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狼人(2)

上一章:第79章 狼人(1) 下一章:第81章 狼人(3)(剧团恢复营业)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毛毡小狼是阳云也系到宫商背包上的, 她根本不知道它来自于什么地方, 狼人这样问,她说不出一句话, 只畏怯地缩着肩膀。

另外两个狼人也动了动鼻子。他们显然都是后天变异的狼人, 嗅觉不如先天狼人那么敏感, 但在伙伴的提醒下,他们闻到了薄晚的气味。

“是薄晚。”其中一个说, “我去他咖啡馆参加过聚会, 我记得这味道。”

抓住小狼的狼人连忙放开了手。如果宫商是薄晚的人,他们绝对不敢随便碰。

聂采终于从阴影中走出来, 这是宫商第一次看到这位只在Adam的描述中出现的可怕人物。

他长相并不凶恶, 反而有一种知书识礼之人才有的沉静儒雅, 即便现在正怒气冲冲,脸上也仍然挂着笑意。虽然笑意虚伪,但正因为虚伪,才愈发恰如其分地显示出他的身份与本质。

“Adam, 跟爸爸回家。”他说, “别打扰狼人先生的狂欢。”

Adam在犹豫。前方有等待着自己的聂采和关黎, 身后需要保护的宫商是否值得他付出被严厉惩罚的代价?可环伺的狼人和面前两位哨兵,单凭他自己根本对付不了。

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他没法理清楚自己的思路。

“我不想惩罚你。”聂采说,“Adam,你知道的,我很爱你。”

Adam几乎不可控地发起抖来。

他想让宫商逃离, 除了希望她去警告饶星海隐匿起来,其实还另有一个原因。

宫商是新希望的学生,Adam看得出来,她在学校里有非常快乐的生活,有许多亲近的朋友;她不可能轻易被说服加入远星社。况且远星社的时间不多,他们要在特管委行动之前迅速找到那具新发现的巨型骸骨,取得骸骨的DNA样本,根本没有这么多精力和耐心去细致劝服宫商。

聂采会采用的只有一个手段——训导。

就像惩罚Adam一样,他会让黑熊接近宫商。由于本能的恐惧和自保反应,宫商会释放自己的精神体:她那数量繁多的红晕绡眼蝶。

精神体被击溃时引起的痛苦对哨兵和向导都是难以忍受的。它骤然降临,但又漫长持久,就像有勺子突然从你脑中挖走了一块,所有的感觉会在瞬间消失,而随后心理的痛觉突然击打空空的“海域”,如飓风袭过,带走一切。

美梦会破碎,希望会消失,在剧烈的抽搐之后,四肢百骸会失去力气。它无从反抗,无可抵挡,会让人在那瞬间强烈地失去自我,你和“海域”仿佛失去了联系,那本来可以永远陪伴着你的忠实伴侣消失了,它破碎的时候连同你也一同破碎,落入深渊。——并且永远下落,不会终止。

这种可怕的感受会成为岁月中没法消除的黑暗梦魇,时时刻刻从梦境里复苏,惊扰生活。

Adam太害怕这种惩罚了——因为他的萤火虫数量很多,所以窒息般的痛苦会成倍增加。章鱼,或者蝎子,或者黑熊的爪子,它们每击碎一颗发抖的星光,降落在Adam“海域”里的灾厄就会加深一层。

有时候聂采还会饶有兴致地点数,清点到底有多少只萤火虫消失在哨兵的精神体之下,直到Adam失去释放精神体的能力,浑身发抖地蜷缩在黑色皮革椅子上哭泣。

Adam有时候会认为,聂采在欣赏他的痛苦。他的老师喜欢看他痛苦的样子,这似乎是某种令人愉悦的体验。这个念头很可怕,所以只要它一冒头,Adam就会立刻把它压下去,用无数句“他爱我”来说服自己。

他不能让宫商也经历这一切。他知道聂采想对宫商做什么。

狼人们犹豫着,退了几步。这显然是他们不必参与的纠纷。但Adam抓住了其中一个狼人的爪子。

“求求你帮帮她!”他把宫商推到狼人怀里,“她是薄晚的人,她是薄老板最重视的人,你们救救她!”

