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大部队(2)

上一章:第102章 大部队(1) 下一章:第104章 大部队(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关黎是被父母带到远星社的。她来到远星社的时候, Adam只有一丁丁点儿大。聂采和柳玉山挺喜欢她, 只让她陪着Adam玩,别的什么都不需要做。

后来远星社分裂, 她的父母离开了远星社。关黎和父母走到半路, 想办法逃回了远星社, 回到聂采和柳玉山身边。

她喜欢在远星社的生活,与相处时间不多的父母早就没了感情。远星社里的人都称聂采为“聂老师”, 负责给众人上课的一般都是聂采, 而关黎比其他人还要幸运一点,聂采给Adam开小灶的时候, 关黎也可以旁听。

聂采很喜欢讲故事。关黎后来一直认为, 聂采是通过故事把远星社里这么多人连结在一起的。一个具有宏大目标、足够动人的故事, 容易打动人,也容易感染人。

“他说,这个世界把哨兵向导这样的特殊人类定义为齿轮。齿轮是各个部件之间相互咬合的关键,运作起来可以推动世界前进, 但是齿轮的作用就只有齿轮么?”关黎说, “聂老师认为, 我们不是齿轮,我们是鱼。你知道吧,鱼群汇集起来,是可以搅动江海的。”

饶星海半天才说话:“复杂,听不懂。”

“简单来说,哨兵和向导就是人类进化的方向, 我们的存在昭示着,人类可以变得更强壮、更厉害。而强大的人才能得到一切想要的东西。”

饶星海:“不强大的人怎么办?”

关黎:“那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人类的命运没有选择他们,他们注定会被淘汰。哨兵向导能走到最后,而且一定会站到顶端。”

饶星海盯着她:“聂采看不起别的特殊人类?他认为哨兵向导才是最好的?”

关黎:“哨兵向导就是最好的。”

饶星海想了想,说:“我还在新希望上课时,老师说,这种歧视不会单独存在,它肯定还伴随其他的东西。”

关黎皱眉:“什么?”

饶星海:“聂采也认为向导比不上哨兵吧。”

关黎愣了片刻才回答:“你倒是跟他一样。”

饶星海点头:“那我有点儿欣赏他。他之前太讨人厌了。”

关黎:“……你弟弟也是向导。”

饶星海:“我们只有血缘关系,没有任何来往。你就算跟我说他是我爸,我也没感觉。”

关黎这回终于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仿佛要从他脸上找出什么端倪一样谨慎。

“……你和他不同。”她最后说。

饶星海:“什么?”

“他很温柔。”关黎低声回答,“他比你好得多。”

柳玉山吃了饭,远远招呼关黎。关黎告别饶星海走过去,两人走到僻静处,柳玉山才开口。

“饶星海怎么样?”

“不行……”关黎深呼吸之后,平静下来,“但对聂老师和远星社来说,他非常合适。”

把饶星海所说的和表现出来的状态全数告知柳玉山之后,柳玉山陷入沉思。

“你觉得他可信吗?”

“不可信。”关黎立刻说,“而且这个人相当没礼貌,令人讨厌。”

“你的判断里有感情因素。关黎,聂老师不会相信你的。”

关黎顿住了,迟疑片刻才问:“柳医生,那你信我吗?”

“我信你。”柳玉山回头,看着在面包车边正与小罗和康松聊天的饶星海,“但是无论饶星海是怎样的人,他来到我们这儿,我们就要让他成为我们的人。”

关黎的身体微不可察地颤抖:“……训导?”

“别怕。”柳玉山温和地笑笑,“你们没有做错事,我会保护你们的。”

关黎:“饶星海呢……和大部队汇合后,他要接受训导是吗?”

柳玉山没有回答。他看着饶星海,深色的瞳仁里没有一丝波动的感情。

.

