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双人配合对战(2)

上一章:第74章 双人配合对战(1) 下一章:第76章 往事(1)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饶星海不松弛的表情, 反衬得乔芳酒十分悠然, 显然她不认为自己会输掉这场比赛。

“宫商,”饶星海问, “你觉得咱们有机会赢吗?”

宫商:“看运气吧……”

饶星海拧了拧手指, 又问:“上次欧老师说什么来着?”

宫商:“在初赛阶段的第一轮就碰到同校选手的可能性只有1%。”

饶星海:“……那咱们运气还真不错。”

宫商:“我的蝴蝶只能维持半小时。”

饶星海:“那就在半小时内结束。”

他释放了黄金蟒。今天运气非常好, 黑曼巴蛇很乖,没有趁乱出动。饶星海猜测, 可能是因为蛇鹫在场, 它本能地要回避。黄金蟒落地后果然盯紧了蛇鹫,它对蛇鹫的畏惧完全出于黑曼巴蛇的影响, 但显然这种影响不可能通过短时间的训练得到消除。它盘在饶星海面前, 红色的眼睛直视蛇鹫。

蛇鹫纤长的睫毛抖动着, 慢吞吞在场内踱步。它姿态优雅舒展,全然不当这是一个比试的舞台。

无数只红晕绡眼蝶从宫商身上飞出。这是场边观众期待许久的瞬间,欢叫声哄然响起。

看见蝴蝶出现,蛇鹫立刻拍打翅膀升空。它升高到一个红晕绡眼蝶不可能企及的高度, 垂首注视场内。因为距离拉开了, 所以蝴蝶的轨迹并不清晰, 所见的只是一片软红的云雾。蛇鹫开始在高空盘旋,只要距离足够远,红晕绡眼蝶就不能影响精神体。这个方法还是宫商在上学期的一次卧谈中告诉舍友的。

乔芳酒显然还记得。但今天宫商没有使用蝴蝶的催眠技巧。成团的小蝴蝶散开了,笼罩着整个比赛会场。饶星海冲宫商亮出了大拇指。

今天的红晕绡眼蝶是负责控场的。只要小蝴蝶充盈着整个场地和场地上空,无论敌人从哪个方向发起进攻,它们都能知道。

黄金蟒没有倍化, 它仍旧保持着原本的体型,蛇鹫的远离让它的畏惧大大减少,瞅准了梅花鹿所在之处,它迅速发起冲击。

小鹿灵巧躲开,但躲避开蛇头却无法闪开蛇尾,“啪”的一声,蛇尾从小鹿身上重重砸下,它化为一团烟雾。下一瞬间,小鹿再次出现在会场角落。

“漂亮的一击!”解说员曹回的声音在比赛会场上空回荡,“2号和6号是本日比赛中唯一一对同校甚至同班的比试!黄金蟒拿下第一击!这会为饶星海赢得好分数!”

黄金蟒行动灵活,几次迅猛冲击之后,来不及躲闪的梅花鹿再次被击溃,但随即又在角落凝聚成形。

饶星海皱起眉头:他察觉到一丝古怪。无论是乔芳酒的蛇鹫,还是她搭档的梅花鹿,两者都只是拉开距离而并不攻击。他舔了舔嘴唇,盯着乔芳酒:他认识的乔芳酒不是这么消极的人,蛇鹫到底在做什么?而且这头小小的梅花鹿虽然没有攻击力,但躲闪的速度很快,黄金蟒其实占不到什么便宜。

他应该怎样才能在半小时之内迅速结束比试?一丝焦虑缠上饶星海。

黄金蟒再次对梅花鹿发起冲击,它这回张开了蛇口。梅花鹿吓得瑟瑟发抖,在蛇口即将咬下的时刻身形一变,竟一下跃上黄金蟒的脑袋,后肢一蹬又跳下来,蹭蹭跑到场边,又是新一次状似害怕和紧张的徘徊。

曹回跟另一个解说员在议论:“这是梅花鹿的诱敌技巧吗?黄金蟒显然已经开始愤怒了……而且因为两者体型和外貌上的极大差异,场边观众开始一边倒地为梅花鹿喝彩。”

王文思脸色灰暗:“这啥鹿?咋还会演戏呢?”

男孩们面面相觑:“能赢吗?”