黑熊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

Adam这是明目张胆地,与聂采反着来了。

宫商攥紧了Adam的衣角:“你也走,别留在这儿!”

“我没地方可去……我没关系……”Adam的声音还兀自颤抖,“跑啊!跑出去你就安全了!”

蝎子忽然疾冲而来,长尾冲Adam狠狠一甩,壳上闪动着诡异的亮光,仿佛淬过毒一般。

在尖刺只差毫厘就擦过宫商面庞的时候,一个狼人忽然窜出来,拦在了宫商和Adam面前。他看不到蝎子,但他结实的身躯撞散了那只爬行类精神体,蝎子化为雾气回到关黎身边。

三个狼人已经站在巷中,直面聂采。

“我讨厌哨兵!”狼人大吼,“我最他妈讨厌阴阳怪气的哨兵!”

他吼叫着,背脊渐渐佝偻,背上粗硬的黑色毛发愈发浓密,狼爪刺破了廉价的运动鞋,突起的肌肉把衣服也挤破了。

“不要动我们狼人的东西!!!”

他冲着聂采奔去,挥动狼爪——但还未碰到聂采,他已经被看不见的东西狠狠撞开。

巨大的黑熊比狼人还要高,它扑倒了狼人,把它压在身下,张口怒嚎。

“我艹他……”狼人迭声乱骂。

剩下两人,一个推着Adam和宫商往巷子外头跑,一个冲上前帮忙。

黑熊挥拳在两个狼人脑袋上各给了狠狠一拳,狼人顿时晕厥,在地上摊作两团。黑熊绕过他们,大步追赶Adam和宫商。

关黎想要跟着往前去,聂采按住她肩膀。

“关黎,我说过什么?”他在女孩耳边低声说,“不要碰Adam,他的惩罚由我来执行。”

“我没有……”

“你想用蝎子蛰晕他,不就是想让他少受一点儿苦吗?”聂采笑道,“好姑娘,我知道你的心事。但是Adam这样的孩子,少吃一点苦头都是不行的。他需要永远牢牢记住自己是什么东西,谁才是他的主宰者。”

看不见精神体让狼人在和黑熊的对抗中一直处于下风,保护着Adam和宫商两人的狼人频频回头。巷子狭窄,黑熊的跑动速度原本不快,但是精神体前进方式与别不同,发现狭窄地形阻碍自己之后,黑熊化为雾气,瞬间追赶上狼人和被他保护的两个年轻人。

红晕绡眼蝶纷纷飞出,它们在黑熊面前以一种古怪的方式缓慢飞舞。黑熊才盯着看了一会儿,立刻开始打晃。

“这就是你精神体的能力?”聂采和关黎就在黑熊身后,他看着红晕绡眼蝶,兴奋地大笑,“真有趣,太有趣了……”

黑熊忽然紧闭双眼。即便不使用视力,它的听觉也仍旧灵敏,狼人爬起身挡着身后的两个人,这个动作立刻被黑熊捕捉到。

爪子重重挥下,正冲着狼人的脑袋。

Adam甚至紧紧抓住了狼人的胳膊,他想把这个魁梧的保卫者拽往一旁。他想告诉他,黑熊不会伤害自己,他应该立刻让开,否则就会有性命之虞。

一声巨响。

熊爪没有击中狼人——它没有击中任何东西。

黑熊被撞开了。它翻倒在巷子里,撞碎了狭窄角落的一排木箱,空的饮料玻璃瓶哗啦啦碎了一地,被冷冽月光照亮。

一匹足有一人高的狼,正落在黑熊方才的位置上。

它浑身毛发在月色映照中白得像雪,前肢和头部伏地,冲着黑熊发出威胁的低吼,是一个蓄势待发的姿势。

狼人愣了片刻,随即狂喜:“薄老板!”

