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陌生的训导(1)

上一章:第81章 狼人(3)(剧团恢复营业) 下一章:第83章 陌生的训导(2)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春澜敏锐地察觉到, 饶星海对秦戈的称呼变了。

欧一野教了他这么久, 直到开始做技能大赛练习时,饶星海才改口称他为“欧老师”。

“秦戈老师怎么说?”他问。

“Adam的防备心理太强了, 他‘海域’的防波堤特别坚固, 秦老师根本没办法突破。”对于哨兵向导海域学的内容, 大一的课程并没有具体提及,只是在通识课本上略略一提, 饶星海能基本了解专有名词的意义, 但不明白为什么精神调剂师无法突破。

沈春澜倒是听懂了:“你弟弟不信任他,所以潜意识抗拒秦戈进入‘海域’, 探索他的记忆。”

饶星海:“我跟他说过秦戈老师人非常好。但秦老师是危机办的人, Adam很犹豫。”

沈春澜忍不住了:“你和他只见了四次面, 你怎么知道他人很好?”

饶星海:“他说你很好。”

沈春澜:“???”

这是在秦戈第四次巡弋饶星海“海域”时发生的事情。秦戈结束巡弋之后,和自己的潜伴对视一眼,随即笑着对饶星海表示,他认为自己需要跟沈老师学习如何训导他人。

饶星海“海域”的问题是客观存在的:明显的否定与怀疑倾向, 对自己特殊人类身份的强烈质疑, 还有对亲密关系的依恋和渴望。他的“海域”如此明显地透露了这些信息。

此时距离秦戈第一次巡弋饶星海“海域”刚好过了一年。一年之中, 哨兵“海域”的变化是巨大的。那座没有人存在的小城镇里有一条巨大的黄金蟒,它总是俯趴在山上,注视着平静的镇子,像一座幽幽发光的山丘。那些拥挤的游乐场、马戏团、操场,渐渐消退了寂寞的痕迹。镇子依旧没有人,但存在越来越多的他人的痕迹。

“你有几个很好的朋友, 他们的精神体是狗,青蛙,还有小鹿,对吗?”

饶星海纠正:“是林麝。”

“嗯,我记住了。”秦戈笑道,“你非常敬仰沈春澜老师,对不对?”

饶星海有些戒备:“你怎么知道?”

“我记得沈老师的精神体是天竺鼠。”秦戈笑道,“我在你的‘海域’里看到它了。”

他还看到了饶星海的自我意识,一个和天竺鼠一起躺在草坪上晒太阳的年轻人,在提及自己喜欢的话题时,特别健谈。

“上学很开心吧?”秦戈问。

饶星海倨傲地“嗯”了一声。

秦戈:“沈春澜老师挺不错的。”

饶星海:“对。”

他此刻跟沈春澜复述这一切时,有点儿害羞。好不容易说完了,饶星海紧紧张张继续转笔:“他挺欣赏你的,所以我想……他人应该还行,我也不懂Adam为什么不信任他。”

沈春澜为自己方才隐约的醋意而脸红。这可真是不折不扣的倾慕了,他最近逛学校论坛看宫商和农林科学系展颜的八卦,自以为很懂得粉丝心态,断定饶星海对自己也充满不好理解的炫耀心理:你夸我?那随便;你夸沈春澜?——您是好人!

觉得好笑之余,沈春澜心口怦怦直跳,忽地热起来。他把饶星海猛地拽到身旁,扭头吻上他的嘴唇。

这是沈春澜教过饶星海的方法,而饶星海在这种事情上学习能力惊人。他立刻擒住沈春澜的肩膀压向自己。身体的靠近让吻愈发深入,他呼吸灼烫,在短暂分开的时候带着一丝不满和得意,轻笑着指责沈春澜:“善变。”

沈春澜能感觉到饶星海对自己的渴望。这种渴望并不一定以亲吻或者充满暗示意味的触碰来彰显。有时候,在这个不算宽敞的密封空间里,饶星海只是靠坐在他身边,注视着他皱眉批改作业的侧脸。或者有时候,他会抱着沈春澜,像男人拥抱着自己的另一个兄弟,跟他分享某支NBA球队的获胜喜讯。

能和沈春澜同处一处,或是有亲密碰触,这些都让饶星海安心。他有时候让沈春澜觉得,自己正面对一个惯于撒娇的孩子,索求拥抱,索求抚摸,索求赞美和亲密的玩笑。一切会让饶星海认为两个人亲密无间的事情,饶星海都要来一遍。

而有时候,年轻的哨兵又会让沈春澜醒悟,欲望的暗火是不可能熄灭的。它只会被名为“冷静”和“自控”的冰水暂时浇灭燃烧火头,但它不会消失——永远不会,尤其当你被火热的手指和嘴唇触碰时。

沈春澜吞咽下唾液,口腔中有近乎疼痛的干涸。他被饶星海拉着,已经跨坐在饶星海腿上。血气方刚的青年炯炯地看他,坏心眼地问:“今天老师打算教我什么?”

