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往事(1)

上一章:第75章 双人配合对战(2) 下一章:第77章 往事(2)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浑身湿透的龙游出现在危机办门口时, 时针已经指向十一点半。

夜深了, 危机办附近人流稀少,他浑身发冷, 因为被河水泡过, 也因为折断了飞蜥的尾巴。从背包里掏出湿漉漉的五十块钱塞给司机, 他甚至没有等待找零,直接奔下车冲进危机办。

门卫大叔把他带到刑侦科的时候, 里面仍旧和他离开时一样, 全是人。

龙游狠狠喝了一杯热茶,还在现场的精神调剂师简单地巡弋了他的“海域”, 负面情绪被消除之后, 他镇定了许多。

从河里爬出来的龙游没有立刻返回桥边。他在河岸边趴着躲了一会儿, 直到确定桥边没有任何声音,才敢跪趴着往前去。

无论是宫商还是那些古怪的人,全都不见了。

龙游掏出手机,但他的廉价手机在进水的时候已经报废, 无法开机。他犹豫了片刻, 决定返回危机办找沈春澜。

沈春澜立刻联系阳云也。但宫商并没有回宿舍。

一小时后, 驻守新希望学院的危机办人员传回讯息:他们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巡查过校园外围,没有找到宫商。

刑侦科办公室里乱哄哄的一片,沈春澜陪着龙游坐在角落里。刚刚他已经接受了详细的问询,把离开宫商前后发生的一切,事无巨细全都说了出来。

那只没有尾巴的飞蜥正趴在龙游的肩上,滚圆的眼睛盯着沈春澜。天竺鼠像安慰它一般, 在它背上和脑袋上用小爪子轻轻地拍来拍去。

要亲手折断精神体的一部分,痛苦难以想象。沈春澜抱了抱龙游,他的学生在怀中一直发抖。这是无法停止也无法控制的战栗,是从骨头里渗出来的恐惧,远比简单的肉体损伤更持久。

飞蜥这种能力是很少见的。蜥蜴精神体中也有过成功倍化的例子,但因为蜥蜴目精神体并不多,沈春澜也是第一次亲眼看见这种形态的飞蜥。

“它还能长回来吗?”沈春澜问。

“……可以。”龙游声音发哑,“断尾不会消失的,直到我的飞蜥触碰到它。触碰之后,断尾就会回到它身上。”

他顿了顿,把方才跟雷迟和高天月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而且无论断尾在什么地方,我的飞蜥都能找到它。我怀疑这个能力有范围限制,但我现在还不知道极限范围是多大。”

沈春澜惊奇极了。龙游的飞蜥连蜥蜴目爬虫自截再生的能力也完美复制,但这个少见的能力却无法在公开比试上展示。他此时才真正理解龙游的忧虑和他退赛的原因。

当日他报名参赛,既然是冲着奖金去的,就证明他清楚自己的飞蜥有过人之处。但那是不能轻易展示的特殊能力,龙游若要证明飞蜥和断尾之间的联系,就必须在无数人面前,亲手折断自己精神体的一部分躯体。

沈春澜给了他一个拥抱。

断尾给了刑侦科的人很大的信心:只要宫商把断尾藏在身上,他们就有可能找到她。

欧一野在人群中喃喃道:“只要不是王都区,一切都好办。”

.

宫商紧紧捂着嘴巴,打了个不敢出声的喷嚏。

龙游离开之后,她很快被那些古怪的神秘人发现。神秘人开着一辆小型运货车,宫商被塞进车厢里,和好几个沉默不语的人坐在一起。他们没有对她做过分的事情,只是打量她,然后互相递送古怪的笑容。

车厢里有一盏小灯,昏暗地晃动。宫商不敢看这些人,她抱着自己的背包,仿佛这能给她一些抵御的勇气。

车子开出去没多久就停了,车厢门被打开,有人跳了进来。宫商怕得紧紧闭上眼,一只红晕绡眼蝶腾地从她肩膀上钻出,环绕着她焦急飞舞。

“嗬,这蝴蝶真的好看……”身旁的女人笑着碰了碰小蝴蝶,宫商下意识地往反方向缩。但反方向坐着一个粗壮的男人,他笑吟吟地冲宫商展开双臂,像是要抱着她。

“张乾,我和你换位置。”

那男人顿住了,咬牙冷笑,一脸不情愿地站起。宫商没敢抬头,她心里又惊又疑,直到身旁坐下一个人,直到车子再次启动,灯光再度乱晃,才敢扭头去看。

Adam仍旧戴着那张灰黑色的口罩,他就坐在宫商身边,离她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拘谨而沉默。

