你们这样的人。”饶星海低声道,“而且这里,也没有半丧尸人和地底人的臭味。”

聂采:“半丧尸人和地底人其实很有用。远星社以前也有不少这样的人。”

饶星海扭头看他:“他们的寿命比哨兵向导短太多了,而且用处也不大。远星社这样的社团能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半丧尸人和地底人只会拖后腿。”

聂采盯着他:“为什么?”

饶星海:“……算了,只是我一些无聊的想法。”

聂采:“怕我会嘲笑你?不,我不会的。饶星海,你对我和远星社都非常重要,我永远不会嘲笑你。能成为你的老师,我当然很荣幸,但我更想当你的朋友,一个可以相互信赖的朋友,我愿意听你说任何话,你可以信任我。”

他如此真诚,如此恳切,压低了的声线浑厚且充满磁性。饶星海的手指动了动,他一面被聂采打动,一面涌出强烈恐惧--沈春澜当时面对的,原来就是这样的人。

他又喝了一口水。水中有一些奇特的涩味,饶星海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轻飘飘,话语也有些轻飘飘,心中许多的言语潮水一样堵在闸口,纷纷叫嚣着涌出来。

“……新希望有一门课,叫哨兵通识。”饶星海开口了,“给我们上课的老师叫曹回。”

“噢,我记得他。”聂采笑眯眯地说,“他说了什么?”

“哨兵向导是人类社会中的关键齿轮。”饶星海似是在回忆并斟酌词句,但实际上,他在观察聂采的神情,“我们的存在是有价值的,如果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一部大机器,包括哨兵向导在内的特殊人类,就是这台机器上必须的齿轮。我们有我们的作用。”

聂采紧紧盯着饶星海的眼睛,想从他眼中挖掘出什么似的,极其专注。

“对,我们是齿轮。”他温柔地肯定了饶星海的话,“这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饶星海挥动手掌,急得话都说不利索似的,“为什么我们是齿轮?为什么我们跟半丧尸人、地底人一样是齿轮?哨兵向导难道不是比其他特殊人类更伟大、更优秀吗?难道泉奴能在沙漠生活?雪人能去赤道游历?几乎所有的特殊人类都有所限制,除了哨兵向导。我们才是最关键的,凭什么我们只能当齿轮?”

聂采开始发笑,笑声越来越大,惊动了周围所有的人。那渐渐疯狂的笑声,甚至令他无法维持精神体的形态,黑熊消失了,化为一片浓雾,把聂采和饶星海环绕其中。

笑声中夹杂着狂喜,聂采一边笑一边抓住饶星海的肩膀,力道大得饶星海甚至能听见自己肩胛骨的响声。

“你说得对。”聂采沉下呼吸,稳声道,“把哨兵向导和其他特殊人类划到同一类,是非常愚蠢的。我们代表了人类进化的方向,但其他特殊人类并不是。他们会死,他们会被历史淘汰,而我们才是最终能走到世界顶端的。”

他的瞳孔因为兴奋而轻轻抖动。饶星海像是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脸上愣愣的。

“忘掉你在新希望学到的一切,忘掉曹回……或者沈春澜说的一切。”聂采说,“你听我的就行。”

这样的时刻似乎令他回忆起了什么。他松开紧抓饶星海的手,缓缓坐下。

饶星海吞咽下口中干涩的感觉,他正掐着自己的掌心,用疼痛来抵御脑中那种落不到实处的轻盈感。

水有问题,但他现在只能继续装作一无所知。

“沈春澜……我曾经以为他可以和我拥有同样的理想。”聂采轻笑,“我非常喜欢他。不是老师对学生的喜欢,是另外一种……想把他掌握在手中,想吃掉他,毁灭他,这样的喜欢。”

他的情绪仍处于激动之中,双目凝视着前方渐渐恢复平静的人们,精神体化作的雾气潜入他身体内,他紧绞十指,像是压抑着内心某种强烈渴望。

也正因此,他没有察觉身边饶星海在霎时间激扬而起的愤怒。

“他很脆弱,渴望变得特别,渴望有什么事情能把他和他哥哥区分开来。”聂采低声说,“我就是他需要的那个人。我告诉他,他和哥哥不一样,至少在我这里,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更需要的是他这样的人,他太特别、太有意思了。”