化为完全异变体的薄晚失去了人类的声带,它不能发出人的声音,只是甩动尾巴示意身后三人尽快离开。

黑熊从地上爬起,碎玻璃对他完全不构成任何伤害,它怒气冲冲,喷着腥气,四爪及地地冲白狼奔来。

白狼忽然冲头顶月亮直起脖子。凄厉的狼嗥如同一声汽笛,刺破王都区的夜晚。

尚在王都区的所有狼人都听到了它的嗥叫。正在屋顶巡视的黑兵立刻转身,冲着声音传来之处急急奔来。

黑熊此时正好切近白狼面前。白狼挥爪攻击,黑熊疾退,熊爪在白狼脑袋上重重一拍。

白狼没躲过这记攻击,一下被黑熊拍到墙上。黑熊继续往巷子深处退。屋顶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密集,他们甚至听到了街面上的奔跑之声。

白狼晃晃脑袋,恢复清醒后一跃而起,冲黑熊亮出满嘴獠牙。狩猎与杀戮的本能被血气点燃,还没落地便立刻咬住黑熊的耳朵。黑熊吃痛大吼,紧接着霎时化作一团烟雾,翻涌钻入了暗巷深处。

赌馆门口的红色小灯照亮聂采的瘦长身影。他看着眼前正狠狠瞪视自己的白狼,张口无声吐露一句话。

——薄云天是我杀的。

他闪身彻底没入黑暗。白狼追赶上去的时候,身穿黑衣的半丧尸人已经纷纷从屋顶落下。聂采和关黎已经不见了。

巷中碎玻璃划破了白狼的前脚掌,它这时候才觉得痛。

.

除了最后保护着Adam和宫商的狼人之外,其余两个狼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其中一位直到医生赶来仍然昏迷着。

“你认识我们吗,薄老板?”最清醒的狼人小心地看着正包扎手掌的薄晚。

薄晚恢复人形之后,便是一条赤裸漂亮的汉子。他披着薄毯子坐在明亮的街边,二六七医院的护士正为他包扎伤口,碎玻璃在他掌心划了很深的口子,他一会儿还得去医院打一针。

“当然记得。”薄晚诧异,“你不是每次聚会都来么?”

狼人的目光里满是钦佩和景仰。“我第一次看纽芬兰白狼的完全异变体,太帅了。”他紧张询问,“我以后还能去你咖啡馆么?”

薄晚更奇怪了:“当然可以。”

狼人:“那你不要怪我们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薄晚:“?”

狼人:“那个小姐,我们不是故意找她麻烦的。我们不知道她是你的人,对不住了。”

薄晚扭头,雷迟正在一旁跟宫商和一个小青年说话。宫商手上拿着他送给屈舞的毛毡小狼。

屈舞陪在宫商身旁,但他的目光一直在宫商身边的青年身上逡巡,满是兴趣。

薄晚:“……”

狼人:“以后再去你咖啡馆,我们一定注意,不会再随便化成狼人形态……”

他不说还好,薄晚这回全都记起来了:“打牌打到吵架,还化成狼人在店里闹事的就是你们?!”

这仨害得RS门可罗雀的情形从年后持续到现在,薄晚又怨又好笑,但实在也发不出脾气。“就这样吧。”他说,“你们下次来RS,我不收钱,请你们吃一顿好的。”

夏春一脸怨气走过来,瞪着薄晚:“你那一声可真好啊,全王都区的狼人都动起来了,你知道给我们添了多少麻烦吗!”

薄晚:“当时事态紧急,我想提醒你们黑兵注意。”

夏春:“那你随便吼一声就可以了,你传的讯息是‘此处危险速来帮忙’!”

薄晚挠挠下巴,被冷风冻得打了个喷嚏。

雷迟收好小本子过来看薄晚情况,叮嘱他一定要去打破伤风。薄晚盯着他:“那个人是聂采。”

雷迟叹气:“是,我知道。”

薄晚:“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小姑娘和那口罩人怎么回事?他俩惹上了聂采?”

“非常复杂,日后可能还需要你和夏春的帮忙。有机会我一定会跟你们说清楚的。”雷迟对匆匆离去继续平息王都区各处狼人骚乱的夏春挥挥手,低声道,“薄晚,这说不定还跟你爸爸的死有关。”

薄晚抿嘴不语。聂采临走时丢下的那句话,现在还在他耳边嗡嗡作怪。

“我们也得收队回去了,今晚算是大收获。”

薄晚:“事情全都解决了?”

“还没有。”雷迟看了眼正跟宫商、屈舞一起聊天的青年,“更麻烦的在后头。”

.

