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黑曼巴蛇(2)

上一章:第70章 黑曼巴蛇(1) 下一章:第72章 黑曼巴蛇(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宫商这句话一出口, Adam立刻呆住了。

他想问宫商知道些什么, 但他在脱口而出之时控制住了自己。

“黑曼巴蛇很罕见。”他说,“你见过?”

“我的朋友也有这样的精神体。”宫商打量着Adam。

青年的面部被灰黑色口罩严密地保护着, 浓眉大眼。他低下头来回避宫商的视线, 稍稍拉了拉自己的口罩:“我过敏, 所以要戴这个。”

宫商看到了他胸前的标牌。他不是新希望的人,也不是选手, 只是一个普通观众。

“不好意思, 刚刚是我太莽撞了。”宫商跟他道歉,“不过你的黑曼巴蛇攻击性是不是有点儿强……?”

Adam:“是。”

两个人都不擅长与陌生人交谈, 在宫商停口之后, 古怪而尴尬的静默悄悄渗透开来。

唐楹和乔芳酒从校道上走过, 宫商看见了,连忙逮住这个由头与Adam告别:“你继续休息吧……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你叫宫商是吗?”Adam忽然开口,“我看到了你在技能展示比赛上的精神体, 那是什么蝴蝶?”

“红晕绡眼蝶。”宫商有些意外, 随即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我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释放精神体,挺紧张的。”

“很漂亮。”Adam低声说,“数量那么多,那么美……它们有什么别的作用吗?”

“这可不能告诉你。”宫商笑着摆手,转身跑下了楼阶。

在哨兵组的技能展示中,乔芳酒和唐楹都抽到了下午比试。乔芳酒运气很糟糕, 她排在下午的第65号上场,而前面的五位哨兵竟然都是鸟类精神体。她的蛇鹫亮相时确实引发了惊叹,但蛇鹫没有更显著的特殊能力,和前面几人相比并不显得特别优秀,分数在整体排名里只是中等程度。

宫商跑到两人身边时,正巧看见藏獒从唐楹身上跃起,冲着一旁正说说笑笑的女孩们嗷地奔过去。

女孩惊叫四散,乔芳酒和宫商同时抓住唐楹的胳膊。宫商认出那是她们隔壁宿舍的女孩,其中一位的前男友追求过乔芳酒,这一整个宿舍的人都同仇敌忾地与乔芳酒不太对付。

“我艹!唐楹你疯了吧!”那几个姑娘显然被激怒了,“把你的狗收起来!现在不是比赛赛场!”

唐楹:“那得你们先把臭嘴闭一闭。”

宫商满头雾水,乔芳酒压低声音:“别闹了。”

唐楹没理她,仍旧看着对面的几位姑娘:“刚刚你们说什么呢?你们这几个连比赛都不够格,有资格对别人说三道四吗?和男朋友分手,你找别人麻烦是怎么回事?你找那男的去啊!”

“谁找她麻烦了?你是不是神经病啊?”一位长卷发的女孩指着唐楹大吼,“我们说你了吗?关你什么事啊!”

“你们说她坏话,就等于跟我们整个宿舍作对。”唐楹扬起下巴。

宫商听明白了:这些人在讽刺乔芳酒今天的表现。

乔芳酒长相出挑,追求她的人不在少数,但她一个都没理会过。此时乔芳酒脸色很不好,显然并不乐意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人争执这种事情,但彪起来的唐楹又很难对付,她干脆撇下身边两人,大步往前走。

长卷发姑娘气得跺脚:“你自己平时不也老说她这不对那不对吗!你俩不也为抽烟这事儿老吵架吗!”

唐楹挑了挑眉毛:“我可以骂她,你们没资格。”

乔芳酒转头咬着牙挤出一句:“走不走了你们?”

宫商连忙拽着唐楹往前去:“走吧走吧,去吃饭,我请你们去教职工食堂二楼吃自助好吧?”

唐楹追赶上乔芳酒,挽着宫商的手臂笑盈盈地说:“不要你请。我刚刚为大小姐出头,这顿应该大小姐请我。”

她脸上挂着可亲的笑,眼睫弯弯,是个又甜又美的女孩。藏獒的存在打破了这种假象,它目光凛冽,紧跟在唐楹身后,器宇轩昂。宫商每次看到唐楹和藏獒呆在一块儿,就会产生奇怪的不协调感:唐楹不说话的时候,外表太能让人产生错觉了。

乔芳酒回头白了她一眼:“说好了禁烟一个月才请,你成功了吗?”

唐楹:“……你真没劲啊乔芳酒。”

乔芳酒:“你有劲,你去招惹她们,结果还不是给我惹麻烦?”

