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根芽(2)

上一章:第96章 根芽(1) 下一章:第98章 根芽(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特管委和危机办在国内尚未建立起完善的特殊人类教育体系时, 已经有意识地招揽尖端人才, 让他们在重点领域深挖钻研。

系主任进入危机办工作时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本科毕业生,一直在下属的培训机构中担任生活老师, 并负责行政工作。聂采和柳玉山都是他去招来的, 他对这两个学生印象非常深刻。

两个学生同龄, 但来自不同省份。同为哨兵,他们拥有比其他人更敏锐的感官, 除了优秀的学习能力和智力外, 在人格测试上也显示出非常出色的特质:他们都有坚强的意志和难以动摇的信念。

那一年,培训机构里只设置了一个以培养特殊人类生物学人才为目标的培训班, 系主任终于得以担任班主任。聂采和柳玉山都是他的学生。

班上只有五个学生, 两个哨兵, 一个向导,一个地底人,一个狼人。令年轻的系主任惊讶的是,和他预计的情况相反, 这五个人之中, 关系最为恶劣的竟然是那两个同龄且同等水平的哨兵。

“聂采和柳玉山, 无论是生物学方面的测试,还是在整个培训机构里进行的综合测试,他们永远名列前茅,不分上下。”系主任说,“不过在我们老师这儿,聂采的评价, 比柳玉山要高一些。”

“为什么?”

“柳玉山和别的同学也全都处不好,但聂采跟班上其他几个学生关系还是不错的。”系主任看着照片,露出怀念的笑容,“聂采很适合当一个老师,他有耐心,懂得倾听,也懂得去排解。这就像他的天赋,是从他的家庭教育中带来的,很难通过后天学习来获得。”

饶星海不解地皱眉。

“当你和聂采、柳玉山分别交流,相比较之下,你会更容易信任聂采。你会认为他是值得信任的,他非常可靠。”系主任神情渐渐流露出遗憾,“不过最后的评定考试里,柳玉山得分比聂采要高。”

那时正值新希望学院建校,系主任拿到了新希望的聘书,培训机构里的所有学生,无论年纪,都可以选择进入新希望就读。但令老师们惊讶的是,只有聂采选择了退出。

聂采回到家乡继续读高中,正常地参加高考,直到大学毕业后才来到新希望学院应聘。

系主任当时已经在新建立的教育科学系担任管理岗位,再次见到聂采,他实在非常高兴。

聂采在教育科学系里任教数年,口碑极好。

“为什么他会突然辞职,我现在都不清楚。”系主任满怀遗憾,“而且他跟所有人都断了联系,我希望……他现在也能有不错的生活吧。”

决定回归远星社之后,饶星海对聂采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但此时此刻,他反倒对柳玉山更加好奇。

当日与聂采水火不容的学生,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变故,才会成为聂采的同伴、如今远星社的核心人物?

系主任放好相册,笑眯眯地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回头问:“现在开始吗?”

饶星海连忙把奶茶喝完:“可以。”

系主任四处指点:“这个可以砸,这个也可以,那俩奖杯不行。这水壶也可以,老漏水,用不了了。……那几本书也行,高天月写的,乱七八糟,什么东西!……茶杯可不能砸,不然你以后别想复学。”

黄金蟒缓慢落地,几乎没有任何声响。它垂首盯着眼前的那头小山羊。山羊动了动胡子,羊嘴巴动个不停,慢吞吞转头,全然不把黄金蟒放在眼里。

黄金蟒转头瞪饶星海,嘶嘶地发牢骚。

“山羊的角和后足都挺凶的。”系主任说,“别惹它啊。”

饶星海点头,系主任继续告诉他,这办公室什么东西可以破坏,什么东西绝对不可以。

院系大院里传来笑声,正在空地上为之后不久将举行的校运会气排球比赛做准备的学生不知为了什么而大笑。隔壁的教学楼里传来讲课的声音,学生在教室里坐得密密麻麻。

准备举行招新活动的社团纷纷推着板车运载器材,聚集在附近的小广场上。

新入学的学生正在图书馆里参观新希望学院建校以来的特殊人类荣誉史,宫商和万里为面孔稚嫩的学生介绍国内海域学第一人与新希望学院的渊源。

食堂里,一盆盆刚刚出锅的热菜已经摆放整齐。

系主任走到小羊身边,摸了摸它的角,问饶星海:“准备好了吗?”