屈舞打量Adam的眼光渐渐带上了惊奇之色,尤其在宫商分别介绍了两人之后。

“饶星海的弟弟?”屈舞盯着Adam的眼睛,“我从来没听他说过。”

Adam:“因为他不知道。”

屈舞心想这是什么古怪狗血的电视剧剧情?失散多年一朝相逢,擦肩而过对面不识?

这时眼前的青年拉下了口罩,屈舞定睛一瞧,惊得差点大叫出声:“这么像!”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宫商插话打破了尴尬:“我好像又说多了……”

Adam:“……你是不是不能保守秘密的那种人?”

宫商:“屈舞是可以信任的。他也是饶星海的兄弟。”

屈舞顿时挺起胸膛:“对,我是。”

他身上还萦带着酒气,但受刚刚发生的事情所吓,已经清醒许多。Adam瞥瞥他,有点儿怀疑,重新戴好口罩:“无所谓了,我被带回危机办,只要一调查,饶星海肯定很快就会知道我的存在。”

“服务生!”薄晚在一旁大喊,“屈舞!”

屈舞连忙跑过去。

宫商往上抛了抛手中的毛毡小狼:“我这狼原来是薄老板的。”

刚刚和屈舞对了一遍毛毡小狼的来历,宫商不敢再挂,立刻把小狼取下。

“它帮了我们。”小狼在宫商手里对Adam点头致意。

Adam松松握着拳头。他心里有一些事情,迫不及待地想跟宫商分享。

“我刚刚摸到了狼人。”他说,“保护我们的那个狼人。”

宫商:“嗯。”

Adam看着自己的手:“他身上很多毛。”

宫商点点头。

无声的鼓励给了Adam一丝勇气。“他的身体,跟我们的身体,其实没有区别。”他说,“他居然还会保护我。”

宫商看着他笑:“你保护我,他保护我们。”

狼人的毛发、肌肉,现在仍在Adam手心里残留着触碰的感觉。他还闻到了狼人身上的气味,和聂采说的一样,酒气、烟气和体味混杂在一起,很臭。可是在“臭”之外,Adam又觉得自己触摸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这漫长的一夜,在无数次挣扎和犹豫之后,似乎赠予了他一点儿新鲜的东西。

“屈舞!”宫商把小狼冲屈舞抛了过去,“你接着啊!”

屈舞一把抓住,攥在手心里,回头迎上满脸不悦的薄晚。“……我拿回来了。”屈舞晃晃毛毡小狼,珍重地揣进兜里。

薄晚脸色稍缓,又打了个喷嚏。他只披着毯子,露出半个结实胸膛,喷嚏过后皮肤上清晰地冒出了受冷的小疙瘩。

刚刚在路上化为完全异变体,他的衣服基本都撑裂了,只剩一件大衣还勉强完好。屈舞帮他把大衣捡回来让他披上,薄晚撇了毯子套上大衣,在衣下露出两条光腿。

屈舞:“……”

他觉得自己老板现在的造型很像人人喊打的变态露体狂。

黑兵仍在巡逻和寻找消失的聂采和关黎,雷迟把宫商和Adam带走,返回危机办。二六七医院的急救车没法开进王都区内部,薄晚只能跟屈舞一块往外走。

他的掌心一刺一刺地发疼,那脏兮兮的巷子里不知道蕴藏了多少污物和细菌。薄晚决定用跟屈舞说话的方法来分散自己注意力。

“今晚有意思吗?”他问。

街上已经几乎没有人了,医生和护士搀扶着两位晕乎乎的狼人在前面走,薄晚在后面微微侧着头,等待屈舞的回答。

月光下的影子靠得很近,他闻到了屈舞身上掺杂着一缕柠檬清香的酒气。

“我在想饶星海那边怎么样了。”屈舞说,“我舍友说他还没回去。”

薄晚沉默着一步步走。今天比赛赛场上发生的事情他稍有耳闻,但不清楚究竟引起了多大的轰动。但现在看来,里面似乎还有他尚不清楚的内情。

大衣底下什么都没穿,他走着走着,觉得那布料擦得皮肤疼。屈舞还在身边叨叨地说饶星海的事情,饶星海的蛇怎样怎样,饶星海这人怎样怎样,饶星海打工的态度又怎样怎样。

薄晚对饶星海可不感兴趣,他揉揉鼻子,冷得又来了个喷嚏。

“老板,要不你套我的毛衣吧?”屈舞说,“我里面还有一件打底,没关系。”