在聂采的回忆里,沈春澜是拥有一双可爱眼睛的男孩。仍旧天真,仍旧稚嫩,迫切需要证明自己,为了一个中途夭折的电话患得患失。他心里所有的漏洞几乎都向聂采敞开,因为信任聂采,他甚至告诉聂采自己和哥哥之间的矛盾,那些被周围人有意无意造就的隔阂和区别,他想要打破。

沈春澜丝毫没有怀疑聂采。他不清楚训导的具体要求,以为那就是一对一的谈话。聂采的黑熊总会在房间里徘徊,沈春澜的天竺鼠则常常窝在他怀中,避免与巨兽接触。

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聂采很容易就让沈春澜说出了许多往事,信任感就这样逐渐地加深。聂采瞅准了时机,开始给沈春澜施加更多的暗示。

初衷也不过是想把沈春澜招揽进远星社,但聂采不乐意让沈春澜成为一个普通的成员:对聂采来说,沈春澜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伴侣。拥有稳定的精神体,并且世界观尚未完全成熟,聂采完全可以依照自己的需要,把沈春澜变成一个只依恋他、只信任他的最佳伴侣。

他需要确定沈春澜值得信赖,并且完全信任自己,只有这样,他才敢向沈春澜暗示更多的事情。

“远星社的人,比如Adam……我说的是你弟弟,他需要一位新的老师。这个老师和我必须区别开,他要教Adam的是关于外面世界的事情,而最好的发展是,这个老师可以成为Adam的同伴。

“沈春澜是最好的选择。”聂采看向饶星海,“他太新鲜,太纯洁了。可以任由我画上任何图像,涂染任何色彩……如果他愿意服从我的话。”

饶星海此刻很难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他只能通过一些表情来缓解僵硬的脸部肌肉,比如冷笑:“是吗?我可看不出来。他当辅导员真是乏味古板至极。”

聂采遗憾地叹了一声。“可惜。”他说,“成为我的伴侣,或者成为Adam和远星社的同伴,也只是理由之一。我当时是他的辅导员,他和我谈心,说了一些秘密。这些秘密对远星社至关重要,我必须查明白他到底知道多少。”

饶星海一凛。

聂采果然在沈春澜的叙述中察觉到,与沈春澜通话的半丧尸人正是从远星社中逃离的成员宋祁,所以他才想尽办法开始一对一训导。

“一个半丧尸人,宋祁。宋祁知道我们的一些事情,我得弄清楚他到底跟沈春澜说了多少。”聂采说,“不过很幸运,宋祁保守了远星社的秘密。”

“……宋祁?”饶星海下意识地重复聂采的话。他眼神还有点儿茫然,但手心的痛感和方才被激起的愤怒,已经让他完全摆脱了药物作用。

聂采:“你认识他?”

饶星海:“我在柳医生的照片里看过这个名字。”

聂采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对,柳玉山有那张照片,他俩感情挺好。”

饶星海便装作好奇:“他是柳医生朋友?”

聂采发出嗤笑,唇齿碰撞的声音中蕴藏着不加掩饰的轻蔑。“他很喜欢柳玉山。”他冷笑着说,“但一个半丧尸人,有什么资格喜欢哨兵?”

“……说得对。”饶星海附和,“但柳医生怎么还留着他的照片?”

话题终于从沈春澜身上转移开了,他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再继续听聂采在自己面前大谈对沈春澜的兴趣,他很难压抑下怒气。

“纪念吧。”聂采喝了一口水,看着不远处的柳玉山,“他俩一开始确实关系挺好的,但弄死宋祁的也是他。”

一股恶寒从饶星海背上滑过。

“宋祁肯定死了,给他打针的是柳玉山。”聂采咬着水瓶的口子,咧嘴笑道,“宋祁是一点儿也没有怀疑啊。柳玉山让他别去医院领药,说自己手里的就是最好的抑制丧尸病毒活性的药剂。结果给宋祁打的,是加速他体内病毒活性的玩意儿。”

饶星海半晌说不出话。

“为什么要杀宋祁?”他控制住自己的声音,“半丧尸人就算不管,也会慢慢死去。……因为宋祁知道的那些事情吗?”

“可能是。”聂采说着,脸上流露出鲜见的困惑,“柳玉山杀宋祁的原因,我到现在都不清楚。他只是告诉我,宋祁知道了秘密,但知道了什么,到什么程度,我不清楚。杀死宋祁,是柳玉山自己做的决定。”

“……不是你让他动的手?”