沈春澜醒来的时候,天竺鼠已经跳上书桌,按下了笔记本电脑的开机键。

电脑的桌面幻灯片轮换着,全都是黄金蟒和黑曼巴蛇的照片,天竺鼠就蹲在键盘上,不错眼地看。

沈春澜其实觉得这样不好。不给它找照片,大屁股鼠会亮出小爪挠他的手;但网上找的照片,说实在话,比饶星海那两条漂亮太多了。沈春澜担心天竺鼠看多了之后,等饶星海回来再见那俩蛇,大屁股鼠心里会有落差。

他今日没课,打算去特管委那边探望Adam。出门前他把大屁股鼠抓起揣在怀里,大屁股鼠果然开始蹬腿挥手地挠他胸口,气得沈春澜直接把它收了起来,直到见到Adam才放出来。

天竺鼠只能和Adam的黑曼巴蛇玩耍,以慰相思。

天气炎热,蛇也没力气和大屁股鼠戏耍,团成一圈给它当床垫,两个精神体毫无活力,仿佛疲累了一天的社畜,在地上躺着,一动不动。

沈春澜:“……你今天怎么了?心情不好?”

Adam住的这新地方虽然仍旧处在重重监管之下,但比之前的监室大了许多,东西也齐全不少。他拿了些零食水果招待沈春澜,但被询问之后,脸却刷地红了。

他在特管委生活的这段日子已经不再戴口罩,二六七医院皮肤科的医生找出了皮肤过敏的原因,对症下药,现在Adam已经成了一个皮肤光滑的小年轻人。

但他的沮丧也正因那医生而起。

“医生是个地底人。”Adam说,“他昨天到特管委办特殊人类的签证手续,顺便来看我,说自己要去德国参加大会,有一篇论文入选了。”

沈春澜点头,他暂时没听出任何不妥当的地方。

“他走后没多久欧老师也来探望我,我把欧老师气着了。”Adam挠挠鬓角,“欧老师骂我骂得好厉害……我觉得他甚至想放蛇凶我。”

沈春澜不解:“放蛇?你说了什么?”

Adam的脸红得愈发过分,紧张地绞着衣角,迟疑了很久才一个字一个字地把话挤出来:“我说,没想到地底人也能去参加这样的国际会议。”

沈春澜:“……嗯。”

“欧老师问我‘没想到’是什么意思。我说……我说,他是地底人啊,地底人怎么可能……”Adam紧张得结巴了,“欧老师就生气了。他说我忘恩负义,医生帮我治好了病,我现在却瞧不起他。沈老师,我没有瞧不起,这怎么就是瞧不起了……”

沈春澜一直盯着他。他忽然发现,Adam的脸红并非羞涩,而是极度的紧张和焦虑。

Adam不敢跟欧一野争执,那应该是欧一野单方面的训斥。

Adam告诉他,随后欧一野还问了不少问题,和半丧尸人、茶姥或者狼人相关的。Adam谨慎地回答,他想给出欧一野喜欢听的答案,但这些口不对心的答案,反而让欧一野愈发愤怒。

“我知道我错了……但是我不知道,具体错在哪里。”Adam沮丧极了,“我后来说,半丧尸人也有权利接受教育,或者去工作,我们也不应该看不起茶姥……他们对这个世界是有价值的,我们要尊重他们。”

沈春澜沉默许久,没有吭声。

Adam愈发不安了,他的黑曼巴蛇啪地消失,天竺鼠摔在地上,惊醒后浑身软毛都炸了似的,哼哼地叫。

“你确实有错,但不仅仅是你的原因。”沈春澜终于开口,“半丧尸人和茶姥都是有价值的,所以我们要尊重他们,是吧?”

Adam点点头。

沈春澜:“那我换一个问法,Adam,因为你对饶星海是有用的,所以饶星海爱你,关心你,对吗?”

Adam张了张口,想要回答,但并未吐出一个字。

“当日在王都区,因为宫商对你是有用的,因为宫商是有价值的,所以你愿意冒险救她,是吗?”

Adam轻轻摇摇头。

“因为你对我是有用的,有价值的,所以我常常来探望你,是吗?”