在调情一途上,他的哨兵天赋异禀。

饶星海的鼻尖扫过他的下颚,呼吸灼热。沈春澜惊觉他的哨兵其实什么都会,所有光明正大的、秘不可宣的事情,饶星海全都懂得。他能教的何其有限。

但沈春澜不甘心。他毕竟比饶星海年长几岁,总有一些年轻人还没琢磨明白的高明之处。仿佛是存心较量,他也要让饶星海陷入和自己一样迫切的困境。

他最后咬住了饶星海的头发,以此来抑制自己的声音。在最亢奋的时刻,沈春澜听见饶星海颤抖的呓语贴着肩膀传来,像是在喊他的名字。

.

危机办,主任办公室。

高天月愁眉苦脸地看着面前Adam的档案。

关于Adam的一切都是从“绿洲”的报告中获得的,所有一切均未得到证实,目前Adam的不合作态度令他十分头疼。

得知他们把Adam带回来之后,敖俊来找过高天月好几次。这个年轻人虽然现在是危机办挂职的员工,但高天月没有忘记,他是国际特殊人类管理委员会派来的。

敖俊坦白告诉高天月,国际特管委目前正在进行的一个重要项目,是抓紧时间在世界各地搜寻巨大骸骨,他们要跟类似远星社这样的组织争夺这些充满秘密的遗骨。

而Adam曾跟宫商透露过,远星社在寻找巨型骸骨,而且现在正需要宫商这样可复制精神体的人——这就说明,至少在国境内,远星社已经发现了一具尚未确定具体地点的巨型骸骨。

这是大大出乎国际特管委意料的。他们目前把所有人手都调配到了非洲,争分夺秒地寻找一具曾听闻在阿特拉斯山脉附近出现的骸骨。

高天月得知这个情况的时候,一颗心确实沉了下去:远星社没有这样的能量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骸骨。而全球巨型骸骨信息的集中点,除了国际特管委之外,只有负责清理与分析骸骨的乔弗里科学研究所。

如果国内也发掘出一具预料之外的巨型骸骨,对敖俊和特管委都是不小的成绩,而且这绝对可以反向打击远星社。

但Adam拒绝透露任何消息,这实在太令敖俊头疼。特管委也不断向危机办试压,高天月已经束手无策。

“不能强行突破吗?”高天月问秦戈。

秦戈摇头:“这是下下策。Adam不是犯人,这种方式太粗暴了。”

Adam其实并非始终沉默不语。至少在饶星海与宫商、屈舞等人来看他的时候,他非常高兴,并且谈兴高昂。

但是一旦触及到远星社的内部信息,他立刻像受惊的海蚌,紧紧关闭了壳。

“不能单纯地把Adam看做一个被招安的远星社成员。”秦戈说,“高主任,其实他没有背叛过远星社,也没有怀疑过远星社和他的老师聂采。他离开社团的目的,是为了救出宫商,给饶星海提示。”

“你认为他还坚信远星社的……那一套?”

“我不能确定。”秦戈摇了摇头,“他可能有一点改变,但是这种改变显然让他焦虑和痛苦,他不能适应这种改变。”

Adam如果对远星社和聂采产生怀疑,那就等于否定自己过往的一切。

“他在远星社里结识的人和接触的关系,并不全都是负面的。要说他跟生活了二十年的伙伴没有任何感情,我不相信。若强迫他连否定这些,对他肯定是痛苦的。”秦戈说。

高天月听他说了半天,直觉冒了出来:“看来你已经有办法。”

秦戈笑了笑,悠然点头。

“我最近在研究新希望学院一些老师写的教育学论文,里面不止一次提到了‘训导’这种教育手段。”他说,“它是新希望学院内部特有的一种教育方式,原理近似心理辅导,可操作性强。”

高天月:“那你给他做啊。”

秦戈:“我做不来。”

高天月深吸一口气,耐心道:“秦戈你要是想坑我,你就直接把话说完。”

秦戈:“新希望学院有个老师可以做。”

.