在沈春澜身边,龙游还在喃喃说话。

“听人说上了大学就会有改变,可我还是以前那副样子。”他抓抓耳朵,“改变……我不行的。”

沈春澜一边关注饶星海的比赛实况一边问:“你为什么上大学?”

“大家都上大学。”龙游回答的声音几乎被淹没在一浪接一浪的惊呼之中,黄金蟒又一次撞碎了梅花鹿的影子,蛇尾挟带风声和巨响砸在场边,但小鹿丝毫没受到伤害,“这不是最普通最稳妥的路吗?”

“那你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想法吗?”沈春澜问了一个俗套的问题,“梦想,理想之类的。”

“没有。”龙游讪笑,“我没有理想。读书,毕业,找个工作,最好考上公务员,生活稳定。”

“这也是理想。”沈春澜看着他,“你想做的事情就是理想。”

“这太小了……太普通,跟别人不能比。”龙游没有被说服,“那种漂亮的、说出来会让人惊讶的想法,以前可能有,但我现在知道那都是妄想。小时候谁不觉得自己能当科学家,能考上清华北大啊?我也拿过双百,我也得过小红花,那些都没用。”

他叹了口气,自嘲地笑了:“不好意思啊老师,我很奇怪。”

他并不精神,因为瘦削和得不到足够的营养,眼里是根深蒂固的闪缩和怯懦,一种沈春澜常常会在学生眼里见到的表情。

他的工作需要与人对视,在课堂上,在跟学生沟通时。一个学期已经过去了,沈春澜跟龙游聊过几次天,龙游很少直视人,也很少跟辅导员袒露心事。

在这个不合适的地方他能说这么多,沈春澜心想,是因为嘈杂的环境给了他安全感:在这儿说的话不够认真,不是实话,可以通通当作玩笑。

但沈春澜不这样认为。

“龙游,”沈春澜拍拍他的肩膀,加重了掌心的力气,把年轻的学生往自己身边拉,“普通没什么不好,只要你乐意,当奇怪的人也可以。”

龙游抬头看他,眼里有诧异掠过,随后笑了:“那怎么行?”

“我觉得大学最重要的,不是一个人最终能不能成功,有没有好成绩。”沈春澜看着他,“是你可以比以前拥有更多选择。”

这样的话,他并非心血来潮随口说出。多年前在他去贵州支教的时候,面对学校里一个个脸蛋发黄的小孩子,他就是这样说的。那唯一的路,唯一可以通向更广大天地的路,需要耗费许多精力和时间去悬梁刺股、殚精竭虑的路,它意味着什么?

对特殊人类学生来说,进入新希望意味着什么?

它不是成功,不是胜利——它是打开宝匣的钥匙:人可以拥有更多选择,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选择自己的爱侣,选择消耗生命为之坚持的事业,选择度过怎样的一生。

沈春澜后知后觉地醒悟,他那天晚上在剑江河畔为什么会突然生出兴趣,往一位素不相识的初中哨兵手里塞了那么多糖。

他想告诉他,人的生命是可以广阔的。那禁锢着双足与灵魂的东西,终有摆脱的可能。

饶星海可以选择成为一个特别的哨兵。龙游可以继续做奇怪又胆小的普通人。那门是窄的,门后面的路是宽的。他们可以拥有许多糖。

“普普通通的生活一点儿都不容易。”沈春澜又拍了拍学生瘦削的肩膀,“但你有做选择的勇气,就是成长。”

说教的时候沈春澜脸上发热。他并不比自己的学生年长多少,没有多少社会经验能教给他们,但是他曾经被选择改变过,这是他可以斩钉截铁吐露的部分。

龙游绞弄手指,由于激动,脸庞涨红。他是班上最矮的男孩子,沈春澜顺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他终于紧张地笑起来:“我……我下次一定不退赛。”

沈春澜:“我有个建议。你要不要当班干部,帮周是非和阳云也分担一些工作?团支部书记我觉得挺适合你。”

话音刚落,场中再次爆发出欢呼声。沈春澜和龙游都听见了解说员激动的声音:“第一次!小鹿第一次反击黄金蟒!”

那是黄金蟒再次对场地角落的梅花鹿发动攻击的瞬间。

梅花鹿在蛇身触碰到自己的时候,重复了方才跃起回避的动作,但它跃上蛇头后没有立刻跳下,反而后足狠狠一蹬,身体团成一个圆,弹起后径直砸向还未反应过来的黄金蟒!