两人又开始你来我往地斗嘴。宫商已经习惯这样的发展,丝毫没有阻止的打算。她左臂挽着乔芳酒,右臂挽着唐楹,走出几步后回头,发现那位戴着口罩的陌生哨兵已经不见了。

一顿饭吃完,宫商回宿舍歇了半小时,又出门赶往技能楼。

技能展示比赛结束之后,饶星海和宫商并不能安心休息。俩人的配合对战仍旧需要磨合,而欧一野前往天津担任专业组技能比赛的评委,两人的指导老师便只剩下了邓宏一个。

饶星海跟邓宏建议过找沈春澜指导宫商,但邓宏拒绝了,因为沈春澜没有丝毫战斗的经验,他的精神体包括他自己本身,都是毫无攻击性而且毫无战斗力的。最后加入到小灶课程之中的,是教育科学系的张晓媛老师。

张晓媛自己也是能复制精神体的向导,在饶星海和邓宏进行练习的时候,她会释放自己的桃花水母,调节邓宏和饶星海的情绪。

饶星海并没有将自己拥有两个精神体的事情告诉张晓媛,但张晓媛的桃花水母非常敏锐,她在第一次指导的时候就发现,场中精神体的气息有些异样。

那时候黑曼巴蛇刚刚才化为浊雾,潜回饶星海身体。

她问过邓宏,但邓宏告诉她一切正常。张晓媛便知道这两个学生之间存在某种秘密,而这秘密是安全的,她没有追问下去。

“张老师是非常出色的向导,她的技能水平很高,而且她是调控的高手。”结束联系之后,邓宏叮嘱宫商,“你就按照张老师的嘱托去做。”

小灶课程有张晓媛加入之后,宫商的缺陷立刻暴露了出来。之前的课程中,邓宏和欧一野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饶星海身上,宫商的红晕绡眼蝶复制数量较多,且可以独立飞行,但张晓媛发现,宫商的精神体维持时间非常短。如果她制造出200只以上的红晕绡眼蝶,那持续时间最多也只有半小时。

而双人配合对战的比赛时间是一小时。

“这不是缺陷,是练习不足。”张晓媛安慰众人,“宫商需要一些高强度和高精度的练习。”

距离两人正式上场比赛还有四天,宫商的压力陡然变得比饶星海更大。

结束训练回宿舍的路上,宫商告诉饶星海自己遇到一位精神体同为黑曼巴蛇的哨兵。在国内拥有黑曼巴蛇这种精神体的哨兵很少,饶星海闻言也不禁吃惊:“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戴一个口罩,跟你差不多高,感觉大概也是我们这种年纪。”宫商比划着,“普通的观众。”

饶星海:“如果见到的话,记得告诉我。”

把宫商送回宿舍之后,饶星海慢吞吞在校道上徘徊,顺手给沈春澜打了电话。

沈春澜告诉他,系主任也看了今天的比赛,老头子非常激动,逢人就要夸一通饶星海,对着沈春澜更是掩不住狂喜:“看来咱们上学期的训导是有作用,现在的饶星海和半年前完全不一样了!”

听完转述,饶星海用一种毫无波澜的声音回应:“是吗?”

沈春澜:“你觉得训导没有用?”

“当然有用。”饶星海钻进小草坪里,靠坐在假山上,“但我没觉得自己变了多少。最多……最多是敢大胆释放精神体了。”

沈春澜:“但你真的有变化。”

饶星海大着胆子说:“最大的变化就是跟你谈恋爱。”

沈春澜在电话里轻咳一声,但忍不住笑意。他呼吸的气流声从话筒里传来,曲曲折折,像柔软的蛇。饶星海心头发热,把手机压紧耳朵,想更仔细地听沈春澜的声音。

他意外听见沈春澜那边传来别人的谈笑之声。

“你在哪儿呢?”

“曹回家里。”沈春澜告诉饶星海,今天到新希望执行安保任务地80多个危机办工作人员里,有他和曹回当年的宿舍长。舍长毕业后考进危机办,是正儿八经的公务员,是特殊人类教育研究科的小科员,这次也被抽来巡场了。

旧友见面,十分亲热,加上曹回就要结婚,便邀请舍长到家里做客。

饶星海:“……除了曹回,我不认识你其他的朋友。”

沈春澜:“以后介绍你们认识。”

饶星海的胸口又热起来了,他忍不住咧嘴笑。没有灯的地方,没有人看到他傻乎乎的表情。我真喜欢他——饶星海毫无来由地想。

曹回在客厅里招呼沈春澜。沈春澜挂了电话,拉开阳台门走进室内。虽然是四月,但春寒料峭,夜间仍然很凉。客厅里除了曹回和舍长,还有一个敖俊。

敖俊是国际特殊人类管理委员会派遣到危机办总部的人,舍长一开始并不认识。沈春澜和他谈过恋爱的事情只有曹回知道,巧的是舍长和曹回聊天的时候,敖俊偶然经过,也凑过来打了声招呼。

“他说和你们俩都认识,我就想,多个人热闹一些,所以把他带过来了。”舍长是个没心机的老好人,加上敖俊一副自来熟的模样,沈春澜又没表现出反感,他并没察觉任何不妥。

敖俊和曹回聊着国际特管委的一些八卦事儿,目光总往沈春澜身上飘。沈春澜坐下来之后并没参与到他们的谈话中。他慢吞吞喝着姜汁啤酒,心里思考着到底应不应该把敖俊的事情告诉饶星海。