Adam低下了头,看到天竺鼠不知何时爬到自己鞋面上,仍旧躺着睡觉。

“……不是,不对……可那是因为什么?”他低声问,“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可是我不知道。”

沈春澜把他台面上的东西,全都推到一边,清理出半张干净的桌子。他此时像是一位给Adam上课的老师。

“有用,有价值,确实是衡量事物的标准之一。”他说,“但是Adam,是之一,不是唯一。把世界上的所有人类,所有生物,划分为有价值和没价值的两部分,就像这张桌子一样,很直接,很清晰,而且很容易。但是这不仅对这些被划分的人不尊重,对我们自己也不尊重。难道除了判断一个人有没有价值,你不会有别的情感?”

这仿佛是说,人只能用“价值”来判断一切,除外所有的感情,所有幽微的怜悯、爱、同理心、正直、公义,全都被抹除了。

“但人类绝不会这么狭隘。”沈春澜看着Adam,“茶姥、半丧尸人、地底人,他们可以上学,当医生,当研究者,不是因为‘特殊人类’这个身份有价值,而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可以享有这一切权利的人。”

Adam不言不语,他在努力理解,但沈春澜知道,一时半刻,实在有些困难。

“‘特殊’只是一种标签,本质上,我们所有人都一样。”沈春澜拍拍他的手背,温柔地握住了,“Adam,这是一直教育你的人的问题,他的狭隘影响了你。”

这次长谈一直持续到特管委的人提醒沈春澜离开,他才与Adam分别。

沈春澜走在特管委的大院里,因早上下了一场雨,天阴沉沉的,凉快许多。他在树下坐了一会儿,梳理自己的思绪。

今天和Adam的会面让他发现了一些新的问题。

Adam面对自己的时候,不敢直白地袒露自己的错误,即便他知道沈春澜不会责备,他也仍旧害怕、畏缩,甚至因为过度紧张而满脸涨红。

这不是什么大错,只是一个极小的问题。但Adam的畏惧说明他一直怯于跟聂采表露自己的错误。沈春澜猜测,这或许是因为,Adam的错误,无论大小,都会招来聂采的责备,甚至是一次接一次的训导。

承认错误等于承受痛苦,这对Adam来说,已经是潜意识里牢固的论断。但即便这样,他今日也仍然鼓足勇气对沈春澜说出了实情。

Adam对自己的信任,让沈春澜很感动。就像他还在新希望学院里工作的时候,每次碰到学生直白地和他说心事,就像人窥见了还不知修饰、不懂伪装,正努力想改变自己的心,是会被打动的。

他想帮Adam,用别的方法。

欧一野在特管委没有自己专属的办公室,一般都在红楼的范围活动。因最近事情不多,他每天除了去人才规划局上上课,便是在红楼里自己摆棋谱。

沈春澜找到欧一野,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欧老师,有个忙希望你帮一帮。

欧一野早看出了他和饶星海的关系。把沈春澜的学生和恋人撺掇去远星社,他面对沈春澜的时候总有几分不自然,此时连忙应承:“你说你说,我能办到的都照做。”

“让Adam去新希望上课。”沈春澜说。

欧一野:“那不行。现在我们已经定期给他安排课程了。”

沈春澜:“只要安排他上两门课就成,一是曹回的哨兵通识,二是张晓媛的向导通识。其他的内容,我可以上。”

欧一野:“……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不行。”

沈春澜:“尤其是张晓媛的向导通识,这是我们新希望的明星课程,她的上课方式非常有意思,绝对适合Adam,能让Adam的很多观念都发生改变。”

欧一野被气笑了:“我说了不行!”