饶星海半晌没说话。

“谢谢你。”他答非所问,“过去一年,我过得很快乐。”

“你是好孩子。”系主任说,“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为你的勇气感到骄傲。”

老头忽然走近饶星海,像拥抱自己的孩子一样,紧紧地抱了抱他。

片刻之后,连续不断的数声巨响打断了大院里所有人的笑声。曹回从学工处冲出来,愣了片刻,拔腿往楼上系主任办公室跑去。

.

这一天下午,沈春澜接到了曹回的电话。

“饶星海疯了!”曹回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我他妈真是看错他了!他疯了!他攻击系主任!老头都进医院了!刚醒!”

系主任办公室一片狼藉,犹如经历洗劫。系主任脑袋上一片红,饶星海手里还拿着一个边缘有血的水壶。黄金蟒正盘在办公室里,长尾一扫,把曹回的雪豹和曹回一起扫了出去。

曹回顿了顿:“不过这事儿我怎么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对劲。这混帐现在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都这样了,怎么还能溜出校门呢?”

沈春澜:“我不知道。”

曹回:“你不是他男朋友吗?啊?你管管他啊!开学才多久怎么就净闹事!……不对,他袭击系主任这事儿不可能大事化小,不可能!妈的,退学都是轻的!”

沈春澜平静回答:“我现在不是他的监护人,而且我们已经分手了。”

曹回呆了片刻,啪地挂断电话。

沈春澜揉揉耳朵,转头看身边的饶星海。

让饶星海离开学校,是欧一野的意思。在饶星海从侧门离开新希望之后,学校里的论坛涌出了大量关于这件事儿的帖子。

现在两人正呆在特管委里,等待欧一野和特管委的下一步指示。

这个计划的第一步,就是让饶星海有一个合理正当的理由离开新希望,从而让他有理由进入远星社。

无论是饶星海破坏海棠池、袭击系主任,还有所有针对饶星海的攻击,全部都是特管委的授意。在不了解饶星海的人看来,饶星海的的确确就是一个顽劣非常的学生。

他的反叛和愤怒,正好是聂采需要的。

欧一野给了沈春澜和饶星海独处的时间,饶星海午餐也吃不下,怔怔看着沈春澜。

“系主任没事。”沈春澜说,“已经醒了。”

“……是他自己用水壶砸的脑袋。”饶星海说,“我本来不想伤他的,我想着只要破坏办公室里的东西就行了,但他说这样不够。”

这样不足够让饶星海犯下足以令新希望开除的大错。

沈春澜张开双臂,把饶星海抱在自己怀中。饶星海紧紧抓住他背后的衣服,在他肩膀上深深吸气,压抑心中激动。

他太难受了。攻击自己尊敬的人,让自己最终脱离生活得最快乐的地方,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太艰难的事情。

他没有家,从来没有。但新希望学院就是他的家,沈春澜所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现在他必须舍弃其中之一,而接下来也将离开另一个栖身之处。

从未有过的痛苦和惆怅把他淹没。他必须要说点儿什么别的话来让自己分散注意力。

“……我知道是假的……”饶星海喃喃道,“但是听到你说分手,我还是很难过。”

他亲吻沈春澜的耳朵,吻他的脸颊,然后是嘴唇。

空隙中泄露出低沉的呜咽,交换了的吻像汲取生气的仪式,饶星海终于渐渐平静。沈春澜注视他的眼睛,伸手拨开了他的额发,在他前额落下一个轻吻。

“不会分手的。”他轻声说,“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都在家里等你。”

“……家里?”