小鹿的身形变化和动作极其迅速,一切都发生在瞬间。

一击得逞,它蹬了黄金蟒蛇身一脚,利用反弹力足足跃出数米的高度,轻巧地躲开了黄金蟒那根愤怒的蛇尾。

这是小鹿第一次反击黄金蟒的攻势!观众疯狂大叫,狂浪一般的呼喊声扰乱了黄金蟒的听觉。黄金蟒双目愈发红,头上和背上隐隐显出硬角,饶星海察觉这是它恼怒的信号。

它扭头甩动蛇尾,再次飞速冲向小鹿。但小鹿的行动比方才更快,饶星海和宫商只能看到它的一片残影,等捕捉到它的身影时,它已经立在了黄金蟒身后。

它的动作不仅比方才灵巧,而且极其迅速。

宫商立刻明白过来:“蛇类精神体的攻击方式很单调,乔芳酒他们刚刚是在搜集黄金蟒的攻击信息!”

饶星海抬起头。他听觉灵敏,此时终于察觉蛇鹫在高空做了什么。

它在传讯,用拍打翅膀的声音和鸣叫声传讯。

梅花鹿的小耳朵一直在频频扇动。

饶星海有些佩服:乔芳酒和他的搭档配合得太好了,虽然梅花鹿的攻击性不强,但是它体型小巧,面对大型精神体的时候尤为灵活敏捷。蛇鹫于高空俯视全场并及时传讯,必要时候俯冲攻击。

“倍化吧。”饶星海低声说。

笼罩着全场的浅红色云雾渐渐单薄,红晕绡眼蝶一只接一只地消失,只剩下零落的几片半透明的小花瓣在场中萦回。乔芳酒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对蛇鹫发出手势指令。

蛇鹫迅速降低高度,朝着黄金蟒俯冲而下——但在接近目标之前,它忽然凄厉高叫一声,即刻翅膀扬起,悬空转弯,躲过一条粗大蛇尾的攻势。

黄金蟒正在倍化,蛇尾轻摆,蛇头不停伸缩,越来越大的红眼睛紧紧盯着盘旋的蛇鹫。它在增大,以一种缓慢且确实的方式。

脊椎骨、肌肉、腹鳞……脊椎骨、肌肉、腹鳞……饶星海在“海域”之中不断重复着这个步骤。这样的“作业”,他已经默默做了成千上万次。

龙游吓得连退几步,王文思、万里和他干脆紧紧抱在一起。阳得意和阳云也都呆住了:举行技能展示比赛的时候俩人都在后台,没看到饶星海展示倍化精神体的过程。

一条巨大的黄金蟒终于立起来。它在日光下,浑身是通透的金黄,每一块鳞片都熠熠发光。如窗户般巨大的红色眼睛里掠过蛇鹫的身影,还有正在它头部附近低回徘徊的数只红晕绡眼蝶。

它甚至把蛇鹫吓住了。乔芳酒和搭档全都脸色苍白,梅花鹿短暂消失了片刻,在读秒结束之前,它又缩着前肢出现在场地一角,仰望着头顶的巨蛇。这回它所有肢体动作都传达着切实的恐惧。

“200倍体!”曹回声嘶力竭,“新希望的饶星海打破了他自己在技能展示比赛里创下的本届技能大赛的倍化记录!几天前他展示出的是170倍体!黄金蟒还可以更大吗!饶星海!做得到吗!”

观众席上欢呼叫好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都被吓坏了,看台上接连不断有人连滚带爬离开。黄金蟒至少比眼镜王蛇看上去更亲和些,但巨大化动物带来的恐惧却绝对不可能轻易消除。

红晕绡眼蝶再次复制自身,浅红色的云雾又一次笼罩了整个会场。和巨大的黄金蟒配合,整片会场仿佛都是这两种精神体的的统辖区域。

蛇鹫收缩翅膀,冲着黄金蟒的眼睛俯冲攻击。它速度极快,但撞碎了几只红晕绡眼蝶之后,黄金蟒灵巧地躲开了它的攻势。

与此同时,梅花鹿在地面向黄金蟒发起冲击。它把自己团成一个毛乎乎的球,冲向黄金蟒的腹部。黄金蟒此时正全神贯注地警戒蛇鹫,不可能注意到地面的梅花鹿——但它居然甩动蛇尾,准确地砸中了小鹿的背部。