宫商攥紧了背包上的毛毡小狼。她的心一直往下沉。

密闭而沉默的车厢里很难判断时间。身边是见过面的Adam,宫商没想到他也是这些怪人的其中一个。但在最初的惊恐之后,她开始打量坐在车厢里的人。

她能察觉到,车厢里都是哨兵和向导。一个年轻人脑袋上停着喜鹊,他在打手机游戏,左右两个汉子都在探头看他的手机。宫商右边坐着的女人扎着马尾,闭目靠在晃动不停的车壁上养神,耳朵里塞着耳机。她穿着轻便的套头卫衣,一个蝎子纹身印在她的手背上。女人侧脸利落漂亮,宫商盯着她看。

Adam伸手把住宫商的后脑勺,让她扭头看自己。宫商的眼里盛满了畏惧和愤怒,Adam冲他微不可见地摇头,宫商不再看周围的人,只低头盯着自己包上的毛毡小狼。

右侧的女人笑了,轻声道:“好温柔啊,Adam。”

Adam不应声,车厢中再度陷入沉默,只剩手机游戏传出的乐声。

下车的时候,女人把手帕绑在宫商眼睛上,宫商完全无法视物。

“收起你的蝴蝶。”女人低声道,“你乖一点,听话一点,我们不会伤害你。”

一直在身边萦绕飞舞的那只红晕绡眼蝶消失了,宫商被推搡着走了一段。周围非常安静,宫商隐隐听见从极远处传来的喧哗声,离这儿似有很远一段距离。脚下的路面并不平坦,她还隐约嗅闻到垃圾发出的酸臭味,一丝丝地往鼻腔里钻。

开门,关门。上楼梯。开门,关门。

宫商被推入一个小房间里,女人解开手帕。此处是一个面积十来平米的小房间,谈不上有什么陈设,房间一角堆满了杂物,半个窗户都被架子遮挡。

女人离开后,宫商立刻冲到窗户旁边。但窗户是被人从外面封死的,她打不开。

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都透着她理解不了的诡异。比起尚算安全的自己,她更担心龙游:龙游引开那些人注意力之后她立刻朝着反方向的桥面奔去,后来只听见重物落水的声音,紧接着自己就被擒住了。

她冷静片刻,此时听见门外隐约传来说话声。

那几个人正在一楼的客厅里争执。

“如果聂老师在这里,你今晚肯定不会好过。”男人粗鲁的嗓门斥了一句脏话,“你隐瞒的事情不止那个小姑娘!”

客厅中央的黑椅子和地毯都撤走了,那是惩罚的必备工具,而现在并不需要。Adam慢吞吞地喝水,沉默地应对其他人的指责。

“那个哨兵是怎么回事?”女人厉声问,“我一看到他的脸就明白了,他是——”

“我会跟聂老师说的!”Adam打断了女人的话,“我跟聂老师之间的沟通,不需要你们来指点。”

女人狠狠冷笑:“你在害怕是吗?你怕聂老师如果找回真正的Adam,他就不再需要你了。”

玻璃器皿破碎的声音在寂静环境中显得异常刺耳。宫商吓了一跳:她听见Adam的大吼。

“我是Adam!”处于愤怒之中的青年每一个字都像是从胸中硬挤出来的,满是不可掩饰的郁愤,“我才是你们制造的Adam!其他人……”

宫商离开了门口,她退到距离房门最远的对角线上,左右看了看,最后抓起一盏灯罩缺了一半的台灯。红晕绡眼蝶飞跃而出,环绕在她身边保护着她。

房门打开了,走进来的是Adam。

宫商谈不上松了一口气。“骗子!”她瞪着Adam,“原来你也是人贩子……”

“收起你的精神体吧。”Adam有些疲倦地说,“你释放精神体,会引起楼下那些人的不安。这对你没有好处。”

宫商没有被说服。

“我不会伤害你的。”Adam的声音很轻。

“我的同学,他也被你们抓起来了吗?他在哪里?”

“他跳进河里逃走了。”Adam很快回答,“你放心,他会游泳,我看着他游走的。”

宫商不知道是否应该相信他说的话,但现在是她一直紧绷的神经头一回有了松懈时刻。龙游没事,那太好了。被压在心里的恐惧终于泛起,愤怒残剩无几,她的手在发抖,眼圈发红:“为什么要抓我?”

