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大部队(1)

上一章:第101章 深渊(3) 下一章:第103章 大部队(2)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密林掩映的小楼里传出婴孩的哭声。

聂采站在阳台上, 已经结束了一次手机通话。孩子的哭声令他心烦, 回头时正好看见身着白大褂的青年走出来。

“怎么一直哭?”聂采烦躁地问,“每天都哭, 怎么回事?”

“应该让他妈妈多陪几天的。”青年的口音带着几分不自然的外国腔调, 他是一个非常英俊的混血儿, “太早让婴儿和母亲分离不好。”

“他妈已经拿了钱走了。留她在这儿,要是跟小孩接触太久, 或许又会带小孩偷跑。这责任你担得起?”聂采手里拿着一支没点的烟, 递给青年,但青年没有接。

两人无言地在阳台上吹风。小楼位置偏僻, 虽然只有三层, 但视野开阔。潮湿的南方仍旧处于炎暑之中, 山间雾气氤氲蒸腾,一两只鸟儿破开薄雾,掠过树梢。

婴儿仍在大哭,片刻都止不住。

“你们接下来还会继续在乔弗里工作吗?”聂采问, “我听说, 你们准备脱离乔弗里?”

“也许吧, 我不清楚。”混血青年回答,“我只是听从命令去办事的。研究所里的派别很多,各人利益不同,我只负责工作,不参与任何斗争。”

聂采冷笑,显然不相信。

乔弗里科学研究所, 这个国际上最有名气、最权威的生物研究中心,拥有全球绝大部分特殊人类的生物库资料。

在漫长的时间中,研究所内部渐渐积聚了许多意见不同的人。与聂采和远星社有关联的,便是乔弗里研究所的其中一部分人。

新希望图书馆的爆炸事件,让他们以不合法手段截走了巨型哨兵的DNA。这是一个未经允许的行动,乔弗里科学研究所的负责人震动不已,内部排查至今还没有结论。

聂采对这一切心知肚明。但乔弗里内部的争斗,他全无兴趣。只要他能得到Adam——新的,一个又一个Adam,他就能满意。

新生的是一个经过重重筛选的婴儿。他是一个男性哨兵,身体强健,没有明显的基因缺陷。

若从根源处去看,他继承的仍然是向哲的基因——那具在广西姑婆山中发现的巨型骸骨,属于失踪后死亡的向哲。

聂采相信,这个孩子必定也拥有两种精神体,而其中之一,则与饶星海一样,是黑曼巴蛇。

混血青年转头问了聂采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一直认为巨型骸骨是哨兵向导进化的新方向?”

聂采漫不经心:“你认为不是?”

青年:“我对你的判断一直很怀疑。”

聂采:“我是正确的。”

他忽然笑了一下:“你显然知道得不多。”

青年点头:“你可以告诉我更多。”

聂采:“有时间的话,你可以看看柳玉山的论文。我记得那篇论文最后被乔弗里封锁了,因为乔弗里认可了柳玉山的分析,但他们又认为,这些分析是危险的。”

青年目瞪口呆:“柳玉山……是你们远星社那个医生?”

“他是研究精神体继承的专家。”聂采说。

青年皱了皱眉,但没有继续争论下去。聂采等不到他的回应,自顾自道:“精神体的继承是我们的意外发现。一开始,我们只想制造出拥有倍化能力的哨兵。”

青年震惊:“倍化?!”

“精神体可以倍化,而现在我们还发现了巨人般的哨兵骨骼。”聂采笑道,“这还不够说明问题吗?哨兵向导,确实具有更先进的基因。”

青年:“……不,聂采,我仍是那个问题:你怎么能肯定,巨人哨兵就是人类进化的方向?”

聂采却不愿意再争论了,仿佛这是所有问题中最不值得质疑的那一个。他今天已经足够和颜悦色,因为新生儿的诞生,令他失去Adam的愤怒得到了缓解。想到自己现在拥有两个奇妙的哨兵,他简直止不住兴奋。

青年放弃了与他讨论问题,这显然是无用的。他挑起了别的话头:“姑婆山的骸骨已经不能用了。我们希望远星社抓紧时间去寻找新的巨型骸骨,否则我们的试验将被迫中止。”

聂采:“我知道,我们正在找。”

青年:“必须抢在危机办和特管委之前,我们要获得更多的骸骨样本,尤其是头颅部分。”

聂采点头。待青年回到室内,他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柳玉山。”他说,“新的Adam诞生了。”

.