小鹿吃痛躲开,在外围不断徘徊。

红晕绡眼蝶像一片无法摆脱的红色雾气,始终忠实地包围着黄金蟒。

沈春澜又惊又喜。

宫商参考了他的建议,最终和张晓媛老师一起找出了隐藏催眠杀手锏并且继续发挥作用的方式:利用红晕绡眼蝶的数量和蝶道来传输信息。

倍化之后的黄金蟒必然会面临一个难题:它的高空视野会拓宽,但关注高空的时候无法警戒下方。能注视和警戒全场所有角落的红晕绡眼蝶弥补了这个缺憾,它们之间利用蝶道传讯,黄金蟒理解了蝴蝶的讯号,就能躲避和反击自己看不见的敌人。

王文思不怕了,又跳又叫:“能赢!咱们能赢!”

沈春澜看着场中那片庞大的薄雾,心中却暗道:不一定。

和一开始宫商释放出来的红晕绡眼蝶相比,现在活动的蝶群无论是数量还是色泽,都显得不足。

他相信乔芳酒和她的搭档一定也发现了这一点,因为蛇鹫和梅花鹿再次同时朝着黄金蟒发动攻击。

这两只小动物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很明确:他们要击溃的是黄金蟒,它是最大的目标,宫商的小蝴蝶难以处理,便干脆不加理会。

黄金蟒和蛇鹫你来我往争斗了片刻,数次张口咬噬但无法击中之后,渐渐显露出焦灼。梅花鹿一直在黄金蟒的蛇尾处不断飞速撞击,分散着黄金蟒的注意力。

宫商提醒饶星海:“我的时间不多了。”

饶星海额头已经沁出汗珠。欧一野和邓宏教授的攻击方式一直都针对大型猛兽和蛇类精神体,因为在这次比赛中有几位相当出名的种子选手,他们认为那几个人才是饶星海真正的对手。

谁都没料到第一场就对上了蛇鹫。

黄金蟒对蛇鹫太过畏惧,即便现在已经战胜了一部分恐惧,但两种动物是自然天敌,黄金蟒在猛禽面前始终是弱势者。恐惧和不甘,让黄金蟒始终被蛇鹫吸引着注意力。

“别管蛇鹫了。”宫商当机立断,“集中攻击梅花鹿,把它击溃比赛就结束了。”

饶星海:“……我知道……但是,它有点儿不受我控制。”

宫商:“什么?!”

饶星海深吸一口气,把精神集中到黄金蟒身上。黄金蟒终于重重合上嘴巴,不再试图啃咬蛇鹫,它直接晃动硕大的蛇头,直接把蛇鹫撞了下来。

蛇鹫瞬间消失,场中裁判开始读秒。但不过两秒钟时间,雾气回落到梅花鹿背上,蛇鹫再次显出优雅漂亮的身形。此时黄金蟒开始急速缩小,挟带着风声,接连不断地撞碎环绕于身边的红晕绡眼蝶,猛地冲向两个精神体。

宫商的身体晃了晃,精神体受损令她异常难受,出于自保的本能,蝴蝶正在一只只地消失:“饶星海!我没时间了!”

黄金蟒张开巨口,以几乎捕捉不到的极快速度,冲着梅花鹿和蛇鹫咬下。

梅花鹿完全被这巨大的蛇口和锐齿吓呆,蛇鹫立刻拍打翅膀飞起,长腿冲着黄金蟒眼睛狠狠抓去。黄金蟒吃痛,但仍不停下,蛇口的影子已经覆盖在梅花鹿身上。

一声巨响,蛇口合紧,一股雾气从蛇口缝隙中溢出。

雾气徘徊一霎,不再凝聚成形,直接窜回了乔芳酒搭档身体里。

裁判开始读秒。五秒之内如果精神体没有再次出现,则被判定为彻底击溃,饶星海和宫商获得胜利。

“漂亮的一仗!饶星海击溃了——不!等等!”解说员尖叫。

刚刚击溃了梅花鹿的黄金蟒并未停下,它忽然转头盯着乔芳酒的搭档。蛇鹫抓挠着黄金蟒的脑袋,但蟒蛇不理会蛇鹫的阻挠,几乎毫不犹豫转身冲向场边。风声挟带着破碎的红晕绡眼蝶的影子飞速靠近,它朝乔芳酒的搭档张开大口。