“我们的家。”沈春澜说,“永远为你亮着灯。”

饶星海看着他,像看着不敢触碰的梦。

“我会回来的。”他依偎在沈春澜的身上,一字字说,“我会完成一切,回到你身边。”

沈春澜于是握着他的手,用十指相扣的方式,静静地和他坐在一块儿,直到许久之后,欧一野敲开了小房间的门。

临走之前饶星海去探望了Adam。Adam的住所又换了,这次是一个有床铺、书桌和电视的房间,虽然仍旧在特管委的小红楼上,但已经比之前舒适太多。

饶星海和他告别,Adam满脸忐忑。

“沈老师会来看你的,宫商也会,如果她没法进来,她的小蝴蝶会过来探望你。”饶星海说,“你需要什么就跟他们说,好吗?”

他知道Adam想出去,但现在还不是适合的时间。

“你说的事情我全部都记住了。”饶星海又说,“你放心,聂采不可能控制我。”

Adam:“你怎么确定?”

饶星海:“我确定。”

他如此坚定,Adam松了一口气。

直到欧一野来催促,饶星海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他此刻离开特管委,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过来探望Adam。欧一野告诉他,他们打算让Adam有限制地参与到特管委内部的一些课程中去,尝试让他多接触些别的人。

回程的路上,饶星海一会儿想着Adam,一会儿想着沈春澜。

沈春澜是最了解他的人,所以沈春澜问过他,他答应欧一野和特管委的请求,是不是因为Adam。

这确实是其中一个原因,饶星海无法否认。

原本应该留在远星社的是他,而不是Adam。聂采和远星社施与的痛苦原本是不属于Adam的,全应该他饶星海来接受。他才是Adam,是一个只拥有代号,但没有名字的人为制造出来的工具,一个一旦脱离远星社,前史便一片空白的人。

因此他理应承担更多。饶星海这样告诫自己。

回到新希望学院的时候,他并没有立刻进入学校。

在结束开学报到之后,新希望学院重新实施严格的出入管理,关黎等人再也不可能进入学校。他们常在校门口徘徊,等待饶星海的出现。

饶星海袭击院系主人办公室并且逃脱的讯息已经在论坛发酵,在他离开特管委的时候,有人发布信息称自己在新希望附近的地铁站似乎看到了和饶星海相像的人。

信息每隔一段时间,由一个新的ip发出。

【我好像在校门口看到他了。】

【我也看到了,他一直在校门口徘徊,好可怕。】

【hello?他还在吗?我不敢出去了。】

【反正还没找到,校门口都是保卫科的人。】

【在的啊!(图片)这个是不是他?我不敢靠近,应该是吧?】

保卫科正在校门口加派巡查力量,饶星海并没有进入校园。他坐在一路之隔的树荫之下,戴着鸭舌帽,把帽檐压低。

他需要耐心等待。

傍晚时分,校门口的人渐渐少了,保卫科也撤走了一部分保卫人员。饶星海皱了皱眉,看来今天的守株待兔,没有等到猎物。他离开特管委的时候欧一野明明说,已经在附近发现了关黎和小罗的踪迹,关黎在校门口徘徊,小罗在侧门守候。

饶星海等待的是关黎,所以他必须待在校门口。

起身原地轻跳了两步,饶星海正打算往穿过道路往校门口再靠近一点儿,身后忽然传来了声音。

“为什么还要回去呢?”

他立刻又往下压了压帽檐,谨慎回头。

只在照片上看到的女人站在身后,仍旧扎着马尾,正上下打量着他。

饶星海把帽檐推高,冲关黎露出了自己的脸。关黎又是惊诧,又是不安——她也是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里看这样一张分明与Adam一模一样,却又如此不同的脸。

“你是谁?”饶星海冷漠地问。

作者有话要说:

剧团今天的表演剧目是系主任的小山羊、罗燕的黒鼻羊和阳得意共同演出的《三阳开泰》。

阳得意:……???

系主任:我个人是没有什么意见,不过这个酬劳是怎么算呐?你直接给我现金吧,不用交税。

罗燕:我个人也没有什么意见,不过你还想让我现场和羊羊表演架子鼓solo,那就要加钱了。

梁导:行行行,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就开始吧。

阳得意:我有意见啊!!!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6章 根芽(1) 下一章:第98章 根芽(3)
热门: 神医嫡女 杀破狼(杀破狼原著小说) 大哥 黑笑小说 魔力的胎动 福尔摩斯症候群 本阵杀人案 将夜 终局者 夜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