被大气高压控制的北京闷热得令人难以忍受。沈春澜站在教室的前部,发现教室里的空调因为使用时间太久,已经疲软无力,总之始终无法吹干他背后汗湿的一大片衣服。

人才规划局的占地面积没有新希望这么大,因为图书馆、体育场等资源,直接借用了附近的高校或者体育场馆。沈春澜对这些不太在意,他只想好好上课,但阶梯教室里的空调显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三节“特殊人类认知科学”课是连着的大课。沈春澜到人才规划局之后不再担任班主任,他除了负责认知科学这门课之外,还要负责为人才规划局建立一套全新的训导规则。

这比他原先想的要复杂得多。人才规划局的学生种族纷繁,在建立新的训导规则之前,沈春澜必须对各类特殊人类的历史发展和心理水平有所了解。危机办的秦戈给了他很大的帮助,沈春澜不至于被独力支撑的压力弄垮。

特殊人类认知科学这门课是校选大课,这个学期才设置,选课的人一开始并不多。但沈春澜上了几节课之后,发现来蹭课的学生渐渐增加,现在已经把整个阶梯教室都坐满了。

除了数量最多的哨兵向导之外,还有为数不少的半丧尸人和地底人。

沈春澜起身走到教室最后两排。半丧尸人和地底人一般都坐在这儿。

“半丧尸人和地底人,全都坐到前面。”他让学生换位置,“第一第二排以后尽量留给这些同学坐。”

众人面面相觑,一开始都摸不着头脑。直到沈春澜再三催促,学生们才开始收拾书本站起。

“为什么?”有学生不服气,“想坐第一第二排就来早点儿,凭什么让我们给他们让位置。”

“他们来得很早,至少其中大部分人来得比你早。我观察好几次了,在大课上,半丧尸人和地底人总是选择最后几排,你认为这又是为什么?”沈春澜问。

学生张口结舌:“……”

“去坐吧。”沈春澜对犹豫的半丧尸人和地底人学生说,“你们不会妨碍任何人,无论是我还是班上的其他同学。”

“老师,这公平吗?”又有学生站起来问。

沈春澜看着等待他答案的年轻人们:“你们认为什么是公平?”

有人大声回答:“大家都能得到同样的东西!”

沈春澜:“在我这里,公平是让我的所有学生都拥有得到想要的东西的机会。”

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你们知道半丧尸人和地底人在被病毒感染之后,听觉神经和耳蜗会产生什么变化吗?”

众人面面相觑,就连半丧尸人和地底人学生也迷惑不解。

丧尸病毒和岩化病毒摧毁的并不仅仅是普通人的外表。它对脏器和神经同样有破坏作用:在丧尸病毒和岩化病毒侵蚀人体的第二期进程中,听觉神经和耳蜗都会产生变异,他们的听力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说实在的,若不是最近开始了解半丧尸人和地底人的生理特征,沈春澜也不会知道这么详细。

“在我的课堂上,为了方便他们听课学习,半丧尸人和地底人拥有坐第一第二排的权利。”他看着一位戴着助听器的半丧尸人学生说,“你可以除外。”

那学生放心下来,继续和自己的雪人朋友呆在一块儿。

上课铃声响起,沈春澜一边往讲台走一边说:“那位同学,你知不知道半丧尸人的助听器和普通听障人群使用的助听器有什么不同?”

那学生正和身边的雪人举着手机偷拍沈春澜,手忙脚乱站起:“……不,不知道。”

“你们的助听器可以放大你听不清楚的声音,并且降低会让你听觉受损的噪音。”沈春澜告诉她,“你们的听觉神经比普通人脆弱,可接受的声音频率和普通人有差别,而且容易受惊。”

他花了十多分钟给学生们解释半丧尸人和地底人听觉受损的原因和补充措施。

“助听器跟我们的认知科学有什么关系?”沈春澜开始播放幻灯片,“助听器的设计和发展,和神经科学有关,而在未来,它必定和人工智能相关。神经科学和人工智能都是认知科学的学科,今天我们要说的就是这两门学科怎么逐渐改变了特殊人类的生活。”

教室里一时间只回荡着沈春澜讲课的声音,学生全都凝神听讲。

三节课顺利完成,沈春澜甚至还觉得意犹未尽。他给学生安排了一些课程作业,打算找一个人负责接收打包。沈春澜低头看学生登记表,一个学生的名字忽然跃入他眼中。那名字之中有一个“星”字。

“……郭星侨是谁?”他问。

那位戴助听器的半丧尸人学生举起了手。

“你留一个邮箱,负责帮我收一收大家的课程作业,打包之后再统一发给我。”沈春澜看着她微笑。

因为名字,他平白地感觉这学生如此亲切。

而此时饶星海在做什么,他甚至无从得知。

巨大的空虚与惆怅钻进了沈春澜的心胸。他在闹哄哄的教室里,是独自一人。

.