Adam:“他们很喜欢你,还有你的精神体。”

宫商满腹警惕:“他们……不,你们是什么人?”

Adam看着她:“我们是远星社,你听过吗?”

“没有。”宫商立刻回答,但紧接着,她脸上浮现出一丝狐疑,“远星……remote star?!”

Adam:“咖啡馆跟我们没有关系。狼人老板非常讨厌我和我的老师。”

宫商冷笑:“谁不讨厌呢?你们的行动完全不正常,这是绑架!”

Adam会接近她和饶星海,显然也是因为所谓的,对“你的精神体”感兴趣。被欺骗的愤怒和恐惧完全不相上下地占据了宫商的脑海,但在这种状况下,她仍旧能维持一份清醒,向Adam发问。

“……你们也要抓饶星海?”宫商半是威胁半是给自己助长勇气,“他和我不一样,他是很厉害的哨兵,你们肯定也看到了,他的蛇……”

Adam静静地看着她说了许多话,并没有打断。直到宫商停下,Adam才开始发问。

“饶星海在学校里过得开心吗?”

宫商愣住了。这是什么问题?!她大声回答:“当然开心!比你们这些在阴沟里活动的家伙开心多了!”

“你们是情侣?”Adam又问。

“不是,我们是好朋友。”宫商竭力要渲染出饶星海多么受重视,多么受欢迎,“我和他一起在学校里勤工俭学,他特别优秀,老师喜欢他,同学也信赖他。他是我们班上最出色的学生!”

即便是谎言,宫商也觉得它现在就是真的。

Adam看上去却仿佛很开心似的,点了点头。宫商诧异地看着他笑起来时神采奕奕的眉眼。

她忽然发现这眉眼有些熟悉。

“Adam……你认识饶星海?”宫商问。

“可能吧。”Adam在室内徜徉片刻,“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已经认识他了。”

他抬手摘下那副仿佛一直固定在脸上的面罩。室内灯光昏黄,但已经足够清晰地映出Adam的模样。

宫商差点没抓稳自己防身的武器。

眼前眼神沉静哀伤的青年,有一张与饶星海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

欧一野推开暂时羁押房的门,躺在小床上的饶星海几乎立刻跳了起来:“欧老师!”

欧一野让他坐在小桌边,把手里的文件夹在他面前摆开。

“你的辅导员沈春澜老师想看看你,但我觉得,还是先让我跟你说清楚目前的情况比较好。”欧一野问他,“现在感觉怎么样?”

在黄金蟒和黑曼巴蛇袭击了乔芳酒之后,饶星海完全是失魂落魄的。精神调剂师结束对他地“海域”巡弋,他才冷静下来,正常回答刑侦科人员的提问。

“我很好。”饶星海急急地问,“乔芳酒和……”

“没事,只是受惊过度而已。”欧一野宽慰他,“你们班的小姑娘都挺厉害的啊,我看了今天比赛的录像,不错不错。你也不错,很好。”

他神态轻松,饶星海也慢慢放松下来。

“……我想见沈老师。”他低声说。

“再等一等。我们得先弄清楚你那条小黑蛇的问题。”

饶星海连忙道:“欧老师,我真的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当时黄金蟒确实比较愤怒……我知道是我的情绪影响了它,可是黑曼巴蛇根本不受控制,我甚至不知道它会藏在黄金蟒的口里出现……”

“很正常。”欧一野凝视着他,“因为黑曼巴蛇,其实不算是你的精神体。”

饶星海愣住了。

“饶星海,你对你的父母有过好奇吗?”

饶星海脸色一沉:“没有。”

“那不好意思了,我现在要说的就是你的父母的事情。”欧一野摊开了第一个文件夹。

“苏小琴,苗族人,籍贯贵州兴义,高二辍学后外出务工,没有婚史。她失踪的时候是19岁,在失踪之前给家里打了三万块。对苏小琴的家里人来说,这是一笔巨款,所以她的家人一直都牢牢记得这件事,哪怕已经过去二十年。”

欧一野的目光从文件夹移动到紧皱眉头的饶星海脸上。

“一年之后,失踪的苏小琴在一个山区的民房里生下了一对双胞胎。”他轻声说,“饶星海,她是你妈妈。”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5章 双人配合对战(2) 下一章:第77章 往事(2)
热门: 艺术谋杀 六爻 歪笑小说 情人关系 酒撞仙 长安十二时辰 重生之将门毒后 挂锁的棺材 八墓村 学生街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