饶星海和宫商同时从场边跳上赛台。“把它收起来!”宫商冲饶星海大喊。

乔芳酒拉着自己的搭档后退,黄金蟒来势汹汹,他们无法躲避,她干脆挡在了抖得无法挪步的搭档面前。

黄金蟒正在消失。饶星海在收回它,蛇尾化为浓雾,蛇身化为浓雾。

但最后一刻,乔芳酒还是看到了它血红的蛇口,还有从蛇口之中窜出的一条黑曼巴蛇。

浓浊雾气笼罩了乔芳酒。她被刚刚看到的一切吓呆了。一条藏獒不知何时窜上了赛台,拦在她面前。

一个化为狼人形态的青年穿过场中雾气,掐着饶星海的脖子一把将他狠狠掼在地上。饶星海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暴怒的狼人,他动弹不得,只能躺在地上不住喘气。

一只红晕绡眼蝶飞过他面前,消失了。

他看见技能展示比赛时那位同样拥有蛇类精神体的裁判,危机办周沙。

“……你有两条蛇?”周沙蹲在他身边,毫不留情地掐着他下巴,眼中盛满惊疑。

.

入夜,沈春澜在危机办刑侦科的审讯室外徘徊。

饶星海正在审讯室里,接受精神调剂师秦戈的“海域”巡弋,除了秦戈的潜伴,任何人不得入内。

学校的几位领导和系主任也都在此处,系主任见沈春澜坐立不安,便把他拉到了一旁:“你早就知道饶星海有两个精神体?”

“……训导的时候。”

系主任又气又急:“你怎么不跟我说!”

“秦戈跟我确认过,他没有任何问题!”沈春澜很焦急,“你可以看看‘海域’检测报告……”

“那今天是怎么回事?”系主任厉声责问。

沈春澜沉默了。

他和邓宏第一时间联系了欧一野。当时在场中察觉黄金蟒口中窜出第二条蛇的,只有乔芳酒和裁判周沙。乔芳酒完成笔录后已经离开,周沙还要继续担任明天的裁判,先行离去,邓宏和宫商则留在刑侦科做笔录。

欧一野下午六点才结束天津赛区的工作,正赶回北京。沈春澜焦虑不安地等待着老头子的到来。

他是非常关键的人,至少能证实饶星海确实没有任何问题,两个精神体对他本人不造成任何不良影响。

一位高大的青年走到沈春澜身边,沈春澜认出他是那位闯入场中制住饶星海的狼人雷迟。

“饶星海说,是你第一个发现他有两条精神体的。”雷迟看了眼讯问笔录,“……有录像?”

“有的有的。”沈春澜连忙说,“第一次是在篮球场的冲突里,第二次是我给他做训导的时候。”

雷迟:“让人拿过来,我们要检查。”

篮球场冲突的所有资料以及学生训导的相关录像,全都在学纪委的档案室里。

一个小时后,饶星海在精神调剂科人员的陪同下离开讯问室,进入了暂时羁押房。他现在仍旧处于隔离状态,包括沈春澜在内的所有人都不能靠近。

两人只匆匆对了一次眼神。沈春澜心都抽紧了,如果能代替饶星海进入那个小房间,他绝对不会犹豫的。

欧一野此时终于抵达危机办,和他一前一后走进来的是新希望学院学纪委的方小满和龙游。

沈春澜这才想起,龙游的勤工俭学工作正是给学纪委打下手。

他把一个大纸袋交给雷迟:“这是你们要的资料……”

雷迟拿了便走,龙游紧张地看着沈春澜。

沈春澜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多问。龙游坐在一旁,一会儿之后,笔录完成的宫商也走了出来。

“学纪委的这部分资料暂时存放在刑侦科,由我们调查和保管。”雷迟跟方小满说完,扫了一眼场中的人,“学生可以回去了。”

沈春澜看了眼时间,已经将近九点,从危机办回到新希望至少也要一个小时时间。新希望明天依然正常举行比赛,饶星海今天弄出的乱子被处理为学生在比赛中产生的冲突。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4章 双人配合对战(1) 下一章:第76章 往事(1)
热门: 大雪中的山庄 彬彬来了 造化之门宁城 最强狂兵 有凤来仪 造彩虹的人 回到明朝当王爷 法兰柴思事件 星际重生之废材真绝色 绝世武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