饶星海披着毯子,连续打了两个喷嚏。

沈春澜想我了,他心想。

“你病了?”小罗迅速远离他。

“对,传染你。”饶星海冷笑一声,继续靠着玻璃闭目睡觉。

面包车里很拥挤,关黎和康松在后排打盹,饶星海与小罗挤在车子中央的位置上,柳玉山则端坐副驾驶座,偶尔与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他们已经收拾好寥寥无几的行李,离开了暂住地点。柳玉山租了一辆面包车,雇佣司机,车子载着几个人往西北方向开去。

饶星海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他虽然闭着眼装睡,脑子里却都是乱七八糟的念头。

其中最严重的一个,是他就要离开北京。之后想要联系欧一野,困难将大大增加。

欧一野与他说过许多联系自己的方式,饶星海全都记着。但每一个都似乎不太靠谱,饶星海越想越紧张,干脆睁大了眼,呆看窗外。

昨天柳玉山接到电话之后,关黎等人立刻行动起来,仿佛他们一直在等待的就是这样的两句话:新的Adam诞生了,而他们需要立刻转移。

实际上和转移相比,新的Adam更让饶星海在意。

他装作无知,问柳玉山什么是新的Adam。柳玉山说,那是一个代号。他的语焉不详让饶星海惴惴不安,和聂采相比,柳玉山仿佛是一个更多谜团的人。

聂采是什么人,聂采的说话风格,聂采的脾气——他已经从沈春澜和Adam那儿得到了很多信息。但柳玉山在某一程度上是矛盾的:Adam认为柳玉山是可以信任的人,因为“他很照顾我”,但在饶星海看来,这个人和聂采一样古怪。

聂采的精神体不愿意靠近柳玉山,这至少说明,聂采是厌恶柳玉山的。但两人之间的相处却又完全看不出这种憎厌之感。柳玉山像是一个透明的人,饶星海捉摸不透他的底色。

还需要时间……饶星海对自己说,他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身边这些人继续相处。

车子上了高速之后在加油站休息了片刻。饶星海买了点儿吃的回到车上,发现只有车边只有打呵欠的关黎。她脸色并不太好,看到饶星海之后,夹杂着不耐烦和怜悯的神情愈发明显。

“……你真奇怪。”关黎吃了点儿东西后说。

饶星海:“彼此彼此。”

关黎:“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跟我们一起行动。”

饶星海:“柳玉山说有工作安排给我。”

关黎:“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信,除非你有别的目的。”

饶星海:“你认为我有什么目的?”

关黎盯着他的脸:“柳玉山跟你说过Adam的事情了?”

饶星海点头。柳玉山告诉他Adam和他是双胞胎兄弟,但没有说出两个人诞生背后的秘密,只说是苏小琴无法抚养两个孩子,所以最终带走一个,留下一个。

关黎:“你没有任何感觉?他是你的弟弟。”

饶星海一脸平静:“我和他从来没有相处过,需要有什么感觉?”

在关黎短暂的沉默之中,饶星海心头一动。

他再次开口了。

“况且他是向导。”他说。

关黎一愣:“向导……对,他是向导。向导怎么了?”

饶星海:“向导没有用。”

关黎咬紧下唇,冷冰冰地一笑。

“我这一生没有什么可自夸的,但我运气是真的好。”饶星海吃完了一条烤肠,顺手把竹签扔在地上,“我是哨兵,精神体还这么强大,关黎,我告诉你,我这样的人,生来就是要做大事的。”

关黎移开了眼神。

“那你很快就能实现愿望了。”她低声说,“我们去内蒙,和大部队会合。那里面都是和你志同道合的人。”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01章 深渊(3) 下一章:第103章 大部队(2)
热门: 这只男鬼要娶我 人道至尊 异世邪君 崔老道传奇:三探无底洞 仙王的日常生活 摩格街谋杀案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道君 真人秀直播中[娱乐圈] 夜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