13日早晨,Adam再次通过安检,进入新希望。

他是冲着今天一整天的狼人模拟实战而来的。

狼人模拟实战也是赛程中的大热门,尤其吸引对搏斗有兴趣的观众。参赛的狼人选手可以化为狼人形态或者狼形态,也就是他们所说的完全异变型。这是狼人学生们难得的可以在这么多人面前显露真实状态的时刻。

比赛持续一天,虽然只有16位学生报名,但一对一进行比赛,光是比试部分就需要八小时。

日票仍旧300元一张,聂采对Adam竟然来观看狼人比赛流露出不解和嘲讽:“你对这些臭烘烘的狼人有兴趣?要是真有兴趣,不如到RS咖啡馆去看薄晚,他至少干净漂亮些,没那么恶心。”

第一天比赛结束后,Adam回到聂采身边,聂采已经问过他是否在技能比赛的赛场上看到有价值的哨兵或者向导。Adam把自己的犹豫时刻伪装成回忆,良久后摇摇头。

他没有告诉聂采关于宫商的事情。

持续三天的哨兵向导组比赛结束,他一无所获,聂采非常愤怒。Adam知道,如果在之后的双人配合对战中他再找不到可以交差的人,惩罚就一定会降临。

针对Adam的“惩罚”,有时候是肉体上的,有时候是精神上的。聂采尝试过进入Adam的“海域”,但他做不到,所有人都做不到。Adam的“海域”拥有异常坚固的防波堤,难以侵入。

但在精神上对Adam进行折磨,仍旧有别的可行的办法。

……还是交出宫商吧。他坐在阳光灿烂的校道边上,一边喝水一边默默地想:一个向导,一个陌生人,对自己没有任何影响。

聂采一定会对宫商这样的向导感兴趣的,他们现在缺少以为可以进行大范围侦查的人。Adam无意识地咬着自己的手指:在之前的比赛中,他也看到了拥有蛇鹫、信鸽这种精神体的学生。但蛇鹫是哨兵的精神体,它的主人是女性,女性哨兵难以控制、难以驯服,聂采不会满意。信鸽无法复制,在使用上远远不如那600只红晕绡眼蝶出色。

因为聂采需要这样的人,所以宫商即便被带走,即便加入到聂采和Adam的行列,她也不会受到伤害。她一定会被妥善地保护起来——可是她是女性。

Adam的身体微微发颤。

宫商是未生育过的女向导。

强烈的反胃感让他抓紧了自己的腹部,在长椅上弯下腰来。胃部因为恐惧或者什么别的情绪,竟然开始抽痛。

“同学?”有人在他身边关切询问,“你怎么了?需要去医院吗?”

Adam摆摆手,他忽然意识到这个声音有点儿熟悉。

抬头之后,发现宫商就在身边。

两人都吃了一惊,Adam的反应更加强烈,他立刻坐直,让自己远离正弯下腰察看他情况的宫商。

“我没事。”Adam说,“一会儿就好了,你走吧。”

宫商没有离开,她转头冲身后的某个人挥手:“饶星海!”

饶星海左手一个卷饼,右手一杯豆浆,慢吞吞走过来。

“我上次跟你说过的那位哨兵!”宫商回头对Adam笑,“你还记得吗?我提过,我有个朋友,也有黑曼巴蛇……”

Adam盯着走近的饶星海。他不知道饶星海是否还记得自己,但胃部的灼痛感消失了,他的心脏和精神体都在兴奋地蹦着。

饶星海站定了,眼睛里闪过惊喜。

“……Adam?”他有些迟疑,有些不敢置信,“我们见过的。”

Adam松了一口气。他在口罩底下露出没人看到的笑容,大胆说出了眼前哨兵的名字:“你好,饶星海。”

作者有话要说:

许久没有营业的天竺鼠终于和黄金蟒一起排练了新节目。

鼓乐声中,它从高处跳下,沿着黄金蟒的蛇身一路下滑。

黄金蟒不断变长变大,这蛇形滑梯仿佛没有尽头。天竺鼠乐得咕咕乱哼。

好不容易滑到蛇尾,黄金蟒尾巴一翘,天竺鼠在空中翻滚出一条漂亮的抛物线——就要稳稳落地时,黑曼巴蛇忽然窜出来,蛇尾一甩。黄金蟒不甘示弱,大尾巴立刻卷过来。

天竺鼠:……

它成了一颗毛球,被两条蛇用蛇尾甩来甩去。

观众甲(故事从这里开始):这是我点的滑滑梯!

观众乙(Lizzy):这是我点的二龙戏珠!

台上两蛇玩鼠玩得兴高采烈,台下两位观众愈吵愈烈。

梁导双耳不闻窗外事,专心数钱。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0章 黑曼巴蛇(1) 下一章:第72章 黑曼巴蛇(3)
热门: 延迟就诊 谍影风云 宠爹 米乐的囚犯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 池袋西口公园 怪笑小说 大海獠牙 大魏宫廷 阴阳包子店