聂采看向饶星海:“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远星社的带头人?”

“我是。”聂采回答,“但一个半丧尸人的生死,不必要我来决定。”

饶星海:“原来你们都是远星社的带头人。”

聂采歪了歪脑袋:“不,你别弄错了。我控制着柳玉山,我们之间从来不存在平等的关系。”

他起身拍拍屁股走开,留饶星海坐在原地,昏头转向。

把手里的水瓶子扔开,饶星海深呼吸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一次谈话,和聂采对沈春澜的兴趣相比,更令饶星海震惊的,是柳玉山在远星社内的地位和作用。

柳玉山决定杀死宋祁,他亲手给宋祁注射了那管稀释的进化剂--但他面对饶星海的时候,却没有表露出来。

而更重要的,是进化剂的保管。

在“绿洲”提供的报告里,他声称只有聂采才能接触进化剂,自己只是按照聂采的安排行事。但聂采所说的显然与“绿洲”的话矛盾了:柳玉山有自行调用进化剂的权限。

这个新的发现,让饶星海顿时感觉自己陷入了一片迷雾。

据聂采所说,他之后数次训导沈春澜,可惜都没能得到想要的结果。而那时候恰好乔弗里科学研究所需要更多的巨型骸骨来进行研究。为了这件更伟大的事业,聂采辞职离开了新希望。

小罗在不远处催促饶星海,柳玉山正与关黎说着什么。他看上去如此温和,绝无害处,但日光煌煌之中,却平白令饶星海冒出一身冷汗。

.

沈春澜此时并不知道自己正被人不断提起。他感到鼻子深处一阵阵发酸,还以为是自己不适应医院的消毒水气味。

在病房门外徜徉许久,他终于等到欧一野离开。

见到沈春澜,欧一野明显一愣。

“欧老师。”沈春澜和他打招呼,“你找系主任有什么事吗?”

沈春澜来的时候欧一野就已经在病房里了。他听见两人谈话声音严肃,不便打扰,便一直在走廊等候。二六七医院的外科病房里总是住满了人,系主任同病室的两个病友都下楼溜达了,病房里才显得安静一些。

“我来骂他。”欧一野哼了一声,“宫商这么好的学生,呆在新希望,尤其他那个系,太浪费了!”

他嘀嘀咕咕地走了,沈春澜推开病房的门,看见系主任正坐在床上发呆。老头子一脸凝重,神情极度黯然,连看到沈春澜进门都没露出丝毫喜悦。

沈春澜当然不会相信欧一野的话,他一定对系主任说了些什么,老头才会如此低落。

“……春澜,对不住。”系主任慢吞吞开口,哽咽了似的,“我不知道聂采对你的训导,给了你这么大的影响。”

沈春澜愣住了:“欧老师跟你说了什么?”

“什么都说了,聂采的事情,还有……还有柳玉山的事情。”老人深深地叹气,“那两个明明都是很好的孩子,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饶星海打伤系主任那天,曾跟沈春澜说过毕业照的事情。那也是沈春澜第一次知道聂采和柳玉山居然还有这样一段渊源。

两个人的连结,是从多年前的培训班开始的。

在系主任的记忆里,聂采比柳玉山可爱得多,也讨喜得多。他足够活跃,待人接物非常得体,但一点儿也不显得过分老练圆滑。

“一个天生的社交分子”,当时有老师这样评价聂采。聂采不仅在生物培训班里是跟众人关系最好的一个,就连培训机构里考古和地质的班级上也有十分要好的朋友。

老师们都认为,这跟聂采的家境有一定关系。他有一个富庶的家庭,从小便世界各国游历,对陌生环境毫无怯意,总是能轻易和陌生人熟悉起来。

但同样的情况,在柳玉山身上却又表现得不是那么一回事。

柳玉山和聂采家境相似,同一年纪,但性格却要孤僻许多。或者说“孤僻”已经太客气,在老师们看来,柳玉山身上有一种同龄孩子中少见的阴沉。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06章 狼人与哨兵 下一章:第108章 骸骨(2)
热门: 斯泰尔斯庄园奇案 噩梦执行官 四万人的目击者 玫瑰与紫杉 穿成男主的反派师尊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推理之王2:坏小孩(隐秘的角落原著小说) 所罗门的伪证1:事件 我渣过的四个男人都找上门了 此心安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