接到秦戈的电话时,沈春澜正对着辞职信发呆。

文档写了一半,都是套话。他看着觉得没意思,咔咔咔全删了。

他能想到这封辞职信交到系主任手里之后,自己将会面临怎样的狂风暴雨。

这事儿他甚至还没跟曹回提过一句。曹回要是知道了,肯定会骂他不知轻重的。

最棘手的问题是,人才规划局他虽然接触了几次,但沈春澜实在太年轻了,他只从业一年,完全不够格通过人才规划局的精英通道递交申请。他找过自己的导师,导师给他引荐过,但人才规划局那边态度暧昧,沈春澜等了一个多月,至今没有明确回复。

无论朋友和导师如何引荐,沈春澜知道,重要的是自己没有表现出足够吸引人才规划局的优点。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以前读书时吊儿郎当不够认真,影响因子只求达标,发表的期刊论文数量也只是刚刚符合毕业标准。

其实也可以等找到新的工作再离开,他甚至在想,退而求其次吧,他可以向普通人类的综合性大学投递简历,但那将是一个更漫长的过程:竞争实在太激烈。

他衡量过一切,最后认为这个学期结束之前辞职是最好的,他有时间交接工作,更不会影响下一个学年的教学安排。

正发愁时,秦戈的电话来了。

得知秦戈想让他给Adam做训导,沈春澜愣了挺久。

“为什么是我?”他懵了,“这……不可能做啊,他不是我的学生。”

秦戈把目前的困境告诉了他,末了补充:“训导一般是两个人进行,一个向导,一个哨兵,是吧?”

沈春澜心想你很了解嘛:“对。”

秦戈:“我想让你的学生饶星海参与进来。”

沈春澜大吃一惊:“什么?!”

秦戈:“现在最严重的问题在于Adam丝毫不信任我们。你对他来说也是陌生人,但饶星海绝对不是。他极度信任饶星海,而饶星海绝对信任你,他可以说服Adam接受你的训导。”

沈春澜:“秦科长,我只对我的学生做训导。训导要求师生之间要建立起可靠的信任关系,Adam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我没有信心。”

秦戈沉吟片刻,笑道:“沈老师,我知道训导这个教育手段是新希望学院独有的,主要是因为以前发生过的一些事情。但是看过相关资料之后,我认为,这种教育方式有推广的价值,至少可以向更多招收特殊人类学生的院校推广。我希望我和你能够一起促进这件事情完成。”

沈春澜只得坦白:“秦科长,其实我认为,训导存在很多漏洞。你应该也知道,聂采也是用训导来控制Adam的。”

秦戈:“我们可以把漏洞填补好。人才规划局的人其实也跟我聊过,他们正在探索一种类似精神调剂的疏导方式,我当时一下就想起了新希望的‘训导’。”

人才规划局作为国内最著名的特殊人类高校之一,校内哨兵向导学生超过70%,同样需要疏导和指引的方法。

沈春澜心中忽然一动。

“秦科长,我有一个条件。”他冷静地说。

.

一周后,沈春澜和饶星海坐上了前往危机办的地铁。

饶星海一侧耳朵塞着耳机,手里拿着那本口袋本《大学四级必背单词》。沈春澜认为他显然在装模作样。

“背完A了吗?”他问。

饶星海:“……快了。”

沈春澜简直无语了:“距离四级还有一个月。”

饶星海:“我一定能超常发挥。”

沈春澜:“你知不知道,大学四级过不了的话,拿不到新希望的毕业证?”

饶星海:“?!”

他顿时坐直,确认沈春澜脸上完全是认真凝重的表情。收回目光,他开始无声默念:“abandon……”

到站时,他已将ab-ad开头的单词全都背了一遍。沈春澜苦口婆心:“你晚上回去必须再背一遍,遗忘和记忆都是有规律的,知道吧?”

“过了四级有奖励吗?”饶星海突然问。

沈春澜:“……请你吃茉莉花冰淇淋。”

饶星海嗤之以鼻:“那不如换我请你吃。”

不远处的危机办门口,秦戈正等候着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

剧团恢复营业第二天,老板痛定思痛,决定让明星演员天竺鼠出场。

天竺鼠这回一拖三,身后跟着两条黑曼巴蛇,一条黄金蟒。

充满异域风情的草裙舞,被一鼠三蛇演绎得乱七八糟。但没关系,观众非常喜欢这个节目。

之后的人气投票中,免费客串的“羞涩弟弟黑曼巴”票数远远高出“皮得不行黑曼巴”“人间富贵黄金蟒”和“第一萌物天竺鼠”一大截。

饶星海:……这种恶俗名字谁起的?

梁导:不要在意细节,我要跟羞涩弟弟签约,现在,立刻!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81章 狼人(3)(剧团恢复营业) 下一章:第83章 陌生的训导(2)
热门: 重生之歌坛巨星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异世邪君 行行重行行 美丽的凶器 小圆满 假面饭店 折断的龙骨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