沈春澜:“欧老师,你不是帮我,也不是帮Adam。你是帮饶星海。”

这句话一出,欧一野顿时闭了嘴。

“我知道饶星海会定期和你联系。下次他跟你联系时,你要是告诉他,Adam正在新希望上学,正在上张晓媛和曹回的通识课,他会有什么想法?欧老师,你比我想得远,你一定能理解。”

欧一野:“……可他现在不能离开特管委。”

他一松口,沈春澜顿时喜出望外:“这个问题我来解决!我和张晓媛曹回非常熟,我可以说动他们到特管委来给Adam上课。但是……当然,始终还是课堂学习最好,我们新希望的课堂氛围是非常有意思的,张老师上的向导通识课全国闻名,多少人慕名到我们新希望……”

“什么你们新希望!”欧一野一拍棋盘,“你现在是我们人才规划局的老师!”

沈春澜忙坐在棋盘对面给他摆棋子:“说惯了,不好意思。”

欧一野:“你跟我下一盘棋,赢了再说。”

沈春澜:“我不懂下围棋。”

欧一野:“这是五子棋。”

沈春澜定睛一看:“……噢。”

两人一盘五子棋才刚下到一半,门被猛地撞开了。随着一句“欧老师”而风风火火冲进来的,正是敖俊。

沈春澜见到他,十分吃惊:“你不是回美国了么?”

敖俊奔过来拥抱他,想要来个吻面礼的时候,被沈春澜的天竺鼠重重挠了下鼻头。

他揉揉鼻子,坐在沈春澜身边,一副要跟欧一野说正事的模样。

“那我先走了。”沈春澜说,“欧老师,别忘了啊,我这就去联系张晓媛和曹回……”

“你留一下吧。”敖俊说,“这事情和你那学生……什么海,有点儿关系。”

沈春澜迅速坐回原位。

敖俊之前回了一趟美国,带着特管委关于远星社和巨型骸骨、“新型人类”的相关报告。这次他带回来的,正是联合国特殊人类权益保护协会的反馈。

“巨型骸骨不仅在中国境内出现,全世界各地都有过发现,现在我们在追查的是非洲那一带的巨型骸骨。”敖俊说,“听说第一次发现巨人形态的女性遗骸。”

中国特管委的报告,补充了全球巨型骸骨的相关记录,但同时,远星社的活动目的和活动轨迹让国际特管委的人大惑不解:虽然全球各国都有地下组织在寻找巨型骸骨,但只有远星社寻找骸骨的目的跟别人不一样。

“除了远星社之外,所有的地下组织找骸骨,都是为了卖掉它,当作珍奇的人体收藏品,而不是试验品。”敖俊说,“所有的巨型骸骨——当然除了姑婆山那具——经过骨龄鉴定,都证实是小孩子……对,小孩,所有巨人哨兵的年纪都不超过10岁。因为突变,所以导致了早夭。”

巨人形态的哨兵根本无法正常行走,也无法正常进食,而其中绝大多数巨人哨兵在出生时都与常人无异,但在精神体开始定型的三四岁,他们的躯体开始发生异变:膨胀、暴长,皮肤撕裂,骨头抻长,整个过程极为痛苦。

“可能是一种疾病,或者是基因问题导致的突变。”敖俊说,“现在,巨型骸骨已经被认定为哨兵向导返祖现象之中比较特殊的一种。”

沈春澜听懂了:“巨人哨兵也是返祖现象?”

“对,返祖,而且是必定会被淘汰的返祖。巨人根本不适合现在地球的生态环境。”敖俊说,“所以我们很困惑,为什么远星社,或者……为什么聂采会一直坚定认为,巨型骸骨是哨兵向导进化的新方向?”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不断有读者推测出了剧情的发展,嘿嘿嘿~

昨天的评论里有人说摇摇在扮演【哨兵癌】,太好笑啦!

(已经入戏的摇:你们这些没有精神体的凡人给我闭嘴!)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02章 大部队(1) 下一章:第104章 大部队(3)
热门: 京极堂系列05:络新妇之理 微微一笑很倾城 撒野(左肩有你原著小说) 坠落之上 完全犯罪使者 华生手稿 法兰柴思事件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两世忠犬(堡主有条忠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