薄晚左右看看,街上没人,前头的医生护士和狼人又已经走得够远。此时此地,是个耍流氓的好时机。

他张开手,一把抱住了屈舞。

屈舞顿时一僵,动弹不得。

薄晚的大衣敞开了,他紧贴着屈舞的部分是一丝不挂的。

屈舞:“……”

狼人的身躯结实而富有力量,皮肤和屈舞的外套接触,屈舞从他脖子里闻到了复杂的气味。酒吧中热烈的酒气,还有属于纽芬兰白狼的冷冰冰的寒意。

“……这次又是什么借口?”屈舞问。

薄晚:“没借口,耍流氓需要什么借口。”

他把屈舞抱得更紧了一些。屈舞这时候发现,他的老板身体是发冷的,只有一点儿温度,根本不可能抵抗四月的寒天。

黑兵从房顶掠过,远处传来呼哨之声,无法敲动的钟在夜色里保持恒永的静寂。薄晚不想承认自己现在有点儿思念父亲。

“薄云天是我杀的。”——聂采说这句话的时候满脸兴奋,他是笑着的,笑着扔给薄晚一颗延时太久太久的炸弹。屈舞拍拍他的背,安慰他一般抚了几下。

他太可爱了。薄晚手上力气又紧了几分,流氓耍到这地步,他有点想跟屈舞说说父亲和远星社的事情了。

屈舞:“你如果敢硬我就阉了你。”

薄晚:“……”

屈舞:“现在,立刻。”

薄晚放开他,低头看看自己。很好,安全。

他对自己漂亮的躯体充满自信,即便在屈舞面前袒露也不觉得不妥,但大衣没扣好,确实是个意外。

仔细扣好大衣的扣子,他装作说话,一把捏住屈舞的脸,在他嘴唇上飞快印下一个吻。

“柠檬和西柚味。”薄晚笑道,“很好,我喜欢。”

屈舞擦擦嘴巴,脸色如旧:“你再这样我辞职了。”

薄晚:“我是什么味儿的?”

屈舞抿抿嘴,认真思考,片刻后才回答:“不知道。”

薄晚笑得直不起腰:“你回味什么?咱们再来一个?”

屈舞:“我真辞职了!”

夜色终于熬过了最深的那一段,从东方开始,天光透出了灰褐色的白。

此时的危机办里,沈春澜终于等到暂时羁押房的房门打开。

他几乎立刻跳起,以最快速度靠近欧一野。

“饶星海宿舍里有一本远星社的书,在他的床头。”欧一野说,“沈老师,你去拿最为方便,别让学生们起疑。”

沈春澜大吃一惊:“远星社的书?怎么会在他手里?”

“远星社以前很喜欢在各种特殊人类聚集的场所发放宣传用小册子,我家里也收藏着几本,有些确实挺有意思的。”欧一野道,“但饶星海这本不一样,非常危险。”

沈春澜愈发紧张了:“饶星海看过?里面说了什么?”

“哨兵向导是人类进化的方向,除此之外的其余特殊人类,都是进化中的错误选项。非常极端和排他的本质主义。”欧一野注视沈春澜的眼里却带着一丝笑意,“饶星海看过了,但他没有受到影响。多亏有你。你进去看看他吧,一会儿再回学校。”

饶星海独自坐在小桌前,低垂着头,连沈春澜进门他也没有起身。

天竺鼠凝聚成形,在小桌上蹦了几步,跃进饶星海的手里。饶星海打了一颤,终于发现进来的人是沈春澜。

沈春澜合上门,毫不犹豫地走近,把他抱在怀中。

饶星海贴着沈春澜腹部,他急促地呼吸,满腔欲说的话语却左冲右突,找不到适合的出口。

她爱着我。她至死都爱着我。

我有一个弟弟。

我是被制造出来的。

我可能是一个怪物。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9章 狼人(1) 下一章:第81章 狼人(3)(剧团恢复营业)
热门: 江山多少年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所罗门的伪证1:事件 分水岭 推理之王2:坏小孩(隐秘的角落原著小说) 法兰柴思事件 黑色皮革手册 九焰至尊 失控的玩具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